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九百八十七章 断根
  第九百八十七章断根

  听到声音,很明显的不速之客。

  四名面罩男子脸色一变,闪出一把黑色匕首,上前一步,凝视门口,另有一人反手拔出唯一枪械,杀气腾腾率先冲向门口,还有两人拉起薄父薄母为人质,面具男子颇有主事人风范,微微皱眉后却没慌乱,而是背负双手贴近薄小衣。

  “嗖!”

  几乎同个时刻,与客厅相通的露台,无声无息多了几条魁梧身影,如同幽灵魅影闪入了屋里,干脆利落地直取面具男子,感觉到对手的凶猛,更捕捉到对方奔着自己过来,面具男子脸色一变,身子一挪作出反应,躲避其中一人攻击。

  他快,可来人更快,在几名黑影对上持刀凶徒时,空小寒已经拉近两人的距离,脚尖不见怎么使力,借着前冲之势点地,挺拔身躯轻飘飘腾空,躲过两名敌人的挥刀,做了个动作强劲的大幅度旋转,一记迅猛鞭腿横扫朱华润的头颅。

  朱华润虽然有几下身手,无奈身子被酒色掏空,见到一腿扫来,避之不及,只好抬胳膊硬挡,砰!肌肉剧烈撞击出刺耳闷响,这一腿砸的朱华润身躯一歪差点扑倒,两条膀子生疼酸麻,所承受的力量大的惊人,让他脸色变得很难看。

  “朱少!小心!”

  在几名缠斗的手下喊叫中,只见战意沛然的空小寒,脚落实地继续向前扑袭,毫不停滞地甩动手臂,大开大合的手刀由上至下,叶子轩要活口,不然他早就动刀,朱华润没时间躲,也没力气跑路,只能怒吼一声抓起一张塑料袋砸出。

  砰!

  空小寒一拳打破塑料凳子,拳头去势不减冲出,正中朱华润的面具,咔嚓一声,面具碎裂,朱华润直挺挺向后跌飞,途中喷出一口鲜血,牙齿都掉落了两颗,两名长相相似的中年男子脸色巨变,把手中的薄父薄母,向空小寒砸过去。

  同时飞扑朱华润救架。

  薄小衣下意识喊叫:“爸!妈!”

  一道身影飘然而上,双手一探,动作轻缓把两位老人接住,正是叶子轩,空小寒没有半点停留,直接从叶子轩身边闪过,直扑朱华润三人,左手多了一把小刀,在一名中年男子扯着朱华润后退时,另一人吼着挥舞匕首跟空小寒对抗。

  “当当当!”

  空小寒没有半点避让,手中小刀连连捅出,中年男子脸色难看的横挡,一口气挡下了十三刀,只是他的面孔很快变得惊恐起来,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挥刀速度正在下降,而空小寒手中小刀,依然刀光霍霍,像是水银倾泻一样捅个不停。

  “扑扑扑!”

  中年男子勉强又挡了四刀,然后就感一痛,身上多了一个血洞,一股鲜血迸射出来,在身子一阵剧痛停滞动作时,小刀又在他身上扎出十几刀,空小寒速度惊人,捅刀更无停滞,中年男子眼睛瞪大,眼睁睁看着身上多出十几个血洞。

  当空小寒停下攻击绕过他追击朱华润时,中年男子如一滩烂泥斜靠砖墙,前胸十几个伤口血流不止,放血性能优良的金色小刀虽非刺穿致命部位器官,但同样可以送活生生的人下地狱,并且这死法很残忍,眼睁睁看血液从体内流出。

  活着的希望逐渐渺茫,却无能为力,唯有坐以待毙。

  体内血液流失四分之一,心脏才会开始衰竭,期间煎熬,中年男子终于明白,为什么很多人死之前要求个痛快,费力扭头看向旁边的叶子轩,后者不仅把薄家老人救下,让人护送到楼下安置,还把持枪同伴打断双手,局势完全失控。

  他扭转过头,正见空小寒用同样手法,在同伴身上捅出十几个殷红血洞,慢慢等待死亡的中年男子一股悲凉,今晚真是死不瞑目,自感已算悍匪的他们,遭遇到叶子轩这批人,却连跑路的机会都没有,也不知道这批家伙是什么来历。

  “砰!”

  此时,整个别墅都已被叶宫子弟堵住,凤来也亲自带人搜寻别墅四周,确保没有多余的变故,空小寒正把小刀收了起来,看着想要挣扎跑路的朱华润,一脚踹出,朱华润脊背被踹出,刺入骨髓的剧痛扼杀他任何反抗念头,倒地闷哼。

  几个亡命徒正舞动刀枪胁以求自保的节骨眼,叶宫子弟两面夹击,刀枪林立,毫不留情把他们撂翻在地,随后连绳索都懒得找寻,直接打断他们四肢,接着丢在大厅等候叶子轩发落,救下两老的叶子轩早已坐在沙发,手里忙着游戏。

  薄小衣嘴角牵动,靠在叶子轩身边,低语一句:“叶少,谢谢你。”

  “靠!挂了。”

  叶子轩很可惜看着手机游戏的结束,随后揣回口袋向薄小衣一笑:“自家人,何须这么客气?不过你的安全意识太差了,怎么也该安排几个保镖,如果有人保护你,你今晚也不会这么狼狈,我给你的薪水和花红,十个保镖都足够。”

  “你身边却没一人护驾,省钱吗?”

