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九百八十六章 把弹头还给你们

天才布衣 第九百八十六章 把弹头还给你们

  第九百八十六章把弹头还给你们

  晚上十点,换在乡下偏避之地,恐怕已有不少人进入梦乡,但在繁华的香港,却只是白领人士回到家的时间。

  豪方花园的联排别墅,薄小衣耗费积蓄购买的七号别墅,此刻正灯火通明,刚喝完夏日糖水的薄父,习惯性坐在一楼宽敞的露台上吹风,这里虽然比不上浅水湾,可环境也是相当幽雅,晚风一吹,可以嗅到裹着海风的草木泥土气息。

  薄小衣的父亲在国外呆了几十年,但最后还是感觉香港适合他们,而且这里有不少久违的老朋友,于是最终在香港留了下来,女儿也能干,还很孝顺,不仅拿出多年积攒的钱和透支薪水,买下这个别墅,还每个月给他们一万零花钱。

  日子算不上大富大贵,但也很满足,解闷的法子也就多,家里不仅养了鱼,养了狗,还种了不少名贵花草,足够二老有空没空地折腾,所以薄父每天都很开心,吃过晚饭也习惯哼几首粤曲,薄母伺候完他喝糖水,又煮好一壶柚子茶。

  她笑呵呵给丈夫斟茶,茶杯怎么放、该斟几分满,拿捏地精准无误,共同生活数十年的老夫老妻,彼此间了解透彻。

  “小衣那孩子,回来就钻入书房工作,身上还带着酒气。”

  在给丈夫倒着茶水的时候,薄母埋怨了一句:“每天从早忙到晚,还要时不时应酬,回到家也无法歇息,这样下去,身体迟早会垮的,而且最重要的是,这样日夜工作,都没机会认识男孩子,现在年轻都不积攒资源,以后更麻烦。”

  薄母絮絮叨叨向丈夫倾诉着心中纠结:“我上次给她介绍黄姐的小儿子,督察,一米八,长相虽然不太帅气,但他薪水高啊,两人结合绝对是天作之合,可她却连电话都不回人家,我都不知她想什么,莫非真要三四十岁再嫁人吗?”

  “老薄,你可要说说她。”

  工作、结婚、生子,永远是父母关注的话题。

  听到女人这几句,薄父端起茶杯喝入一口,随后轻笑一声:“你啊,就是太心急,女儿的情况,你又不是不清楚,以前在米国,在向氏工作,她空有一身才华却无法得到重用,常日郁郁寡欢,如今好不容易有人器重她,给她平台。”

  薄父看得长远:“她自然要拼搏要努力,把自己才干发挥出来,再说了,王者电视台给她开了高薪,每年还有不菲分红,她不薄命对得起人家?这年头,人才大把,好职位却没几个,她不干,很多人干,现在努力打拼,可以理解。”

  “至于她的身体,她是一个成年人,也是聪明人,肯定有分寸。”

  薄父笑着宽慰老婆,让她不用为子女过于操心:“没看她每天都晨跑十分钟吗?你不用担心太多,每天多煲点汤水给她补补就是,她的姻缘,你也不要焦急,优秀的女孩,不怕没人喜欢,年轻人的事,咱们不要做太多,做多错多。”

  “咱们照顾好自己,不给她添加麻烦,能帮帮一点,足够了。”

  薄父微微眯起眼睛,扫过前方几盏射来的车灯:“睡觉前,你把我存的燕窝炖一盅,送她书房去,刚才吃完饭,我听到她打电话,好像顶头上司来了香港,明天要跟王老板一起汇报,看她郑重其事的样子,这顶头上司一定很厉害。”

  “她今晚怕是要熬夜,炖点燕窝给她补一补。”

  薄母轻轻点头:“好。”

  在要挪移脚步离开时,她忽然想起了一件事:“我有几次见到,小衣捧着手机痴痴发笑,从来没有过的小女人娇态,不知道她是不是有男朋友了?如果她真有心上人的话,不知人品怎么样?要不改天问问小衣,看看究竟怎么回事?”

  薄父耳边响起一记一闪而逝狗叫,好像是自己饲养的大白球惨叫,他微微一怔放下手中茶杯,但碰到老婆的征询目光又无奈一笑:“我刚刚说过,做多错多,你不要过度操心,顺其自然就是,不跟你说了,我好像听到大白球在叫、”

  “我去看看,你去炖燕窝。”

  说完后,薄父也不再跟女人浪费口舌,喝完杯中茶水就向院子走去,刚刚走到院内的狗屋旁边,一个面罩男子就突兀地出现在他身边,突如其来的惊恐驱使他张嘴喊叫,嗓子未音,一只粗糙大手掌堵住他嘴巴,动作利索,无声无息。

  压死他肩膀的胳膊极有力道,根本无法挣扎。

  “朱少想跟你女儿谈一谈,你们就不要做电灯泡了。”

