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一千零一章 反目成仇

天才布衣 第一千零一章 反目成仇

  第一千零一章反目成仇

  叶宫香港总堂,叶子轩设宴一桌。

  八人座的桌上摆满了不少美食,豉汁蒸大鳝、蒜蒸波士顿龙虾、梅子沙拉排骨,桥底辣蟹等,全是香港酒店的招牌菜肴,虽然十二点享用这些食物有点突兀,可香气依然让人饥肠辘辘,也让伤口重新处理一遍的朱华润不断吞着口水。

  强心剂的后遗反应,对现实的认命,希望的重新崛起,让他急需一顿丰富大餐来发泄心中情感,尽管这可能会影响他伤势的恶化,可朱华润此时什么都不想管,只想好好吃一顿,大睡一觉,然后等待父亲派来迎接自己回东瀛的使者。

  朱华润已经按照叶子轩的吩咐,把后者的要求一一给父亲说了,父亲也答应明晚八点会送走叶宫两个朋友,叶子轩因而向他承诺,只要两人能够安全离开东瀛,那么叶宫就会让红门接他回去,免受官方刑罚,更不用遭受叶宫的折磨。

  这让原本绝望的朱华润,心里重新腾升新生希望,心情也好了不少。

  “朱少,来,来,这一桌酒菜都是为你准备的,放开肚子吃喝,吃完好好睡一觉,再醒来,烦扰尽去。”

  此时,坐在朱华润对面的叶子轩亲自给他倒酒,随后拿起一个桥底辣蟹递到朱华润面前:“这是越国大肉蟹,知道怎么烹制吗?先把蟹身切块炸香,再加上辣椒油和葱蒜还有姜末去炒,把葱跟蒜炸到焦黄,然后满满的覆盖住炒蟹。”

  叶子轩像是老朋友一样,向他描绘着辣蟹的美味:“让葱蒜的香气渗入里面,这样一来,蟹肉里面就会充斥蒜香、辣椒香和姜末,吃起来会越吃越顺口,越吃越过瘾喔!特别要提的是蟹钳肉,鲜甜可口,一次一大口咬下,超满足!”

  舌尖体的描述落下,朱华润再也按捺不住,也不再去想自己跟叶子轩的恩怨,拿起辣蟹就撕裂吃起来,他似乎饿了,也似乎太好吃,一分钟不到,他就消灭一支辣蟹,随后又伸手去拿龙虾,撕开,大口大口的啃起来,没有半点形象。

  “别急,慢点吃。”

  叶子轩看到他狼吞虎咽的样子,不仅没有半点鄙夷,相反脸上还多出一抹笑意,把酒杯推到朱华润面前道:“这酒也很不错,差不多两千美金一瓶,我平时都舍不得喝这么好的,但为了招待朱少,再贵的酒菜,叶宫也会尽力供应。”

  朱华润看了叶子轩一眼,端起酒杯全部喝完,随后就放心酒杯,继续吃着盘子中的龙虾,叶子轩没有丝毫在意,还春风一样温暖:“叶少,虽然你我有不解恩仇,杀掉你比放回去更恰当,但我竟然跟你做交易了,就一定遵守诺言。”

  在朱华润的动作微微一滞时,叶子轩又补充上一句:“只要你爹明晚让我两位朋友安全离开东瀛,我不仅好吃好喝地伺候你,还让最好的医生给你治疗,让你身体早日康复,绝对让你日子过得跟神仙一样,快快活活等待红门接你。”

  朱华润神情一缓,眼里多了一抹憧憬,遭受过厄难还两度绝望的他,此刻很清楚醉生梦死的日子可贵,所以不想失去现在难得的享受,也祈祷明晚一切顺利,让他可以平安回到东瀛,于是挤出一句:“叶子轩,希望你能一诺千金。”

  “如果你爹帮了我,我又撕毁承诺对付你,我天打雷轰,不得好死。”

  叶子轩很直接丢出一个毒誓:“叶宫上下也没一个好下场。”

  见到叶子轩把叶宫都搬出来发誓,朱华润对他相信了几分,咬入一口龙虾后开口:“你也放心,我爹最疼我,他答应让叶宫的人撤离东瀛,那么就一定会让他们离开,绝对不会为难,再多叶宫子弟,对他来说也比不上我一根指头。”

  说话之间,朱华润还隐隐有一抹骄傲,对父亲的自豪,他一直以为,叶子轩对自己的低头,是因为父亲发现叶宫在东瀛的据点,于是拿下来要挟叶子轩换人,可能那两人是骨干,叶子轩不想让他们横死,所以最终跟父亲做一笔交易。

  想到这里,他对父亲很是佩服,红门没派人来香港营救,而是在东瀛捕鱼,风险小,效果大,父亲不亏是老江湖啊。

  朱华润的脸上划过一抹傲然,随后又拿起一块排骨啃起来,他连筷子都不用,吃得很是高兴,叶子轩笑着又给他倒上一杯酒:“我相信朱少是有诚意的,不然我今晚也不会好酒好菜伺候,对了,我还认识泰国一位专门变性的医生。”

  朱华润脸色巨变,眼里还有一抹刻骨仇恨。

  “朱少别误会,我不是叫你变性。”

  叶子轩轻声笑了起来:“是这位医生不仅能把男人变成女人,还能把女人变成男人,他有一手精湛的移植医术,成功率九成,朱少的断根,在他眼里就是一个小伤,我可以告诉你,他出手,绝对可以让你重新拥有命根,变成男人。”

  听到这一番话,朱华润身躯一震,下意识抓住叶子轩低喝:“你说的是真的?你没有骗我?他能移植?”

