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一千零六章 最后的悲歌
    第一千零六章最后的悲歌

    松下菊子今天是来活抓恐龙的,恐龙如果死了,所有努力都白费了。

    东瀛官方要的不是安定岛,安定岛对东瀛政治意义不大,而是要华国对此事负责,让世人知道是华国雇佣恐龙袭杀东瀛军神,这样,不仅可以让华国声誉更加狼藉,还能凝聚东瀛民心,让几条法令更快地通过,弥补千叶樱子的损失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随着松下菊子的指令,数十名山口组精锐冲了过去,手中武士刀连连挥动,恐龙知道到了最后的时刻,面对敌人潮水一样的冲击,他吼叫一声迎接上去,斧头如闪电般连连劈出,有如雷霆电掣,每一斧落下,必有一名恐龙惨叫毙命。

    只是他的力气也不断耗损,当他又劈向一名敌人时,随着一声“当”的交击声,他劈出的斧头,竟然被两把武士刀架住了,两名格挡的敌人身体摇摇欲坠,一张脸已变成赤红色,显然遭受到巨力的冲击,只是依然扛住了恐龙的劈击。

    三人趁机从恐龙身边奔行而过。

    因为斧头被阻力气耗损,恐龙来不及防守,身上顷刻添了三道长长的刀伤,但恐龙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,又是三名敌人扑击而来,武士刀斩向恐龙四肢,恐龙吼叫一声,踹飞两人后,斧头如风,快一线的挥斧而击,把三人尽数斩杀。

    只是东瀛人也杀红了眼,加上松下菊子的压阵,山口组攻击就如没有停息的浪涛一般,一次次扑扑向恐龙这块挺立在惊涛之中的岩石,随着攻击的波次,冲锋的敌人先后三次架住了恐龙劈砍,恐龙的身上也因此多了七道长长的刀伤。

    松下菊子又喝出一声:“上!他不行了!”

    恐龙扫视着密密麻麻的敌人,杀意滔天焕发:“杀!”

    随着松下菊子的指令发出,东瀛人又嗷嗷直叫冲锋,一时间声可洞天,长枪短刀纷纷向恐龙身上招呼过来,一刀最先刺在恐龙的肩膀,一股疼痛伴随鲜血顷刻蔓延全身,恐龙忽然发出了一声怒吼,那吼声力量是如此的巨大刚猛强大。

    几名敌人如被雷霆击中,一时间僵立在那里,耳朵嗡嗡作响,就在这时,恐龙斧头挥了出去,三人脑袋落地,接着踢出一刀,刀锋与空气摩擦发出嘶嘶声响,疾入闪电般的刺入一人胸膛,鲜血迸射而出,刺眼,并带着他身子飞出去。

    对手临死的眼神兀自还带着不可置信的恐惧。

    下一秒,恐龙右手一振,染血的斧头又是一道弧线,身前闪过一道白光,十数样兵刃飞到半空,随后当当当地落在地上,他斧头再振,身边顷刻抖出数点寒光,五名敌人连躲闪念头都没有,就已纷纷胸膛中斧,随后一头栽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扑扑扑!”

    但也就是这个空档,三刀斩在恐龙的小腿,溅射出殷红的鲜血,接着又是两刀掠过,恐龙背部又多几道血痕,皮开肉绽,恐龙反手一斧砍翻一人,还没转过身来,松下菊子嗖的一声窜出,一只厚实手掌轻轻巧巧的击在了恐龙背部上。

    她的手掌戴着一个手套,一掌落下看似很轻,但恐龙染血的衣服,随着那一掌的按落碎裂开去,他的骨胳也更发出“批批啪啪”的密集爆响,鲜血如溪流一样从恐龙的七窍流淌而出,恐龙的脸上露出不能置信的神色,随后低飞出去。

    他的背部,多了数十个针孔。

    松下菊子攻击得手,脚步一挪退后,避免恐龙抱着同归于尽,退出七八米后喝道:“恐龙,你中了我的**针,完蛋了、、、识相的,赶紧弃械投降,再把唆使你的人招供出来,我们可以看在安定岛的面子,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恐龙大口大口喘息,随后瞪着眼睛:“没人唆使老子,老子就是看你们鬼子不顺眼,有一个杀一个、、、、”

    “砍翻他!”

