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一鸣惊人
    第一千零一十一章一鸣惊人

    “如衣!”

    叶子轩推开人群冲出去,却见如衣已经拉远距离,在下山的转角山路留下一个背影,他忙穿过靠近看热闹游客缝隙,向渐行渐远的如衣急追了过去,他不明白如衣为什么说不认识他,是认错了人?失去了记忆?还是她不想面对自己。

    他对如衣的情感向来复杂,但他始终能够控制,特别是如衣当初的离去,能够感受后者挣扎的叶子轩,就知道两人怕是难有交集,只是有点依然难于接受如衣的回应,如果她光明正大告知形如陌人,叶子轩肯定会尊重她选择不靠近。

    可那一句不认识,让他生出了担心,因为这不是如衣的性格,所以他想要探一个究竟。

    “如衣!”

    叶子轩速度极快追到下山的转角处,却见如衣已经不见了踪影,空气中只残留那一份幽香,让叶子轩眉头轻皱的是,这一抹幽香中再也没有昔日的檀香气息,他寻思莫非真是自己认错人了?可那面目,那气质,真是他熟悉的如衣啊。

    这让叶子轩更加想要探一个明白,他扭头向唐薛衣喊出一声,让他跟叶宫子弟开车去山下等待自己,他则从这条小径追一段路,看看能够追上扑朔迷离的如衣,唐薛衣挥手让叶宫子弟开车前行,自己则跟上叶子轩,一起向山下搜寻。

    今天似乎是一个好日子,黄大仙庙的香客很多,虽然已经太阳西下,但路上依然有不少人往来,不仅束缚着叶子轩前行的脚步,也迷糊着他的视线,叶子轩追到山脚都没见到如衣影子,视野中游客很多,却唯独没有他想找到的如衣。

    只是,他能隐约感觉到对方气息存在。

    “叶少,她应该是如衣。”

    此时,叶子轩他们已经处于上山的入口,唐薛衣环视四周一眼,又扫过前面的喷泉广场,低声一句:“她还是故意躲着你,不然以我们的脚力和速度,一定可以追上任何稳步走路的人,只有她存心躲避我们,所以到这都找不到人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扯开一个衣领口子,呼出一口闷气,对唐薛衣的观点深以为然,如果那女人真不是如衣,她就不会走得这么快这么隐秘,这样看来,如衣是真不想自己靠近她了,所以说不认识自己,他心里划过一抹惆怅,只是也放下了担心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如衣没有失忆,没有出事,纯粹想要跟自己拉开距离。

    他喃喃自语:“没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唐薛衣又看了四周一眼,依然没有发现如衣的痕迹,于是对叶子轩开口:“叶少,她身手精进不少,又故意躲着你,你今天是找不着她了,咱们先回香港堂口吧,让凤来安排人手暗中搜寻,待有她痕迹,你再出现她面前问个明白。”

    听到唐薛衣这一番话,叶子轩轻轻摇头,随后声音平缓而出:“没必要了,要相认,刚才就相认了,她故意躲着我,一定有她的顾虑和苦衷,派人找她是给她增添烦恼,还是遵循她的心意吧,只是无论如何都好,希望她能够开心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他的目光在前方一架白色钢琴停顿了一下,那是一架装饰独特的路边钢琴,香港最近兴起的街头艺术文化之一,政府和民间在香港街头或景点摆放三十六架钢琴,目的是让人人都可以弹得起钢琴,这山下的广场也有一架。

    唐薛衣微微侧头:“叶少,车队来了,咱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拍拍他的肩膀,轻声一句:“让兄弟们等我几分钟。”随后,他就举步向白色钢琴走了过去,一个长发青年正在几个手机的拍摄中,流利的弹完一首古典曲子,赢得不少路人喝彩,长发青年也一脸得意,起身向众人挥一挥手。

    叶子轩走到钢琴旁边,等待长发青年离开,还轻声说了一句:“谢谢!”

    长发青年还没享受完路人的喝彩,就被叶子轩这个不速之客打扰,乱了自己几个好镜头,心里多少有些不爽,觉得被叶子轩削弱了风头,当听到叶子轩说出的不是粤语,他的眼神就多一抹鄙夷,轻哼一声:“这是钢琴,你会弹吗?”

