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龙爷遇刺
    第一千零一十五章龙爷遇刺

    近百名叶宫子弟出动,把整个桃花船坞翻了一遍。

    里里外外,前后左右,甚至幽深黑暗的海面,叶宫子弟都没有放过,完全称得上是地毯式搜查,可不仅没有找到叶子轩想要的如衣,连扎西降央都不见影子,唯一收获,那就是扎西降央的一条绷带,被叶宫子弟从在海面上捞了起来。

    从横死的狮山精锐以及毒刺的言语判断,叶子轩推测是如衣今晚循着扎西降央的痕迹,毫不留情血洗了桃花船坞,给自己留下毒刺这个活口之余,也出于某种目的带走扎西降央,这些举动表明,如衣在暗中关注他,却不想出来一见。

    叶子轩能够感受到,如衣就像是飞舞的蝴蝶,既喜欢火焰的璀璨,又担心燃烧了自己。

    换位思考的他想通这一点,也就不再急着跟如衣一见,给毒刺伤口简单处理一下后,他就下令凤来收队离去,随着叶宫子弟的消失,桃花船坞又恢复了平静,光线也重新黯淡了下来,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,唯有淡淡血腥在飘忽。

    回到叶宫总堂,叶子轩让人看好受伤的毒刺,随后给秦世皇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狮山组织是挂了号的恐怖分子,是华国一直头疼的**势力,与其叶宫把毒刺这种人捏在手里,还不如交给舅舅妥善处理,既可避免对方的报复和劫狱,也能最大限度榨取毒刺价值,秦始皇对于这些人,总是有其独到的手段和方法。

    折腾圣火成员的经验,用在狮山组织一样适用。

    而且拿下恐怖分子,对于叶子轩来说不算什么功劳,但对秦世皇和叶狂人来说,却是一件显赫的政绩,叶子轩也希望毒刺可以成为舅舅他们的垫脚石,所以很干脆痛快地把人交出去,秦始皇没有太多废话,明确表示连夜派驻军押送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不到,香港驻军来了三辆军车,把打了镇静剂的毒刺押解离去,凤来也把数十具尸体交给了香港警方,同时告知扎西降央也是狮山成员,桃花船坞一战,就是他们组织内讧,扎西降央杀掉众人跑路,希望他们能够协助追捕。

    处理完事情洗完澡,叶子轩就倒头大睡,一觉睡到早上八点,起来练功,然后吃早餐,收到秦世皇已接受毒刺的消息后,叶子轩就钻入书房审视昨晚的资料,同时安排回京的时间,刚刚翻看资料,却是听得门外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一听敲门的动静,叶子轩抬起头,他辨认得出,来者不是凤来。

    他喊了一声进来,一看,是薄小衣。

    叶子轩很是好奇看着这个女人:“薄总,你怎么过来了?”叶子轩拉近薄小衣跟李元峰他们的距离后,就没有再整天把她带在身边,除了避免薄小衣误会自己对她有所企图之外,还有就是不想让她太多涉及黑暗,免得出现变故拖累。

    房门反手关了回去,薄小衣明艳俏丽的身形,便出现在了叶子轩眼前,她的手上,还端着一盅热乎乎的炖品道:“叶少,你就别打我脸了,其他人都可以叫我薄总,但你不行,因为你是我的老板,你叫小衣就行,再客气点叫薄姐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放下手中资料,笑了笑回道:“薄姐听起来有点凉薄,算了,我还是叫你小衣吧,你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不能过来吗?”

    薄小衣小心翼翼地端着炖品,走到了叶子轩面前,随后把手上的小碗放下:“我今天有事想征求你的意见,打你电话处于关机,我就直接过来叶宫分堂了,恰好凤来出去办事,她就让我帮忙熬一盅糖水,说你昨晚忙碌过度要补补。”

    “于是我熬好了,再上来见你,哦,好烫!”

    放下炖品的薄小衣吹吹手指,随后捏上了自己嫩白的耳垂,急急地呼了好几口气。

    叶子轩难得见她的女人姿态,脸上划过一丝笑意,随后笑问一声:“这是什么呀?”

