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九百九十六章 一刀如虹
    第九百九十六章一刀如虹

    “不——”

    见到黑泽西被劈成两半,避开五枚反射飞镖的松下菊子,歇斯底里地怒吼一声,有着说不出的愤怒和绝望,那份揪心还让她下意识停止脚步,这时,几名山口组精锐跃过她身边,义愤填膺向冒出的面罩男子冲去,手中匕首闪烁寒光。

    面罩男子眼里没半点慌乱,手中军刀缓缓举起,向恐龙低喝一声快走后,他就不退反进向三名山口组精锐迎战上去,速度极快,一名冲上来的山口组精锐脸色巨变,意识到危险来临想要停滞前行脚步,可惜迟了,面罩男子身子一侧!

    “哧!”

    在山口组精锐的刀锋贴着面罩男子胸膛落下时,面罩男子右手一抖,出手如电,军刀硬生生捅入对方胸膛,鲜血像是开启的井口,瞬间喷了出来,杀人手法干净利落,没有半点拖泥带水,涌上来几人神情骇然地看着同伴,轻微颤抖。

    行家一出手,便知有没有!山口组精锐全都是逞凶斗狠手染鲜血的主,很多都是一步一步打杀上来的人,打斗杀伐经验相当丰富,也正因为这份沉淀认识,让他们清晰看出面罩男子是一个高手,他们的义愤填膺瞬间冷却,冷汗飙出。

    “扑!”

    这个空档,面罩男子握着军刀的手猛然前伸,刀尖赫然从山口组精锐后背钻出,动作干脆的令人心底生寒,血水淋漓顺着尖端与烂肉的缝隙喷涌,还溅射到赶赴过来的朱老生他们面前,拔腿就跑扭头张望的恐龙,见状也是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下一秒,面罩男子一脚把尸体踹飞,庞大身躯如风车般盘旋倒飞撞翻持枪者,脑袋碰撞的声音揪扯人心,随后,面罩男子像是一阵风一样,杀入山口组的阵营中,手起刀落,把持枪的敌人全部砍翻,气势十足,转眼就倒下了五六人。

    鲜血四溅。

    恐龙原本犹豫要不要留下来帮这位壮士的忙,但见到后者这么厉害,有伤在身的他就散去援手的念头,免得自己折进去浪费对方的好意,因此撒腿就跑,同时寻思这面罩男子是什么人,为什么要救自己,又怎么知道自己要杀黑泽西?

    念头转动之间,他已经跑到街道转角,正思虑选择哪一条路时,一个低沉声音喝道:“恐龙,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恐龙侧头,见到一女,开着一辆面包车,他神情犹豫,随后对方又是一喝:“红娘子。”

    恐龙动作利索钻入车里,刚刚坐稳,面包车就轰的一声驶出,随后钻入不远处的一个商场停车场。

    此时,几人想要追击恐龙,却被面罩男子斩落刀下,见到对手如此强大,朱老生的老脸再度凝重起来,扭头扫过断成三截的黑泽西躯体,还有肠子、血肉,嘴角就止不住牵动,饶是久经风雨多年,面对这种血腥,他也有点难于承受。

    久战不下,松下菊子眼睛闪烁光芒,她反手摸出几枚飞镖,怒吼一声:“杀了他!”

    随着这个指令发出,一名山口组精锐吼叫一声,挥动匕首向面罩男子冲去,只是还没触碰到后者,面罩男子就一闪,持刀的手腕就被对方扭断,后者来不及惨叫,只觉眼前一花,自己的刀,直接捅穿自己的咽喉,又是一股鲜血爆射!

    “去死!”

