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一千零四章 事端再起

天才布衣 第一千零四章 事端再起

  第一千零四章事端再起

  天亮,香港。

  叶宫旗下一处茶楼,叶子轩靠在临窗边缘,一边喝着早茶,一边欣赏着外面街景,悠然自得,宠辱不惊,好像东瀛七号码头一炸,好像跟他毫无关系一样,这让从楼梯走上来的凤来流露一丝叹服,也只有叶子轩能如此面对这份胜利。

  在念头转动的时候,凤来又从蒸笼里拿出四款精致点心,放在叶子轩面前一笑:“叶少,这是叶宫旗下的茶楼,你不用这么节省,而且你不多吃一点,茶楼的兄弟们只怕会忐忑不安,他们会觉得食物水准欠缺,或是服务出了问题。”

  “哈哈哈,还有这事。”

  叶子轩闻言大笑起来,挪移桌面放多四款点心,随后又想起了什么:“怪不得刚才服务员来了几次,询问点心是不是合我胃口,服务还满不满意,我说还行,可他们也没有太大高兴,估计觉得我是客套话,想想确实应该行动表示。”

  凤来让人拿多一副碗筷,清洗一番就夹起一个包子给叶子轩,笑容很是恬淡:“茶楼难得叶少光临一次,自然希望得到叶少的赞誉,而这支持不是简单的口头夸奖,他们更喜欢看到叶少吃多点,喝多点,事实今天这餐点也走了心。”

  凤来看着桌面的餐点:“比以往款式好多了。”

  “好,今天我就把桌面的餐点全部扫了。”

  叶子轩又发出一阵爽朗笑声,随后夹起包子大口大口吃起来,凤来神情柔和给叶子轩倒茶,对他大朵快颐很是欣慰,随后轻声一句:“叶少,东瀛传来消息了,码头一战,红门埋伏五百精锐,全是来自各堂口的精锐,装备齐全。”

  “麻醉弹,催泪弹什么都有,朱老头摆明要活抓我们的人。”

  在叶子轩脸上没有波澜继续吃着包子时,凤来话锋一转汇报战绩:“昨晚的爆炸,不仅我们安排的炸药炸了,码头的油桶也掀翻,红门一百三十人横死,八十人受了重伤,司徒白梦也重伤昏迷,码头附近的医院,一时间人满为患。”

  她补充一句:“这是直接杀伤力,还有一个附带的伤害作用,附近工人和居民,见到码头冲天而起的火光跟蘑菇云,以为是哪个核电站又泄露爆炸了,三千多人第一时间撤出十几公里,一路还流传出去,最后导致十万人远离码头。”

  “听说还有几万人要离开东京。”

  凤来淡淡出声:“毕竟福岛的前科摆着。”

  叶子轩闻言眼睛微微眯起,随后嘴角勾起一丝笑意:“没想到还起了这作用,看来东瀛民众对核电站已成惊弓之鸟,有这浑水摸鱼的机会别浪费了,告诉在东京的雄鹰子弟,制造几个谣言,让东京乱一点,也让东瀛官方焦头烂额。”

  “借此冲淡黑泽西横死一事,免得有什么手尾没处理干净被揪出,我可不想华国跟黑泽西之死扯上关系。”

  他往嘴里丢入半个包子,言语有着一股坚定:“而且是时候给东瀛人一点教训,东瀛政府向来阴险无耻,几年前因为地震,导致福岛、岩手、宫城三地核电站出现泄漏,残留巨大辐射,严重影响了他们的经济发展,还出现无人区。”

  “为了挽回损失也为了增加人气,就假仁假义对华国免签这三地,摆明是要赚华人的钱,要华人的命。”

  说到这里,叶子轩脸上划过悲哀:“可悲的是,还有不少华国人前扑后续去三地旅游,还喊着什么人生苦短,见识为长,区区辐射算得了什么?”他叹息着摇摇头,随后话锋一转:“让东瀛乱一乱,恐慌一点,也算是对华人积德。”

  凤来轻轻点头:“放心,我待会就联系白组长安排。”

  叶子轩没有再纠缠此事,注意力转移到唐薛衣身上:“对了,唐薛衣他们出来没有?”

  凤来似乎早预料到这个话题,毫不犹豫地回道:“没有,他们今晚撤离,本来昨晚要趁着红门混乱撤离,但海面突然多了不少东瀛的军警,目的不明确,白组长出于恐龙他们安全着想,就果断取消撤离行动,准备今晚再离开东瀛。”

  “现在东京人心惶惶,一个个都猜测着核泄露,如果我们再丢出几个谣言,估计撤离会比昨晚还安全。”

  叶子轩眉头轻皱:“海面封锁严密?”接着抛出一句:“让秋画迅速查清军警行动目的。”

  他对于不该出现的意外,总是有着说不出的警惕,如果东瀛军警昨晚行动不是冲着唐薛衣他们,叶子轩不会有太多担心,如果就是奔着后者去的,叶子轩就不得不慎重对待,这意味着东瀛官方发现了什么,一不小心,两人就回不来。

  凤来点点头:“明白。”

  在凤来给白秋画打完电话后,叶子轩心里稍微轻松两分,随后又问出一句:“朱华润怎样了?”

