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九百八十五章 阴差阳错
    第九百八十五章阴差阳错

    叶子轩离开西餐厅后,没有回叶宫香港总堂吃饭,还有四十分钟车程,加上道路堵塞,回去估计都要吃宵夜了,于是让凤来就近找了一个会所吃饭,凤来也没太多反对,毕竟回去确实太晚,于是就让手下把车子开入附近的盛世会所。

    盛世会所算不上高端大气上档次,但处于香港街道尾端也算清静,而且也算是老字号会所,所以凤来钻出车门后就直接要了两个房间,订了四桌最好的酒席,叶子轩也没有把关,任由凤来安排,很快,一行人就坐在饭桌上解决肚子。

    叶子轩确实饿了,一口气吃了两碗饭,速度之快让人目瞪口呆,然后伸展筋骨出门外透气,还让凤来跟空小寒不用迁就自己,安心留在房间吃饭,他不会离开这间会所,两人执拗不过叶子轩,只能大口大口吃着饭菜,尽快吃完跟随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走出厢房,门外是一条开放式走廊,叶子轩站在栏杆前面,伸伸懒腰,活动吃饱喝足的身子,随后把戴局长给予自己的东西拿出来看一看,虽然它不会给自己带来直接利益,可是抚摸着上面的国徽红旗,叶子轩心里还是有一股暖流。

    虽然叶宫不断坐大,自己也身价暴起,但有些东西,始终是他想维护的。

    在叶子轩看着勋章出神的时候,走廊尽头一间占地百余平方的厢房,五名穿着旗袍珠光宝气的漂亮女子,正强颜欢笑陪伴在四名男人身边,中间的年轻男子更是左拥右抱,怀中还是两个姿色和身材最好的女人,宛如古帝王意气风发。

    年轻男子二十五六岁的样子,左耳带着一个大大耳环,五官很是清秀,不笑有几分严肃,一笑则显得阴柔,让人不寒而栗,也让人不敢轻易对视,但脸上神情却有堆积疲态,一看就是酒色掏空的样子,只是依然不妨碍他的寻欢作乐。

    在他对面的是一个中年男子,他一边给年轻男子恭敬倒酒,一边吆喝女人赶紧伺候三人。

    他正是叶子轩下午见到的金钱豹。

    灯光下,年轻男子和其他欢场男人一样,嘴里虽然唱着歌,还时不时喝酒,但双手更多时候是伸进女人的旗袍里,或是揉捏胸部,或是隔着手感极佳的丝袜,揉捏臀部和大腿,笑容很是猥琐,那感觉恨不得立刻将两名女子就地正法。

    两名容颜还算精致的漂亮女子,面对金钱豹肆无忌惮的揩油行为,非但没有丝毫不满意,相反笑脸相迎,主动扭动身躯配合,其中一个女子更是一边给男人倒酒,一边用身体摩擦着媚笑:“朱大哥,别性急嘛,今晚我们都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姐妹一定将您伺候得舒舒服服的。”

    她很直接地做着交易:“只是希望你在向少面前美言几句,让我们姐妹下半月多一点戏份。”

    金钱豹脸色一板,喝出一声:“什么朱大哥?多么难听,叫朱少!不然让向少雪藏你们。”

    在他喝斥的时候,朱少旁边的两名类似保镖的中年男子也微微侧头,眼睛有着一抹实质性的杀意,不过很快又恢复平静,继续跟女人谈笑喝酒,这两人,长相很是相像,浓眉大眼,鼻子坚挺,如不是衣着不一样,估计都会混淆他们。

    两名女子连忙道歉,还轻轻一拍自己嘴巴:“是,是,朱少!”

    被称呼为朱少的青年瞪了金钱豹一眼:“怎么跟我混的,不懂得怜香惜玉啊?”

    接着又一搂两名女人:“来,我们再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两女又娇笑了起来:“谢谢朱少!”