    见到恐龙执迷不悟,还口出狂言,松下菊子脸色一沉:“把他四肢给我砍断了。”

    五名亲信提着武士刀上前,眼里闪烁着野兽一样的光芒,准备上前把摇摇晃晃的恐龙砍了。

    “轰!轰!轰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旅馆三个位置忽然发生惊天动地的爆炸,接着几股冲天火光和浓烟腾升而起,门窗哗啦一声碎裂,树木也索索作响,不少建筑碎片四散出去,摄人心魂,松下菊子等人下意识弯腰,脸上都有一抹惊讶,不知道发生什么事。

    但松下菊子很快抓住重点,厉声喝道:“砍翻恐龙,别让他跑了。”

    她担心手下出手过重,又吼出一句:“要活口!要活口!”

    五名亲信不顾头上碎片,握着武士刀拉近距离。

    突然,一道淡淡白光破空而来,五名冲向恐龙的山口组精锐,武士刀刚刚劈到一半,所有动作瞬间停滞,原本满天震落的树叶,忽然全部散了,本来在动的,忽然间全都静止,绝对静止,除了不停震动的树枝外,已经没有别的动静。

    连空气都像是死去。

    五名山口组的眼睛里,忽然露出一种恐惧绝望表情,他们虽然手里还抓着武士刀,但刀的锋利和灵动却仿佛已变成死的,当那道淡淡白光闪过的时候,他们的武士刀就已死了,已无法再有任何变化,因为所有变化都被一种杀意冻结。

    所有的生命和力量,都已被闪过的白光夺去。

    爆炸飘忽的浓烟中,提着一把武士刀的唐薛衣,戴着人皮面具横档在恐龙的前面,神情如雪清冷,谁都不知他怎么出现的,但他就是出现了,而且半空又飙射出几道鲜血,在松下菊子和山口组成员的惊愣中,五名握刀同伴轰然倒地!

    咽喉,一道锋利的裂缝,夺走他们全部生机。

    恐龙震惊地看着唐薛衣,似乎没想到他会出现,下意识挤出一个字: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唐薛衣直接打断他的话:“走!”

    恐龙摇头,咬着嘴唇:“我中迷药了。”

    唐薛衣把一颗药丸塞入恐龙嘴里,又是毫无感情地一个字:“走!”

    “把他们都拿下!”

    松下菊子辨不清唐薛衣面目,但直觉告知他就是面罩男子,又凝重又兴奋地喝叫:“他们是一伙的。”

    数十名东瀛男子如同潮水般向唐薛衣压去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这时,旅馆又响起一声爆炸,地面都震动了一下,也让山口组攻势迟缓了一下。

    要爬起来的松下菊子又低喝一声:“该死!”

    面对如此众多的敌人,唐薛衣脸上没有丝毫表情,右手一挥射出武士刀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武士刀如炮弹一般射了出去,速度之快,让人根本无法躲避,直接洞穿了一人咽喉,鲜血迸射惨叫倒地,随后,唐薛衣闪出一把军刀,军刀在手里转了半圈,然后脚尖就点在躯体上,高高跃起反扑向敌人,身形宛如划过天际的流星!

    人快,刀更快!

    在山口组精锐惊叹唐薛衣的彪悍之际,唐薛衣已经冲杀到他们面前,眼神始终阴冷,刀尖一晃,从左至右雷霆划过,所过之处溅射出片片鲜血,三名东瀛人众捂着咽喉轰然倒地,眼里都有着难于置信,鲜血洒在地上,嫣红而又耀眼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数名东瀛人冲到他面前,劈出势大力沉的三刀,唐薛衣保持着冷漠神情,硬碰硬接住对方三刀,随即一言不发,将手中军刀反掠回去,刀尖,直取正中那名敌人的面门,那名敌人见他的军刀快得出奇,不敢大意,急忙横起片刀格挡。

    耳轮中只听咔嚓一声响起,敌人手中的片刀应声折断。

    这名敌人惊叫不好,抽身想退,可唐薛衣根本不会给他机会,手中军刀顺势向前一划,在他的脸上斜着划出大口子,敌人发出悲惨的嚎叫,双手掩面而退,只见鲜血顺着他的手指缝隙,汩汩流淌出来,另外两人大惊,双双发出怒吼。

    一人举刀劈砍唐薛衣的脑袋,一人探刀刺他的前胸。

    唐薛衣眼睛瞬间变得清冷,右手猛地一抖,随之掠出一道寒光。

    这一道光芒,快得令人咋舌,眨眼即逝,不过两名敌人的武士刀却再已落不下去,在松下菊子凝聚目光时,只听滋滋声响起,两名敌人的脖颈齐齐被挑开,鲜血如同红色水雾一般喷射而出,扑通,扑通!两名敌人像是断裂木头倒地。

