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九百九十一章 气血攻心

天才布衣 第九百九十一章 气血攻心

  第九百九十一章气血攻心

  有猫腻!

  看到杨立万瘫软在地脸色苍白,眼中流露不加掩饰的绝望,叶子轩心里就涌起一个判断,杨立万一定是有天大把柄被向天唐捏着,所以宁愿横死也不出卖向天唐,如今被自己摆上一道,穷途末路的杨立万,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崩溃了。

  不过叶子轩没有过多关注,杨立万会被向天唐如何折腾,最后结局是死是活,他一点都不在意,他现在最大兴趣就是向天唐会不会过来,想到这里,叶子轩没有理会杨立万,把他丢在原地,随后就带李元峰和董菲菲他们打高尔夫球。

  薄小衣神情平静跟在叶子轩背后,始终保持着跟班的态势,偶尔跟几个搭讪的男女闲聊几句,她多少猜到叶子轩今天带她过来的动机,一是对向天唐下手给她出气,二是让她跟董李圈子的人混个眼熟,说不定将来就会用上这些关系。

  在不卑不亢的应付众人之余,她不时瞄向打高尔夫球的叶子轩,让她震惊的是,叶子轩像是开挂一样,把董菲菲跟李元峰毙得满地找牙,每一杆都精准到位,十八洞的成绩秒杀球场记录,让她止不住呢喃:“这人就不该存在世上。”

  太妖孽了。

  “呜——”

  一个小时没到,高尔夫球场又轰然响起一阵跑车声,随后就见一辆法拉利开进来,停在边缘后打开车门,向天唐钻了出来,但车内司机没有下车,颤颤巍巍调头,熄火,然后安静等待,显然得到吩咐,今日一事,由向天唐一人应付。

  向天唐一身黑衣,背部挂着一根荆条,神情尴尬向前:“叶少!”

  董菲菲和李元峰的同伴呼啦一样围了过去,虎视眈眈看着走过来的向天唐,其中不少人还卷起袖子,似乎要随时开战一样,李元峰更是直接走到向天唐面前,砰一脚把后者踹翻:“妈的!叶少都敢算计,向天唐你他妈的真活腻了?”

  “给我打!”

  在向天唐满脸痛楚时,李元峰又踹了一脚吼道:“打死了,我扛着。”他跟叶子轩算是生死兄弟,还承受叶子轩不少恩情,废了过江龙给死去女友报仇雪恨,也压下陈三元那个死对头,所以李元峰很是愤怒向天唐对叶子轩搞小动作。

  “砰砰砰!”

  话音落下,十多名华衣青年一拥而上,对着向天唐就是毫不留情的拳打脚踢,没有半分钟,向天唐就见了不少血,如不是他及时抱住脑袋,估计那张脸都要毁掉,饶是如此,向天唐也不断闷哼,背部那根荆条也被拉出,抽在他身上。

  草地一片狼藉,还见了不少血花,路过的客人微微讶然,以为是哪个恶少在欺男霸女,想要主持公道却看到李元峰跟董菲菲,脸色瞬间巨变离去,全都看得出这些人不是自己能够招惹的,向天唐带来的司机也没现身,一直呆在车里。

  他今天的任务,就是送向天唐过来,然后再把受伤的后者拉去医院。

  看到向天唐被打得满地找牙,杨立万回过神来,眼里更加绝望,向天唐遭受多大的苦,他就要承受多大的罪。

  “好了,不要打死他了。”

  打出两球的叶子轩见到向天唐快失去意识,挥手示意众人不要再下手,随后把球杆丢给薄小衣,扯过毛巾擦拭双手:“怎么说也是向家大少,光天化日之下把他打死,别人只会觉得我们欺男霸女,再说了,我还想跟向少聊几句呢。”

  十几人听到叶子轩的指令,瞬间如潮水一样退了下来,分立两边,眼中都有着兴奋,随着人潮的退去,向天唐也如上岸的鱼儿露了出来,灰头灰脸,身上不少血污,昂贵衣服也变得破烂,倒是那根长长的荆条,完好无损躺在他身边。

  叶子轩走了过去,看着挣扎起来的向天唐笑了笑:“向少,单刀赴会,有点意思啊,不愧是敢暗算我的主啊。”

  他还捡起地上荆条,啪一声击在空中,掠出一记锐响:“懂得负荆请罪,看来书也读得不少,只是读偏了。”他用荆条轻轻戳着向天唐的脸:“古人难道没有告诉你,羽毛未丰之前,要卧薪尝胆吗?不审时度势借刀杀人,很愚蠢。”

  “成功了,固然可以出口恶气。”

  叶子轩叹息一声:“失败了,就是你现在的下场。”