    一声低呼几乎从齿缝之间挤出,毒蛇吐信般的丝丝怪响炸起。

    没等面罩男子把尸体踹翻出去,山口组又猛然爆起一人,握着一把匕首从半空飞跃而下,杀气凛然,面罩男子看都没看,握着军刀的手连挥三下,随着金属撕裂空气的锐响,在几道纵横交错的眩目刀光下,东瀛男子的身躯猛然停顿。

    下一秒,躯体四分五裂的迸散开来,唯有一声临死前的惨叫,在整个街道上空回肠荡气。

    山口组精锐轰然倒下,眼睛瞪大仰望天空,死都不相信有这种一刀致命的高手,松下菊子也打了一个激灵,脸上有着难于掩饰的惊讶,她清楚手下的战斗力,虽然不是绝顶高手,但也是精锐中的精锐,可如今却被对方切瓜一样杀掉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!”

    松下菊子悲愤无比,双手一震,爆射出六枚飞镖,直取面罩男子的要害。

    后者右手一抖,刀光闪烁,飞镖嗖嗖嗖反射回去。

    一名山口组精锐躲避不及,眼睁睁看着飞镖射中自己,惨叫一声摔飞出去,抽动几下就死了,显然飞镖有毒,朱老生他们脸色巨变,下意识趴在地上躲避,松下菊子也是神情一凝,身子一纵,几个飞跃,连连避开反射回来两枚飞镖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在朱老生要喊叫红门子弟冲锋陷阵时,面罩男子抬起军刀一指,一人,一刀,硬生生止住红门子弟的冲动。

    松下菊子怒喝一声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面罩男子没有理会她的喝叫,扫视恐龙身影已经消失,他就缓缓倒退,但是刀尖始终指向松下菊子他们,遏制住他们的蠢蠢欲动,呆愣的松下菊子反应过来,向朱老生他们吼出一句:“黑泽先生死了,不拿下凶犯,你我都要完蛋。”

    朱老生打了一个激灵,马上向红门子弟下令:“把他拿下。”

    黑泽西被撞被杀,场面血腥残酷,朱老生完全被它震惊住了,没有想到有人敢对黑泽西下手,这份震惊,让他无意识忽略了后果,忽略自己的关联,现在被松下菊子一语惊醒,他顿时醒悟了过来,还对着面罩男子抬起枪口射出子弹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子弹射出,只是落空了,不是朱老生的枪法太差,而是面罩男子太强悍,在朱老生的肩膀一动时,他身子就晃动了一下,恰到好处避开了子弹,让几名追击者眼睛瞪大,也让朱老生神情一怔,似乎没想到对方能这样避开自己的子弹。

    但他很快又反应过来,吼叫一声:“把他拿下。”

    十多名红门子弟嗷嗷直叫冲了上去,山口组残存人手也都起追过去,一个个眼睛瞪大,一定要把凶手拿下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只是已经太迟了,面罩男子已经跟他们拉开了距离,在红门子弟和山口组精锐一涌而上时,面罩男子迅速转身撤离,几个起落就从转角处消失,行进途径还不断借助街道柱子,让枪手根本无法瞄准,追兵冲到转角时已不见对方踪影。

    “一定要挖他出来!”

    追到转角的松下菊子,看着茫茫人海和璀璨灯光,一脚踢爆一扇橱窗玻璃,怒不可斥吼道:

    “马上通知中村先生和警方,马上!”

    “传令下去,所有堂口兄弟出动,无论如何,都要把凶手找出来!”

    黑泽西在东瀛位高权重,最近更是被官方重用,今晚还跟着红门和山口组宴会,如今死在自己眼皮底下,不赶紧把凶手挖出来,以及向官方通报,只怕自己跟山口组都要脱层皮,她还扭头望向朱老生等人,眼里有着十分清晰的迁怒:

    “朱先生,此事红门一定要作出解释,为什么会有杀手伏击?”

    朱老生脸色一沉:“我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松下菊子哼出一声:“今晚的宴会是你牵头,你撇不掉关系的。”

    朱老生瞬间闭嘴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面罩男子正钻入一间破旧的温泉旅馆,轻车熟路回到一个房间,脱掉身上衣服,把它们割成碎片,随后换上一套东瀛风格的服饰,整个人瞬间变了一股气质,当他摘掉脸上面罩,对着镜子抹掉血迹后,清瘦的面孔呈现。

    唐薛衣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