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九百八十一章 红色弹头
    第九百八十一章红色弹头

    临近四点,叶子轩从沈家花园离开。

    这期间,叶子轩不仅跟沈庭威聊了一个多小时,还跟赵关西开诚布公,当两人从后花园分别的时候,沈家欣清晰可见赵关西的激动笑容,有着欣慰,有着兴奋,还有着憧憬,她好奇探听叶子轩究竟跟他说什么事,叶子轩却笑而不答。

    沈家欣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,但隐约猜到两人密谋的不仅仅是赵思思,还可能跟云顶赌场有关,于是她叮嘱叶子轩万事要小心,从沈家出来后,叶子轩就没再回酒店和堂口,直接带着空小寒他们去码头,趁着天色尚早把专机接收了。

    “老弟,你要留红娘子一命?”

    在卷起水花轰隆隆开往香港的游艇上,靠在甲板上欣赏夕阳的叶子轩,接到伊万斯基的远程电话,俄国佬没有太多的虚与委蛇,开门见山地问道:“那女人狡猾如狐,咬人如蛇,手上还沾染不少鲜血,你留下她,搞不好养虎为患。”

    伊万斯基好奇探听着叶子轩的动机:“老弟,你是不是贪恋她的美色?这女人确实够味道,也够成熟,可天底下还有更多漂亮的女人,没必要与虎谋皮啊,要不哥哥给你找几个俄罗斯大妞?全是一米八的身材,**声能传一公里。”

    “老哥,你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脸上划过一丝笑意,轻声接过话题:“我身边美女如云,又岂会贪恋红娘子?之所以要你留她性命,是想要废物利用,你虽然把她囚禁起来了,这些天肯定也让人逼供过,不过我可以断定,你没有从她嘴里挖出有用的东西?”

    听到叶子轩这一句话,伊万斯基叹息一声:“不想在你面前显得无能,可事实却如你所料,什么都没有问出来,这几天,我都快要把她虐死了,可她就是一字不吭,如果不是清楚她身上的巨大价值,估计我已经一枪爆掉她的脑袋。”

    “前些日子,还有人要赎回她呢,开价到十五亿。”

    在叶子轩的安静聆听中,伊万斯基又补充上一句:“我感觉是安定岛的阴谋,赎人是假,玩阴是真,随便扣我一个囚禁民主斗士,印人又会把俄国大使馆淹没,而且我也不想放虎归山,毕竟红娘子回去,一定会不惜代价报复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没有理会对方要求。”

    伊万斯基悠悠开口:“再说了,我也不缺这点钱。”

    随后又像是捕捉到什么追问:“老弟,我们十八般手段都用了,差一点都要把她剁成十八截了,可都撬不开那女人的嘴,你有法子把她摆平?如她真对你有价值的话,我不介意丢给你,这女人,不榨取点价值,直接杀掉确实可惜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吹拂着清凉的海风,握着卫星电话笑笑回应:“杀人放火,老哥你比我厉害,对付女人,我胜你一筹,不瞒你说,我撞见她的父亲,也就是想跟你们赎人的主,我跟他达成了协议,我保证红娘子活着,他替我出手对付云顶。”

    伊万斯基低声一句:“赵关西?”

    叶子轩丝毫不意味伊万斯基知道红娘子底细,十分坦诚的回应:“没错,就是赵关西,他找我未来岳父沈庭威帮忙,希望找人脉跟你们谈判,我恰好在现场,觉得有利可图,就答应了此事,我设法救她女儿,他替我对付云顶赌场。”

    伊万斯基带着一丝好奇:“以叶宫现在的实力,对付云顶还需要赵关西?一个过气老头,比得上叶宫精锐?”

    叶子轩笑着回应:“云顶集团始终是马来西亚顶尖家族,林久龙更是国王授予爵位的功臣,叶宫不可能采取征战越国的方式,对付阮氏三兄弟一样干掉云顶集团,那是自取灭亡,还会被国际打压,而且这年头做事要讲究师出有名。”

    他挑开一个扣子,享受着吹打胸膛的海风:“叶宫虽然有云顶一成干股的幌子,但这理由实在太微不足道,它始终是跟许家承诺,云顶集团还有最终解释权,撕破脸皮摊开来对质,或许能损坏云顶的声誉,但绝对得不到明面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赵关西是最好的一把刀。”

    伊万斯基点点头:“想得深远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很直接向伊万斯基告知自己的算计:“如果他帮我拿下云顶赌场,我就帮他把红娘子活着救出来,如果他失败了,输了,那他女儿生死就听天由命,但他跟云顶赌场开战期间,我会想法让红娘子活着,还会安排他们见一面。”