  感受到叶子轩的绵里藏针,挣扎起来的向天唐眼皮跳跃了几下,扑通一声重新跪了下来喊道:“叶少,是我错了,昨晚的事,我真是无辜的,我从来就没唆使朱华润侵犯薄小衣,我更没想过借刀杀人出恶气,我哪里敢得罪叶少你。”

  “叶少实力惊人,连陈三元都能玩死,我算个球啊。”

  向天唐也算是一个人物,抹着脸上的血迹自辩:“一直以来,我都对叶少持着敬畏之心,从来没想过跟叶少作对,也没想过触碰薄小衣,不信你问问薄小衣,当初她离开向氏集团的时候,我有没有为难过她?我还多给她两月工资。”

  薄小衣冷冷出声:“这事不假,可这不能说明昨晚一事跟你无关。”

  董菲菲嘴角也勾起一丝戏谑:“向天唐,狡辩有意义吗?是男人,就痛快一点承认,或许能多留一条腿。”

  李元峰更是直接一脚,又把向天唐踹翻在地,毫不客气喝骂:“本来还欣赏你单刀赴会的魄力,现在看来你只是走投无路的最好选择,你还不如杨立万呢,起码人家很直接承认事件,不会跟你一样做无用功狡辩,也让大家看不起。”

  叶子轩轻轻挥手:“别急,时间有的是,给向少一个解释的机会,免得他说没人权。”

  向天唐举起手指发誓,一副无辜样子:“叶少,杨立万确实是我的人,也是我派他招待朱华润,但我对天发誓,我没有叫他诱导朱华润去找薄小衣,绝对没有,出现昨晚的事件,除了朱华润色心冲动之外,还有就是杨立万算计我。”

  他全力辩驳:“一定是他挑唆朱华润去侵犯薄小衣,但不是我借刀杀人,不是我想用朱华润对付叶少,而是杨立万借刀杀人,想要借机引起叶少愤怒,让你来找我晦气,毕竟他是我的人,他搞出那样的事,我这做主子的最大嫌疑。”

  “事实也如他算计,现在我承受着叶少的怒火。”

  杨立万已挣扎着起来,满脸的震惊和日了狗的神情,李元峰他们也微微皱眉,显然刚才的话有迷惑性。

  叶子轩不置可否一笑:“你是说,杨立万搞出这么多事,目的是借我这把刀,来铲除你这个主子?”

  “可以这么说。”

  向天唐咳嗽一声:“只是我知道怎么解释都没有用,你认定了我,那就是我了。”

  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他干吗要借我的手除掉你呢?你捏着他的把柄?”

  “叶少英明。”

  在杨立万身躯巨震的时候,向天唐的眼睛微微亮起,随后指着杨立万大声喊道:“他是狮山组织成员,他爹和杨家也跟狮山高层常有往来,还常常接受狮山的利益输送,用影响力不小的大宫报为狮山说话,上次占中,就出力不少。”

  李元峰和董菲菲他们向杨立万望去,眼里多了一抹鄙视,这家伙八成是狮山成员,不然刚才也不会死咬着不出卖向天唐,所谓骨气也只是无可奈何的选择,想到狮山组织这些年的兴风作浪,特别是巫师一案,众人对杨家也充满蔑视。

  众人寻思,今日事了,该对杨家查一查了。

  见到自己的话起了效果,向天唐连珠带炮开口:“占中的时候,狮山组织给了杨家三千万,大宫报连续半个月炮轰港府,还扭曲不少港星的意思,明面上喊着为民请命,其实就是配合狮山组织的活动,我是无意中知道他们的勾当。”

  “本来想要爆料出来,无奈杨立万跪下来求我,我只好给他机会。”

  “我以为他会重新做人,没想到他一直怀恨在心,昨天逮到机会,于是对我捅刀子。”

  向天唐眼泪四溢:“叶少,我字字属实,还请你明察啊。”

  李元峰和董菲菲微微皱眉,知道向天唐说的话有水分,但也能听出,其中有不少真货。

  叶子轩淡淡一笑:“是吗?”

  “千真万确。”

  向天唐见状更加兴奋,又向叶子轩喊出一句:“对了,叶少,在距离香港不远的公海上,常年有一艘巴拿马注册的豪华游艇游荡,那就是狮山组织一个龌蹉据点,他们在船上聚集不少无德权贵,豪赌,高价买卖少女,军火、毒品、、、、”

  “杨立万带我去过一次,高价拍了一个中东少女给我,还想拉拢我入会,结果被我大义凛然的拒绝。”

  “我是一个炎黄子孙,绝对不会跟他们厮混一起。”

  杨立万手指点着向天唐,连连喝出:“你、、、你、、、你、、、”

  话没说完整,他就喷出一口鲜血,摔倒在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