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九百八十八章 一个不留

天才布衣 第九百八十八章 一个不留

  第九百八十八章一个不留

  现场很快被清理,警察也赶赴了过来。

  十多个身穿警服戴着贝雷帽,隶属冲锋队的机动部队警员最先抵达,他们惊讶现向来头疼的二世祖朱华润一伙人,竟如死狗一样凄惨无比,不是身上被捅十几个血洞致死,就是四肢被折断毫无抵抗力,朱华润更是被子弹爆掉命根子。

  而后很直观判定,沙发上喝茶的叶子轩是罪魁祸。

  警员面对认定的犯罪分子,近乎条件反射般展现威严,带队的警官绷紧脸,不管薄小衣告知是朱华润擅闯民宅,以及薄家老人诉说自己被打,昂头挺胸,迈步接近叶子轩,似乎想严厉询问一番,但这位警官很快辨出眼前人是叶子轩。

  当初陈家花园一战,他到过现场,也就知道叶子轩是什么人物,于是马上转变了态度,待见到凤来也从二楼现身,他就更加明白,今晚一事不是自己能够过问,派人送朱华润他们去医院救治之后,简单询问薄父薄母几句就迅速撤离。

  同时,他们给朱华润等人扣上一连串罪名。

  私闯民宅,强奸未遂,暴力袭击,携带枪支、、、、这足够朱华润他们喝一壶了。

  “呜——”

  白色救护车呼啸着离去,在这深夜显得很是刺耳,当然驶离薄家花园的救护车不止这一辆,半死不活的李元峰和几名伤的不轻的随从跟班一并被拉走,向最近的医院急救去了,叶子轩故意留下几个活口,但不代表他们不会流血致死。

  叶子轩看着撤离的警方,向凤来微微偏头发出指令:“找几队兄弟,二十四小时盯着朱华润他们,看看究竟有谁接触他们,有一个算一个,全给我盯住了,一旦时机成熟,就把他们全给我拿下,我就不信朱华润引不来红门的骨干。”

  凤来轻轻点头:“明白。”

  她这时才明白,叶子轩为什么不干掉朱华润几个,原来是要用来钓红门这条大鱼,同时暗呼红门这次怕是要悲催,不派人救朱华润,只怕永远都离不开香港,三五年牢狱免不了,但派好手来营救,又会被叶宫围杀,还真是两难境地。

  这时,凤来的手机微微震动,戴上耳塞接听片刻,随后对叶子轩开口:“叶少,盯着金钱豹的兄弟也传来消息,十分钟前,金钱豹接了一个电话,估计是朱华润受伤消息,他急匆匆从住地离开,进到一栋居民楼,估计是红门据点。”

  凤来把收到的消息告知叶子轩:“之所以判断它是红门据点,除了金钱豹半夜跑去那里,还有就是三楼时不时有汉子出入,清一色的膀大腰圆,结合澳门方面的情报,它很可能就是红门用来对付何小姐的据点,只是朱红润变故,让它暴露出来。”

  “扫了它。”

  叶子轩干脆利落地挥手,声音很是低沉:“只要把这个据点扫了,红门在香港就无人可用,他们才会继续派人来营救朱华润,所以这据点不能留着,派两队兄弟直接捣毁,然后叫警方过去抓匪徒,今晚已撕破脸皮,那就撕大一点。”

  在凤来点点头时,叶子轩又补充一句:“另外,给何翡翠打一个电话,告知这几天不要出门,就算真有事处理,也要多带些保镖,今晚已经把矛盾激化,搞不好早已潜藏澳门的红门杀手,会对何翡翠袭击报复,她这时可不能有事。”

  虽然香港和澳门都是叶宫地盘,但朱华润怎么说都被自己断根,朱家人一定不会就此罢休,加上云顶赌场一事,只怕红门很快就会派人来报复,叶子轩对自己的安全有足够信心,但担心何翡翠会被盯上,所以希望后者能够避避风头。

  凤来恭敬回应:“明白。”

  “叶少,谢谢你。”

