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一千零七章 谁的危险?
    第一千零七章谁的危险?

    残存的火光,浓浓的白烟,掩盖了厮杀的很大部分真相,估计普通人永远不会知道今天秘密。

    钻入叶宫派来接应车辆的唐薛衣,虽然远离了温泉小旅馆,但短暂的亲身经历,让他心情久久难以平复,不是今天的血色太刺眼,他领略过更血腥残酷百倍千倍的杀戮,也不是后怕或庆幸,他与死神擦肩走过数十次,从未胆怯心虚。

    他因恐龙而感慨,对方算不上朋友,也不算是盟友,可最后那一刻的断后,依然让唐薛衣心生一丝敬意,他今天接到叶子轩电话,得知恐龙身上可能有纳米定位器,也得到叶子轩让他马上转移的指令,可是唐薛衣却没第一时间离去。

    他违背叶子轩的指令来到温泉旅馆。

    唐薛衣的原本计划,那就是看恐龙有没有危险,如果有危险,恐龙能不能杀出重围,一旦他不能杀出包围圈,又有软骨头的表现,唐薛衣就会不顾一切杀掉恐龙,叶子轩不便下这种冷血指令,但他却不能不顾叶子轩处境和叶宫未来。

    所以,唐薛衣出现旅馆是来杀恐龙的,只是让他没有想到,恐龙虽然来不及撤离陷入重围,松下菊子也告知投降可以保命,但他依然誓死不降地大杀四方,这让唐薛衣生出几分欣赏,也让他最后杀出援手,希望可以把恐龙再度救出。

    只可惜,恐龙选择了最明智却也让他最难受的路。

    负心常是读书人呢,仗义每多屠狗辈,一个混黑道的桀骜粗人有这种觉悟,唐薛衣发自内心的敬重,所以他发誓绝不会让恐龙白白丧命,有朝一日,他会杀回东瀛,把松下菊子和山口组全部铲除,唯有这样,才对得起恐龙今日断后。

    “呜——”

    在唐薛衣念头转动的时候,所处的出租车发出一声嘶吼,急速冲到街道尽头拐弯,一个甩尾就不见了,将气喘吁吁追出来的东瀛男子抛开,随后钻入滚滚车流中,期间,车牌几次变化,车身也变了颜色,没有多久,它就失去了痕迹。

    “菊子小姐,人跑了。”

    拎刀追出来的一名东瀛男子,悻悻瞧向最后现身的松下菊子,后者脸色很是难看,砰的一声,把武士刀丢在地上,恐龙死了,面罩男子跑了,这意味今天行动没多少意义,随后向亲信吼出一声:“给中村先生汇报,全境搜查凶犯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要把他抓回来!”

    松下菊子恨恨不已挤出一句,还扭头看了已经横死的恐龙一眼,很是恼怒对方的断后还有寻死,让她今天几近白忙活一踏,只是想到恐龙勇猛,心里又多少有点叹服,接着手指一挥:“把恐龙交给专案组,再把今日情况告诉他们。”

    身边亲信连忙点头:“是。”

    三十分钟后,香港叶宫分堂,叶子轩坐在书房里,安静地聆听着白秋画汇报:“恐龙死了,他身上应该有定位芯片,不然东瀛人不会这么快找到他,毕竟那个地方是我们千挑万选的,无论是位置还是人流,都能掩饰恐龙个把星期。”

    “可现在两天不到就被锁定,估计就是芯片的作用。”

    扎起长发的女人显得更加干练,她望着叶子轩幽幽一叹:“唐薛衣的平安无事,也可以佐证这一点,今日行动,松下菊子就只是冲着恐龙去的,说明她们并没有找到唐薛衣的痕迹,而唐薛衣的选址跟恐龙很相似,双方也相邻不远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看着视频中的女人:“如果真是芯片出卖恐龙,那就表明山口组跟安定岛高层有了牵扯,或者是东瀛官方给安定岛严厉施压,导致安定岛不得不出卖恐龙来息事宁人,可以我们对安定岛的了解,它对东瀛官方并不怎么在乎。”

    “不然也不会血洗红丸号了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眼睛眯起,作出一个判断:“那答案就是山口组跟安定岛高层有暗中往来,黑泽西一事不仅牵扯到红门,还让山口组卷入进去,为了让自己能够脱身漩涡甚至为东瀛立功,山口组就启动这条关系,让安定岛把恐龙下落告知。”

    白秋画轻轻点头:“猜测**不离十。”

