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一千零八章 松下菊子,死
    第一千零八章松下菊子,死

    上午十点半,松下菊子从东京医院出来。

    她身上外伤得到医生精心处理,内伤也通过配制的药物压制,苍白的脸色因此恢复几分红润,只是她的神情没太多高兴,相反阴沉着脸很是难看,眉间更是蕴含一股杀意,恐龙的死,唐薛衣的跑路,让她被中村狮雄骂了个狗血淋头。

    虽然松下菊子觉得这是一个意外,不是**太无能,而是共军太狡猾,可面对中村狮雄毫不留情的斥骂,她依然只能全部无条件接受,何况她心里清楚,山口组能够锁定恐龙的下落,是自己跟中村欠下一个人情换来,如今被浪费了。

    她确实要承担几分责任。

    “都是你们无能。”

    大步流星走向停车场的途中,松下菊子扫过身边几名手下,恨铁不成钢地发泄怒气:“这么多人,这么多刀,这么多枪,既然被面罩男子跑了,还让恐龙开枪自杀,你们是不是猪啊?就算是猪,这么多头,也能把对手给我拱倒了。”

    几名手下低着头,不敢出声回应。

    松下菊子见状更加恼怒,觉得都是一群窝囊废:“中村先生原本是想要我们立功,让山口组拿下恐龙等几个凶手,被东瀛各方好好嘉奖一番,也可以更好踩踏朱老生他们,可因为你们这些废物,不仅没有抢到头功,反而死了恐龙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废物知不知道,活着恐龙价值是死掉的十倍百倍。”

    在几名手下连连点头表示明白的时候,松下菊子又恼怒的一拍他们脑袋:“中村先生说,三天内,必须找出跑掉的面罩男子,如果到时拿不下后者将功赎罪,让山口组无法向政府交待,你我全都要跟恐龙躺在一起,你们听明白没?”

    几名手下脚步微微一滞,随后一人挤出一句:“菊子小姐,三天太短了。”

    另一人也点点头:“是啊,那家伙身手霸道,人快,刀快,估计只有蝙蝠君可以媲美,三天挖出他有点难度。”

    第三人也是相似的看法:“散开人手找他,即使撞见也没有用,估计被对方杀得七零八落,聚集起来搜寻,动静又太大,很容易把那家伙惊走了,菊子小姐,不是我们不肯卖命,只是我们跟他不是同一等级的,拿下他难度确实大。”

    东瀛男子呼出一口长气,把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:“我觉得,你应该向中村先生建议,派蝙蝠或血刀他们帮忙,再不行,那就跟今天一样,能够得到绝密的情报,精准锁定对方的行踪,这样,我们成功率就大很多,不然怕是、、”

    “啪啪!”

    话音还没有落下,松下菊子抬手甩了他一巴掌,怒喝一声:“混账东西!我们堂口兵强马壮,要枪有枪,要人有人,干吗要让蝙蝠和血刀出头,一次失败就没有了信心?是不是平时日子过得太舒服了?所以连亮剑的精神都没有了?”

    被甩巴掌的东瀛男子捂着脸,接着艰难挤出一句:“菊子小姐息怒,我们不是这意思,不是我们贪生怕死,只是觉得事关重大,毕竟关系到黑泽君的生死,关系到政府的战略布局,我们能拿下最好,可要是再有失误,事情就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相比我们的功劳来说,大局更为重要啊。”

    其余两人也都出声附和:“大局为重,大局为重。”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松下菊子阴沉着脸把他们三个踹翻,眼神宛如刀子一样锐利:“混账东西!你当我不知道你们心里想什么?你们就是贪生怕死,今天死了这么多兄弟,你们自己也怕了,所以拿什么大局来彰显自己高尚,平时捞好处,你们冲最快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撞到硬骨头,就做缩头乌龟了?”

    她手指一点吼道:“赶紧打电话聚集兄弟,全力以赴去追查,三天,找不到,你们全部剖腹自杀。”

    三人狼狈不堪的起身,摸出电话赶紧安排,免得被主子一顿飞踹。

    松下菊子神情犹豫了一下,也拿出电话拨出一个号码,随后拉开车门钻入进去,但没有让车队离去,她安静地靠在座椅上等待回应,电话另端响了四下才被人接通,接着一个沙哑的声音传来:“给我这电话,是给我报喜还是报忧?”

    “武先生,你好。”

    松下菊子挤出一抹笑容,声音带着一抹恭敬:“中村先生让我向你问好。”

    沙哑声音没有半点客套:“有没有拿下恐龙,还有嫁祸安定岛的背后黑手?”

