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九百八十三章 窃钩者诛,窃国者侯

第九百八十三章 窃钩者诛,窃国者侯

    第九百八十三章窃钩者诛,窃国者侯

    叶子轩在叶宫一号呆了一个小时,熟悉整个飞机架构以及工作人员后,他就跟安妮贝拉她们告别。

    钻入车队,回头张望一眼夕阳中的叶宫一号,叶子轩心里诸多感想,自己也算是有飞机一族了,以后见到沈万千也可以装个叉了,最重要的是,他再也不用经历空中惊魂了,想到这里,他对秦夕颜由衷的感动,这份心意让他很受用。

    他还从安妮贝拉的口中知道,这叶宫一号完全就是母亲让人参照米国和俄国的空军一号仿造,除了一些核心的地方无法涉及,其余架构都是结合两者的强大之处铸造,造价也胜于前面两者,为此,秦夕颜动用了不少关系和欠下人情。

    靠在车上的叶子轩拿出手机,给远在千里之外的母亲打了一个电话,总是需要亲口说一声谢谢,而且母子也很久没有闲聊了,嘟!电话几乎是一响就通,随后就传来母亲轻柔的声音:“天龙,看过叶宫一号?怎样?还合你心意吧?”

    “非常喜欢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毫不掩饰自己的感受,握着手机悠悠开口:“从头到尾都喜欢,以后再也不用担心遭遇恐怖分子袭击,只是会不会有点奢侈?五亿美元的专机,都跟一国元首相同待遇,每年保养油费薪水,估计可以买无数张头等舱的票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叶子轩这一句,秦夕颜笑着回应一句:“小农意识!飞机都买得起,保养油费给不起?你放心,这些全部由妈妈承包了,你就专心坐着叶宫一号出入,对我来说,没什么比你安全更重要,再来一出巫师劫机,妈妈心脏都会碎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其余人的想法不用理会。”

    秦夕颜保持着一如既往地强势:“虽然我知道枪打出头鸟,叶宫一号有点扎人眼,可那又怎么样?看不惯就别看,我儿子死而复生,脱离家族怀抱十三年,又九死一生为国立下不少功劳,身家又成千上万亿,坐个五亿飞机怎么的?”

    “叽叽歪歪没有问题,但不要给老娘听到,不然一巴掌扇死他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脸上划过一抹无奈,既觉得母亲性格霸道,但又感动她的护犊子,同时心里清楚她是弥补当年的失误,声音轻缓而出:“妈,别激动,我会安心坐着叶宫一号出入,不让自己有危险,你也不要在意流言,那纯粹给自己添堵。”

    秦夕颜轻笑了起来,声音很是悦耳:“放心吧,妈有分寸,虽然我不容许他人对你冒犯,但也不是仗势欺人的蛮横母亲,人不犯我,我也绝对不会犯你,对了,妈要给你交个底,安妮和机组人员都是我挑选,能力和忠诚绝对可靠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不用质疑他们。”

    秦夕颜轻声一句:“好好相处,他们会给你惊喜的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点点头:“明白,我会把他们当自己人的。”

    秦夕颜没有再纠缠这个话题,话锋一转问道:“对了,听秋画说,你在云顶集团遭遇棘手问题?许泽平转手给你的一成干股,云顶集团不认账?林久龙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物,但他的子孙却是刁蛮的主,你如去马来西亚务必小心。”

    她淡淡出声:“以前我们也跟云顶集团打过交道,很是麻烦,也很难缠,算得上斤斤计较,赚他一块钱,都希望你包邮,不然就好像挖他一块肉一样,几次合作,都把我旗下经理搞得心力交瘁,后来叶秦集团就再没跟他们打交道。”

    秦夕颜的声音带着一股自信:“不过虽然我们没跟云顶合作,但对云顶模式还是很有心得,如果需要妈妈帮忙的话,说一声,直接调几头大鳄虚张声势要收购云顶,绷紧林家子孙的神经,这样一来,它就没有多少余力应付叶宫了。”

    “妈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看着前方渐渐亮起的华灯:“不过我可以应付,我连阮氏三兄弟和越文妃都拿下来了,区区一个云顶集团算什么?你放心,我也不会逞强的,真搞不定林家时,我再找你要援助,这开头炮,就让儿子来吧,总是需要长大的。”

    为了让母亲彻底放心,叶子轩还把手中的底牌全部告诉母亲,随后扬起一丝笑意:“妈,叶宫现在兵强马壮,算计又一局套一局压在云顶集团头上,只要袁玉川和宋禁城不给我背后捅刀子,我就有信心拿回属于我的东西甚至更多。”

    秦夕颜笑了起来,言语很是欣慰:“你说的不错,总是需要长大,而且你也的确长大了,连赵关西跟红娘子都能利用上,行,你胸有成竹,妈妈也不多说了,就祝你旗开得胜,香港那边应该天黑了吧?早点回堂口吃饭,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等我处理完英国这边的事情,就飞回去跟你团聚几天,妈妈很怀念给你做饭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此时乖巧的跟孩子一样:“好,等你回来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后,叶子轩落下车窗呼出一口长气,缓冲跟母亲的温馨情绪,接着就听到手机震动,打开一看,几个未接电话,还有一条长长的短信,叶子轩打开短信扫过一眼,嘴角勾起一抹弧度,随后向凤来低声一句:“先不回堂口。”

    “去一踏香港酒店。”

    凤来没有丝毫犹豫:“是!”

