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九百九十二章 诱饵
  第九百九十二章诱饵

  “砰!”

  在杨立万吐血倒地的时候,叶子轩也一脚把向天唐踹回地上,随后向薄小衣勾一勾手指,高尔夫球杆又拿回到手上,没有丝毫停滞,叶子轩一杆挥出,啪的一声,球杆打在向天唐的肩膀上,后者闷哼一声,跌飞出去,脸上痛楚难忍。

  “啪!”

  没等向天唐出声辩驳,叶子轩又是挥出手中球杆,这次直接打在他的脸上,向天唐躲闪不及,不,应该说无力躲闪,眼睁睁看着它击中自己脸颊,又是一股蛮力把他掀翻出去,还有说不出的剧痛,接着嘴里一热,一股鲜血喷了出来。

  摔倒在地的向天唐双手交叉喊道:“叶少,叶少,为什么打我?为什么打我?”

  叶子轩又是一杆子抽在他身上,打得向天唐身子又抖了一下,在向天唐下意识蜷缩身子的时候,叶子轩缓缓走到他的面前,淡淡一笑:“还装疯卖傻?是不是要我打断你四肢,你才会变得老实?如果是这样的话,我不介意做这事。”

  向天唐再度喊叫起来:“叶少,我真是无辜的啊,全是杨立万干的,我所言句句属实啊。”

  他歇斯底里的辩解,只换来叶子轩不咸不淡的一个冷笑,染血的球杆又一次高高扬起,啪啪啪!三连击,清脆响亮的声音在高尔夫球场响起,向天唐连连发出惨叫,让董菲菲一伙人牵动嘴角,似乎能够感受到那份疼痛,但毫不同情。

  鲜血,呻吟,惨叫,对久经战阵的人而言,影响微乎其微。

  或许他们已经麻木,或许他们的心志,已被无数次厮杀肉搏锻造的坚如铁石,叶子轩更趋近后者,收拾敌人对手,特别是向天唐这种小人,叶子轩绝对不会心软,昨晚如非运气好知道朱华润行径,今天,薄小衣一家就可能沉入了海。

  “向天唐,连我都听出你话中漏洞,叶少又怎么可能辨认不出呢?”

  李元峰缓缓走到向天唐面前,看着那张因疼痛扭曲的脸:“杨立万固然可能跟狮山组织有关,杨家也的确有可能参与**行径,但是都掩盖不了你借红门的刀对付叶少,昨晚的薄家风波,一定是你唆使杨立万干的,绝非后者之意。”

  向天唐脸色难看,护着脑袋紧咬嘴唇。

  叶子轩一抖球杆上的血迹,望着向天唐淡淡出声:“向天唐,再给你一次机会,究竟是你借红门的刀对付我,还是杨立万借我这刀对付你?记住,你只有一次机会,想好再回答,一旦答错被我打脸,你今天就真要在轮椅度过余生。”

  他还俯下身子盯着对方的脸,笑容很是玩味:“你可以把我刚才的举动,当成虚张声势的吓唬,熬一熬,就真的从薄家风波脱身,只是你务必要想好,赌赢了,平安无事,赌输了,四肢折断,你有胆量就赌一盘,看看自己的运气。”

  向天唐嘴角抖动一下,至今不知哪里出了漏洞,但看得出叶子轩胸有成竹,只是真把此事承认下来,刚才的一切爆料就失去意义,而且自己的下场也难预料,他只能按照来时部署,一脸悲催喊叫:“叶少,你不相信的话,我带路!”

  “我带你去那艘船看一看,你就会知道我所言不虚。”

  向天唐像是遭受到极大委屈:“真是杨立万干的啊。”

  李元峰冷喝一声:“船真不真,杨立万是不是狮山组织,跟你唆使他对薄家下手,有个鸟关系?”

  向天唐挥舞着双臂,跟窦娥一样憋屈,都快痛哭流涕:“只要你们相信杨立万是狮山组织,那就证明那小子有动机,也就可以间接证明我的清白,再不相信,你也可以问一问朱华润,我有没有亲口跟他说过,把薄小衣送给他侵犯?”

  “没有!没有!我对天发誓,绝对没有。”

  叶子轩眼里划过一抹光芒,似乎没想到向天唐如此嘴硬,而且混淆是非,最让他思虑的是,向天唐有意无意重复那艘游船,不断凸显游船的重要性,好像故意在引诱自己一样,他眼睛微微眯起,深思一番,脸上稍纵即逝划过了杀意。

  只是他没有表露出来。

  叶子轩上前一步,让人拿过杨立万的手机,翻阅几下看着向天唐笑了笑:“向少,我相信你昨晚没跟朱华润接触,只是我需要告诉你,我昨晚恰好在现场,杨立万跟朱华润对话,我听得一清二楚,他可是明确说,向少已经答应、、”