  听到叶子轩这一句话,薄小衣脸上划过一抹无奈,轻轻摇头回应:“不是,其实王老板以前跟我提过,给我安排几个保镖,可我想到香港治安环境还可以,我又不是什么黑帮人员,没必要奢侈请保镖,这样还会让人觉得我架子大。”

  薄小衣声音轻柔地向叶子轩解释:“当然,最重要的一点,有保镖跟着,生活会很不方便,我父母也会拘束,所以就没安排人保护,今晚也真是见了鬼,这些混蛋既然潜入别墅,还绑架我父母来威胁,简直是丧心病狂,灭绝人性。”

  她抬头望向被空小寒拿下的面具男子,正如她刚才所判断:“果然是朱华润这个畜生。”

  叶子轩挥手让人把窗帘落下,随后望着薄小衣淡淡问道:“你认识他?什么恩怨?”

  “他是东瀛朱氏集团少东,实力挺雄厚的,掌控近半岛国艺术片发售渠道。”

  薄小衣尽力漠视满地的鲜血,给叶子轩取了一瓶净水:“他们跟向家有不少生意往来,去年向家的年终酒会,他来纠缠我,被我毫不客气训斥了一番,我以为他有羞耻之心,冲突也会烟消云散,没想到记恨到现在,还摸过来报复。”

  叶子轩点点头:“原来如此。”

  此时,朱华润被空小寒丢在叶子轩身边,薄小衣上前踢了他几下,势大力沉,还专门往伤口招呼,让朱华润痛的嗷嗷直叫,如果不是叶子轩在场,估计都要把朱华润掐死,动她父母,皇帝老子都不行:“叶少,如果要杀他,我来。”

  叶子轩伸手握住薄小衣要拿刀的手:“这么漂亮的手,不然脏了。”

  “小子,你敢动我,你会后悔的。”

  朱华润缓过一口气,色厉内荏地吼叫起来:“知道我是谁吗?我是东瀛朱氏少东,也是红门少主,动了我,你们完蛋了,有一个算一个,红门兄弟一定把你们大卸八块,还有薄小衣,你这贱人,敢踢我,等着,只要我留一口气、、”

  “我就不惜代价弄死你,弄死你一家。”

  空小寒很直接给他腹部一刀,掠开一道血口子。

  “啊——”

  朱华润当场发出一声惨叫,腹部一片狼藉,让薄小衣差点呕吐,估计朱华润做梦都想不到,会遭遇这么凶悍的打击,他敢来霸王硬上弓,还无视王者电视台的背景,绝非纯粹脑残或二百五,他猖狂跋扈有资本,有底气,有个好老爸。

  他老爸从东瀛到香港处理事务,香港警方哪次不是如临大敌,不能抓人不说,还必须得保证他老爸,不在香港出任何意外,连特区高层都如坐针毡,几大豪门也都会派人献礼拜访,不寻求合作,只希望红门在东瀛或者境外不要捣乱。

  雄踞东瀛地下世界的红门,一旦动了雷霆之怒,八成会让香港掀起一场大风暴。

  朱华润血淋淋的脸上,没有痛苦,没有屈辱,而残留一丝快感,无论叶子轩是谁,动他,必死。

  他咬牙切齿低呼一句:“你等着!让要弄死你们全部人。”

  薄小衣俏脸愠怒,想说什么却被叶子轩止住,随后,叶子轩勾一勾手指,朱氏精锐携带的那把枪械就到了他的手里,双手麻利鼓捣一番,瞬间分解枪身,金属零件散落茶几上,叮当作响,玩过枪且用枪杀过人的朱氏精锐,瞠目结舌。

  心里惊呼好快的速度!

  叶子轩没有就此停滞,扭出一颗子弹,随后,小心翼翼撬掉弹头,接着,他手里又闪出一颗弹头,红彤彤,很嗜血。

  朱华润脸色巨变:“你怎么有我们的子弹?”

  其余人也是眼神震惊,似乎没想到叶子轩有他们的警告信物,继而也嗅到一抹危险,他们隐约想到了何家。

  这意味着今晚怕是难于善终。

  “这颗红色弹头,是红门警告何翡翠的弹头之一。”

  叶子轩的话,证实了朱华润他们的猜测,也让他们神经绷紧,这是敌人了。

  朱华润低喝一声:“你知道我们身份,还敢动粗?”

  他虚张声势:“何家势力虽大,得罪红门,一样无法安宁。”

  叶子轩根本没有在意他的威胁,把弹头调换了过来,随后又用工具把它固稳了,变成一颗完好的子弹,接着又把一堆枪械零件安装起来,十秒不到,叶子轩掌心就多了一把手枪,最后把红色子弹放入进去,俯身看着朱华润淡淡一笑:

  “礼尚往来,你们给了红色弹头,我一直寻思如何还给你们,如今想到了一个法子。”

  他把枪口往下一移,对着朱华润的命根子,笑容很是旺盛:

  “一颗送给你,一颗送给你爹。”

  下一秒,叶子轩扳机扣动!

  砰!

  断根!

  “啊——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