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一千零零章 各方算计
    第一千零零章各方算计

    东京,晚上十点,司徒白梦脚步匆匆走入总堂,轻车熟路穿过大厅上到二楼书房。

    她伸出手轻轻按响门铃,还抬头望了头顶的摄像头一眼,精钢铸造的房门很快打开,司徒白梦走入了进去,正见朱老生盘坐在榻榻米上,动作轻缓地泡着茶水,茶香四溢,水声沸腾,配合四周的书籍,在这静谧书房,显得很有意境。

    朱老生的老脸相比以前多了一份憔悴,眼中的锐气也削减了两分,司徒白梦心里清楚,黑泽西之死,不仅给朱老生跟红门带来巨大压力,还让当时在现场的他受到冲击,恐龙的三板斧,唐薛衣的一刀如虹,让朱老生感觉自己老很多。

    不过她很快收敛这些情绪,毕恭毕敬上前几步:“朱先生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司徒白梦这些日子不见忙着跟东瀛政府、山口组以及云顶赌场周旋,还要不断抽调人手去搜寻唐薛衣跟恐龙的下落,可谓是忙得不可开交,但就是这样繁忙的时候,朱老生亲自给她电话,让她回总堂一踏,司徒白梦判断是出了大事。

    事实朱老生的老脸也很凝重。

    “来,喝茶。”

    朱老生没有立即回应司徒白梦,只是挥手示意她坐下来,继续四平八稳的泡着茶水,足足三分钟,他才完成一整套的工序,随后把一杯茶推到她面前:“这是刘堂主送来的金骏眉,也是你最喜欢喝的茶叶,口感还不错,你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司徒白梦接过茶水:“谢谢门主。”

    在她喝入两口茶水后,朱老生也端起杯子一抿,接着点点头:“好茶,我已经三年没喝到这么好的金骏眉,刘堂主走心了。”随后,他看着沉默的司徒白梦开口:“看你气色不是太好,怎么?东瀛人施压过度?还是开出苛刻条件?”

    司徒白梦抬起头,坦然迎接着朱老生的目光:“山口组从来都是一条吃人不吐骨的狼,不仅把黑泽西的死往我们身上推,还要我们尽快践行承诺,把六间赌场划归山口组旗下,东瀛政府也恼怒我们保护不力,让我们尽快找出凶手。”

    “或者拟定对安定岛的报复方案。”

    司徒白梦把红门的处境告知出来:“如果我们不积极弥补的话,官方会直接取缔红门的存在,以后我们就会变成非法组织,不仅要遭受山口组的蚕食,还要面对警方的打击,从这一点判断,官方是要找一个出气筒,红门不幸中标。”

    朱老生流露不满:“东瀛警方不是已经找出,袭杀黑泽西的凶手是安定岛恐龙吗?动机就是红丸号的残留恩怨,他们直接向安定岛开炮就是,为什么要迁怒我们呢?这不是仗势欺人吗?再说了,山口组也在现场,他们怎不用弥补?”

    “安定岛情况复杂。”

    司徒白梦幽幽一叹:“虽然我们都知道那是海盗窝,可它的的确确是印尼领土,东瀛政府直接跑去打击,很有侵犯领土的嫌疑,而借助印尼军警打击报复,效果又很小,加上西方国家对安定岛有意无意的庇护,东瀛官方难有作为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无法拿安定岛出气,只能拿我们来发泄。”

    “最重要的一点,宴会是我们牵头,我们多少有责任。”

    她的俏脸有着一抹无奈:“至于山口组,他们本就是东瀛人,同宗同源怎么都好说,何况山口组的初始本质,就是东瀛军方的预备队,东瀛筹建军队另一种形式,关系到他们的切身利益,所以东瀛官方于公于私都不会刁难山口组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低头抿入一口茶水,润润嗓子后补充:“门主,事到如今我们没有太多选择,只能尽快挖出两名凶手交给官方,然后想法悬赏杀手对安定岛下手,无论成不成功,我们都需要做点事情,不然这次很难度过官方这一关。”

    朱老生忽然冒出一句:“听说黑泽西死后,东瀛官方第一时间影射华国?”

    司徒白梦微微一愣,随后点点头:“没错,东瀛很想把此事跟华国挂钩,还有意无意告知是许家一事报复,只是恐龙出来,直接打了东瀛政府的脸,不仅不再提及华国阴谋,还消掉了昨日的新闻,只是谁都知道,东瀛政府很惋惜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袭击是华国所为,或者恐龙没现身,东瀛政府就不会太恼火黑泽西的死,因为可以捞回不少政治利益。”

    朱老生淡淡一笑:“此事恐怕真跟华国有关。”

    司徒白梦闻言身躯一震:“门主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朱老生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,只是喝入一口茶水反问:“白梦,如果我们拿下恐龙等凶手,还能找到证据证明跟华国有关,安定岛只是这次袭杀真相的一个幌子,你说,东瀛官方会怎么对我和红门?会不会不再追究我们的责任?”

