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一千零一十章 相逢不相识

天才布衣 第一千零一十章 相逢不相识

  第一千零一十章相逢不相识

  夕阳西下。

  一身素衣的如衣没有跟以往一样光着头,而是戴着一顶白色帽子,遮掩着头顶的光泽,却遮不住她的魅力,站在擂台上的她,如同女神下凡一般,悍然面对不可一世的扎西降央,绝美的容颜,高贵的气质,瞬间吸引无数游客的瞩目。

  叶子轩看着刚柔并济的女人,眼里多了一抹柔和,还有一抹讶然,似乎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她,当初如衣告知要离开香港,不再给叶子轩撩拔的机会,叶子轩以为此生都不会再见,谁知,今天又见到了伊人,他不得不感慨佛祖显灵。

  不,是自己遵守了还愿承诺,不然哪会见到如衣?

  在叶子轩脑海转动着念头时,扎西降央正踏前一步,冷眼望着出战的如衣道:“小姑娘,这是擂台,不是抛绣球的地方,拳脚无眼,虽然我不会要了对手的命,但一不小心也会打断几根骨头,你长得这么漂亮,就不要上来受虐了。”

  接着又向众多游客喝道:“难道华国的男人都死绝了吗?要一个女人来抛头露面?”

  见到扎西降央如此嚣张,不少男性游客也不再顾及形象,纷纷指着前者大骂起来:

  “妈的!这么嚣张,找死啊?”

  “兄弟们,一起上,弄死这和尚。”

  “就是啊,和尚也耀武扬威,不知道我们是他衣食父母吗?”

  “上,一起上,打断他的腿。”

  几十号人义愤填膺喊叫,还不断卷起衣袖,不过却没有一人爬上去出手,摇旗呐喊行,真刀真枪,玩不起,唐薛衣想要上台却被叶子轩眼疾手快拉住,倒不是他担心唐薛衣刚回来身体不行,而是叶子轩知道,如衣足够击败黄衣喇嘛。

  扎西降央见状冷笑一声,嗤之以鼻,随后看着如衣冷冷出声:“看到没有?华国的男人全是嘴上君子,喊起来天下无敌,做起来缩头乌龟,一个个懦弱无能,看来今天我设擂台注定要失望了,小姑娘,滚下去吧,别意气用事丢命。”

  面对黄衣喇嘛的蔑视表情,还有对方阵营二十多名男女的不屑,如衣的俏脸保持着如水平静,声音轻柔而出:“武者无男女,别说废话了,动手吧。”她手指一点箱子补充:“我等着拿你一百万捐献佛祖呢,希望你也别让我失望。”

  “不知天高地厚,你这小胳膊小腿,怎么跟我们师父对战?”

  一个黄衣女人站了出来,冷哼一声:“我一只脚就能打倒你。”

  说话之间,她绷紧的身子猛地前冲,像是一支离弦之箭,一个摆腿向如衣扫了过去,势大力沉,显然想要一脚把后者扫出擂台示威,小腿很快打了过去,只是还没触碰到如衣,如衣右腿不可思议地后先至,脚尖非常轻巧的点了两下。

  这一脚分毫不差的点在了对手双腿膝关节内侧,极其简单一招,却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妙处。

  “砰!”

  下一秒,铺着地毯的台面出剧烈的震颤声,黄衣女子的身躯硬生生跪倒,好似狂奔的公牛轰然倒地,大有砸塌擂台之势,嗡嗡的震颤声回响不绝,很多人没看明白是怎么回事,莫名其妙地瞪大眼睛,二十多名黄衣男女也都张大嘴巴。

  受到视觉震撼和心灵刺激后,衍化出的表情那才叫个精彩,正要坐回蒲团上继续装叉的扎西降央,坐到一半就再也坐不下去了,眼里一样有着难于掩饰的惊讶,似乎没想到如衣这么厉害,一个回合就把自己精心培养的徒弟撂倒在地。

  只是不论周围人多么不可思议,多么惊诧,黄衣女子败了,被同伴狼狈不堪的抬了回去。

  叶子轩望着如衣的眼睛,多了一抹欣赏,数月不见,如衣的身手又精进了不少。

  如衣望着扎西降央淡淡出声:“刚才那一战,算不算一百万?”

  “打啊,打啊!”

  有人故意起哄,有人真的兴奋:“和尚,快动手啊。”

  “小姑娘,有两下啊。”

  扎西降央似乎知道不打不行了,原先觉得跟如衣对抗,无论胜败都不讨好,胜了会让人觉得自己以大欺小,特别是欺负颜值这么高的女人,很容易引起公愤,败了更是丢人现眼,所以不跟她交锋,但现在的情况,注定他不得不出手。

  “小姑娘,狠狠揍他。”

  话音未落,人群已爆发高亢呼喊:“揍这嚣张的和尚。”

  不显山不露水的叶子轩纹丝未动,默默的看着,想知道如衣比三个月前厉害多少。

  “呼!”

