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九百八十九章 雷霆报复

天才布衣 第九百八十九章 雷霆报复

  第九百八十九章雷霆报复

  凌晨五点,东瀛,东京涩谷区。

  一间占地数万平方的老式大宅院,四面高墙围立,单檐歇山顶,铺黑瓦,脊头置鬼瓦,有明显江户时期的建筑风格,一看就是非富即贵的人物所在地,毕竟要在东京这寸土寸金的地方,拥有这么一间宅院,没有一点能耐是留不住的。

  此刻,在宅院的门口,分雁字列行,站着二十来个西装衬衫的大汉,一个个身板挺的笔直,双手互握放在档前,目光警惕,面无表情,这些大汉有一个共同特点,那就是他们的胳膊,都有一个红色弹头刺青,举手投足之间很是刺眼。

  宅院内,东瀛华人最大的暴力团~~红门,正在召开紧急干部会议。

  “一个小时前,探子传来消息。”

  灯火通明的会议室里,一个身材笔挺地相貌风尘的年轻女子,正神情萧杀向众人汇报一个情报:“在朱少他们被叶子轩重创进入医院后,我们在香港的秘密据点也被捣毁,除了金钱豹下落不明之外,二十八人全部被杀,无一活口。”

  她的丹凤眼很是犀利:“香港警方不仅没有为我们主持公道,反而定性这是一场黑帮厮杀,同时指责二十八人都是偷渡来港,给官方添加巨大麻烦,警方还会控告朱少他们私闯民宅非法持械等罪名,一旦罪名成立,至少十年监禁。”

  年轻女子是红门情报组长,名叫司徒白梦,年纪不到三十,但成熟的跟蜜桃一样,她在红门也是位高权重,除了执掌情报组之外,还是主事人朱老生的身边红人,代言人,如果不是她年纪比朱华润要大上几岁,她怕是早成朱家少奶奶。

  至于朱老生没有收她为妾,是朱老生想要多活几年,免得死在床上。

  此刻,她目光锐利扫过众人:“香港警方还悬赏捉拿红门子弟,黑道也在凤来运作下四处搜寻,澳门何家也丢出五千万要我们脑袋,虽然我们在两地还有几支小队,但根本无法跟以往一样冒头,一旦被叶宫锁定,要么死,要么抓。”

  “我曾经想过启用他们报复和营救朱少,可推敲一番发现根本动不得。”

  “混账!”

  话音还没有落下,一个左脸有着疤痕的男子,就一拍桌子怒骂起来:“香港警方是不是脑子进水?朱少他们被人打成这样,还不忘记往他们身上泼脏水?是觉得红门软弱可欺,还是认为自己翅膀硬了?门主,让我带两百人去香港。”

  “扰它一个天翻地覆,让香港警方跪下道歉。”

  刀疤男子长着一张形如马鞍的长脸,四十来岁,脸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肉疙瘩,眼睛放射出疯狂而兴奋的光,他是红门一大堂主,被江湖成为宇文彪,不知死活不知畏惧,身上近百处伤疤:“然后再扫了叶宫,弄死叶子轩跟何翡翠。”

  宇文彪已经从座位上站起,向正中一个老者拍着胸膛吼道:“只要两百兄弟,我就能让他们知道,得罪红门是什么样下场,扫掉叶宫,干掉叶子轩,救回朱少和兄弟,撤离的时候再顺带绑架几个富豪,敲他们十几个亿弥补我们损失。”

  司徒白梦娇喝一声:“宇文彪,别捣乱,叶宫不是好对付的,不然山口组也不会连连吃瘪,陈本胜跟血大嘴也不会把命丢在香港,何况叶子轩跟李家、董家他们交好,上次还救了不少香港权贵,手里官方资源富足无比,硬碰要吃亏的。”

  “吃什么亏?”

  宇文彪哼出一声:“叶子轩难道三头六臂?十个人砍不死,那就一百个人,一百个人砍不死,那就两百人,只要找到合适的机会下手,我保证提他脑袋回来见大家。”他把目光望向正中的老者喊道:“门主,让我带飞斧堂去香港吧。”

  “再不把朱少救回来,他都要判刑坐牢了,而且断根之仇,不共戴天。”

  正中间的老者,五六十岁样子,身穿米黄色的丝绸唐衫,脚穿千层底的白边手工布鞋,端着一杯热乎乎的茶水,眯着眼睛在那里细嚼慢咽,很是享受,他就是朱老生,红门主事者,坐在红门主位上,显得比所有的成员都要高出一截。

  听到宇文彪这几句话,朱老生抿入一口茶水,声音带着一股清冷:“华润遭受重创,还是这种生不如死的断根,我发自心底的愤怒,恨不得把叶子轩千刀万剐,再用我们的子弹打入他的眉心,可是白梦说得对,叶子轩是一条地头蛇。”

  “他已经跟我们撕破脸皮,那就一定会动用各种资源对抗。”

  朱老生显然看得很深:“我们现在杀去香港,虽然我相信兄弟们的勇气,可以跟叶宫干得轰轰烈烈,也能让叶子轩震惊我们的英勇,可对整个结果却依然难于扭转,毕竟我们势单力薄,远赴香港或澳门硬碰,只会被对方一一围杀。”

  宇文彪有些不满喊道:“那就吞了这口气?任由朱少重残坐牢?”

