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九百九十四章 危险降临
    第九百九十四章危险降临

    东京,料理店,贵宾房。

    灯光柔和,气氛融洽,一男一女微微抬头,齐齐看着正中的黑泽西,黑泽西毫不介意他们的目光,夹起最滑嫩的河豚肚片,放入口中,缓慢的咀嚼,感觉那份鲜、嫩、爽、脆,黑泽西幸福无比的抚着肚子,觉得人生至此,夫复何求?

    河豚刺身,是生鱼片中的极品。

    河豚,又名挺巴鱼,身短肥厚,鱼质鲜美,口感绝佳,但内部器官含有能致人死命的神经性毒素,误食者,会在极短的时间内死亡,所以有‘拼死吃河豚’的说法,每一名制作河豚刺身的厨师,都要考取资格证书,才可以操刀献艺。

    有的店铺甚至还硬性规定,用河豚制作出来的菜肴,厨师要尝第一口,厨师没事,才允许给客人上盘,这间料理店的厨师,是东京厨艺界大名鼎鼎的佐藤六朗,他所制作的河豚刺身,放眼整个东瀛无人能及,也是黑泽西指定的厨师。

    “八嘎。”

    吃入河豚的肚片,黑泽西由衷感慨一声,真他妈的鲜美啊,随后他又夹起一块,缓缓塞入了嘴里,脸上的陶醉无法掩饰,侧边两人只是安静看着他,没有出声,也没跟着品尝,只是微笑,恭敬,最好的东西,当然要给权重的黑泽西。

    今天的河豚刺身,极其美味,还有一抹跟以往不同的气息,可这抹气息,不仅没有冲击河豚的鲜美,反而让肉质变得更加可口,黑泽西感觉到罂粟花的气息,可是他清楚厨师不会做这事,所以把这归功河豚本身肉质,他吃得更欢快。

    很快,黑泽西就把十块肚片全吃完。

    他以一种恋恋不舍的心情,把最后一块肚片咽了下去,一条河豚,最滑嫩的地方就是腹部,可那里也是最危险,能够用来入口的就那几两肉,黑泽西压抑着想把盘子端起来,也舔一遍的诱惑,随后放下筷子,喝入两口清酒来缓一缓。

    “不错,不错。”

    喝了一杯清酒,黑泽西才把目光从刺身上面移开,扯过一张纸巾擦拭着嘴角,然后向左边的朱老生扬起了笑容:“朱先生,你宴请的河豚非常美味,是我一生中吃过的最好刺身,我很满意,很高兴,也非常感谢你的用心,谢谢了。”

    朱老生马上鞠躬回礼:“黑泽西先生,你能喜欢,这就是我的最大荣幸,所谓宝刀赠英雄,好豚也要识货人,这些美味刺身放我们嘴里,那是暴殄天物,黑泽西先生品尝,那是物归其所,只可惜,肚片少了一点,再来十片会更好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黑泽西发出一阵爽朗笑声,随后轻轻摆手回道:“朱先生,你真会说话,肚片已经足够,再吃就过犹不及,一旦这次吃太多,吃腻了,以后就可能不会吃了,再说了,咱们面前还有很多其余部位的刺身,一样可以让咱们过过嘴瘾。”

    接着他又微微侧头,看着一个东瀛女子笑了起来:“菊子,中村先生今晚没来,对他来说,是损失,是遗憾,但对你来说,却是一个品尝极品河豚的好机会,来,都拿起筷子来,华国有句古话,独乐乐,不如众乐乐,咱们一起吃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黑泽西先生。”

    被称呼为菊子的女人,全名叫松下菊子,是山口组一员大将,也是中村狮雄的红人,今晚她代表中村狮雄赴宴,她端起酒杯:“不是中村先生故意不来,他答应老师化干戈为玉帛,那就不会有任何水分,也不会玩花样转眼不认人。”

    松下菊子恭敬解释:“今晚无法赴宴,是他出门的时候,踩到了钉子,左脚受伤,难于前行,只能菊子代替,不过黑泽君放心,中村先生已经授予我最高权限,我能够全权代表山口组对话,只要红门有诚意,山口组一定携手抗敌。”

    松下菊子四十多岁,五短身材,罗圈腿,小鼻子小眼,而脸苍白瘦长,所以整张脸看上去,就像是麻将牌中的白板,和人说话时,语气机械刻板,没有太多表情:“朱先生,只要你把东京的六间地下赌场,全部划归到山口组旗下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红门跟山口组就是盟友,有饭同吃有敌同抗。”

    朱老生身躯一震,六间赌场?红门在东瀛拥有十六间赌场,每一间都处于最好的位置,算得上红门收入的主要来源之一,其中位于东京的七间赌场更是日进斗金,山口组要其中六间,何止是挖一块肉那么简单,简直是在喝红门的血。

    他端着清酒冷冷出声:“菊子,你们山口组是吃人不吐骨头啊!”