  在凤来去处理叶子轩所说的事情时,薄小衣从楼上走下来,刚刚安抚完两位老人的她,眼睛有点发红湿润,显然对父母遭罪有点伤心,没想到老实忠厚的父母会受这种惊吓,这让她完全不同情朱华润的断根:“说过了,还是要说。”

  叶子轩亲自起身倒了一杯温水,递到薄小衣的掌心笑道:“好,你要说谢谢,我就接着,明天请我喝早茶,再实质谢一次。”随后向楼上偏头:“伯父伯母没什么问题吧?要不要去医院?那些混蛋都是黑道人,下手一个比一个狠。”

  薄小衣看着叶子轩一笑,轻轻摇头回道:“他们都是皮外伤,刚才医护人员已经为他们检查和包扎,也诊断身上脸上没什么大碍,而且他们也不肯去医院,喊着要跟在我身边,还让我不要离开他们视线太久,他们怕我又遭遇危险。”

  “没事就好。”

  叶子轩轻叹一声:“朱华润他们也真是畜生,对老人都下这重手,如不是念着他一点价值,真想一枪爆掉他脑袋。”接着又带有歉意:“不过他们遭罪,我也有错,应该在门口就把他们拿下,这样二老就不会受苦,我向二老赔罪。”

  薄小衣毫不犹豫地摇摇头:“这怎么能怪你呢?你也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,又哪里能做到事事完美?现在的结局已让我非常欣慰,如果不是你制止他们的恶劣行径,我们一家怕是要遭厄难,所以你不要责怪自己,不然我过意不去。”

  “对了,你怎么知道他来找我们晦气?”

  面对薄小衣的好奇,叶子轩没有直接回应,只是笑着一指天花板:“我在盛世会所吃饭,忽然虎躯一震、天眼颤抖,提醒我有大事要发生,于是我马上掐指盘算,最后判断你今晚有大难,于是就马不停蹄带人过来,所幸还算及时。”

  “去死!”

  满怀期待等待答案的薄小衣,见到叶子轩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,瞬间忘记彼此的身份,抓起一个靠枕向叶子轩砸去,叶子轩笑着躲了出去,躲开女人砸来的枕头,随后悠悠开口:“总算见到你开心的笑了,不错,继续保持这状态。”

  薄小衣停滞了动作,幽幽目光多了点感动。

  此时,楼上的栏杆处,相互搀扶的薄父薄母正绽放会心笑意,显然都看到女儿跟叶子轩打闹的一幕,能够感受到女儿由衷的开心,薄母捂着疼痛的的额头,低声一句:“老薄,看来女儿对这孩子有感觉,虽然小了点,但模样不错。”

  “他对小衣也不错,懂得让她开心,而且看他前呼后拥的,应该也是有钱人家。”

  薄母自顾自的憧憬着未来:“他们两个结合,那可就安逸了。”

  薄父回想着叶子轩的手段,还有警方的态度,苦笑一声:“只怕你会更操心、、、”

  薄母一愣:“什么意思?”

  抹掉一抹血迹,薄父很直接地回应:“他不是小衣能够驾驭的,也不是薄家能够高攀的,所以你不要想太多。”

  老人眼光毒辣,他能够一眼看出,叶子轩是裹着蜂蜜的毒药,吃不得。

  在叶子轩静等着薄家别墅余韵结束时,空小寒正带着一队叶宫子弟,抵达一处有些年代的七层居民楼,几十辆黑色车子像是铁桶一样,把整个居民楼围堵的水泄不通,下一秒,空小寒踢开车门跳了出来,紧随其后是百余名彪悍男子。

  每个人手里都提着一把军刀,杀气腾腾冲入居民楼。

  穿着布鞋的空小寒一马当先,一口气冲上三楼,来到锁定的目标走廊,对着一名刚从瞌睡中醒来的男子挥出一刀,一颗头颅冲天而去,一股血箭喷洒而出,喷溅在左侧地旧墙上,点点斑驳血迹瞬间晕开,让墙面变得更加晃眼,醒目。

  “围住了!”

  空小寒淡淡出声:“一个不留!”

  PS:感谢yq打赏作品100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