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一千零三章 血债血偿

天才布衣 第一千零三章 血债血偿

  第一千零三章血债血偿

  “不准动!”

  两百多名红门子弟第一时间冲到货车面前,相隔五米左右马上散开形成扇形,其中二十余人还猛地甩手,把手里铁钉板丢在地上,让货车再也没有机会逃窜出去,前面百余人还举起枪械,对着驾驶舱的三人,厉喝连连:“不准动!”

  杀气腾腾!

  司徒白梦握着枪械从后面走了上来,向车内的三名面罩男子喝出一声:“恐龙,你们已经被包围了,马上弃械投降!门主说了,只要你们老老实实束缚,我们就绝不会伤害你们一根毫毛,绝对安全,如果你们要反抗,那就休怪我们出手无情。”

  她还一挺傲然的双峰,带着居高临下的气势:“恐龙,我知道你们身手强悍,能打,不怕死,一个个都是一夫当关的勇士,但是你们今晚没有半点机会,红门来了五百多人,两百多把枪,这里有人堵着你们,外面还有几百人封锁。”

  她还望向幽黑的海面一眼:“就连海面也有快艇候命,你们就是插翅也难飞。”

  三名男子依然没有出声回应,其中后座两人更是动都不动,就这样安静地坐在那里,司机咿咿呀呀想要说话,却不知是哑巴还是没了舌头,一个字眼都表达不出来,司徒白梦微微皱眉,再度厉喝一声:“出来!给你们一分钟考虑。”

  “到时不出来,就休怪我们无情了。”

  随着她最后一句话发出,两百多名红门子弟低喝一声,齐齐探前匕首和枪械,拉近双方的距离,也给车内人营造巨大的威慑,这时,司徒白梦的耳朵一动,传来朱老生的一个指令,她轻轻点头,随后微微偏头,数十把枪更前了一步,对着目标。

  麻醉弹头!

  这种架势生出了效果,咿咿呀呀的司机挣扎身子,随后举起了双手表示投降,但依然没有推开车门走下来,司徒白梦眉头皱的更深,不知道对方玩什么花样,不过她也没傻乎乎让人上前,她知道恐龙他们的身手霸道,不会让手下轻易冒险。

  何况手上有几十把麻醉枪,足够实现自己的目的。

  她掐着时间再度喝道:“还有十秒,开枪了。”

  司机再度连连摆手,咿咿呀呀,却一字都发不出,但看得出神情很是焦虑。

  司徒白梦没有再浪费口舌,很果断地一挥手:“开枪!”

  “扑扑扑!”

  十几把枪械同时喷出了枪火,十多颗麻醉子弹全部轰在车身下方,就是大腿和小腿的位置,随着枪声响起,三名面罩男子身躯晃动一下,还溅射几股鲜血,司机更是摇摆了一下上半身,随后就一头趴在方向盘上,喇叭顿时凄厉响起。

  坐在后面的两名男子也被子弹打得身躯一震,接着就向中间靠过去,两颗脑袋相碰发出闷响,接着就相续倒在椅子上不动,司徒白梦见到三人失去知觉,心里暗松一口气,搞定!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她很快又腾升一抹说不出的不安。

  事情进行太顺利,顺利的司徒白梦失去成就感,也让她有点难于置信,她还以为会有一场恶斗,没想到就这样轻轻松松拿下了,十几枚麻醉弹就摆平杀害黑泽石的凶手,她精神止不住恍惚,但很快又恢复理智,接着又打出一个手势:

  “放!”

  指令落下,十几把枪又对着车窗射击,十几颗催泪弹落入,浓烟四滚。

  面包车瞬间弥漫浓烟,刺激人的鼻子,被风一吹,更是席卷腾升,红门子弟动作利索掏出消毒面具戴上,他们今天有备而来,做足了措施,也表明司徒白梦他们对恐龙等人的忌惮,司徒白梦也戴着面具退后几米,她相信万无一失了。

  “把他们拿下!”

  三分钟后,司徒白梦一声令下,十几人冲了上去,拉开车门把三名鲜血淋漓的面罩男子拖了下来,还一把扯掉他们的面罩,露出狰狞扭曲的面孔,显然承受了不少痛苦,几名红门子弟上前,伸手一探三人鼻息,扭头向司徒白梦喊道:

  “活着!”

