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九百九十五章 黑泽西,死
    第九百九十五章黑泽西,死

    一场河豚鱼,一个小时不到就结束。【看书阁免费小说阅读】≯

    除了朱老生陷入选择的两难境地之外,黑泽西跟松下菊子都各取所需,黑泽西美美的吃了一顿极品河豚,还收下两方价值不菲的厚礼,真正旱涝保收的主,松下菊子虽没有得到朱老生的即时答应,但走投无路的红门不会有太多变数。

    这一顿晚宴,两个东瀛人注定捞足利益,同根同生也让他们相互照顾,唯有朱老生被撕裂的鲜血淋漓,所以宴会散掉的时候,除了朱老生的笑容有些苦楚外,黑泽西跟松下菊子都眉开眼笑,吃掉大半河豚肉的黑泽西更是哼起樱花谣。

    三人走在前头,一干保镖两侧保护,向前方的车队走去。

    “菊子,朱先生,谢谢你们的盛情款待。”

    黑泽西最先抵达自己的车子,在保镖打开车门让他进去的时候,他摇摇昏沉的脑袋,暗呼喝酒过度之余,也向朱老生跟松下菊子开口:“今晚很高兴享用美味的河豚刺身,更高兴你们两家握手言和,这是你们幸事,也是东瀛福气。”

    他一本正经地补充:“山口组跟红门和平相处,意味着东京的安宁得到最大保障,也让政府不用在你们身上浪费人力调解,可以抽出更多的精力放在国际事务,你们的和解是历史性的,也是光荣性的,我代表民众向二位表示感谢。”

    “黑泽先生客气!”

    面对黑泽西的鞠躬,松下菊子也马上弯腰回应:“这是我们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朱老生也摆摆手:“是啊,黑泽先生言重了,和谐社会,是我们的义务。”

    黑泽西伸手拍拍朱老生的肩膀,想要加重几分力道却现有点软,他也没过多在意,以为是刚才的两壶清酒导致醉意,随后扬起一抹笑容:“朱先生,我真心希望你们能携手,这样你好,他好,大家都好,希望你回去好好考虑。”

    朱老生嘴角牵动一下:“黑泽先生放心,我一定好好考虑。”他神情犹豫了一下,看着松下菊子补充一句:“我理解中村先生的苦衷,也希望中村先生能考虑我的难处,六间赌场给了你们,但你们也需拿点诚意让我向兄弟们交待。”

    <></>    “只要红门答应六间赌场给山口组,山口组也会回两间歌舞厅给红门。”

    松下菊子狡猾的抛出甜头:“而且我们可以动用关系,让朱少免受刑罚,安全回来东瀛。”

    朱老生身躯一震:“你能让我儿子安全回来?”

    松下菊子避重就轻:“一定不遗余力。”她至今还记得,在她被派来赴宴之前,中村狮雄把她招到密室里,十分慎重的跟她说:你的真正任务,是为山口组将来蚕食红门,找到立足点,找到突破口,六间赌场很重要,所以,拜托了!

    每次想到,高高在上,仿佛神一样的中村狮雄,慎重的向自己鞠躬拜托,松下菊子便觉得心中,充满了神圣使命感,个人荣耀再不足惧,也让她连消带打要拿下六间赌场,为此哪怕搭上一些模棱两可承诺,利用朱华润来诱惑朱老生。

    “请朱先生相信我们诚意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真能救华润——”

    在朱老生想说些什么时,黑泽西哈哈大笑起来,适时插入了话题:“朱先生,你就相信菊子吧,大家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,还要携手共同对付外敌,她怎么可能欺骗你呢?她说会帮助你救回儿子,那么一定会努力,我可以打保票。”

    他大手一挥流露霸气:“现在最关键的是,红门要拿出最后的态度,答不答应山口组的条件,答应了,很多事情都可以谈,不答应了,现在谈再多也没用,都回去好好想一想,好了,我要回去睡觉了,明天还有一个军事会议要开。”

    他摇摇脑袋:“今天喝酒有点多,需要回去睡一睡,你们达成大致意向足矣,其余细节以后再谈。”

    朱老生和松下菊子点点头:“黑泽先生慢走,今晚谢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黑泽西向两人挥一挥手,随后钻入车里让手下开车,两部黑色车子很快启动,缓缓向街道尽头驶过去,很快驶出五十米,就在这时,一阵马达轰鸣声,从远处猛然响起,一辆红白相间的警车,就像是被惹怒的野牛,从街角窜了出来。

    朱老生和松下菊子神经同时绷紧吼道:“黑泽先生,小心!”

    “呜!”

