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九百九十章 天大把柄
    第九百九十章天大把柄

    清晨,香港,浅水湾高尔夫球场。

    宽阔的主干道上,三辆黑色车子低调且沉默地行驶,一一穿过有安保人员把守的大门,随后横在东边一处停车场,几乎是刚刚钻出车门,叶子轩就见到李元峰和董菲菲两批人等待,刚刚扬起笑容,几十号人就此起彼伏的喊叫着叶少。

    称谓一致,敬意一辙。

    董菲菲和李元峰的小圈子,虽然很少人近距离接触过叶子轩,甚至没见过面,但都清楚那是背景通天飞扬跋扈的主,特别是拳场一战的邪乎流传,都把叶子轩传成拯救地球扶大厦将倾的奥特曼了,所以有敬畏,有感激,更多是崇拜。

    他们佩服强者,当下社会,仍脱离不了强者为尊弱肉强食的残酷定律,听到这些人的喊叫,跟在叶子轩后面的薄小衣嘴角牵动,她算是第一次走进叶子轩的圈子,虽然对后者有足够了解,可真正触碰到交际圈子,依然有着深深感慨。

    山外有山,人外有人啊。

    向天唐跟向太这种人物,以前对她来说都已算顶天,进入王者电视台后,虽然也跟不少大牌公司打交道,可面对的都是高层或骨干,如今见到叶子轩出来吃个早餐,就有董菲菲跟李元峰作陪,薄小衣心里难免有着冲击,还有点崇拜。

    自家老板,背景、人脉、魅力,强悍的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不过薄小衣欣赏归欣赏,却不会试图去征服或者喜欢这样的男儿,她跟父亲一样有着自知之明,清楚自己驾驭不了叶子轩,喜欢上他只会让自己受伤害,所以她摆正自己的位置,像是跟班一样,不卑不亢跟在后面,等待叶子轩吩咐。

    钻出车门的叶子轩环顾众人,笑着点头打招呼,随后跟董菲菲跟李元峰拥抱,虽然很多人都不认识,但维护好这些关系,就会形成一个庞大的利益圈子,一致对外,宣泄的力量非常恐怖,就如香港黑白两道对红门的态度,坚决打压。

    叶子轩想到此处,又看看李元峰,董菲菲,掠过一丝笑意,并没有太大得意,掺杂一点感慨,付出这么多,终于站到香港年轻一代巅峰,很是不容易,虽然日后遭遇枪打出头鸟的几率变大,但相比他跟叶宫的收获,这些都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何况即便有一天某些人想把他当出头鸟打掉,他也绝不束手待毙,他的命运,由他掌握,与旁人无关。

    “叶少,来香港也不说一声,让我过去接你啊。”

    李元峰看着叶子轩,带着一份埋怨:“如果不是警方朋友告诉我,我都不知道你来香港了。”

    董菲菲更是刺了一句:“叶少位置越来越高,哪是我们能攀附得起啊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闻言哈哈大笑起来,随后走在两人中间前行:“不是我不想第一时间找你们,而是老天不给我这个机会啊,我昨天下午抵达香港,去香港接收完叶宫一号就去吃饭,饭还没有消化完毕,就撞见几个不长眼的家伙对付薄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就忙碌到大半夜,睡了几个小时,就过来找你们打球,吃早餐。”

    李元峰叹息一声:“这样看来,叶少确实挺忙的,我还以为你忘记我们这些老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董菲菲看了后面的薄小衣一眼,神情多了几分玩味:“薄小姐确实有让人冲动犯罪的趋向啊,有才华,有身材,有美貌,怪不得朱华润不知死活袭击薄家。”接着又压低声音:“叶少,伤人容易,处理手尾艰难,最近一定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红门向来穷凶极恶,你断了朱华润的根,他们一定会报复的。”

    她把自己知道的消息告知叶子轩:“董家的一条渠道传来情报,红门昨晚连夜召开了紧急会议,他们的两员大将司徒白梦和宇文彪都行动了起来,八成是要对叶少下手了,虽然我们人多势众,还有官方资源,但出入还是小心点好。”

    她扫过叶子轩的几名护卫:“应该多带几个保镖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李元峰这时发现叶子轩身边保护的人不多,相比自己放在四周的三十多名保镖,显得实在太寒酸了:“你堂堂叶少,出门就带三五个人,你看我,一个酱油人物,身边都有三十多号人保护,其中有三把枪,你这是对自己不负责任。”

    董菲菲望着笑而不语的叶子轩:“要不,让吕叔跟你几天?”

