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一千零五章 敌围重重

天才布衣 第一千零五章 敌围重重

  第一千零五章敌围重重

  “咔嚓!”

  距离唐薛衣落脚的五百米外温泉公寓,三楼西侧八号客房,养伤两天恢复不少的恐龙,正盘腿坐在榻榻米上,徒手抓着大块大块的牛肉往嘴里塞,他的牙齿白皙,牙口极好,一口下去,汁水四溅,坚韧的牛肉也断裂两半,随后落肚。

  吃着牛肉的时候,他的眼睛还瞄几眼东瀛新闻,前几天沸沸扬扬的黑泽西袭杀风波,今天被七号码头爆炸所代替了,冲天的火光,慌乱的人群,愤怒的专家,还有抗议核电站的游行队伍,整个东瀛显得很是动荡,看上去乱糟糟一团。

  新闻还开出一个栏目,叫做解密真相,不仅三百六十度清晰展示面目全非的码头,还告知昨晚事件是临时工失误导致油桶爆炸,官方代表扬言追究相关人员责任,还拿出自己仕途担保东京安全,随后又无奈呼吁离家出走的民众回归。

  只是福岛前科摆在那里,东瀛人们对官方态度持有疑虑,民众出于生活成本考虑暂时停止撤离,权贵却是宁可信其有的出国躲避,准备躲几个月再回来查看,所以机场、高铁和渡船还是人满为患,新闻画面全是匆匆撤离的权贵人员。

  恐龙咔嚓一声咬入一大块牛肉后,心情愉悦地冒出一句:

  “最好把整个东京炸了。”

  这些年,安定岛跟东瀛冲突不断,在恐龙的印象中,东瀛船只少说有二十条落入安定岛手里,让安定岛从东瀛身上敲诈十几亿美元,东瀛也没有一直忍气吞声,前后派出不少特工杀了安定岛骨干,恐龙不少好同伴都死在东瀛人手里。

  双方死人不少,仇恨也是越来越深,所以恐龙对东瀛人从来没有同情,还恨不得每天宰几个泄恨,因此见到东瀛一片混乱,他发自内心的高兴,而且环境越是动荡,他离开东瀛的概率就越大,东瀛军警忙着码头爆炸就不会关注他了。

  前两天,恐龙还在电视上见到自己画像,东瀛人悬赏一千万要他线索和脑袋,如今新闻上不见自己影子,他的胃口都好了不少,于是风卷残云的把一斤牛肉吃了干净,摸摸肚子又拿起几个饭团,差不多两斤食物落肚,他才心满意足。

  他还想起红娘子,心头止不住一柔,凶横脸上罕见一抹温柔:

  交易完成,很快,两人就可见面了。

  他不是一个好人,但恐龙愿意为红娘子牺牲一切,无论做什么都愿意,哪怕去死。

  “得!”

  就在恐龙舔舔手指算是结束自己早餐时,他的耳朵微微抖动了一下,感觉到门外有踩踏硬物碎裂的动静,而这动静又不是干脆利落地一闪而过,证明有人悄无声息靠近自己房门,事实他这是最靠里面的客房,也不该有客人经过门口。

  恐龙扭扭脖子站了起来,想要去猫眼探一个究竟,这时,桌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,恐龙拿起来扫过一眼,嘴角牵动了一下,随后拆掉电话卡捏碎,还吹着口哨走到床边,从下面摸出两把枪揣在腰间,接着又拿出一把斧头紧握在掌心。

  恐龙继续吹着口哨,悄无声息把窗户打开,下一秒,他一脚踹在一张凳子,凳子嗖一声打在窗户。

  “砰!”

  一声巨响,宛如有人跳窗跑路,声音响起时,恐龙闪入了衣柜中。

  “轰!”

  几乎是同一个时刻,房门被人野蛮的撞开了,气势澎湃,四名黑装男子先冲入了进来,脚步一挪,形成扇形队形,四把手枪齐齐扣动扳机,一齐向房间射出子弹,台灯,桌椅,墙壁,瞬间被打得斑驳不堪,只是没有他们想要的惨叫。

  下一秒,数十名黑装男子冲入了进来,挥舞刀枪吼叫不已,只是环视房间一眼,很快发现没有他们想要的目标,在他们微微一愣的时候,其中两人径直冲到窗边,看着碎裂的木窗吼道:“他跳窗跑了,赶紧通知外围兄弟堵截,快。”

  “嗖!”

  在一人拿起对讲机汇报战况后,背靠衣柜的他猛然嗅到一抹危险,下意识扭头望向柜子,不仅从缝隙见到一双铜锣大的眼睛,还见到一道摄人心魂的斧光,扑!没等他发出一声喊叫,斧头就直劈而下,把手持电话的他活活劈成两半。

  鲜血飞溅,在场众人几乎都沾到了血滴。

  “砰!”