    那度,只能用迅雷不及掩耳来形容,黑泽西还没明白怎么回事,所在车子便被加固的警车撞中了,两辆车子亲密接触,出惊天动地的巨响,黑色车子就像是被踩了一脚的矿泉水瓶,瞬间扭曲变形,玻璃破碎,车身更是陷入进去。

    喷着尾气的六人座警车,油门踩尽死死挤压着黑色轿车,继续动力强劲的向前冲,砰!黑色轿车撞断栏杆,车子变得更加破损,警车却没有就此停滞,刹车一踩,后退几米,随后又砰一声窜出,对着想要调整方向的轿车撞击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黑色轿车翻了出去,撞在栏杆旁边的店铺,橱窗哗啦一声碎裂,无数玻璃淹没黑泽西所在轿车,在另一辆车子的保镖踢开车门钻出来时,警车又冲了过去,把要开门的黑泽西撞回车里,随后相抵,几乎推着轿车撞入店铺阶梯才停止。

    恐龙坐在的驾驶室里,脸像花岗石一样冷酷平静,不带有一丝感情,踩死油门把车子挤压的不成样子后,他就一脚踢开车门跳了出来,坐在小轿车前排的司机和保镖,早已被挤成了一团肉饼,鲜血流淌,与地上泄露的汽油混在一起。

    坐在后排的黑泽西,是唯一还留有一口气的活人,只是也满脸痛苦,昭示他也受伤不小。

    “不准动!”

    在恐龙站在轿车身边扯起一扇车门时,赶赴过来的三名保镖抬起枪械想要射击,但嗅到浓郁的汽油气息后,他们又齐齐抬高枪口,生怕一不小心打到轿车或打在店铺弹入车里,一旦弹头擦出火花,黑泽西就算没被撞死,也会被烧死。

    就在保镖对开枪犹豫时,恐龙已经反手一砸,破烂车门像是炮弹一样,气势如虹砸向了三人,一人身子一弯,躲了出去,另外两人来不及挪移,只听砰一声巨响,身躯被车门打中,惨叫一声,两人喷出一口鲜血,齐齐向后跌飞出去。

    骨折肉裂,倒地就再也难于爬起来,枪械也跌落地上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第三名保镖刚刚直立身子,还没咬牙决定开一枪碰运气时,一把扳手呼啸着砸了过去,他想要躲避却已经太迟,一声闷响,额头爆裂,他重重摔在坚硬地面,连惨叫都没出就一命呜呼,恐龙虽然在京城一战受伤,但力道依然惊人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撂翻三名援兵后,恐龙拔出一把斧头,对着黑泽西就要下手,就在这时,一个枕头从车内飞出,在恐龙一斧砍落时,半死不活的黑泽西爆射出来,一脚踢中恐龙,这生死关头的一脚力量很大,恐龙一个不备,被他点中退后了两三米。

    斧头也跌落在地。

    黑泽西没有浪费这个机会,虽然他伤势严重,头脑也很昏沉,全身力气也只剩下两成,但他依然清楚要先制人,于是抓起保镖跌落的匕,吼叫着冲了过去,这匕是那种形如狗腿的拐子刀,尺半长短,便于使力砍削,极为锋锐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黑泽西相信这一刀,即使杀不了恐龙也能重创,可是刺出的时候,他却脚步一晃,有些虚浮,原本极快地、要夺命的雷霆一刀,只擦过恐龙的胳膊,恐龙转身猛地踹出一脚,黑泽西便倒飞了出去,口里喷出的血在空中,喷洒如彩虹。

    倒地的黑泽西满脸震惊,他现自己呼吸困难,而且全身无力,手背也有几片黑斑,结合刚才攻击时刻的失手,还有那一抹莫名揪心,这绝对不是喝醉酒的症状,也不是受伤过度的体现,倒像是河豚中毒的迹象,可怎么会中毒啊?

    料理店是老店,河豚师父也是熟悉的人,技术更是一流,而且他也亲自品尝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一点,朱老生跟松下菊子都吃了,他们怎么会没事?

    在他念头转动时,恐龙捡起斧头,吼叫着上前一步:“去死吧。”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一记锐响掠过夜空,一枚菱形飞镖爆射了过来,直取恐龙的后背要害,来势极其凶猛,与此同时,松下菊子像是兔子一样跳跃,几个起落就拉近距离,俨然一副要救人态势,接着又是射出四枚飞镖,凌厉,刺眼,展示她强横的身手:

    “不准伤害老师。”

    朱老生也带着保镖奔赴过来,途中还拔出随身携带的枪械:“保护黑泽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当当当!”

    恐龙感受到背后的危险,想要返身劈落飞镖,可又不甘放过黑泽西,他清楚,只要转身击落飞镖,爬起来的黑泽西就可能跑掉,而且松下菊子也拉近了距离,击落飞镖的下一刻,很可能就要跟她对战,那样一来,八成失去杀人时机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暗影中又闪出一人,左手一卷,五枚飞镖全部反射回去。

    身手彪悍。

    恐龙一愣,随后大喜,斧头轰然落下:“鬼子,去死吧。”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斧光一闪,黑泽西斜裂两半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恐龙反手一挥,一颗头颅冲天而飞,黑泽西身异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