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九百九十三章 无叶不成宴
    第九百九十三章无叶不成宴

    “扑!”

    人群顿时变得慌乱,谁都没有想到有狙击手,惊愣四散中,又是一颗子弹射来,这次目标不是向天唐了,而是在地上的叶子轩,只是不等子弹射中,叶子轩身子就原地弹了一下,硬生生把射来的子弹避开,同时吼出一声:“趴下!”

    喊叫中,他还一个就地翻滚,像是猎豹一样偏移原来位置,随后把从来没见过这阵仗的薄小衣扑倒,紧紧地搂着后者翻了出去,尽管清楚她不是狙击手目标,但兵荒马乱搞不好会被对方误杀,接着又吼出一句:“趴下!全部趴下。”

    薄小衣闷哼一声,感受背部翻滚的疼痛之余,也承受叶子轩身上的气息。

    随着这个低沉浑厚的声音炸起,李元峰和董菲菲他们全部就地趴下,向天唐也抱着脑袋不动,恨不得钻入高尔夫的球洞,现场短暂安静时,董家、李家和叶宫的保镖已经冲过来,拔出枪械围在叶子轩三人面前,用高大身体做保护墙。

    “扑!”

    又是一枪射来,想要穿过人墙射杀叶子轩,只是人墙堵住了对方视线,也偏移了弹头方向,子弹擦过一名保镖胳膊,狠狠撕出一道血口,却没有伤害到叶子轩,叶子轩看着落地的弹头,嘴角勾起一抹戏谑,环视四周却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还有十多人直奔不远处的观光塔,四周一览无余,建筑也都是低矮,唯有观光塔有十八层那么高,奔行的人员中,吕连杰更是速度极快,几个起落就消失在众人视野,显然今天不仅要保护自家主子,还要把狙击手拿下来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随着吕连杰他们的动作,叶子轩的危险感渐渐消失,他拍拍衣服站了起来,随后制止两名叶宫子弟横挡,凝聚目光望向观光塔:“这年头,杀人也跟唱戏一样了,一出又一出,只可惜本少命好,运气足,想要我性命,没那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薄小衣也整理衣服起身,脸颊还多了一抹绯红,胸部的疼痛,让她能够回忆起刚才双峰的大手,虽然知道叶子轩不是有意,但那份浑厚温暖的力量,还是让她身子微微颤抖,所幸她有足够的定力压制,接着走到叶子轩身边低语一句:

    “叶少,没事吧?”

    叶子轩摇摇头:“放心,完好无损,倒是狙击手,怕要倒霉了。”

    他刚才见到吕连杰的奔行速度,心里就清楚狙击手八成跑不了。

    此时,李元峰几个也看出危险解除,拍拍衣服站了起来,随后目光锐利地看着向天唐,简单的事情变得复杂起来,而且还蕴含着不少算计,这让李元峰很是愤怒,也不理会第一枪是要向天唐性命,冲上去把他一脚踹飞:“真阴啊。”

    “连狙击手都用上了。”

    李元峰卷起袖子:“说吧,你跟红门、狮山组织,是怎么狼狈为奸的?”

    向天唐感受到李元峰他们的杀气腾腾,下意识喊叫起来:“狙击手跟我无关,真不是我带来的,我不知道啊。”他扭头望向叶子轩:“叶少,你该看到了,第一枪是冲着我来的,摆明是杀人灭口,这也证明我说的,全都是事实啊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向李元峰手指一挥:“先别动他,让他多活一会。”

    随后他缓步走到向天唐的面前,声音清冷而出:“这是你最后一次活命机会,把你知道的说出来,再有隐瞒或混淆事非,今天直接把你埋在这里,向家也会被各方连根拔起,捅薄家刀子,用狙击手袭击大家,没有人会同情向家的。”

    向天唐再也没有刚来时的从容淡定,脸上多了一抹生死关头的焦虑:“叶少,我确实跟狮山组织有往来,他们也一直不忘记发展我,希望我加入他们阵营,为此不断让杨立万诱惑我,还时不时给我甜头,更是邀请我去那游船度假。”

    “给钱,给女人,还给我很多好处,待遇远胜于杨立万。”

    向天唐把自己跟狮山的勾当摊开来说:“昨晚我借朱华润这把刀对付叶少,事败,不仅杨立万落入你手里,我面临叶少的严厉打击,司徒白梦也亲自给我打电话,告知必须帮他们办一件事,匿藏红门子弟,不然把血账也算我头上。”

    他抹掉遮挡眼睛的血水:“我知道叶少神通广大,根本难于匿藏红门子弟,而且一旦被叶少发现我跟余孽有关联,下场绝对不会太好,可是我又得罪不起红门,在我走投无路急的不行时,想到狮山组织,他们说过,有困难找狮山。”

    “我病急乱投医就给他们打电话求救,何况杨立万也是他们的人啊。”