  司徒白梦看着议论纷纷的现场,先快半拍接过话题:“门主不是这个意思,朱少肯定要救,叶子轩跟何翡翠也要付出代价,不然对不起死去的兄弟和红门声誉,但不是鲁莽行事,必须从长计议拿出一个合适方案,这样才能事半功倍。”

  朱老生点点头:“白梦说得对,我们要步步为营。”

  宇文彪不耐烦的喊道:“以牙还牙,血债血偿,要毛步步为营。”

  他跟随朱老生多年,算得上是元老,也是好兄弟,所以说话从来都不避忌,朱老生看了他一眼,淡淡一笑:“阿彪,不要着急,会有你冲锋陷阵的时候。”随后他望向司徒白梦抛出一句:“去做六件事情,第一,重金贿赂香港医院。”

  “一定要让朱华润他们,在病床躺久一点,不要过快被香港警方收押入监。”

  朱老生心里似乎早有了方案:“唯有这样,我们才能更轻易营救他们,不用袭击监狱引发官方报复和国际刑警介入,第二,残存的几支小队,暂时不要冒头,更不要跟叶宫发生碰撞,好钢要用在刀刃上,我需要他们关键时刻牺牲。”

  在一干人等竖起耳朵聆听时,朱老生又补充上一句:“第三,血大嘴被叶子轩烧成灰后,他旗下的数十名死忠,一直义愤填膺,想要给血大嘴讨回一个公道,你们把消息放出去,告知叶子轩最近在香港,身边还没有什么高手护卫。”

  “我想,红义安会有动作的。”

  司徒白梦点点头:“明白。”

  朱老生轻轻吹着茶水:“第四,把叶子轩跟叶宫几大干将的资料,制成扑克牌发给旗下各堂兄弟,让他们好好记住这些人,将来有机会遇到了,不惜代价给我弄死,还有,宇文彪,你带八十名飞斧手绕开香港澳门,去华海或者京城。”

  “找机会做了叶宫老臣。”

  他的眼睛微微眯起:“如果能干掉龙傲天或者古大佛,最好不过。”

  宇文彪欣喜若狂:“明白,我一定弄死他们。”

  想到可以远赴华国报复,宇文彪就变得兴奋起来,宛如已经把叶宫杀得片甲不留,朱老生又把目光转到司徒白梦的脸上:“第五,告知云顶集团,我们为了云顶的公道,决定全面向叶宫开战,还搭上朱华润等几十人生死,它该表示了。”

  “虽然大家是亲戚,可兄弟们的抚恤金,安家费,是不能少的。”

  司徒白梦重重的点头,随后犹豫问一句:“咱们要不要找金三角要批枪手?他们战斗力不弱,可以迷惑叶宫。”

  “不用!”

  朱老生摇摇头:“华国禁枪严厉,他们难有作为,而且找金三角帮忙,人情不是那么好还的。”

  司徒白梦点点头:“明白。”

  此时,朱老生喝入两口茶水润如何,接着又凝聚目光,把第六件事情说了出来:“第六,想法子跟中村狮雄联系,给他送一份厚礼,就说我想要跟他一起吃饭,希望能赏个脸,我们跟山口组斗这么多年,是时候搁浅恩怨共同对付叶宫了。”

  众人纷纷出声,喊叫着门主英明。

  司徒白梦神情犹豫了一下,挤出一句:“门主,前面五事都没问题,只是第六件事有点难度,山口组跟我们向来不合,还发生过无数次冲突,我这种身份去联系中村狮雄,他肯定见都不见,何况他也会知道我们有难题,免不了拿捏。”

  “有道理。”

  朱老生寻思一会,轻轻点头:“这事我亲自处理吧,我会找黑泽西先生,让他做中间人,他是东瀛军神,位高权重,中村狮雄肯定给面子。”接着他又想起了什么:“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,黑泽西前些日子好像跟叶子轩也有冲突。”

  司徒白梦点点头:“有,许家一事。”

  “真是天助我也,共同的敌人,一定会让我们走到一起。”

  朱老生手指一挥:“去,让人从福岛运一批最好的河豚回来。”

  他的眼里有着一抹光芒:“今晚,我要宴请黑泽西先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