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一剑致命
    第一千零一十四章一剑致命

    “叶少,三十一人全死了。”

    十一点四十分,叶子轩靠在黑色轿车的车身上,沐浴着海风,看着视野中血腥一片的桃花船坞,又看看忙碌不堪的叶宫子弟,眼中多了一抹思索,他没有前行检视惨烈的现场,而是呆在道路跟浮桥的驳接入口,安静等待凤来的汇报。

    事情起了变化,原本要突袭的桃花船坞,不仅没有了预料中的凶险,反而尸体横陈遭受血洗,叶子轩不知道发生什么事,所以也就不再傻乎乎冲入船坞,免得这是一个狮山组织设下的圈套,曼德金的钢琴炸药,至今还撩拔他的神经。

    十五分钟后,凤来拿着手机跑了过来,把图片递给叶子轩:“叶少,从入口到大厅,一共有三十具尸体,死者手里拿的都是藏刀,身上也有狮山的标记,里面大厅一角,还有一堆狮山精神的宣传单,以及几十箱没开封的食品净水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断定这是狮山组织的新据点。”

    凤来脸上多了一抹凝重:“从现场的混乱情况和脚步来看,他们应该是遭受到强敌的袭击,而且应该是一个人,这人身手很高,高到这批不俗的狮山精锐无法抵抗,我查看过他们的伤口,全都是一剑致命,不是心脏就是咽喉被刺。”

    “一剑致命?”

    叶子轩拿过手机审视起来,很快发现凤来没有夸大其词,死者全是一剑被杀,虽然这数十具尸体身体染血,但全身上下只有咽喉和心脏有了伤口,而且从死者的神情和兵器来看,很多人连出手者衣衫都没触碰就被干掉,他喃喃自语:

    “好快的剑,好准的剑、、”

    能够让扎西降央来面见的狮山高层,身边定然不是普通保镖和打手,他们战斗力及时比不上扎西降央,也应该差不到哪里去,可就是这些人,被一人杀了个片甲不留,还是一剑致命,这种水准,已向力求出刀必见血的唐薛衣靠拢了。

    叶子轩对此人生出了兴趣,随后又问出一句:“附近有没有监控摄像?能不能查出是谁下的手?”

    凤来一撩被风吹乱的头发,轻轻摇头回应:“这个船坞几近废弃,平时连人影都见不到几个,各种基础设施跟不上,路边有监控探头,但早已经毁损,根本无法调看,不过我已经散出几个本地兄弟,去附近打听有没有见过袭击者。”

    她带着一抹不解,低声问出一句:“叶少,这人对狮山组织下这狠手,虽然未必是我们的朋友,但敌人的敌人也算是盟友,咱们好像没必要找出他的来历,而且他越神秘,活得越久,多狮山组织越是打击,对我们也算是减轻负担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好奇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笑了笑,没有再纠缠这个话题,话锋一转:“对了,有扎西降央的踪迹吗?”

    凤来汇报三十具尸体,没有特意加上扎西降央的信息,也就表示他不在死人堆中,只是扎西降央没有死的话,那他跑去哪里了呢?袭击者不可能杀掉数十人,却放他一条活路,但如果没有放过他,尸体中又怎会没有扎西降央的影子?

    凤来轻叹一声,随后接过话题:“这也是我要跟你汇报的,扎西降央不见了,我从入口一路检视到大厅,每一具尸体都翻过来审视,就是没有扎西降央的影子,这家伙好像凭空消失一样,可是他腿被打断了,根本不可能逃出去啊。”

    “对方也不可能放他走。”

    凤来作出推断:“我猜测他藏在某个角落,见到强敌来袭,手下无法对抗,于是就藏了起来,而袭击者对他不是太了解,忽略了他,或是我们来得太快,让他没有时间追杀,所以让扎西降央活了下来,不过我已让人细细搜查船坞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他在附近,断了一条腿的他,就跑不远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又问出一句:“扎西降央要见的人呢?”

    “叶少,我们找到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在凤来微微一怔暗呼自己忽略一个关键人物时,一名叶宫子弟快速跑了过来,身后跟着七八名膀大腰圆的同伴,手里提着一个湿漉漉还流血的女人:“我们搜到船坞后面的时候,发现地上有一抹血迹滴在船缘,几名兄弟下去搜寻。”

    他神情振奋地向叶子轩汇报着情况:“他们发现尾端悬挂的一张渔网,缠绕着这个女人,她腹部和肩膀受了伤,左脚也中了剑,但脾气不小,反抗也激烈,打伤两名兄弟,被我们拖上来还想夺刀杀人,我们只好把她绑住了来见你。”

    “毒刺!”

