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九百九十九章 他们安全,就是你的安全

天才布衣 第九百九十九章 他们安全,就是你的安全

  第九百九十九章他们安全,就是你的安全

  “叶子轩!”

  见到仇人,陈开泰青筋凸出分外眼红,而且清楚被叶子轩堵住自己跟朱华润,绝对没有什么好下场,于是轰出一声之余,一脚踹在茶几上,几十公斤重的大理石翻飞出去,直挺挺砸向了叶子轩,同时还向四周同伴吼出一声:“杀。”

  随着指令发出,十余名汉子立刻扑击,手中军刀晃化出光芒,闪烁着嗜血气息!

  面对陈开泰鱼死网破的反击,叶子轩眼皮子都没有抬,空小寒从他身边窜了出去,一脚踢在砸来的大理石,咔嚓一声脆响,大理石断裂两截砸飞出去,轰向两侧冲来的敌人,两名持枪汉子来不及躲闪,惨叫一声,连人带枪摔在地上。

  见到大理石没有伤到人,又见到同伴受伤倒地,陈开泰又是一声怒吼,踹飞朱华润后,他无视叶宫子弟的刀枪,双手一振,飞射出六把短刀,这些飞刀前后有别快慢有异,并且刀头在灯火的反射下,发出一抹蓝洼洼光芒,很是摄人。

  一看就是涂有剧毒。

  这些飞刀变化奇快且速度惊人,顷刻就到了叶子轩跟凤来的面前,凤来踏了出去,大喝一声,眼中紧紧盯住那六点蓝光,举刀点去,她本以为能轻易劈落,可是匕尖刀头相碰,她才发现这短刀,个头虽小可是力量沉重,而且力大无穷。

  虽然她勉强劈落一只,却也后退出两步。

  靠!这力太大了吧?

  在凤来暗呼陈开泰这个前飞虎特勤组长的能耐不小之余,叶子轩已经晃悠悠的伸出了手,轻轻挥舞几下,残存的五把短刀全部落地,更让众人惊奇的是,短刀落地竟然断成两截,齐整的像被更锋利器物斩断,陈开泰等人全目瞪口呆。

  这身手,完全不是他们能够企及,这个空档中,叶子轩还顺势一扫,断刀像是蝗虫一样飞出,三名想要趁乱开枪的敌人,惨叫一声摔在地上,凶多吉少,想要拔枪的陈开泰也是身躯一震,手臂多了一把刀,鲜血迸射出来,触目惊心。

  陈开泰剧痛不已,摸出一颗药丸吞下,随后爆喝出一声:“拼了!”

  叶子轩轻轻摇头,不置可否。

  “杀!”

  一名中年男子高喊着口号向叶子轩冲过来,这时,大批叶宫精锐从后面涌上来,刀枪也向前顶出一尺,严密保护住叶子轩,随时准备围杀对手,冲来家伙见到面前多了不少人,还一个个手里拿刀拿枪,微微一愣,冲势也下意识迟缓。

  这时,叶子轩捡起一把枪,对着他的小腿就是两枪。

  “砰砰!”

  这名中年男子一骨碌摔倒在地,嚎叫连连!其余同伴想要冲上来,却被叶宫精锐的阴森枪口压住,虽然陈开泰喊着要大家拼命,但面对四周刀枪还是有些犹豫,毕竟这不叫拼命,这叫送死!叶子轩还故意向他们勾勾手指:“来啊!”

  叶子轩把玩着短枪,轻笑开口:“来啊!看你的脑袋硬,还是本少子弹厉害。”

  “叶子轩!”

  在残存同伴全被叶宫控制住时,陈开泰悍不畏死怒吼一声,随后向叶子轩冲锋了过来,手里抓住从手臂伤口拔出的断刀,面目狰狞,他快,空小寒更快,嗖的一声冲了过去,躲开陈开泰的一刺后,他就抓上后者流血的手腕甩了出去。

  这一甩,不偏不倚的正撞在厅内柱子上,咔嚓!刺耳的断骨声再次响起,陈开泰的右脚跟柱子相碰折断。

  “啊!”

  陈开泰终于忍耐不住,发出了一声凄厉嚎叫,空小寒没有就此停滞,冲上去提起他的身子,嗖嗖嗖!他连捅了三刀,如不是叶子轩示意他留活口,估计陈开泰身上又多十八个血洞,待他放下后者的时候,陈开泰倒在地上毫无反抗力。

  在朱华润下意识发出一声尖叫时,叶子轩走前几步,俯身看着脸色惨白死死捂着伤口的陈开泰,那张俊朗儒雅的脸,带着永恒淡定的笑容,有欣喜有和善,也有深不可测,而目光却冷锐森寒,骇人心魄:“陈组长,你真让我失望。”

  “上次在陈家花园,给你的教训难道还不够?”

