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九百九十七章 烧一把火

天才布衣 第九百九十七章 烧一把火

  第九百九十七章烧一把火

  清晨,香港海面,叶子轩坐在游艇的甲板上,沐浴着温暖的阳光,悠哉喝着早茶。

  距离游艇三公里外的海面上,香港警方出于人道主义,正把公海飘浮过来的尸体全部打捞上岸,摆满了大半个码头,全是红门子弟跟狮山成员,香港警方对于各方媒体的说法,红门子弟跟狮山杀手发生火拼,最后炸沉游船同归于尽。

  媒体信不信,红门跟狮山信不信,不重要,重要的是,它给了民众合理的解释,何况红门跟狮山都是官方要打压的组织,他们的生死不会掀起太大波浪,在叶子轩眯着眼睛望向码头时,凤来带着几人走了过来,手里还提着几笼点心:

  “叶少,早上好。”

  凤来走到叶子轩的面前,把点心放在桌子上打开,热乎乎的肠粉,洒上酱油,色香味顿时出来,让叶子轩食指大动:“刚才路过明记餐厅,给你带了两份肠粉,你趁热吃。”接着又向码头微微偏头:“尸体已经让向天唐去辨认了。”

  “毒刺昨天如果在船上的话,那她一定死得不能再死。”

  叶宫昨天聚集人手,借调直升机和火箭筒,在公海锁定向天唐所说的游船后,就火力全开,让对方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,随后又是十条快艇来回穿梭,对掉入海里的敌人无情打击,虽然游船爆炸沉没引起混乱,但叶宫始终掌控局势。

  百余名敌人被叶宫子弟扫射得支离破碎,尸体随着漩涡不断散开漂流,空小寒跟凤来他们坐在直升机忙活两个小时,确认海面没有活着的生物,叶宫子弟才收队回来,所以叶子轩感兴趣的毒刺如在船上,那她肯定也没逃出死亡镰刀。

  不过凤来清楚叶子轩追根究底的性格,所以让向天唐暗中去辨认尸体,希望死人中有毒刺影子,这样叶子轩就可以彻底放心,凤来还补充上一句:“游船安装不少炸药,我们子弹又无情,毒刺就是金刚之身,只怕也成一具尸体了。”

  “她是狮山组织的骨干,也是向天唐所说的船长。”

  叶子轩拿起筷子夹起肠粉,送入嘴里大口咀嚼后笑道:“她对香港和澳门相当熟悉,还擅长经营游船的勾当,她如死了,对狮山是一大重击,不仅损失了一个人才,他们在港澳发展也会停滞,狮山重新派人接手就要耗费不少时间。”

  他看得很是长远:“如果她没死,那这次行动就不算重创,她随时可以回来重建网络,而且她的生死对于我们也很重要,她死了,我们只需要扫清余孽就行,她活着,我们要全力搜寻追杀,不让她在港澳落脚,同时防止她的报复。”

  “所以我们必须核实她的生死。”

  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这样才能对症下药。”

  凤来恍然大悟点点头,随后感慨还是叶子轩想得周到,她神情犹豫了一下,随后轻声回应:“叶少,这样,我发动所有兄弟,对香港好好来一次清查,再跟何家打一个招呼,两地联合行动,不管毒刺有没有死,都对她发出格杀令。”

  叶子轩笑了笑:“也可以。”

  凤来挪移脚步上前:“叶少,我们这边忙碌不堪,东瀛也没闲着,东京政府已经公布黑泽西的死,上到军部皇室,下到平民百姓,全都义愤填膺,无论是官方还是黑道,都投入到此事的彻查中去,东瀛还有意无意隐射是华国所为。”

  “他们说不排除黑泽西的死,跟许家和贾富贵一案有关。”

  凤来也是刚知道叶子轩袭杀黑泽西的计划,她的眼里有一丝担忧:“叶少,你原本不是想要用意外方式,悄无声息干掉黑泽西,让东瀛政府找不到半点把柄吗?怎么忽然改变策略,直接让人正面袭击,很容易被东瀛推到华国身上。”

  叶子轩脸上没有太多变化,吃入一口肠粉后笑笑:“没有恐龙这颗棋子前,对黑泽西下手确实有诸多顾虑,既要让他为海南一事付出生命代价,还要让东瀛官方无话可说,所以除了制造意外让他死去,其余暗中袭杀方案都不可行。”

  在李红鹰被调去哈城坐镇后,叶子轩就把鬼头王托付的凤来当成亲信来培养,虽然让她统率香港黑道还差不少火候,但他不介意慢慢培养,所以除了把她带在身边点拔外,还有就是把一些机密告知,以此让凤来感觉到融入的向心力。

  “毕竟如你所说,被东瀛官方锁定,会引起巨大的外交风波。”

  在凤来轻轻点头的时候,叶子轩又悠悠补充一句:“可恐龙出现了,一切就起了变数,恐龙是什么人?海盗,安定岛排得上号的流氓,东瀛跟安定岛又有红丸号的血债,恐龙杀了黑泽西,国际是相信华国所为,还是他们本身恩怨?”