  在司徒白梦暗呼一声漂亮时,一人低头审视三人一番:“好像没见到恐龙。”

  另一人眼睛一眯,盯着三人手臂一个标记,身躯一震:“他们胳膊有红色弹孔刺青,好像是红门的人。”在红门子弟下意识上前探个究竟时,说话的那人俯身一摸:“不是刚漂染上去的,是有一些日子的标记,只是我没见过三人。”

  这时,人群中一人犹豫开口:“他们好像是外围子弟,在银座活动的帮众。”

  听到这一句话,又有一人提着枪从人群中冲了上去,仔细审视三人面目喊出一句:“没错,他们是外围子弟,是专门让女留学生拍裸照借高利贷的三级子弟,是胡大运旗下的人,上次我在胡堂主堂口见过他们,他们怎么会来这里?”

  司徒白梦脸色巨变:“什么?没有恐龙?红门子弟?怎么可能?”

  她心里止不住咯噔,随后全身汗毛炸开,嗅到了一抹危险。

  “哗啦!”

  这时,有人掀开货车后面的厚厚帆布,再掀开上面的铁板,赫然发现,下面铺满了液体,闪烁的红色倒计时,在火光的照耀下,仿佛是死神的眼睛,三硝酸甘油酯,化学成分是三碳五氢三纳九氧,有剧毒易燃烧,属于高危化学品类。

  它基本是用来制造液体炸弹,这种物质可以直接溶解于地表,在接受明火导线的时候产生剧烈爆炸,理论上每立方米的硝化甘油会产生七顿的爆炸冲击力,但如果强氧化剂和活性金属粉末之后,每立方米的爆炸能量能达到二十五吨。

  这样的冲击力可以直接摧毁,一辆正面装甲为二十五毫米的主战坦克。

  完了!全完了!

  掀开帆布的红门子弟彻底傻了,他第一次痛恨自己,为什么要是军迷?为什么要懂得如此多的炸药知识?如什么都不知道,他至少还有转身跑路的机会,身体僵直的他连挪移勇气都没有,随后歇斯底里喊出一声:“快跑,有炸药!”

  炸药?

  全场一片死寂,司徒白梦全身冰凉:这是一个圈套!

  “轰!”

  火光升腾,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,从驾驶舱座位响起。

  “轰!!”

  数十名来不及躲避的红门子弟被炸翻在地,血肉模糊发出一声凄厉惨叫,只是惨叫还没有落下,更大的爆炸声紧随其后,仿佛天崩地裂一般,货车后面液体炸药也爆炸开来,巨大的火球,随着货车掀翻冲天而起,席卷方圆二十多米。

  掀起的汽浪,不仅让一百多人全部甩飞,鲜血肢体四飞,还使距离一百多米的建筑砖石都在簌簌而抖,仿佛是在遭遇地震,正盯着屏幕的朱老生也身躯晃动,差一点就撞到面前的屏幕上了,朱老生跌坐在沙发上,脸色说不出的苍白。

  “轰!!轰!!~~”

  仿佛是连锁反应一般,爆炸声接二连三,一声比一声来的猛烈,来的震憾,不时有腾飞而起的汽油桶,四处飞溅,就像是太空的火流星,甚至还有一只汽油桶,嵌在了司徒白梦前面的道上,熊熊燃烧,整个七号码头,变成火海地狱。

  “轰!!!”

  四肢一片血肉模糊的司徒白梦,挣扎着向海边奔跑过去,想要跳海最大程度保护自己,只是刚刚奔出十多米,一个炸飞的货车轮胎爆射了过来,司徒白梦躲避不及,砰的一声,背部被轮胎狠狠砸中,司徒白梦跌出七八米,鲜血狂喷。

  她的身上虽然有防弹衣,可依然扛不住那种重量,在地上挣扎两下,就一头栽倒,昏死过去,砰砰!此时,码头依然接连不断地响起爆炸声,不是油桶发生爆炸就是子弹高温激射,两百多名红门子弟几乎都倒在火海,惨叫不断响起。

  “混蛋!”

  朱老生看着红门子弟受损,一边吼叫手下赶紧救火救人,一边握着拳头轰翻监控屏幕,义愤填膺:

  “叶子轩,你这混蛋,我要杀了你,杀了你。”

  在一片慌乱中,他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起,朱老生按下免提吼道:“谁?”

  电话另端,传来朱华润的声音,有着说不出的绝望:“爸,叶少让我问问你,目标送离码头没有?”

  听到儿子的声音,朱老生心里一颤。

  没得到回答,朱华润又轻声一句:“爸,送走没有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