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九百八十四章 一腔热血

天才布衣 第九百八十四章 一腔热血

  第九百八十四章一腔热血

  看着要起身离去的叶子轩,戴局长脸上划过一丝无奈,但清楚前者性格的他,没有再浪费口舌挽留,只是在叶子轩转身的时候,把那张红色通行证抛了过去,淡淡一笑:“拿去,算我一点心意,也是你应得的,不会带有多余目的。”

  “而且上面有你名字和号码,我收回来也没有意义。”

  行走途中的叶子轩左手一探,把红色通行证精准抓住,扫视一眼发现确实有自己的信息,也就不再扭扭捏捏,直接揣入了怀里,随后向戴局长悠悠开口:“那我就谢谢戴局长了。”他还手指一点桌上的酒水牛扒:“这一顿算我的。”

  戴局长马上举手示意:“服务员,再来一瓶八二拉菲、、、”

  叶子轩手指点点戴局长,无奈笑了笑:“真是老狐狸,行,我今天就阔绰一番,请你好好吃一顿。”

  在漂亮服务员端着一瓶八二拉菲走过来的时候,叶子轩把拉菲夺了过来,一把打开,喝入一口,惬意地咂咂嘴,接着掏出钱包取出一叠钱币,丢给走过来的服务员道:“他吃的喝的,全算我的,这里一共三十五万,多了,不用找。”

  “少了,你们餐厅自己找他要,包括这瓶拉菲。”

  戴局长塞入一块牛扒,脸上露出一丝赞意:“三十五万,不错,是个好孩子。”

  服务员却是看着大叠钱币目瞪口呆:“先生,你这是越南盾。”

  三十五万,折成华国币,也就一百块。

  戴局长马上抄家伙,叶子轩见状一溜烟跑了,戴局长想要追上去,却被漂亮服务员带着哭腔挡住:“你不能走!”

  他走了,服务员一年都算白干了。

  戴局长一脸无奈地止住脚步:“这还真是一个小混蛋。”他发誓下次见到叶子轩,一定二话不说先揍一顿,不然无法发泄今日的郁闷和憋屈,随后,他掏出钱包摸出一张红色信用卡,递给忐忑不安地漂亮服务员叹道:“去买单吧。”

  服务员再度震惊,盯着面前这张信用卡,在黑卡泛滥的时代,红卡成为顶尖权贵的宠儿,卡人多为各国政要、亿万富豪及社会名流并由欧盟主席邀请办理,不接受办卡申请,持卡人可以享受全球最顶级的会员专属礼遇、权益和服务。

  她没想到,眼前这个猥琐的老头,会是这种地位的人,愣然后,立刻转身去刷卡,等她再回来的时候,不仅神情毕恭毕敬,手里还捧着一瓶拉菲,告知这是餐厅送给他这个尊贵的客人,戴局长也没有太多废话,笑着拿起酒瓶回座位。

  他自顾自地倒了一杯酒,随后用手指轻轻摩擦高脚杯,笑容玩味地看着面前档案,高深莫测。

  “戴局,你是不是太纵容他了?”

  这时,不远处的角落站起一人,缓步走到戴局长的面前坐下,皱着眉头轻声问道:“他最近表现确实可圈可点,可也不至于进来就是组长,还直接官封少校,多少人努力十年八年都没这种待遇,他随便就凌驾多数人头上,很不好。”

  “幸亏他有自知之明拒绝加入,不然只怕让其余人生出嫌隙。”

  这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,瘦瘦小小,但眼睛很是锐利,刚刚晋升为中校的他,忧心忡忡提醒自己的上司:“而且他还跟扎西的死有关,他进去锦衣令,很多人会不服,不爽,特别是年轻的一派,只怕会说你跟叶局徇私舞弊。”

  “不是纵容他。”

  戴局长给中年男子倒了一杯红酒,笑着推到后者的面前开口:“好酒值得等待,人才也值得宠溺,叶子轩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,又有自己的底线和爱国情怀,这样的人不把他吸收进来,可惜,我也相信他将来对国家会发挥作用。”

  “你说他进来就做组长,还很多人努力都没这种待遇、、”

  他低头抿入一口红酒,声音带着一抹淡漠:“可你有没有发现,他立下的功劳,又有多少人能够及上?随便说几件,香港金库大劫案,华海影剧院的恐怖袭击,巫师劫机奔袭大厦,还有贾富贵袭杀市长,哪个对不起少校这个军衔?”