    连杀数人,唐薛衣眼神凌厉不曾削减半分,军刀依旧锋利。

    恐龙紧跟唐薛衣的后面向出口退去,仿佛强弩之末的恐龙咳嗽出一声,压来的山口组精锐以为有机可乘,前边几人相视一眼,闷声不响就提刀挥杀上来,唐薛衣猛地睁眼,眼中杀机汹涌,军刀一挥,又是三人栽倒在地上,血溅三尺。

    一名东瀛男子颇有感触:“真他娘邪乎,要不是亲眼见,我绝不相信世上有这种刀法。”

    松下菊子咬牙切齿道:“不管他多厉害,一定要把他们拿下。”

    她想要下令开枪,又担心射死功亏一篑,毕竟两人活着才有价值,死了,根本没太多意义。

    “恐龙,跟着我,杀出去!”

    唐薛衣看出恐龙身负重伤,体力也怕是强弩之末,虽然那颗药丸可以化解**药,却无法弥补他耗损的精力和体力,所以他干脆搀扶着恐龙前行,刀锋所过,血肉横飞,犹如虎入羊群,勇猛无比,连续砍翻了十余人,无人能够对抗。

    “砍了他们!”

    松下菊子见到两人杀出防线,向后门不可遏制走去,就想手下连声吼叫:“上!”

    接着又向一名亲信喝道:“快叫支援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数十人喊叫着想要冲锋时,旅馆又发出一连串的爆炸,几个角落浓烟滚滚,火光冲天,碎片噼噼啪啪,砸得他们下意识趴在地上,迟缓了冲锋的脚步,唐薛衣趁机把前面敌人斩翻,所过之处,一地鲜血,任凭敌人再凶悍也难挡其锋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!”

    在温泉旅馆接二连三的爆炸浓烟中,唐薛衣带着恐龙从容前行,他毫不留情地出刀,挥洒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霸气,从花园中心到后门的二十多米,没人能够阻挡他不紧不慢的脚步,哪怕停那么一下下,他也不在乎身上留下的伤口。

    三分钟后,他带着恐龙终于走到后面,他踹开门要拖着恐龙往外走。

    恐龙却一下子挣脱他的手,低吼一声:“我受了不小伤,中了**针,小腿也有三刀,我跑不了,我现在就是一个累赘,你再厉害,带着我杀出这里,也无法逃脱追杀,外面不知有多少人围攻我们,我这样子,只会拖着你一起死。”

    他心里清楚,自己已无生路。

    “虽然我不认识你,但我不能害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已救我一次,今天更是仁义援手,恐龙心里感激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我不能拉你一起死,那会让我做鬼也不得安宁。”

    恐龙呼吸急促:“最重要的一点,山口组能找到我,这很诡异,我逃出这里,只怕也没意义。”

    唐薛衣想要拉他,却被恐龙躲开。

    恐龙还一把环住后门:“告诉他,记得我们有过的交易,让红娘子活下来。”

    他,显然是指叶子轩。

    唐薛衣喝出一声:“走!”

    恐龙看着浓烟中不断起身冲来的山口组精锐,又聆听外围开始响起的警笛声,对唐薛衣咧嘴笑了笑:

    “如果还有机会,帮我多杀几个鬼子报仇,那我就由衷感激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,唐薛衣的手机不断震动,自动接听传入耳塞,一个声音低吼不已:“走!走!再不走就没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恐龙也看出有人在催唐薛衣,再度吼出一声:“走!”

    唐薛衣沉默,随后转身,离去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恐龙再向唐薛衣喊出一声,随后砰一声关门,双臂环住两扇门的把手,以胸膛对着紧随而来的人群。

    而他手里,握着一直没舍得用的两把短枪。

    “一路平安!”

    恐龙低语一句,随后双手开枪,子弹如潮水一样倾泻敌群,七八人躲避不及,惨叫着中枪倒地。

    “扑扑扑!”

    见到同伴横死不少,今日损失惨重,松下菊子愤怒不已,双手一扬,十几枚飞镖没入恐龙四肢。

    鲜血不断溅射。

    恐龙一枪拿捏不稳落地,另一枪也差点脱落,他咬牙忍住伤痛握住,随后,枪口一竖,对着自己的脑袋:

    “老子只可被毁灭,不可被征服、、、、”

    松下菊子下意识吼叫:“不——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恐龙一枪爆掉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