    在一名叶宫子弟抓起女人头发,抹掉额头和下巴血迹,把那张脸呈现出来时,踏前一步的凤来讶然出声,随后上前再度审视对方,接着向叶子轩喊道:“叶少,这女人就是毒刺,向天唐说的船长,我们堵她好几次,结果都被跑了。”

    在几名参与追杀毒刺的叶宫子弟闻言靠近过来时,凤来正轻轻拍打着那张清冷的脸,嘴角多了一抹笑意开口:“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发,无心插柳柳成荫啊,一直要抓抓不到的人,会在这里被我们捡到,看来老天还真是对我们不薄。”

    “叶少,扎西降央八成是来这里见她。”

    此时,几名叶宫子弟也认出了毒刺,纷纷点头确认她就是叶宫最近追杀的目标,在凤来细细检查毒刺身上一遍,确认没有危险后,叶子轩缓步走到对方面前,看着那张扭曲愤怒却又虚弱的脸笑道:“你就是毒刺?我们终于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毒刺咬牙切齿,宛如毒蛇吐丝:“叶子轩!”

    叶子轩很是坦诚地点点头,笑着接过对方的话题:“没错,我就是叶子轩,你想要在游船杀死或炸死的叶子轩,只可惜,向天唐关键时刻出卖了你,让你跟红门子弟全成了炮灰,不过,我对你还是很欣赏的,接二连三的死里逃生。”

    “游船一次,修理厂一次,你也算是打不死的小强。”

    毒刺艰难挤出一句:“早知是这个结局,我直接开船把你的游艇撞翻,大家一了百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一个好想法,只可惜你没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笑了起来,伸手抹过她身上六个伤口,全是剑尖留下的痕迹,不致命,但很束缚行动,叶子轩心里微动,感觉这是杀手留给自己的活口,于是笑着补充一句:“老天眷顾你多次,但这次好像不怎么给你面子,让你如此狼狈?”

    “介不介意说一说今晚情况吗?”

    叶子轩笑容很是温暖:“说不定你的处境会好点,我是一个很乐意交朋友的人,哪怕这个人是敌人。”

    毒刺闻言冷笑一声:“叶子轩,你别假惺惺了,不是你派杀手来要我们的命吗?怎么转眼就装聋作哑了?是不是想要以此拉近彼此距离,便于从我口中挖出你想知道的机密?我告诉你,别妄想了,我只可被毁灭,绝不可能被打败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一句,她的脸上有一抹憋屈和无奈,白衣女子一路无可抵挡的杀入进来,还射翻他们唯一的两名枪手,只是对方尽管这样厉害,毒刺却依然觉得自己能够一战,所以踹飞要拉自己从后门跑路的扎西降央,横挡门口对战杀手。

    只是,她的自信和傲然,在对方的七朵剑花中,分崩离析。

    毒刺只挡住了一剑,就一剑,然后四肢和小腿就先后中了六剑,不致命,却束缚着她的行动,她心里清楚,对方是要留下她做活口,不然只怕第二剑就刺穿了她的咽喉,她一度想要挣扎却根本没半点意义,眼睁睁看着同伴全部倒下。

    杀完最后一人时,叶宫车队抵达,白衣女子也不要她性命,飘然从海里离去。

    毒刺不忍任人宰割,咬牙爬到尾端跳海,寻思哪怕淹死,也不能做俘虏,结果却被大网捞住,让她还是做了俘虏。

    慌乱的场面,自己的心灰意冷,也让她忽视了扎西降央的命运。

    此刻,听到叶子轩要自己告知今晚状况,毒刺就觉得叶子轩装疯卖傻,摆明是在羞辱自己,也是拉近彼此距离,所以言语很是不客气:“叶子轩,我今晚认栽了,生死置之度外,你算是男人的话,就给我痛快,别说这些来羞辱我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叹息一声:“如果我告诉你,我跟杀手真没关系,你相信吗?”

    “扎西降央都跟我说了,你跟杀手先一起在黄大仙庙出现,今晚又一前一后来船坞。”

    毒刺嗤之以鼻:“你说你们没有关系,你是侮辱我的智商,还是高估自己的能耐?不过你确实有两下子,不仅能识破扎西降央的政治动机,派女杀手上台断他一腿,还能循着扎西降央的痕迹找到这里来,这一局,我输的无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杀要剐就动手吧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瞳孔瞬间凝聚:“女杀手?擂台?你是说,今晚袭击你们的,就是白天上台对擂的女人?”

    毒刺把头歪在一边,不再搭理叶子轩的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叶子轩左手一挥:“搜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