    他还意味深长补充一句:“这远比一刀宰了红娘子要好对不对?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伊万斯基就发出哈哈大笑,语气带着一抹掩饰不住的欣赏:“老弟啊,你还真是一个人才,红娘子这样一块硬石头,硬生生被你榨出大片花生油,红娘子不肯张嘴,但她父亲可以啊,赵关西是个人物,价值不输红娘子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笑着抛出一句:“还有一点,不管赵关西最后能否拿下云顶赌场,红娘子见到父亲如此卖命,肯定会摒弃前嫌感激,一旦心里头的仇恨化解了,软了,她也就会关心父亲生死,到时咱们再跟她谈谈安定岛,她就不会强硬了。”

    伊万斯基由衷欣赏:“漂亮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话锋一转:“老哥,云顶我给你留着两成股份,自家兄弟可不要客气。”

    伊万斯基一愣,随即轻叹一声:“果然是好兄弟。”

    没有太多思虑,伊万斯基补充一句:“这事,你给我交了底,我也向你保证,我会留下红娘子的性命,还会稍微善待她,你什么时候需要她,我就把她送过去,安定岛方面也不用担心,他们现在焦头烂额,根本顾不上红娘子生死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悠悠开口:“谢谢司机了。”

    挂掉电话后,叶子轩心情一阵舒畅,事情基本算是在自己掌控中,虽然云顶集团未来的两成股份不少,但叶子轩清楚独食难肥,不把蛋糕分一些出来,伊万斯基没多少动力,他也无法就红娘子活着向组织交待,人情,还需利益相衬。

    何况,云顶集团的两成股份,现在还是空中楼阁,画画大饼,叶子轩无所谓。

    打完电话后,叶子轩也没闲着,打开邮件翻阅叶宫几份简报,随后又打开何翡翠发来的邮件,关于东瀛红门的资料,规模、人手,活动范围,叶子轩粗略扫过几眼,对红门的所作所为有初步了解,最后眯着眼睛望向红门的标志,那颗红色弹头。

    山口组要切指留记号,红门要子弹穿过胳膊,留下伤痕,再刺青成标志留念。

    “有点意思。”

    看完简报的叶子轩把手机丢在旁边,靠在游艇的沙发上闭目养神,蓝天,夕阳,海鸥,很是让人心情愉悦,一个多小时后,游艇顺利抵达香港码头,凤来早已经办好了手续,所以游艇刚刚停靠,叶子轩就畅通无阻离开,从贵宾通道穿到码头外面。

    他跟空小寒等人的身影刚刚出现,一身黑装剪着寸头的凤来就带人迎接上来,虽然少了几分女人妩媚气息,但更显干练和霸道,沿途几名旅客见状纷纷避让,生怕一不小心招惹出是非,凤来快步走到叶子轩面前,毕恭毕敬问候一声:

    “叶少,下午好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跟她来了一个拥抱:“凤来好。”

    凤来没有扭扭捏捏,她向来就是男孩子性格,鬼头王死了之后,她更是撑起了香港黑道的半壁江山,因此很坦然跟叶子轩拥抱,笑着回应:“叶少,一路舟车劳顿,辛苦了,我已经安排好了车队和房间,现在是去机场还是回总堂?”

    叶子轩揉揉脑袋,扫过天色一眼:“七点半才会天暗,还有时间,咱们去机场吧,不签收了,家人老念叨。”

    凤来感慨一笑:“多少人希望有这样的家人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不说这些了,走,去机场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大手一挥:“去完机场签收,咱们再回总堂聚一聚。”

    凤来向左侧手:“叶少,请。”

    十分钟后,一干人等很快钻入凤来准备的车队,缓缓离开码头向机场驶去,清一色的宝马,不算奢华,不算眨眼,混迹香港街头的车流中,没有惊起路人半点好奇,虽然是下班高峰期,但今天运气好,破天荒没堵车,所以行程顺利。

    眼看就要进入机场大门,突然一辆黑色奔驰房车插到前边,抢着进入机场,因为前面的自动栏杆尚未升起,急插转弯的奔驰房车又突然急刹车,加上它狭长的车身,十几米的车距,幸亏凤来反应快,一脚踩死了刹车,这才没有撞上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,怎么开车的!”

    只是车子急刹让叶子轩身躯前倾,差点就撞到座椅的后背,凤来自己憋屈无所谓,见到叶子轩差点受伤,愧疚之余也一脸愠怒,很直接地点开车窗,伸手指点前边奔驰房车骂了句,发泄心中不满后,打算就此算了,不跟对方见识了。

    或许是对方车窗没有关紧,也或许车主从后视镜瞧见凤来骂人,更或许是他见到凤来为一个女人,一名中年男子推开车门,气势汹汹走过来,他很直接拍打凤来所在的车窗:“什么素质?什么德性?你们父母没教育你们怎么做人?”

    “开车不懂保持车距?”

    本来就有过失的中年男人掉头倒打一耙,狠狠教训凤来和叶子轩他们:“撞坏我们的车,你们赔得起吗?”

    凤来大怒,要推门下车,叶子轩挥手制止,只是看着中年男子的胳膊标志,一个红色弹头刺青。

    红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