  叶子轩轻轻拍打他油腻腻的手背,保持着温暖的笑容回应:“当然是真的,这有什么好骗你的?他是泰国一个僧侣,医术精湛,这几十年做了三百多例的手术,几乎都是成功,你也不用怀疑,人妖横行的地方,有这种大师不稀奇。”

  “而且你试一试也没什么坏处,手术效果再差能比现在差到哪里去?”

  朱华润低喝一声:“给我地址和电话,我去找他。”

  叶子轩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,轻轻摇晃一下笑道:“把他介绍给你当然没问题,但不是现在,等明天晚上,我两名兄弟安全离开东瀛了,我再把他的地址和电话给你,还是那句话,明晚顺利了,咱们一切都好说,竭尽全力善待你。”

  朱华润死死盯着叶子轩:“好,一言为定,明晚之后,把他介绍给我。”

  他现在不仅对生活多了一抹憧憬,还多了一股原本压制回去的热血,全身充满了躁动气息,恨不得马上手术,马上长出命根,马上找十个八个女人来验证自己,这也让他对明晚行动生出极大期盼,心里祈祷父亲一定要保护好俩目标。

  “朱少,你慢慢吃,吃完了,会有人带你去客房。”

  叶子轩把杯中红酒喝完,随后把酒杯放桌上,轻笑一声起身开口:“里面什么洗漱用品都有,还有各种娱乐设施,你好好享受,只要你不离开房门,不会有人进去打扰你,对了,明天我还会让人给你手机,让你跟你爹再沟通一次。”

  朱华润点点头:“好,明天见。”

  在朱华润低头继续狼吞虎咽,还时不时嘴角扬起兴奋弧度时,叶子轩伸伸懒腰离开大厅,随后回到鬼头王留下的书房里,刚刚靠在座椅打开监控,凤来就轻轻敲门进来,手里还端着一盅燕窝:“叶少,辛苦一天了,喝点燕窝补补。”

  她还打开盖子递到叶子轩面前:“你今天可没好好吃饭。”

  “谢谢。”

  叶子轩也没有扭扭捏捏,接过来喝入一口:“味道不错。”随后叹息一声:“我也想好好吃顿饭,无奈事情太多了,而且唐薛衣跟恐龙处境危险,整个东瀛都在寻找他们,如果不早点安排救他们出来,只怕两人都会被东瀛人堵住。”

  “叶少,你相信红门?”

  凤来神情犹豫了一下:“朱老生会庇护唐薛衣跟恐龙离开?”

  “不会!”

  叶子轩毫不犹豫地回道:“朱老生能够在东瀛站稳脚跟,还能在山口组打压下发展,那就证明老家伙不是善男信女,他怎么可能为了儿子,把自己跟红门置身险境?想一想,如果他帮恐龙两人离开的事暴露出去,东瀛人会怎么做?”

  凤来一怔,随后回应:“雷霆灭之。”

  “没错!”

  叶子轩看着屏幕上的朱华润:“被东瀛知道朱老生帮了杀害黑泽西的凶手,红门绝对会遭受东瀛黑白两道攻击,而且是不可对抗的碾压,至于泄露的可能性太大,不管是恐龙他们,还是叶宫,或者偷渡船,都有可能给红门捅一刀。”

  “朱老生怎会把红门推到这种险境?”

  叶子轩的声音带着一股子坚定:“再说了,朱华润已经废了,这个儿子对他意义不大,撑死就那点血缘亲情了,而对于朱老生来说,这点亲情不足于让他拿一生心血和事业冒险,所以他绝对不会为儿子生死就放唐薛衣跟恐龙离开。”

  在凤来轻轻点头赞同时,叶子轩又淡淡补充一句:“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,红门明天一定会在码头设伏,只要唐薛衣跟恐龙出现,他们就会把后者雷霆拿下,继而献媚东瀛政府化解红门现在的困境,讨取跟山口组平起平坐的资本。”

  凤来嘴角牵动了一下,似乎没想到叶子轩想得这么深,随后一脸不解的问道:“那你怎么还让朱华润打电话交易?既然知道对方不会帮忙,咱们何必打那电话呢?这还给朱老生透露了信息,让他知道恐龙是幌子,叶宫是幕后黑手。”

  “一不小心,就会让东瀛政府指证华国。”

  叶子轩笑容很是恬淡:“不给朱老生一点希望,他怎会带东瀛各方去码头?他们不去码头,唐薛衣他们怎么回来?”

  凤来恍然大悟:“声东击西。”

  “这是明面的东西。”

  叶子轩没有隐瞒更深层次的算计,轻轻摇晃着燕窝开口:“知道我为什么让朱华润打电话吗?知道为什么我给他这么多希望吗?知道我为什么不断灌输他爹明天就会救他离开吗?很简单,我要让朱华润觉得朱老生发自骨子地爱他。”

  “待憧憬无比的他明晚发现,朱老生无情抛弃了他。”

  “他的一切希望,命,好酒,好菜,命根,女人,富贵,全部消散。”

  叶子轩悠悠出声:“你说,朱华润对他爹会怎么反应?”

  凤来挤出一句:“恨!发自骨子的恨,比绝望,比伤心更愤怒发恨。”

  “这么愤怒,这么绝望,这么恨、、、那你说、、、、”

  叶子轩一语破的:“父子会不会反目成仇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