    “路边钢琴,不代表路摊货,很贵的,不要弄坏了。”

    接着,他又补充一句:“你懂什么叫路边钢琴吗?”

    几个拍摄的靓丽女孩,下意识掩嘴而笑,似乎认定叶子轩必定出丑。

    叶子轩微微抬起头,不卑不亢地开口:“路边钢琴,是英国艺术家卢克—拉姆发起的,全球性城市公益钢琴活动,理念是—人人都可以弹奏的钢琴,自二零零八年起,全世界已有五十一个城市,九百多万路人参与过这场钢琴盛宴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我会不会弹钢琴,我都可以坐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长发青年微微一愣,似乎没想到叶子轩懂得不少,想要再说什么又担心出丑,毕竟这不是自家钢琴,当下一脸不甘退到一边,还挤出一句:“好,我就看着你弹,不会弹不要紧,千万不要弄坏钢琴,因为还有很多路人要使用它、、”

    “你们抢完房子抢奶粉,如今钢琴也要来抢,真是无法灭绝的蝗、、、、”

    长发青年还没有说完,就捕捉到叶子轩阴冷锐利的眼神,摄人心魂,他心神止不住一颤,下意识闭嘴不敢多言,随后又恼羞成怒退到一旁,跟不少聚拢过来的路人大肆交谈,有意无意地讥讽叶子轩,以此回报叶子轩带给他的不痛快。

    几个女孩也指指点点,流露着莫名的优越感。

    叶子轩没有理会他们目光,时至今日,这些人言语早已伤害不了他,只是环视着四周的建筑和人群,他能够感受到如衣的气息,抬起头,没有半点废话,双手放在钢琴上,划出一道悦耳动听的音符,彷若流光一般,穿过了在场之中每一人心间。

    随后,叶子轩带着些许伤感哼唱:

    “妈妈坐在门前,哼着花儿与少年,虽事隔多年,记得她泪水涟涟,那些幽暗的时光,那些坚持与慌张。”

    “在临别的门前,妈妈望着我说,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,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、、、、”

    “她坐在我对面,低头说珍重再见,虽时隔多年,记得她泪水涟涟,那些欢笑的时光,那些誓言与梦想。”

    这是半年前火遍各大歌单的文青歌曲,原唱已经够打动人心,叶子轩唱出来,更是戳入软肋,聚拢不少人靠近。

    叶子轩充满了伤感和落寞的声音,随着琴声的节拍一起一伏,然后转入让人心柔的低音,升华,每一个字眼都与跳跃的黑白琴块相互辉映,引人共鸣的沉郁、让人入迷的嗓音、令人淡淡忧伤的孤独坚强,起伏跌宕,却又释放高.潮。

    路边数十人安静,竖起耳朵聆听,像是在听一场告别演唱会。

    原本一脸不屑的长发青年,已经停止了对几个靓丽女孩的夸夸其谈,整个人沉迷于叶子轩励志又深情的演唱之中,双眼涌现一抹连自己都不知的震惊,虽然身处路边,还有不少杂音,可他却感觉身处殿堂,脸颊不由自主地变得发热。

    大师级水准!

    “在分手的街边,她紧抱住我说,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,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。”

    “你赤手空拳来到人世间,为找到那片海不顾一切、、、、”

    在叶子轩落下最后一个音符之后,数十人才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,一个个兴奋不已,还带着由衷的赞叹。

    “好听啊,再来一曲,再来一曲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听了,好帅啊!完了,我彻底爱上他了,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“天啊,我什么时候能像他一样有才啊?”

    音乐的魅力,果然容易感染人,路人不分男女,个个眼冒小星星,不断对着叶子轩鼓掌,全都觉得刚才听了一场不输大歌星的演唱会,还喊叫着再来一曲,叶子轩飘然起身,向众人微微一鞠躬,随后带着唐薛衣他们,钻入车里离去。

    几乎是车队刚刚消失,一个身影从喷泉后面的假山闪出,左手掩着嘴巴双肩不断抽动。

    潸然泪下。

    三十分钟后,华海一处茶室,叶清水手机微微震动,打开见到一封邮件,伸出手指点开,正是叶子轩在街头的演唱。

    她安静地聆听片刻,俏脸扬起一丝笑意,随后推到对面一名中年女子面前:“郭导,这是我弟弟。”

    “你听一听,他能插队报个名,参加华国好声音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