    朱少淫笑着捏了一把女人的脸蛋:“好好喝,好好卖力,今晚看你们怎么伺候我。”

    “本少可是东瀛打桩机,床界泰迪熊。”

    两女笑容妩媚:“是吗?那今晚就好好领教朱少的十八般武艺了。”

    “必须的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朱少和身旁一女用喝交杯酒的姿势,将一杯价值不菲的红酒灌进了嘴里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包厢大门被人推开,一名穿着白色服饰的青年出现,手里还拿着两瓶昂贵的红酒,径直走到朱少面前将酒放下,毕恭毕敬地开口:“朱少,喝得还好吧?实在不好意思,向少扭到了脚,赶不过来,他让我替他给您请罪。”

    他还一指厢房中的漂亮女人问道:“朱少,你对她们还满意吗?如果不满意的话,我再给你换,除了那几个在外地拍戏的赶不回来,其余艺人,你看上哪个说哪个,我一定给你打电话叫来,向少说了,只要你高兴,要什么都行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两名艺人显得紧张,生怕朱少踢她们离开,东瀛朱氏集团少东,朱华润,这可是难得的一个金主。

    面对向天唐的主动示好,朱华润故意调整了一下情绪,停顿了一下,看着面前的青年一笑:“杨少,话说得不错,让人很是舒服,只是我真有要求,只怕你们向氏又会推三阻四,如果我说我要薄小衣,你们能够把她抬到我的床上?”

    他上次来香港参加向氏集团酒会,无意中见到主持酒会的薄小衣,后者美貌和性格,顿时让向天唐惊为天人,上前搭讪碰了壁,想要向天唐帮忙弄到床上,来一个霸王硬上弓,无奈家里来了紧急电话,让他连夜离开香港错过了机会。

    但也让他更加痴迷薄小衣,得不到的始终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白衣青年苦笑一声,脸上有着一丝尴尬:“朱少打脸还真是清脆响亮,我们确实无法把薄小衣搬到朱少床上,不过不是我们舍不得,而是她已经离开向氏,还找了王者电视台背靠,电视台后面势力复杂,我们这点能量动不了人家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一句,朱华润一口喝完杯中红酒,不置可否地哼道:“向氏根深蒂固,还是香港娱乐龙头,连一个破落户王者电视台都摆不平?该说人家太牛叉,还是你们太无能?枉费向天唐经常跟我吹嘘,整个香港就没有他摆不平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王者电视台不就有大陆势力掺杂吗?你们开汽车的,还怕人家骑自行车的?”

    他一脸蔑视:“看来我高估你们向家能量了。”

    白衣青年低声一句:“朱少,时代不同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牛哄哄的。”

    朱少嗤之以鼻:“招惹了我,分分钟弄残他。”

    接着,他把酒杯丢在地上,推开两名女人起身:“我出去换换气,这个期间,你给向天唐打电话,问问他,能不能把薄小衣给我搞到,如果可以的话,我谢他,当他兄弟,接下来跟东瀛政府合作的几个项目,不用谈,直接有他份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他连薄小衣都拿不下,这次也不要谈什么合作,吃喝玩乐就行,他的能力,我质疑。”

    白衣青年连忙出声:“朱少!”

    朱华润一把推开他,径直走到房门出去:“记得,给向天唐电话,希望不要让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当他大摇大摆走到房外的时候,叶子轩正把勋章揣回口袋,想要回厢房吃几块水果,这时见到尽头厢房打开,就好奇多看了一眼,朱华润看到叶子轩打量他,马上瞪大眼睛,手指一点:“小子,看什么看?再看信不信打爆你的头?”

    叶子轩不置可否一笑,懒得跟这种人计较,转身拉门正要走入进去,此刻,对方厢房大门又打开,急匆匆走出一个白衣青年,拉着朱华润嘀咕了几句,也不知道说什么,朱华润瞬间打了鸡血一样,抓住白衣青年肩膀,很是兴奋低吼:

    “今晚,我真能上薄小衣?”

    叶子轩开门的手一滞。

    PS:感谢安拉-哈吉打赏520,小海豚_打赏100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