  叶子轩拿出纸巾擦拭陈开泰的脸:“跟我作对,不死也要脱层皮,如果我是你,一定铭记上次的手腕一枪,夹起尾巴安分做人,哪怕心里真有不甘,但被我堵住了现场,也要忍气吞声,像你这样死磕,结果只会害了你害了你手下。”

  陈开泰艰难低喝:“你、、混蛋、、、”

  叶子轩又轻轻一笑:“不瞒你说,我是故意给朱华润逃跑的机会,目的就是想要看一看,红门在香港和澳门的势力被我打得七零八落,朱华润还有没有其余秘密渠道,没想到,他会过来找你帮忙,钓出你这条大鱼,你真是倒大霉。”

  他又望向朱华润补充一句:“朱少也挺配合的,不仅自以为是地打晕小护士,还一路倒车专车的反跟踪,一个小时的车程,硬生生坐了两半小时,不容易,我一度担心,给他身上注射的强心剂不能支撑,结果他还是出色抵达这里。”

  在向天唐怯生生躲在叶子轩背后看着朱华润时,叶子轩又走到朱华润的面前:“朱少昨晚才做完手术,今天早上麻醉散去,就是神仙也不可能这么快恢复体力,你之所以能够这样蹦跶,是因为掐算着你醒来时间,给你打了强心剂。”

  “你不会因为自己真的体质过人吧?”

  听到这些话,陈开泰确实感觉自己倒霉,迁怒地看了朱华润一眼:“猪!”

  他忘记,自己刚才还夸奖过朱华润厉害,从医院跑到这里来,朱华润身躯一震,一脸悲愤地看着叶子轩,自己刚才还洋洋得意,抓住守卫疏松漏洞,专业反跟踪技术,没想到,是叶子轩故意放走自己,身体兴奋也是叶子轩打强心剂。

  他愤怒喊出一声:“叶子轩,你不得好死。”

  叶子轩没有理会他的诅咒,在一张沙发坐了下来,看着陈开泰淡淡出声:“今天找上门,有两件事情,一是看看朱华润的底牌,二是灭掉这张底牌,让朱少老老实实跟我合作,唯一没想到,这张底牌不是红门,而是你们红义安、、”

  “这给了我两个信息。”

  叶子轩思维很是清晰,看着陈开泰跟朱华润开口:“第一,红门在香港真的没有秘密渠道,不然朱华润也不会找红义安帮忙,所以叶宫接下来就不会浪费时间打压红门,第二,红义安蠢蠢欲动,是时候教训一番,希望陈组长配合。”

  他手指一点陈开泰:“把你知道红义安的东西说出来,我给你一个活命机会,不然你就等着流血致死吧。”

  陈开泰恼怒不已,想要说话却被伤口牵扯,疼痛的消去抵抗勇气。

  这时,空小寒又上前一步,嗖嗖嗖,又是三刀。

  陈开泰腹部又多出三个血洞,迸射出一股股鲜血,让他止不住发出一声惨叫,也让他无奈的举起一手:“合作、、”

  叶子轩笑着开口:“不多坚持一会?说不定我会欣赏你强硬,放你一条生路。”

  陈开泰满头大汗,捂着伤口出声:“我合作、、、、”

  叶子轩向凤来一挥手指:“送他去医院。”

  凤来很快行动起来,带着陈开泰去医院治疗。

  “朱少,现在轮到咱们好好谈一谈了。”

  叶子轩挥手让人把朱华润扶起,还让后者坐到一张染血沙发,朱华润想要强势一点,却想到同伙身上的血洞,也就不敢再对叶子轩叫板,只能盯着叶子轩后面的向天唐低吼:“向天唐,你出卖我,出卖红门,我如不死,你必遭殃。”

  “不,就算我死了,你跟向家一样要灭门。”

  听到这话,向天唐身躯一震,满脸苦楚和无奈,有苦说不出,也对叶子轩更加忌惮,他原本就感觉叶子轩不怀好意,没想到还真把自己摆上台,叶子轩什么都不需要做,只要让朱华润觉得他跟叶宫一伙,所有怨恨就会发泄到他身上。

  只是他此刻根本没得选择,不管是不是他出卖红门,他都只能跟着叶子轩一条道走到底。

  “向少死不死,轮不到你决定,他现在是我的人,有我盯着,红门伤害不了他。”

  叶子轩目光平和看着朱华润:“朱少,你现在更该关心自己的处境,你已经废了,已经没有底牌了,而且你从医院逃出来,算是罪犯越狱,哪怕我不杀你,你也会在牢里坐上十年八年,那日子,你该能体会,所以要珍惜最后价值。”

  他微微前倾身子:“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,也不要让自己后悔。”

  朱华润嘴角抽动,冷冷看着叶子轩,艰难挤出一句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  “给你父亲打个电话。”

  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我有两个朋友在东瀛回不来。”

  他走到朱华润的面前,贴着后者耳朵低语一句:

  “告诉你爹,他们的安全,就是你的安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