    叶子轩回头张望暗影的吕连杰,嘴角勾起一丝笑意,微微点头打过招呼后,他就向董菲菲和李元峰轻轻摆手:“不用为我担心,我不是一个自大的人,暗中有不少兄弟保护我的,何况今天跟你们在一起,我就更没必要带太多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我今天还有一事找你们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打出一个手势:“有一个人看你们认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在李元峰跟董菲菲微微一怔的时候,远处的车队其中一车打开,空小寒从后座提着一个人走了过来,随后重重丢在叶子轩他们的面前,正是昨晚放风的白衣青年,鼻青脸肿,身上还有鲜血,倒地后闷哼一声,接着,艰难地仰起脸庞。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这人昨晚给朱华润放风,还招待他们吃喝玩乐,我懒得审他,你们帮我看一看他,什么来历。”

    “杨立万?”

    董菲菲眸子一冷:“大宫报的三少!”她直接撕开杨立万的底细:“上个月从加州回来,听说在那边书没怎么读,骗炮倒是一流,被他骗上床的女人,上至已婚妇女,下至未成年少女,三十多人,名声狼藉得很,警察都要抓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在加州混不下去,就逃回香港避风头。”

    董菲菲连珠带炮把白衣青年干的烂事当场说了出来:“只是他在加州干的事情,被前女友全部扒了出来,香港很多小圈子也都不跟他来往,他爹担心他影响报纸发行量,也拒绝他去大宫报打工的要求,不过听说他跟向天唐走的近。”

    其余人也都出声附和,指认他是杨立万,是向天唐的人。

    薄小衣心里微微一动,她清楚以叶子轩的手段和能耐,要挖出杨立万底细很容易,可他选择这样一个方式来找后者来历,显然醉翁之意不在酒,真正意图是要对向家开炮,而且摊出来发难,是想要根深蒂固的向家彻底失去各方支持。

    众人七嘴八舌指证一番,随后群情汹涌,差点就要对杨立万动手。

    杨立万也多少有一点硬气,咬着牙扛住众人的冷嘲热讽,目光凝视叶子轩,没表现的太意外,苦苦一笑,等待命中注定的磨难,叶子轩挥手制止众人的声讨,拿过一瓶净水倒在杨立万脸上,淡淡一笑:“原来是杨少,子轩领教了。”

    杨立万虽然是第一次近距离见到叶子轩,但从众人的神情以及董菲菲他们对叶子轩的恭敬,很快判断出叶子轩是何方神圣,他舔一舔嘴角的净水,面庞慢慢浮现一丝作为小人物的无奈和悲凉,他徐徐吐出一口长气,仰脸对叶子轩道:

    “你比我牛,我得罪了你,想杀想剐,你随便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微笑点头:“有点性格啊。”

    他把杨立万扶了起来,还拍打后者身上尘土道:“杨立万,我不为难你,我知道昨晚一事,是向天唐唆使你所为,朱华润被我废了,红门也掀不起风浪,看在你还有点男人的样子,我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,给向天唐打一个电话吧。”

    他让人拿过杨立万的手机:“让他来这儿见我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,叶子轩眼神变得凌厉,一瞬不瞬凝视着杨立万,泛起咄咄逼人的意味,杨立万不敢跟叶子轩对视,但也出人意外没有软骨头,咬着嘴唇慢慢摇头,显然清楚,这个电话打出去,后果绝对不会比现在局面好半点。

    何况杨家有一个大把柄落在向天唐手里,得罪向天唐,不仅是自己丢掉性命,杨家也会万劫不复,他已是一个混蛋,不能再拉家人垫背了,一旦被叶子轩他们知道,杨家跟狮山组织有交易往来,只怕大半个香港都会对杨家踩上一脚。

    所以他啪一声跪了回去,痛哭流涕地喊道:“叶少,求求你,别折磨我,直接给我一个痛快吧。”

    李元峰叹息一声:“杨立万,你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啊。”

    “宁死也不打电话?”

    叶子轩笑了起来:“看来,向天唐捏着你更大命门啊,行,这电话,我来打。”

    他拿着杨立万的手机,拨出一个号码,电话很快接通:“向天唐,我是叶子轩,杨立万已经栽我手里了,把你那些事都抖落个一干二净,还把红门跟金钱豹也说了出来,让我可以干掉二十八人,我现在给你一个小时,滚过来见我。”

    “来了,丢半条命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不来,我光明正大拔掉向家。”

    杨立万脸色瞬间苍白:杨家要完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