  凤来低头喝入一口茶水,耸耸肩膀回应叶子轩:“一切如你判断,他绝望了,没有求饶,没有哭泣,没有悲伤,也没有愤怒和恐惧,哀莫大于心死,朱老生对他的抛弃,已经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,早上送进去的早餐,他也没触碰。”

  “很好。”

  叶子轩很是满意这个结果,随后淡淡抛出一句:“他这态度就是我所希望的,昨晚他质问朱老生,有没有把目标送走时,我就清楚,父子感情就此破裂,再让他在房间好好想几天,他就会对朱老生更加痛恨,那时绝望会变成杀意。”

  “憧憬有多深,仇恨就有多深。”

  叶子轩发出一个指令:“记住,派人盯好他,不能让他跑了,更不能让他死了。”

  凤来轻声回应:“三十名兄弟二十四小时盯着,还有两名医生待命。”

  叶子轩欣慰点点头,很是满意凤来的安排,凤来又想起一事,忙坐直身子向叶子轩汇报:“对了,刚才旗下兄弟来了电话,说陈开泰把红义安的网络说了出来,三堂和七堂同时出击,把红义安的秘密据点捣毁,伤敌差不多五十人。”

  “期间还发现一个人的影子。”

  叶子轩抬起头:“谁?”

  凤来低声一句:“毒刺!”

  叶子轩脸上划过一抹讶然,似乎没有想到毒刺还活着,还跟红义安勾搭上了,此时,凤来又补充上一句:“三堂主在捣毁藏匿红衣安子弟的维修厂时,十多人抵抗一番就弃械投降,毕竟我们人多势众,但有一个女人咬牙杀了出去。”

  凤来把消息全部告知叶子轩:“她撂翻我们二十多人,然后从后园抢夺一部面包车,直接撞破后墙出去,兄弟们追击不上,加上她手里有两把枪,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溜掉,不过监控截下她的五官,对比向天唐描述毒刺,完全吻合。”

  “红义安子弟告知,毒刺是带着上头介绍来修理厂匿藏的,至于什么身份,要做什么,他们一概不知。”

  叶子轩手指摩擦着杯子:“把她照片拿给向天唐辨认,如果是毒刺的话,全港大追杀。”

  他竖起一个手指头:“一个亿,要她的命。”

  在凤来轻轻点头的时候,叶子轩的手机响了起来,他瞄了一眼,发现是伊万斯基的号码,有点诧异对方这时候给自己电话,但还是笑着戴上耳塞,随后靠在座椅上:“老哥,早上好啊,怎么有空给我电话啊?安定岛的手尾搞定了?”

  “哈哈哈!”

  叶子轩的耳边传来伊万斯基的笑声,后者一如既往地洪亮:“那些狗娘养的伪民主人士,哪里是容易收拾的人?要慢慢炮制才行,而且我手段差老弟一截,干掉黑泽西一战,可真是牛哄哄的漂亮,杀了强敌,又给安定岛背了黑锅。”

  叶子轩悠悠一笑:“是吗?什么黑锅?黑泽西就是恐龙干掉的啊,恐龙难道不是安定岛的人?”

  伊万斯基闻言又大笑起来,言语带着一丝欣赏:“你啊你,还真是够狡猾,不过你的说法也对,杀掉黑泽西的恐龙,确实是安定岛的大将,只是无论如何都好,我都要说一句,干得漂亮!对了,昨晚的码头爆炸,也是老弟手笔吧?”

  叶子轩轻声回应:“红门拿弹头吓唬我,不回礼,我岂不是没礼貌?”

  “有种,是条汉子!”

  伊万斯基由衷的赞出一句,显然对叶子轩的手段很是欣赏,随后又带着一抹遗憾:“只是你那炸药不够份量啊,动手前应该找找我,我给你安排几个大家伙,那些玩意爆炸出来,绝对的寸草不生,活口不留,七号码头也变成废墟。”

  “记住,下次要炸药,记得问一问我。”

  叶子轩笑了笑:“真炸翻码头,我估计就成恐怖分子了。”

  随后他又话锋一转:“老哥,你给我电话,该不是纯粹赞我吧?”

  “哎呀,差点忘记正事了!”

  伊万斯基迅速结束闲谈,声音变得肃穆起来:“老弟,我们今天对红娘子伤口进行治疗,在背部的一个小口子,发现一个很精密的纳米芯片,是来自以色列国防军的定位芯片,从芯片的耗损和摩擦程度判断,这芯片怕是存有一些年头。”

  “最重要的是,红娘子对此很震惊,反应很激烈,她好像对此不知情。”

  伊万斯基神情犹豫了一下,最后做出自己的判断:“我怀疑,武元甲为了能够掌控安定岛骨干,了解他们行踪,查看他们忠诚,对他们都偷偷植入了芯片定位,还是在他们毫不知情的态势下进行,平时不会启动,必要的时候再打开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叶子轩腾地站了起来:“芯片定位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