  扎西降央也不再罗嗦:“得罪了!”

  他上步踏地,腾空悬着身子,来了一记霸气十足的横扫,干脆利索,杀伤力巨大,显然想要一招败敌讨回彩头,虽然这不是以命搏命的擂台,但依然没有人愿意这样被横扫,因为承受这样的重击,轻则丧失反抗能力,重则断手断脚。

  扎西降央这一双腿,创造了不少惊人战绩,无论体重多少公斤的对手,都难以承受他那双被誉为战斧的铁腿,然而今天如衣是个例外,面对这一腿攻击,她身躯微微后仰,后发先至的大手,硬拍黄衣喇嘛扫来的小腿,很是轻盈流利。

  本已凌空旋身一百八十度的黄衣喇嘛,竟被如衣这一掌拍的又旋转一圈。

  腿脚无奈泄尽所有力道,落地,地毯被他双脚撕裂几道口子,露出水泥地板,落地后的扎西降央再瞧如衣,眼底浮现前所未有的凝重,手脚却丝毫没有停滞,双脚刚沾地,迅速欺向如衣,一拳轰出直打如衣的胸膛,简单且犀利迅猛。

  如衣保持着如水平静,貌似鲁莽的不闪不避,等拳头贴的很近的刹那,双脚一沉,鞋底与地毯剧烈摩擦,下一秒,如衣右脚滑步如趟泥,肩膀便与扎西降央的拳头重重相碰,砰!惊人的一幕发生,降央甩着胳膊跌跌撞撞后退七八步。

  扎西降央一揉酸痛的胳膊,脸上满是惊讶。

  周围弟子和游客的喧嚣戛然而止。

  “嗖!”

  虽然如衣的强大远远超出扎西降央想象,但他没有就此停滞,脚步一挪,双腿又是连连轰出,直接点向如衣咽喉和胸膛,速度极其迅速,如衣左手挥出几个圆圈,行云流水化解对方的攻击,一连串的碰撞声,在对抗中不断爆炸开来。

  “喳!”

  扎西降央在最利于发力的距离,再次低喝一声,像猎豹一样高高跃起,旁边众人感觉到擂台的轻微震颤,眼皮直跳,心惊肉跳,热衷用腿的功夫高手善攻,扎西降央便是如此,他凌空横扫将力量挥至极限,势猛力沉的铁腿虎虎生风。

  漫天的萧杀气息中,如衣依旧不动。

  扎西降央止不住的皱眉,看似坐以待毙的对手令人深感不安,用尽全力招如覆水难收,何况周围那么多双眼睛盯着自己,扎西降央凌空跨越两米多,即将得手一刹那,如衣轻轻动了一下,侧身蓄力,然后大幅度甩出手臂,右拳击出。

  这一拳石破天惊,声势骇人,拳头不偏不倚正砸中扎西降央的脚心,一记沉闷响声炸起,骨头寸寸碎裂声,刺激着每个人的耳膜,扎西降央庞大身躯好似撞击到铁板的乒乓球,倒飞四五米跌坐在有些凌乱的地板,一条右腿算是断了。

  扎西降央满头大汗,死死忍住惨叫,避免自己彻底丢人。

  四周惊呼不已,有喝彩,有愤怒,有吼叫,还有叶子轩的欣赏。

  “你输了!”

  取得胜利的如衣没有在乎群情汹涌的黄衣男女,看着扎西降央漫不经心抛出一句,随后上前拿起一个箱子,同时对着两个广告牌踢出两脚,咔嚓声响,广告牌断成两块:“华国博大精深,不是你这种狂妄自大的井底之蛙能够践踏。”

  “别走!别走!”

  “说好切磋,怎么把人打伤?”

  “是啊,她的拳头肯定藏着东西,不然怎么把人打伤呢?”

  在如衣说完提着一百万转身要跳下擂台离去时,扎西降央的八名徒弟上前堵住她的路,义愤填膺要她放下钱财赔偿扎西降央,游客见状也变得愤怒,上台争论,保护如衣,跟如衣交过手的黄衣女子娇喝一声,扎起一块碎裂的广告牌。

  狠狠向前者扎了过去,速度极快,又是混乱人群。

  眼看就要触碰到如衣的身躯,一颗石头啪的一声,像是子弹一样打在她下巴。

  “砰!”

  黄衣女子摔飞出去,倒地喷出一口鲜血,牙齿掉了两颗。

  叶子轩又弹出三颗石头,打中另外三人的膝盖,化解她们对如衣的纠缠。

  如衣回头望了两人一眼,摇摇头,随后又转头望向出手着位置,目光很快落在叶子轩脸上:“谢谢。”

  叶子轩微微一怔,随后轻笑一声:“如衣,还好吗?”

  如衣轻轻摇头,目光如水清澈:“对不起,我不认识你,再次谢谢你。”

  说完之后,她趁叶子轩没彻底反应过来,迅速从人群中消失。

  叶子轩打了一个激灵,忙挪移脚步追了上去:“如衣——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