  凤来的眼睛瞬间亮起,轻声接过话题:“明面上看,肯定都会认为是安定岛跟东瀛政府纠纷,恐龙跑到东瀛袭杀黑泽西,八成是为安定岛讨回一个公道,至于双方之间具体冲突,那就只有当事人知道了,至于华国,完全于事无关。”

  “有恐龙挡在前面,华国哪会有事?”

  叶子轩捏着筷子悠悠开口:“他就是我们的最好保护衣,这也是昨晚袭杀行动,我没让他戴面罩的原因,只要他的面目露出来了,东瀛政府就栽赃不了!至于恐龙出卖我们,你一点也不用担心,有红娘子在手,恐龙不会泄露半字。”

  他还想起一事:“必要的时候,还可以让乌索杨出来,表扬一下恐龙的行为,事情就更加完美了。”

  凤来先是微微一愣,随后幽幽一叹:“叶少高见啊。”

  接着她又低声一句:“现在东瀛黑白两道都在追杀恐龙跟唐薛衣,出入境和偷渡口全都卡得苍蝇都飞不走,两人暂时无法按计划离开东京,随着时间流逝,他们风险会越来越大,特别是暴露面目的恐龙,目标太大,躲避不了几天。”

  “我们现在只有两条路,一,丢出恐龙,平息东瀛人怒火,二,派人去接应他们。”

  在叶子轩端起茶水喝入一口时,凤来神情有着一抹担忧:“接应不太可行,一不小心容易陷入进去,暴露叶宫跟此事有关,叶少,不如直接牺牲恐龙好了,既然他不会出卖我们,那就让他吸引东瀛火力,这样唐薛衣就能从容离开。”

  叶子轩目光平和:“虽然牺牲恐龙是最好的方式,可他就算真的逃不出东瀛,也不该我们来出卖。”他眼神带着一丝深邃看着凤来:“毕竟我将来要面对红娘子,如果不能做到问心无愧,我又哪能驾驭那匹烈马?尽人事听天命吧。”

  凤来连忙低头:“明白。”

  “你也不要把东瀛人想得太厉害。”

  叶子轩的神情又缓和了下来,嘴角勾起一抹笑意:“更不要把他们想成铁板一块,他们现在出于愤怒,可能会联手追击恐龙和唐薛衣,但只要两人熬过三天,东瀛人锐气就会消减,相互之间矛盾就会凸显出来,到时就可借力打力。”

  在凤来轻轻点头的时候,叶子轩缓缓站起来,望向不远处的码头:“山口组、红门,向来不合,只要找到机会烧一把火,他们就可能内讧起来,没机会烧这把火,那咱们就制造机会,所以你不用太担心唐薛衣他们,他们一定没事。”

  此时,鼻青脸肿的向天唐在几个人护送下,走上豪华游艇的甲板,他向四周守卫讪笑鞠躬,很是讨好。

  随后,他锁定视野中的叶子轩,挤出一抹笑容开口:“叶少,早上好。”

  叶子轩看着他笑了笑:“向少,有没有让我高兴的答案?”

  “扑通!”

  向天唐听到这话直接跪了下来,随后哭丧着脸回应:“叶少,三十多具尸体我都辨认过了,还是扳着他们的脸辨认,可真没有见到毒刺,那女人化成灰我都认识,但尸体中真的没有她,可能被大鱼吃了,也可能还在海里飘着、、、”

  “八成可以肯定的是,她应该死在昨天炮火中了。”

  他向叶子轩推断着毒刺的生死,他很不解为什么要确认对方生死,寻思是不是要跟自己对质?可又没有这个必要啊,自己干的事情足够死几个来回,叶子轩没必要再拿毒刺来打压,只是向天唐虽然想不通,但他还是摆出应有的姿态:

  “叶少,要不给我一条船,让我带人去公海转一转?”

  叶子轩缓步走到向天唐的身边,拍拍他的肩膀淡淡一笑:“一天没见到毒刺的尸体,一天都要把她当活的,不然你哪天被她搬掉脑袋都不知,不过今天你先不用去公海认尸了,跟我去一踏圣母玛利亚医院,休息休息,见见老朋友。”

  向天唐一怔:“见老朋友?”

  叶子轩笑了起来:“走,见见朱华润。”

  他总是要为唐薛衣他们的撤离烧一把火的。

  PS:感谢苏青园林打赏100,恒星医说打赏520,我就这样my26打赏100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