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白衣杀手
    第一千零一十三章白衣杀手

    深山已有虎,再放一头,那就是一山不容二虎。

    凤来若有所思的点点头,随后向叶子轩汇报一事:“叶少,我已经按照你的吩咐,派人盯着扎西降央他们,被如衣重伤腿脚后,扎西降央就去了医院治疗,徒子徒孙也跟了过去,但十五分钟前,他坐着轮椅离开医院去了一处船坞。”

    “走得很是鬼祟,还换了衣服,期间也很警惕,三组兄弟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锁定他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眯起眼睛:“船坞?”

    凤来重重地点点头,轻声接过话题:“没错,桃花船坞,是一处老旧的八十年代船坞,除了渔民去修理船只外,平时几乎没人过去,扎西降央连腿伤都不好好疗养,就连夜赶去船坞,一定是会见什么重要人物,还有可能是他上司。”

    她把自己的猜测道了出来:“毕竟他们精心筹备的一场阴谋,连外媒都请了几十位,结果不仅没有得到他们的政治目的,反而被如衣一拳打断了腿,估计他们顶头上司很是愤怒,所以扎西降央不得不忍住伤痛,赶赴过去亲自汇报。”

    她还补充一句:“两大堂口前几天去过桃花坞搜寻,但没有发现可疑人员,估计这是刚刚弄下来的落脚点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不管是不是新落脚点,调一队兄弟过去看看。”在凤来要准备转身安排时,叶子轩又轻轻摇头:“不,还是我亲自压阵吧,如果扎西降央真是狮山组织的人,那么如你所推断,他面见的一定是更高层次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他看得很是深刻:“后者身边一定有不少人保护,说不定身手比扎西降央还厉害,普通兄弟根本不是他们对手,哪怕堵住了也会被他们杀出血路离去,所以还是我亲自过去看一看。”他的嘴角勾起一丝戏谑:“希望可以捞条大鱼。”

    “叶少,你还是坐镇中宫吧。”

    凤来毫不犹豫地摇摇头:“顶多我多派一点人,再不行,让唐薛衣跟空小寒援手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眼里闪过一抹关怀,拍拍凤来的肩膀道:“他们这些日子劳累过度,让他们好好休息一下吧,特别是唐薛衣,太累了,又刚回来,先别打扰他,你不用担心我,我可以应付变故的,今晚反正睡不着,就当去船坞吹一吹海风。”

    凤来一脸无奈,知道叶子轩的性格,只能苦笑一声: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抬头看着夜空:“希望今晚有大鱼。”

    五分钟后,一列车队从叶宫分堂行驶了出去,悄无声息奔向西北方向的桃花船坞。

    晚上十一点,桃花船坞。

    一灯如豆,驱散着夜晚的浓黑,只是驱不散坞中十余人的凝重,昏黄的灯光中,一个神情冷冽的女子,端坐在一张破旧的大铁椅上,手里把玩着一把锋利匕首,双眼微闭,似睡还醒,但浑身上下,却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冷寞和空洞。

    四周众人都刻意的跟她保持距离,仿佛她的身上,有什么可怕东西似的

    在她的对面,摆着一张黑色轮椅,轮椅上,坐着跟如衣对战过的扎西降央。

    两人的身后和两侧,还站立着不少佩有藏刀的男女,此刻一个个盯着轮椅上的扎西降央,眼里有着各种探视,只是谁都没有说话,扎西降央也没有开口,眼勾勾看着对面的女子,他一扫擂台上的意气风发,脸上多了不少恭敬和敬畏。

    良久,女子停滞了手里转动的匕首,目光落在扎西降央的脸上,冷冷抛出一句:“扎西,你真让我们失望,让你去黄大仙庙设擂台,还给你安排三十多名外媒人士,想要你露一露脸,也给华国将上一军,同时也给我营造一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的眸子忽然迸射一抹光芒,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恨意,喃喃自语:“天杀的叶宫,毁我游船,杀我子弟,还把我追杀的四处躲避,真恨不得一枪爆掉叶子轩,叶子轩,你等着,本座这次缓过气来,一定让你付出代价、、”

    她恨铁不成钢盯着扎西降央:“你真让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毒刺大人,是我无能。”

    扎西降央微微向女子鞠躬,言语带着一股子自责:“是我轻敌大意,给那女人暗算了,耽误了我们的计划。”

    他一脸歉意:“对不起!”

    端坐椅子的女子显然就是叶宫追寻多天的毒刺了,她对扎西降央的道歉嗤之以鼻:“对不起?你知道为了那场擂台,组织耗费多少人力物力吗?各种成本加起来三千万,结果你不仅一事无成,还被人打断腿脚,真是丢尽组织的脸。”

    扎西降央嘴角牵动了一下,随后再度低头回道:“毒刺大人,对不起,是我无能,我辜负你跟组织的期望了,也给你带来麻烦,所以今晚过来见你,一是向你说句对不起,二是向你请罪,无论什么样的惩罚,扎西都毫无怨言接受。”

    “惩罚?”