  捂住薄父嘴巴的面罩男子阴阴一笑,贴着他的耳边低语了一句,随后把他拖入了大厅,几盏大灯已经熄灭,只留下两盏壁灯温柔招惹,在薄父被捆成大粽子还被布料堵住嘴巴时,薄母也被人从厨房拖到大厅,嘴里缠着一块狭长抹布。

  她的手脚也被束缚。

  在薄父和薄母眼神惊恐对峙,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时,一名菲佣也被从保姆房拖了出来,行家里手做事够痛快,绑人再用胶带裹嘴,几十秒完成,接着,一个戴面具的青年走入,在沙发上大摇大摆坐下,点燃一支香烟,吐出一口香烟:

  “很好,有你们在手,薄小衣怎么也不敢再冷傲。”

  他踩着薄父一笑:“今晚,是时候让你女儿给爷笑一个了。”

  在面具青年和几名手下露出得意笑容时,别墅大门的暗角里,望风的白衣青年漫不经心抽烟,向天唐的意思,只要他跟向家能够抽身事外,还没有实际证据牵扯到他,那就任由朱华润造孽,向家没实力对付叶子轩,但可以借刀杀人。

  所以白衣青年心里虽然知道,朱华润今晚怕是要霸王硬上弓,但没啥心理压力,一支烟燃尽,把烟头弹飞到远处草丛里,随后就想掐算时间离开,只是还没走出几步,忽然察觉一股磅礴压迫力汹涌而至,一个挺拔身影出现在他面前。

  路灯被破坏的夜幕中,对方模糊面庞似乎没丝毫人情味,弥漫的无形气势令白衣青年心悸,他想要喊叫,一只手直接按住他的嘴,紧接着感觉一记重拳打在他的腹部,砰!一声闷响,白衣青年瞬间断了两根肋骨,腹部翻江倒海难受。

  倒吸凉气的他,连惨叫都无法发出。

  “扑!”

  空小寒提着口鼻冒血的白衣青年,扭头望向不远处把玩手机通关游戏的修长身影,显然要后者决定生死,白衣青年充满恐惧的眸子凝望远处人影,想求饶却不出丁点声音,眼泪夺眶而出,所幸叶子轩微微偏头,空小寒手掌挥了出去。

  又是一声闷响,白衣青年被打晕,空小寒往后面一丢,两人闪出,接住这具躯体,铐住。

  叶子轩看都没看白衣青年,在空小寒的开路中,玩着游戏走入薄家别墅。

  此时,从书房出来的薄小衣见到变故,正一脸愤怒冲向被五花大绑的父母,只是刚冲出几步,就被两个面罩男子死死拦住,坐在沙发上的面具男子一笑,张开双手悠悠开口:“薄小姐,别冲动啊,冲动是解决不了事情,你要冷静。”

  “你们是什么人?为什么对我家人下手?”

  薄小衣拳头紧握站定身子,俏脸愤怒地望着面具男子:“再不放人滚蛋,我要报警了。”

  她的声音带着一股威严和威慑,女王气势不经意间流露了出来:“滚。”

  面具男子笑声很是玩味,毫不在意薄小衣的威胁:“我们能进来这里,还做出这样的事情,你觉得我们会怕警察吗?而且不怕告诉你,电话打不出去,所以你就是喊破嗓子也没有人救你,还不如好好坐下来,咱们喝喝酒,谈一谈。”

  薄小衣冷喝一声:“滚出去,我不认识你。”

  “华国有句话说得好,一回生二回熟,上上大床更加熟,人和人都是从不认识到熟悉。。”

  薄小衣一如既往地强势,让面具男子微微一惊,不过却是更加激起他的占有欲,他的眼睛流露猥琐看着薄小衣,说道:“你放心,只要你没有恶意,我也不会有恶意,更不会伤害你的父母,怎样?有没有打算为父母牺牲一点什么?”

  满嘴喷着酒气调戏薄小衣的同时,面具男子似乎觉得还不过瘾,从沙发上站了起来。

  他伸出手,试图去摸薄小衣的精致脸蛋,脸上的淫荡笑容更浓了:“来,让本少摸一摸。”

  薄父薄母感觉到对方要对女儿下手,呜呜直叫着想挣扎阻挡,结果却被几名面罩男子踹上几脚,痛苦闷哼顿起,随后被死死踩在脚底,薄小衣见到父母受到伤害,马上喝叫一声:“住手!住手!你们全给我住手!不准伤害我爸妈。”

  面具男子笑了起来:“我可以不伤害他们,但你要听话啊。”

  薄小衣后退一步,脸色彻底冷了下来:“你是朱华润?”

  “呀?”

  面具男子不知廉耻笑道:“什么朱华润,牛华润的,我不认识,不过,我很华润…你生气的样子很诱人。”

  说到这里,他再次朝前踏出一步,伸出了手去触碰薄小衣。

  “我一直在想,怎么把红色弹头还给你们。”

  此时,一个声音从门口漫不经心地传来:“现在,我有一个好想法了。”

  薄小衣心神一颤,下意识扭头,她知道,他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