    在叶子轩安静聆听的时候,向天唐又咳嗽一声:“狮山组织知道事情后,就告诉我放心,他们会搞定,一个叫毒刺的女人,今天早上主动找上了我,打着为我和向家好的旗号,不仅帮我把红门的难题解决,还愿牺牲杨立万维护我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杨立万作为牺牲品外,毒刺还跟我说,游船也可以成为我筹码。”

    他掏心掏肺:“让我必要的时候,可以把游船爆给你,增加你对我的信任,让我可以安然脱身,我看她阴险的神情,猜测船上有乾坤,但我也无路可走,只能按照她说的话来做,这也是我今天单刀赴会底气,可没想到被叶少看穿。”

    “但狙击手,我真的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李元峰喝出一声:“说的这么玄乎,我感觉你在撒谎啊。”

    “天地良心,我真没有撒谎。”

    向天唐急了:“如有水分,我愿受千刀万剐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看了前方一眼,正见吕连杰他们回来,手里提着一个人,他脸上划过一丝笑意,宝刀未老啊。

    随后,他看着向天唐淡淡出声:“狮山组织帮你解决了红门难题,也就是说,红门余孽跑去了那艘游船?”

    向天唐连连点头:“港澳黑白两道,全力碾压红门据点,他们根本无法对抗,也无法在陆地躲藏,于是狮山让我联系司徒白梦,让他们全部出海躲避,等叶宫的搜寻停下后再杀回来,从司徒白梦的口中判断,这几支红门小队,至少有四十人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那条船以前在距离香港海面十几海里的公海,好像是东南位置。”

    向天唐抛出全部信息:“反正快艇出了香港海面,二十分钟航程。”

    “狮山也是算死草啊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看得很透,背负双手平静出声:“不仅通过你这颗棋子在船上给我设陷阱,还打着友善相助的幌子,把红门余孽也算计上去,一旦我上了船,仇人相见分外眼红,红门势必跟我死磕,有这批炮灰,狮山的计划就多两分胜算。”

    向天唐连连点头:“我也这样认为、、、”

    “叶少,李少,董小姐。”

    这时,吕连杰已带着一批人走过来,远处也有警察现身,开始对现场进行布控,吕连杰把一个精瘦的中年男子以及一把狙击枪丢在众人面前,后者手脚都被折断,牙齿也被打断几颗:“狙击手拿下了,狮山杀手,身上有他们标记。”

    “这人很强硬,还想服毒自杀,被我打掉。”

    简短说完后,他就退到一旁,少说多做,一向是他的风格。

    精瘦男子四脚朝天倒在地上,叶宫子弟把他翻过来跪在地上,他嗷嗷直叫,桀骜不驯,还对叶子轩吐出血水。

    叶子轩挥手制止众人的动手,缓步走到精瘦男子的旁边,言语如水平静:

    “我只说一遍,如果你不立即回答,你就去死。”

    随即沉声喝问:“游船在哪里?多少人?”

    精瘦男子把头一偏,誓死不回答叶子轩的问题,还重重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叶子轩不置可否一笑,牵着薄小衣向出口走去,走过空小寒旁边的时候,轻声一句:“捅了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没有杀气,语气也相当的平静,走的更是风轻云淡,可是吐出‘捅了’这两个字的时候,精瘦男子还是全身一震,脸色变得瞬间难看和恐惧,他原本以为自己还有价值,叶子轩不会杀他,只要自己死扛住,或许可以等到救援。

    没想到叶子轩问都不问他,就直接要他的命,而且毫不拖泥带水,岂能不绝望?

    精瘦男子下意识喊道:“公海十八海里,东南方向,二十五人,红门四十六人。”

    一口气喊出之后,以为可以松一口气,换回自己的小命。

    谁知,叶子轩停都没停,径直走向了车队,而空小寒到了他的面前,手中小刀嗖嗖嗖捅出。

    “扑扑扑!”

    十八个血洞,眨眼完成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!”

    血洞飙射鲜血,像是漏掉的热水壶,喷洒四周,惊得众人后退,向天唐更是僵直。

    残酷,凶悍,残忍,只是空小寒眼都不眨,拔出小刀,一舔,转身。

    精瘦男子轰然倒地,没有立即死去,但谁都知道,这比直接杀掉还残酷。

    在众人下意识沉寂时,叶子轩已经坐入了车里,手机震动,戴上耳塞接听,传来梅子书的声音:

    “叶少,雄鹰来了消息,今晚红门朱老生,宴请黑泽西,中山狮雄。”

    梅子书补充一句:“估计是要联手对付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无叶不成宴啊,这么高规格的宴会,怎能少了我叶宫呢?”

    叶子轩笑了起来:“告诉唐薛衣,恐龙可以行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宴要头餐。”

    他向靠近的空小寒偏头:“让人轰了那条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