    毒刺不置可否地冷哼一声:“我当然想惩罚你,还想一刀杀掉你,可是杀掉你对组织没半点好处,你也不要觉得可以一死了之,没有给组织作出贡献,没有弥补你犯下的错误,你死了,就是大逆不道,扎西,今天表现真让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失败了,不想着弥补,只想着受罚,这不是我们狮山精神。”

    毒刺眼里迸射一抹光芒:“如被藏主知道你这种德性,他一定后悔对你的厚望。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扎西降央不顾腿脚的伤痛,扑通一声跪在地板上,一脸羞愧:“毒刺大人,我又错了,我一定不轻易言死,我一定弥补今日失误,你放心,所有的损失,今日丢掉的面子,我全会找回来的,给我一个月时间,我请我叔伯出山设擂。”

    毒刺的眸子亮了一下,随后恢复平静:“你有信心让老活佛出山?”

    “应该有机会,只是需要一点时间!”

    扎西降央咬咬牙:“他生性淡泊,此生什么名头都抛弃,整日跟牛羊厮混一起,但只要找到切入口,我想应该能够说服他出山,毒刺大人应该了解他,他虽然很少跟人争斗,也没怎么显示身手,但藏人都清楚,他是藏区第一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可是跟宋天道谈笑用武之人。”

    毒刺淡淡出声:“我当然知道老活佛的厉害,只是他这种人物,不仅清高至极,生性淡泊,而且一双慧眼洞察万事,你要打什么主意,他一眼能够看得出,你怎么可能请动他一战?他又怎会为尘事动干戈?”她的嘴角勾起一抹戏谑:

    “你可千万不要随便许诺,不然你真会成为废物。”

    扎西降央呼出一口长气,一抹额头上的汗水回道:“毒刺大人放心,我敢说出来,那就表示我有把握,除了我跟他有点家族血缘关系外,还有就是他曾经最疼爱的卓玛死了,虽然她是自杀的,但也算是叶家威迫,也就跟叶宫有关。”

    毒刺的眼睛无形变亮,随后又听扎西降央补充一句:“只要我拿卓玛临死的照片,多刺激他老人家几次,他就有可能给卓玛讨回一个公道,卓玛父母早年在动乱中死去,卓玛能够活下来,完全是老活佛的功劳,他算得上半个父母。”

    毒刺脸上多了一抹笑容:“我对你说的,开始感兴趣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话音还没有落下,就听到外面传来一记凄厉惨叫,似乎是把守的几名兄弟出事,毒刺跟扎西降央他们脸色巨变,齐齐向外面望过去,正见洞开的窗户外,通往这里的浮桥上,走着一个白衣女子,她手里提着一把剑,平静向这里前行。

    走的很慢,很从容,却给人一种无法遏制态势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!”

    十多名狮山精锐下意识围攻过去,只是连对方衣衫都没有碰到,就在璀璨的剑光中咽喉飙血,惨叫倒地。

    空气中流动着血腥和杀戮的味道,四周灯光似乎也因这可怕场面而黯淡些许。

    扎西降央挣扎着抬头,脸色再度一变:“是她!打伤我的那个女人。”

    毒刺望向扎西降央,低喝一声:“她怎么找到这里来了?是不是你被跟踪了?”

    扎西降央满头大汗:“不知道啊,我一路都没有发现啊,暗中的兄弟也没见端倪。”

    毒刺低吼一声:“废物!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又是两声惨叫响起,两名挥刀杀出的狮山精锐,拿捏火候从船坞的暗影中悄然扑飞,想要从背后给白衣女子一刀,只是刀锋刚刚劈到途中,白衣女子就反手一剑,刀光刺眼,这一剑,刺断他们的战刀,刺入了胸膛,刺断了他们生机。

    刀断,人落,抽动两下就没有了声息。

    她杀人杀得很干脆,很毒辣,很无情,也很冷血。

    昏黄灯光中,毒刺和扎西降央清晰可见,一个个挥刀冲锋的狮山精锐,被白衣女子如同割草般的轻易刺杀了。

    十余人的全力阻挡,却始终不能迫退白衣女子一步,十三剑,十三人,不多一剑,不少一人。

    一种奇妙的感觉,在这一刻流过毒刺他们的身体

    白衣女子又杀掉三人,从容转身,持剑面对船坞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毒刺感觉到,对方的剑尖,宛如刺破虚空,缓缓,抵在了她的咽喉。

    海边掠过的风,让她多了一丝凉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