    松下菊子脸上没有半点波澜,用一本正经的语气回答:“朱先生,骨头有大量的质,营养比肉还要丰富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山口组没有半点诚意。”

    在黑泽西笑而不语静观其变时,朱老生重重一顿酒杯,眼里迸射一抹怒火:“红门十六间赌场,东京六间还占据六成收入,你们直接拿走六间,我们红门吃什么喝什么?今天请你们来,是想化解恩怨,一起携手对付你们劲敌叶宫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让山口组对红门趁火打劫。”

    朱老生显然也是有备而来:“这是一个双赢的联盟,叶宫灭了,叶子轩倒了,对山口组也有天大好处,你们别觉得红门非要拉着山口组对抗叶宫,我们兵强马壮也能对付,只是时间长一点,再不行,我做缩头乌龟,忍了这口恶气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有点憋屈有点对不起儿子,但也比丢失六间赌场要强。”

    松下菊子淡淡出声:“叶宫确实是山口组敌人,可山口组不急,我们迟早有机会报仇,没必要这时候去触碰叶宫的锐气,只要我们不动叶宫,叶宫也不敢主动找我们晦气,倒是红门,叶宫连你儿子都断根,那就表示他要一干到底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香港跟澳门的红门子弟,已经被叶宫铲除的七七八八。”

    她的眼里闪烁一抹幸灾乐祸的光芒:“哦,对了,你可能还没收到消息,你们残存的四十多名红门精锐,虽然躲入公海一艘巴拿马注册的游船,但依然被叶子轩找到了,直升机、火箭筒齐下,听说整艘船都沉了,应该没有活口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朱老生手腕一抖,清酒洒了一半:“全死了?”

    他这一整天,更多精力是放在黑泽西上面,还有就是寻思跟中村狮熊化解恩怨的代价,儿子和残存兄弟的安排,他全交给司徒白梦他们处理,因此对这消息很惊讶,叶子轩未免太神通广大,连公海都能找过去,心里不由多了点思虑。

    松下菊子抿入一口清酒:“消息,很快会传来,到时朱先生就知道真假了。”她又轻声补充一句:“叶子轩是要对你们斩草除根了,以他的性格,相信很快就会来东瀛,朱先生请务必小心,阮氏三兄弟都被叶宫干掉,你大意不得。”

    朱老生哼出一声:“他敢来东瀛?”

    “事实难料。”

    松下菊子微微挺直身子,掠过悠然喝酒的黑泽西,皮笑肉不笑的开口:“有一件事需要提醒朱先生,如果咱们无法达成一致意见,一旦叶宫进入东瀛向红门开战,山口组看在黑泽君份上,不会对红门落井下石,但也不会对抗叶宫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他不犯我,我们就会犯他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我们跟叶宫有恩怨,但不急于一时解决,可以作壁上观最大利益化。”

    她笑容很是阴森:“我想,叶宫知道我们态度,一定不会来招惹我们。”

    朱老生脸色巨变:“你——”接着他又望向黑泽西:“黑泽西先生,山口组太混蛋了。”

    “朱先生,别发怒。”

    黑泽西又吃了几块刺身,享受鱼肉鲜美之余,也不断回味跟往日不同的香气,这份回味甚至让他精神微微恍惚,一时陷入了空白,直到朱老生的喊叫,他才回过神来,扬起一丝笑意:“中村君肯派人来谈,那就表示他是有诚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没有诚意,何必让菊子来吃饭呢?”

    黑泽西笑笑:“现在你们的矛盾在于,六间赌场,朱先生,说一句老实话,这六间赌场看起来利益不小,对你来说也如割肉,可你想想,六间赌场,换来红门跟山口组的和平相处,携手发财,还一致对付叶宫,长远看,不划算吗?”

    “想一想,你们每年跟山口组的冲突,导致的各种直接间接损失,比起六间赌场利益,多还是少?”

    “最重要的一点,菊子说得对,叶宫连下杀手,那就表示一定跟你死磕,一旦红门被灭了,再多赌场又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在朱老生皱起眉头沉思的时候,黑泽西又声音轻缓劝告:“你刚才说,大不了你忍辱偷生,以此来换取叶宫的高抬贵手,可即使你真心做孙子,叶子轩也未必就会放过你,毕竟他断了你儿子的命根,他肯定不会认为你真抹掉此事。”

    他言语很有说服力:“他一定会认定,你只是机会不到,一旦时机成熟,就会对叶宫捅刀,既然这样,他何必养虎为患给你机会?一定会乘胜追击铲除掉红门,所以你求和是不可能的了,只能死磕,至于红门磕赢叶宫,我不看好。”

    朱老生没有说话,只是倒了一杯酒,狠狠抛入嘴里。

    菊子眼里闪烁一抹光芒:“朱先生,我也不怕说出中村先生的意思,要六间赌场,明面上确实有点狠,可这也是无奈之举,咱们双方冲突这么多年,下面的人早已经积怨很久,如果不捞取足够利益联盟,中村先生怎么向兄弟交待?”

    “条件我已经说了,朱先生可以回去好好考虑。”

    松下菊子一口喝完清酒:“希望最后是皆大欢喜的答案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中村也是用心良苦啊、、、”

    黑泽西轻叹一声,伸手想要拍拍朱老生,手却拍空,脑袋有些昏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