  在数十名黑衣汉子还没从同伴的死亡反应过来时,破柜子而出的恐龙怒吼一声,一脚踹飞半具血淋淋的尸体,轰!尸体翻滚着砸入冲来人群,七八人当场被砸中,哀呼惨叫,还有不少鲜血溅出,下一秒,恐龙又把一张单人沙发踹出。

  沙发气势如虹砸了出去,又是三人惨叫着倒地。

  一个秃头男子吼叫一声:“堵住出入口,把他拿下!”

  他还向持枪同伴喝出一句:“要活口。”

  数十名黑装大汉蜂拥而上,刀光霍霍让人心惧。

  恐龙根本就没想过现在跑路,不退反进的向对手冲杀了过去,俨然要来一场近身战,不给对方开枪射伤的机会,手中斧头不断挥舞,凶猛砍杀,转眼之间,就有七八人倒伏他脚下,不知死活,挤满房间的人群被他强大气场再度迫后。

  只是黑衣汉子很快又喊叫着上来,六把锋利砍刀同时落下!

  “杀!”

  恐龙身子猛地一旋,雷霆万钧转出一斧,只听当当乱响,六把刀全部被他砍断,乱飞的刀片没入密集人群,响起了三五声惨叫,三个挥刀冲到恐龙近前的黑装男子,愣了愣神,才发现刀飞了,虎口裂开了,恐龙顺势又是挥出一斧头。

  三人悲呼倒地,胸膛全被剖开,恐龙看都没看他们的生死,一脚踏在一具躯体上,整个人飞身而起,手中斧头雷霆扫出,冲来的两名敌人脖子被斩,空中鲜血飞出,眼看不能活,恐龙脚跟落地,接着又旋出一斧,二人翻身溅血摔倒。

  发疯的恐龙,发泄蛮力,常人难敌,冲入房内的六成敌人倒在斧下。

  趁着这个机会,恐龙又是踹出一具尸体,砸翻四五名敌人,撕出一道口子,在他又杀掉两人威慑其余人脚步时,恐龙扯着一具尸体从窗口撞飞出去,三楼虽然差不多有十米高,但对于恐龙来说却是小意思,身子一弓,贴着尸体落地。

  “嗖!”

  就在恐龙一扔尸体阻滞几名外围子弟攻击时,一记锐响刺激他的耳膜,随后,一把武士刀向他刺过来,速度极快,恐龙身子一弓,反手就是一斧,刀斧相交,各自推开,但很快又相互吼叫着冲锋,刀斧不断撞击,不断刺激人的眼睛。

  一时间,金铁交击声大作,两人三尺之地,劲气呼啸,有如风暴中心,从窗户跳下的东瀛男子,还有外围赶来的数十名敌人,紧握着武士刀观战,他们想要帮忙却发现插不了手,一人勉强上去,立刻被斧头劈成两半,下场很是凄惨。

  “砰!”

  十几个回合后,随着一记刺耳碰撞巨响,两人跄踉后退,分散开来。

  这一声巨响全场皆闻,整个温泉小花园更是回音传荡,久久不散,相交的劲气使涌出的东瀛人面如针刺,双目难睁,恐龙闷哼一声后退三米,身如触电,双手仿佛不是自己的,斧头差一点从手中掉落,随后又把一口热血强吞了下去。

  只是他面目依然一派狰狞蛮横的态势,更用目光挑衅似的瞪视着四周敌人,仿佛随时都可以挥斧再战,而偷袭者也在刀斧交击后,向后连退了十多步,在坚硬的草地上留下一只只的脚印,面上一片灰白,正是有过照面的松下菊子、、

  两人身上都出现血迹,恐龙的肩膀和胸膛、手臂更是残留敌我血液,此时看上去和一个血人相似,而松下菊子的脸上也出现一道斧伤,鲜血缓缓流下,形状可怖,宛如童话故事中的女巫一样,只是她丝毫不在意,盯着恐龙低吼一声:

  “果然是你。”

  松下菊子愤怒不已:“是你杀了黑泽石!”

  恐龙一抹脸上鲜血,没有出声回应,只是环视周围看看有没突破口,虽然他来东瀛就没有想过回去,但也不会任人宰杀的,查看一番发现没有退路,近百名敌人把整个旅馆花园围住了,要么有人来救自己,要么靠自己杀出一条血路。

  至于支援,恐龙知道不可能,叶子轩不会冒险把叶宫搭进来,那只有靠自己杀出血路了,只是他心里也清楚,这么多敌人,再加上身手不凡的松下菊子,受伤的他怕是很难活命,但无论如何都好,恐龙绝不会弃械投降,也不能投降。

  不然,红娘子怎么活命?

  此时,松下菊子又一举武士刀喝道:“你不是安定岛派遣的,说,究竟是谁派你来杀黑泽君的?”

  恐龙闻言眉头一皱,眼里掠过一抹好奇,松下菊子怎么知道自己不是安定岛派来的?继而也好奇对方能够找到自己匿藏地,不过感受到对方压来的杀气,他又散去这个多余的念头,一抹脸上的血迹,提着斧头喷出一口热气:“来。”

  “砍翻他!”

  松下菊子受了伤,很是忌惮恐龙的蛮横,于是武士刀一指:“要活不要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