    车子一偏,驶离原来的道路,向前方灯火通明的香港酒店驶去,相比来时的畅通无阻,这次去香港酒店耗时不小,叶子轩出现在酒店门口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八点半,差不多耗掉一个小时,暗呼香港也堵塞之余,他一人钻入了酒店。

    在香港酒店的三楼西餐厅,叶子轩在角落见到要见的一个人,一个秃顶胖乎乎还戴着眼镜的男子,这个看起来软弱可欺的男人,见到叶子轩出现就和蔼一笑,随后就将一个黑色档案袋递给他:“个把月不见,你活得越来越滋润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仅在外面打下不少江山,还拥有了堪比总统的专机。”

    秃顶男子嘿嘿笑着补充:“啥时候带我这老骨头上去溜达溜达,乡下人,没见过大世面,就等着叶少你提拔了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打开档案袋,有几枚勋章和通行证,看到上面的国徽,他的眼里顿时多了一抹柔和,随后接过话题道:“戴局长,你消息还真是灵通啊,我行踪和动静全被你掌握,看来时刻盯着我啊,我该说你暗中保护,还是偷偷监控呢?”

    “而且,你吃过的灰,比我吃的饭还多,你啥民用航班战斗飞机没看过?对我那连炮弹都没有的专机,会有兴趣?”

    秃顶男子显然就是神出鬼没的戴局长了,他停下切牛扒的刀具,一本正经的出声:“兔崽子,怎么说话呢?尊老爱幼的中华美德被你抛掉了?有你这样挪揄长辈的吗?何况我这次过来是给你嘉奖,钓鱼岛、贾富贵两案的重大嘉奖。”

    “别看就这几个勋章,多少人努力一辈子都得不到,有了它们,你六十五岁后可以多领三千退休金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嘟囔一句:“半个世纪后的事,说来干啥呢,而且那时候的三千,估计等于现在三毛。”

    “三千不是钱啊?蚊子再小也是肉。”

    戴局长瞪大着眼睛,像是遭遇到极大的委屈,点着那张红彤彤的通行证:“还有这张特批的,能够出入中楠海的通行证,我费了多少口舌,才给你搞过来,全华国也就三十张,你不仅不感激,还敢挪揄我,信不信我打你三十大板?”

    “嘿嘿,这玩意这么厉害?”

    叶子轩拿起那张红色的通行证:“老戴,算你有心,不枉费我心里一直供着你。”

    戴局长一记板栗敲过来,在叶子轩敏捷躲过后,他一脸无奈开口:“世风日下,世风日下啊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要把通行证揣入口袋时,忽然想起了戴局长的作风,马上停滞手势笑道:“老戴,咱们不玩虚的了,你主动来找我授予勋章,还给我一张牛哄哄的通行证,以你的性格,无利不起早,你有什么事直说,不然这东西我就不收。”

    “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!”

    戴局长往嘴里塞入一块牛扒,随后瞪了叶子轩一眼:“就是我觉得你辛苦,给你争取的,没有什么太大目的,而且你还记得上次咱们交谈吗?我说过,扎西的事要给你一个交待,虽然最后是一号给你交待,但我心里依然感到愧疚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不为所动:“那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戴局长一把拉住要起身的叶子轩,一脸无奈瞥了他一眼:“你小子,总是让人下不了台,你就不能委婉一点吗?不然我哪里好意思告诉你,上面觉得你是一等一人才,宝贵的跟四川大熊猫一眼,希望你能够再度考虑,加入锦衣令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还直接掏出一个档案袋,里面有几张申请表和登记表格,中间又夹着一个红色本本,叶子轩翻看几眼,申请表、登记表、个人资料和保密协议,一应俱全,红色本本翻看,更是有着锦衣天下几个字眼,特殊身份的证明。

    也是一本杀人执照。

    “别大惊小怪,给你准备这东西,更多是上面欣赏你。”

    戴局长淡淡出声:“你这几次表现,可圈可点,是国家的宝贵人才,不能轻易流失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点头。”

    戴局长吞掉嘴里的牛扒,声音低沉下来:“进来锦衣令,七组组长,少校军官,过几年,我打酱油,你爹顶替我,再过十几年,你顶替你爹,干几件大事,你至少能被封为少将,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,动动手指头,国家机器碾压。”

    “比你现在风里来雨里去牛叉多了。”

    戴局长还不忘记刺激叶子轩:“也只有到了这个级别,你跟宋小子才算平起平坐,不然始终不是一个等级。”

    在叶子轩笑容变得灿烂时,戴局长喝入一口红酒,继续打击着叶子轩:“你吞下乔八产业,拿下贾氏集团、入股涂山和云顶赌场,看起来牛哄哄,但宋小子手里执掌的华电、华水、华油,随便抽一个出来都是你难企及的庞然大物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端起柠檬喝入一口,笑着把档案袋丢回给老戴:

    “我手里的,再不入流也是我的,宋禁城的,再不可撼动,也是国家的。”

    戴局长笑容玩味:“窃钩者诛,窃国者侯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拿起属于自己的东西:“你少了几个关键字。”

    “窃国成功者,侯,窃国失败者,诛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