  中年男子微微一怔,神情变得复杂,对他来说,眼里看到的只有叶子轩的打打杀杀,还有他身上披着的红色保护衣,无意忽略叶子轩也是提着脑袋打天下,而且为国卖命也有不少次,如今被戴局凸显出来,他才发现叶子轩功劳不小。

  上面四件事,随便拎出来,都可以记上一等功,四件,少校军衔算是给少了。

  “拉他进来还有一个要因。”

  戴局长也没有隐瞒自己想法:“那就是我欣赏他的底线和为人,这年头,能够像他这种有原则的人不多,更多是为求目的不择手段的主,哪怕牺牲再多的无辜,破裂再多的感情,伤再多的人心,只要能够达成目的,那就毫无所谓。”

  中年男子显然跟戴局长有着深厚交情,所以戴局长很是清晰补充一句:“锦衣令也一样,我们这一辈虽然也手染不少鲜血,还做过不少龌蹉事,但绝不会为了达到目的,拿自己人做筹码,知道的牺牲和不知情的炮灰,有很大区别。”

  在中年男子心里一动的时候,戴局长又感慨一声:“只是我们老了,我们迟早会退出舞台,年轻一辈会成长起来,想一想那些热血的孩子,如果没有一个人进来正确引导他们,等我们退下之后,他们来掌控锦衣令,会是怎样局面?”

  中年男子身躯一震:“神挡杀神,鬼挡杀鬼,为求成功,不择手段。”

  戴局长叹息一声:“正是如此,比如死去的扎西,再比如当年的卫、、、”

  说到后面,他适时收住了话题,端起酒杯轻轻摇晃。

  中年男子已经领悟到戴局长的意思:“锦衣令是一把利剑,它原本的作用是守护这个国家,维护政局的稳定,不让人威胁合法一号的权利,但也束缚那个位置的权力,所以一旦这个组织失去原则,它就可能变成铲除异己的一把刀。”

  “到时固然能让一号掌控实权,但也会让国家动荡不安甚至白色恐怖?”

  他的眼里多了一抹担忧,相对于一号来说,锦衣令更加忠诚这个国度,哪怕是一号的指令,只要锦衣令发现不符合国家利益,他们也会拒绝执行甚至劝阻,虽然两者步伐始终一致有点困难,但锦衣令一直尽最大努力不触碰那根底线。

  如果锦衣令失去那份坚持,成为一把私器,不仅对不起死去的先辈,也对不起这片养育的土地,

  想到这里,中年男子微微挺直身躯:“锦衣令绝对不能跟一号融为一体,那不是这个国度的幸运,而是一场灾难。”

  权力这东西,永远没有止境,**只有更深,没有最深。

  戴局长轻轻点头:“中校,你终于看到这一点了。”

  中年男子的眼睛多了一抹光芒:“你担心将来我们离开位置,无法再压制年轻一辈的热血,所以你希望把有底线有原则的叶子轩引进来,用他来引导或掌控他们的激情,让这一把利剑不会成为他人私器?华国将来也不会血雨腥风!”

  他不知不觉坐直了身子,眼里也有一丝若有所思:“虽然我跟叶子轩没什么接触,今天也算是第一次观察,但看得出来,这小子很有主见,没因为戴局几句刺激就冲动加入锦衣令,也没有被未来成就利诱而妥协,有着自己的坚持。”

  “至少他足够理智,不会被一些虚无的东西蒙蔽双眼,加上他背后是叶家,他是一个很好的人选。”

  “戴局,你果然高瞻远瞩啊。”

  随后,他又带着一抹无奈:“你应该早点告诉我,我帮你一起劝告叶子轩进来。”

  “不急,也急不来。”

  戴局长始终一副晃悠悠的态势:“今日见面,也在我的意料之中,他如果轻易答应加入,那就不是叶子轩了,也就不是我们要找的人了,他拒绝我们,有诸多因素,但最根本的一个,那就是他无法放弃兄弟姐妹,放弃他们的理想。”

  “这说明什么?说明他有情有义,也如我们所窥探,有原则。”

  他品着红酒笑道:“好酒,要慢慢品,这人,也要慢慢劝。”

  PS:感谢黑色幽默TQ打赏100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