    随后她补充一句:“而且出卖恐龙的人,应该就是武元甲,毕竟连红娘子都不知道芯片存在,可见武元甲是唯一掌控者。”接着她又捕捉到一些东西:“安定岛跟山口组有暗中往来的话,东瀛这些年被抢夺的船,可能是双方合作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叹息一声:“有这可能!”接着眼里闪烁一抹光芒:“我希望,恐龙真是被武元甲出卖的,只要是他害死了恐龙,以恐龙跟红娘子的关系,红娘子八成会跟武元甲翻脸,他们将来有了这隔阂,咱们对安定岛谋算又多点底牌。”

    白秋画娇笑一声:“你不会失望的。”

    接着她又给叶子轩传了几张照片,是恐龙厮杀过的血淋淋现场:“恐龙已经被山口组交给官方,给民众一个交待,这家伙对红娘子确实忠心,不仅单枪匹马大杀四方,还为了避免被敌人活捉,一枪爆掉自己脑袋,算得上有情有义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脸上也涌起了欣赏:“他确实是一个汉子,不然我当初也不会选择他去杀黑泽西,虽然他自始至终只是我对付黑泽西的一步棋,但不得不说,他的死,我也多少要负点责任,你想法子通过红十字会,让他们把恐龙好好葬了。”

    白秋画点点头: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揉揉脑袋追问一句:“唐薛衣现在安全了吗?”

    白秋画郑重地点点头:“放心,他已上了安全车辆,很快就会抵达安全地点,一个小时后,他会坐一艘货轮离开,最迟三天,他就会出现在你面前。”随后她又笑了笑:“叶少,你都直接丢出三十亿买路了,唐薛衣又怎会有危险?”

    叶子轩手指敲击着桌子:“希望这钱能保得唐薛衣安然回归。”

    白秋画很清楚两人的感情,于是轻声宽慰:“叶少放心,中田春已经作出妥善安排,唐薛衣很快就会离开是非之地,虽然中田春是个东瀛人,他哥还是军方大臣,甚至他跟你也有不小恩怨,可再多的顾虑,在三十亿面前又算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中田春再想要你死,也会帮了你这一次。”

    她补充上一句:“我给了他百分之十订金,事成后再给九成尾款,他刚才还来了信息,问什么时候给钱。”

    在从伊万斯基口中知道恐龙身上有芯片后,叶子轩就开始准备着唐薛衣的退路,他寻思着东瀛可以利用的牌,千叶樱子是一张好牌,可叶子轩不想让她为难,伊万斯基的渠道最近也被严密盯视,多了几分风险,所以最终锁定中田春。

    这是他的敌人,但同样是可利用的棋子。

    事实也如他所料,牛哄哄讥嘲叶子轩打电话来干什么的中田春,听到三十亿的交易马上答应冒险,最近债台高筑的他很需要这么大一笔钱来填补窟窿,同时彰显自己,所以尽管隐约猜到唐薛衣跟恐龙有关,但他还是愿意帮后者离开。

    期间他还衡量一番,交出唐薛衣的利弊,权衡一番,还是冒险实惠,反正没直接证据证明唐薛衣有问题,他能周旋。

    叶子轩想到自己那个老冤家,嘴角就勾起一丝笑意,声音轻缓而出:“如果唐薛衣回来,你就把尾款全部给中田春,这笔钱答应了给他,那就没必要省下来,大不了先让他拿去玩几个月,等将来有机会了,咱们再连本带利讨回来。”

    白秋画笑着接过话题: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等唐薛衣回来,我就带着他回京城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扫过墙壁上的电子日历一眼:“你也可以找机会联系俄国黑手党,让他们把红娘子秘密送到京城。”

    白秋画微微歪头:“趁热打铁?”

    这时,白秋画电话忽然刺耳响起,叶子轩心里微微咯噔,抬起头看着视频中的女人。

    白秋画也是微微一愣,随后拿起桌上的手机接听,很快就脸色一变,挂掉电话后,白秋画一脸凝重:“叶少,唐薛衣见到中田春后,询问还有多少时间离境,中田春告知一个小时,唐薛衣查看路程和约定上船时间后,就独自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中田春不知道发生什么事,所以打电话问我们玩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还说这增加他的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他被别人发现,放走了杀害黑泽西的凶手,只怕被东瀛官方剥皮抽筋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先是沉默,随后挤出一句:“他去杀人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眼里闪烁一抹光芒:“告知中田春,按照他跟唐薛衣约定的时间安排船只,如果唐薛衣一个小时后抵达目的地,他就必须把人给我安全带离东瀛,如果唐薛衣超过十分钟,他可以不再理会这件事,尾款我也会依照承诺打给他。”

    白秋画点点头,马上联系中田春,随后犹豫着出声:“叶少,唐薛衣会不会有危险?”

    “不会!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有危险的,是松下菊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