    松下菊子嘴角牵动了一下,随后轻声接过话题:“我们按照你提供的线索,在一个温泉旅馆堵住了恐龙,只是就要拿下他的时候,他的同伴,也就是涉案的面罩男子突然杀了出来,一枪把他爆头了,随后面罩男子杀出重围逃跑了。”

    电话另端先是沉默,随后冷冷戏谑:“说这么多没用的干吗?直接说你们废物不就行了?”

    松下菊子神情变得尴尬,但很快又恢复平静:“武先生教训的是,我们考虑不周,办事不力。”

    “废物!”

    对方依然不给面子的骂出一句,随即不置可否地开口:“依照我跟中村的协议,我给你们提供了恐龙的线索,你们就要负责给安定岛摘掉黑锅,如今恐龙被你们这些废物弄死,无法从他口中挖出谁是黑手,也就无法给安定岛洗白。”

    “山口组欠我一个交待。”

    松下菊子轻轻咳嗽一声,心里很是憋屈,可是又清楚这人不是自己能得罪,何况这也是中村狮雄给予的任务:“武先生,这是我们的错,我们深感歉意,你放心,中村先生已向官方言明,这跟安定岛没啥关系,东瀛不会对你怎样。”

    “死无对证,你们一张嘴再厉害,又能证明我什么清白?”

    电话另端的显然就是武元甲了:“早知道你们山口组这样无能废物,我就让我的人去拿下恐龙,拷打一番就有黑手出来,哪会像现在这样,不得不吞下这个死猫,不管东瀛会不会认为是安定岛干的,但全世界都知道恐龙是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,武先生,事情还是有转机的。”

    松下菊子很是恼怒武元甲辱骂山口组废物,但现在有求于他只能忍耐:“你能精准地提供恐龙线索,应该也可以提供面罩男子下落,他跟恐龙来往这么密切,还联手对黑泽君下手,我想他对安定岛应该也熟悉,不知武先生对他、、”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!”

    武元甲脸色一沉喝出一句,声音自带一股威严:“你觉得面罩男子也是我们的人?你是不是想证明,这些凶手全是我的人,继而推断整个事件就是安定岛安排?如此一来,你们就能好好的给官方和民众交差?你们山口组想要玩我?”

    松下菊子忙出声回道:“武先生,不是这个意思,我只是问问你有没线索,毕竟面罩男子是你我最后一个洗刷清白的人,只要把他拿下了,我们再动用高科技审问手段,就能从他们背后挖出凶手,对安定岛,对山口组都是好事、、”

    “哼,别说的那么好听。”

    武元甲哼出一声:“你们想些什么,自己心里清楚。”

    他的言语还带着一丝讥讽:“上次红丸号,喊着给我们送一条大鱼,实则那是你们竞争对手的货船,这样也就算了,我本以为东瀛政府至少会给十亿八亿赎金,结果却换来不跟恐怖分子妥协,还被东瀛联合各方打压的你们借刀除掉对手,我们成恐怖分子。”

    武元甲蕴含一抹怒意:“这他妈的算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其实红丸号真有大鱼、、、”

    面对武元甲咄咄逼人的叱问,松下菊子下意识挤出半句话,随后就发现失言了,话锋一转:“你放心,将来一定弥补。”说着这一句时,她的嘴角牵动了一下,侧头扫视的她,发现三名手下不见了踪影,几名保镖也不知跑去哪里了。

    “咔!”

    松下菊子恼怒手下越来越老油条,随后一脚踢开车门跳了下来,准备结束跟武元甲的谈话,从后者言语可以判断,他对面罩男子怕是真的不知道,所以她也不想浪费时间:“武先生,如果你有面罩男子的线索,请你援手一把、、、”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一道人影撞来,光线一暗,心口巨痛,被撞中的松下菊子感觉自己,仿佛是跟一辆飞驶而来的火车迎面相撞,但她没有被撞飞,因为她的脖子被对方搂住了,死死的搂住了,她发不出丝毫声音,她也看不见那个人的脸。

    她唯一所能看见的,是岩石一般坚硬,并具有压迫性的胸肌,还有淡淡的血腥气息。

    巨痛、意外、震惊,还有恐惧的同时,松下菊子觉得她的全身力量,就如泄了气的气球,嗖的一下就没有了,一把匕首捅在她的心脏上,在她生命意识的最后一刻,她听见那人在耳边,用极其冷漠地语气说:“你去陪伴恐龙吧、、”

    在对方缓缓的松手中,松下菊子眼睛瞪大,随后一脸不甘倒入车里,她的电话也啪一声落地。

    武元甲声音依然低沉:“松下菊子,告知中村狮雄,杀害黑泽西的凶手,我只认识恐龙、、、”

    原本要关上车门离去的唐薛衣,脚步微微一滞,扭头,伸手,拿起那部手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