  “而且我要提醒你,杨立万手机上,不仅存着跟你的通话记录和时间,还有你们两人对话录音。”

  他扬一扬手机:“要不要我放出来给你听一听?我没听过,但是相信不会让我失望。”他的脸上流露一抹失望:“向天唐,我要弄死你,不费太大力气,我还能让你死得心服口服,放这对话录音,把朱华润、杨立万抓来跟你对质、”

  “你根本狡辩不了。”

  叶子轩叹息一声:“给你活命机会不珍惜,那就怨不得我心狠手辣了。”

  此时,董菲菲淡淡出声:“向少,在叶少面前,老老实实才是好出路。”

  “叶少,我错了。”

  在叶子轩要按下录音的时候,向天唐打了一个激灵高声喊叫起来:“昨晚朱华润向杨立万提起,他想要薄小衣陪着过夜,还说不办妥此事的话,向家就不要惦记东瀛几个项目,于是我就让杨立万带他们直接去薄家,告知这游戏更有意思。”

  向天唐认命似的和盘托出,似乎知道玩下去只会更惨:“我知道薄小衣是叶少重视的人,不然你当初也不会从向氏把她挖走,更不会派人警告我不得报复了,我想要让你跟朱华润死磕,这样就能出一口恶气,没想到叶少神通广大。”

  “朱华润前脚刚进薄家,你就出现了。”

  “杨立万确实是棋子,真正幕后者是我,但除了这事,其余都是真的。”

  向天唐向叶子轩表着忠心:“杨立万,还有那艘船,全是真的,真的啊。”

  “混蛋!还真是你唆使!”

  听到这里,董菲菲他们全都流露讥嘲,这向天唐还真是一个渣,薄小衣更是恼怒不已,想到父母昨晚遭受的嘴,她就从叶子轩手里夺过球杆,对着向天唐一顿劈头盖脸的抡打,打得后者嗷嗷直叫,不断蜷缩:“薄小衣,我错了、、”

  “先留他半条命。”

  在薄小衣打出十几下,快要把向天唐手臂都打折时,叶子轩笑着上前拉住她,声音轻柔而出:“而且你不要沾血。”

  薄小衣俏脸依然愤怒,但还是顺从叶子轩意思,把高尔夫球杆放了下来,随后咬着嘴唇退到一旁,向天唐得到喘息的空间,一舔嘴角的血水开口:“叶少,都是我的错,是我不自量力,希望你大人大量,给我一次机会,给我机会。”

  叶子轩挥手让人拿来一瓶净水,倒在向天唐的脸上一笑:“如果你开始就这么老实,就不会白受这顿打了,背后捅我刀子,还敢一本正经来忽悠我,你真当我是猪脑子?杨立万要干掉你,没必要借我的刀杀你,狮山组织足够灭你。”

  “而且你不是跟杨立万登船了吗?”

  叶子轩看着嘴巴微微张开的向天唐,毫不留情地打击:“他真要你的命,那时就可以弄死你,再伪装一个你失足落水的场景,你死了也是白死,何必迂回兜转等我干掉你?最重要的一点,你真信不过杨立万,以你性格会跟他登船?”

  在李元峰对向天唐的不置可否笑容中,叶子轩又冷冷补充一句:“你也不要说你作了相应的安排,你如果意外死了或者被灭口了,就有人把杨立万跟狮山组织的事爆料出来,以狮山组织的手段,这样只会让你跟向家死的更多更惨。”

  “对啊,你知道杨立万跟杨家的秘密,狮山却没杀人灭口,你还有胆子登陆他们的船,他们也接待你、、、”

  说到这里,叶子轩忽然捕捉到更为关键的信息:“向天唐,如果我估计不错的话,你跟狮山组织也有密切来往,而且级别比杨立万还要高,不然怎会是你拿捏他把柄,他却对你一无所知?今天这一出,也是狮山组织的弃车保帅吧?”

  向天唐目瞪口呆,眸子深处,有着难言的震惊:这小子,还是人吗?

  叶子轩眼神变得凛冽:“那条船,是不是设下了陷阱?想要引诱我过去伏杀?”

  “妈的!计中计啊,还玩花样啊。”

  李元峰勃然大怒,向四周同伴吼出一句:“弄死他!”

  抛出杨立万,抛出豪华游艇,原来是一个要命的诱饵。

  “叶少,我错了!”

  向天唐高举双手,满脸惊恐:“我投降,我彻底投降。”

  他完全崩溃了:“游船有陷阱,红门几支小队也藏入进去、、、”

  “砰!”

  话还没完全落下,叶子轩就一脚踹出,向天唐摔飞十几米,叶子轩也扯着李元峰几人落地。

  几乎同一个时刻,“扑!”一声锐响,一颗子弹打在向天唐的原地。

  泥块翻飞。

  PS:感谢苍鹰翱翔打赏作品200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