    司徒白梦眼皮跳跃了一下,感受到朱老生蕴含了一些东西,诧异之际忙接过话题:“何止不再追究我们责任,还会把我们当成大功臣,当成大英雄,虽然红门地位受限,不太可能有政治影响提升,但东瀛官方一定会给足我们利益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不仅六间赌场不用给山口组,东瀛官方也会对我们多两分庇护。”

    她的眼里闪烁一抹光芒:“运气再好一点,你跟中村狮雄可以平起平坐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跟我想的一样。”

    朱老生呼出一口长气,脸上多了一抹枭雄式的阴狠:“只要把恐龙他们拿下,还有足够证据证明跟华国有关,咱们就可以改变目前困境,还能让我地位提高几个档次,东瀛官方也会大力庇护,叶宫一旦来东瀛攻击,官方绝对打击。”

    司徒白梦一脸茫然,犹豫一会,她带着一丝好奇问道:“门主,究竟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晚上八点,朱华润打了一个电话来。”

    朱老生收敛几分炽热情绪,让自己神情恢复了平静:“他从医院逃出来了,还逃去了陈开泰的秘密据点,只可惜这不是他的能耐,而是叶子轩的放长线钓大鱼,叶子轩故意放他走,不仅打掉红义安这据点,还让他知道红门没底牌。”

    “朱华润也罪加一等,他彻底穷途末路,红门也难有作为。”

    司徒白梦神情一怔:“朱少又被叶子轩算计了?”

    在朱老生的点头中,司徒白梦又追问一句:“那他打这电话什么意思,示威?还是要赎金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朱老生倒入一杯热茶,把茶杯放在掌心,感受着那一份滚烫:“叶子轩让朱华润打电话,目的很简单,他让朱华润告知,叶宫有两位朋友在东瀛处境危险,希望我跟红门能挤出一条活路给他们,只要他们安全了,朱华润也就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两位朋友?处境危险?活路?”

    司徒白梦重复这几个字眼,随后打了一个激灵:“他莫非是指恐龙和面罩男子?袭杀跟叶宫和华国有关?”

    朱老生呼出一口长气,淡淡出声:“叶宫能耐不小,如要从东瀛带走两只阿狗阿猫,举手之劳的事情,之所以叶宫也难于作为,肯定是这两人遭受东瀛各方重点关注,结合恐龙的露面以及面罩男子的隐藏,我判断袭杀跟叶宫有关、”

    “至于恐龙为什么愿意做炮灰,还转移视线,我暂时还没有找到动机。”

    朱老生喝入茶水润润喉,他看得很是透彻,声音低沉:“只是我相信,只要把另一人面具揭露出来,肯定可以找到真相,一旦坐实黑泽西被杀跟叶宫有关,东瀛政府就能大做文章,就能捞取不少政治利益,我们的困境也就会化解。”

    他脸上还划过一抹遗憾,他还一度想要录音,给叶宫跟黑泽西之死增添点证据,无奈电话另端说话的人不是叶子轩,而是他儿子朱华润,这就意味着,录音交给东瀛政府也没用,无法形成有利武器指证叶宫,不由感慨叶子轩的狡猾。

    此时,司徒白梦却皱起眉头:“可叶子轩不是要我们保证两人安全吗?动他们,岂不是把朱少置身危险之地?”

    朱老生脸上一副大义凛然:“我十分喜欢华润,我也愿意为他牺牲自己,可是我不能拿成千上万的兄弟性命开玩笑,给恐龙他们挤出一条活路,或许会让华润活下来,但一旦被东瀛政府知道是我们放水,那么整个组织就不复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孰轻孰重,我权衡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司徒白梦讶然失声:“你要牺牲朱少?”

    朱老生轻轻转动着茶杯,声音带着一股子坚定:“没法子,换成你在我位置,只怕也会相似选择,我不能为他一人,把你们多年的心血搭入进去,而且谁能保证,我们放走了恐龙他们,叶子轩就会放掉华润?搞不好继续奇货可居。”

    在司徒白梦想说什么时,朱老生摆摆手:“与其让他害了我们,不如成就他的伟大。”

    朱老生还有一个理由没说,那就是朱华润被断根,成了废人,接回来也没用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答应叶子轩,明晚八点,东京七号码头,我让人送目标离开。”

    他微微挺直自己胸膛:“一旦目标来了,雷霆拿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