    薄小衣一边坐到了叶子轩对面的椅子上,一边摩擦着还有点疼痛的手指,看着叶子轩幽幽笑道:“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她一双大眼睛,忽闪忽闪的,今天的薄小衣,看起来分外地明艳动人:“自己打开看看。”叶子轩无奈地笑了笑,掀开盖子扫了一眼,笑容变得恬淡起来,还真是一份好东西,里面有莲子、百合、红豆、银耳、冰糖等等,内容丰富。

    一掀起盖子,便闻到了一股甜香扑鼻,令人食欲大开。

    薄小衣修长手指轻敲桌面:“这是我唯一会做的糖水,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合适,我自己叫它五味盅。”

    “五味杂陈?”

    叶子轩笑着点出其深意:“不愧是叶氏娱乐主事人,随便一个糖水名字,就这么有意境,我对你更有信心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季节的天气很是闷热,也容易让人心烦意乱,虽然身处空调室,心情也难免有些压抑,所以此时喝上几口薄小衣精心炮制的五味盅,胃口和心情都好了不少,见到叶子轩一口气吃了大半,薄小衣的嘴角,由衷地泛起了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默默地看着叶子轩吃了好一阵,薄小衣抿了抿嘴唇,欲言又止:“叶少……”

    叶子轩从炖品中抬起头来,随口望向了薄小衣:“怎么?哦,对,你今天有事找我?说吧,有什么需要我解决的?”

    看着他淡然地从炖品中抬起眼睛,薄小衣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心动,听到叶子轩发问,薄小衣大眼睛眨了几眨,终是挤出一句:“叶少,向天唐昨天去娱乐集团找我了,他说想要代表向家跟我洽谈,向氏娱乐希望我们可以收购它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闻言一怔,但脸上没有讶然,似乎早已经预料到了:“向家想要卖了家业?”

    薄小衣轻轻点头,声音变得肃穆起来:“向家准备把价值超千亿的向氏娱乐,五折左右卖给叶氏集团,也就是说,咱们五百亿就可以控制这头庞然大物,当然,向家还有一个小要求,给他百分之一的叶氏娱乐股份,算是一点纪念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喝入一口糖水:“那你觉得,这收购划不划算呢?”

    “当然划算!”

    薄小衣毫不犹豫地回道:“先不说转手就是五百亿差价,就是向氏娱乐这块牌子以及它的人才班底,对咱们叶氏集团就有巨大的帮助,拿下它,叶氏娱乐声名大振,特别是在港澳台三地,十个王者电视台也比不上一个向氏影响力。”

    她的眼里闪烁一丝光芒:“我们已经整合了丹心、王者和奇经影视,如果再有向氏娱乐的强力加盟,咱们未来发展绝对可期,华国怕是再无敌手,杀入好莱坞也是指日可待,只是向天唐跟我们向来不对付,双方又刚有过生死过节。”

    “他这时贱卖向氏,是惧怕叶少,还是另存坏水,我看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,靠在椅子上看着女人:“坏水,向天唐是绝对不敢存了,怕我,有一定影响,但不足于让他贱卖向氏娱乐,因为我已经跟他说过既往不咎,最大原因,就是他跟向家拿钱保命,借叶宫来保存全家性命。”

    在薄小衣不解的目光中,叶子轩轻声补充一句:“向天唐出卖了狮山组织,导致游船被炸,子弟被杀,几个据点毁于一旦,毒刺也落入我们手里,即使我们不要他的命,狮山也迟早会找他算这一笔血账,向家的下场很清晰,灭门。”

    “最多个把月,缓过气来的狮山就会灭了向家。”

    他看得很透:“向家虽然有底蕴,有背景,还有不小的靠山,但是他的根始终在香港,始终要在这里生活,加上不是每个靠山都愿意为向家招惹狮山组织,所以面对穷凶极恶的狮山组织,县官不如现管,得到我们庇护比什么都好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他算盘也打得很容易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把最后一口糖水喝完:“明面上看牺牲五百亿买全家的性命,实则上他损失的五百亿,迟早可以从百分之一的股份赚回来,叶氏娱乐现在已是庞然大物,未来成就更加辉煌,百分之一,积累下来,不少,向家迟早能够回本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薄小衣迟疑一下:“那要不要兼并他们?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都说了,这是一块肥肉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笑了笑:“肥肉到了叶宫嘴边,怎么可能不吃进去呢?”

    薄小衣笑着点点头:“明白了,我会跟白小姐、贾先生他们联系,确定最终的收购方案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扯过一张纸巾擦拭嘴角:“谈判的时候,还可以跟向天唐说,五百亿,只够扛狮山的债。”

    “红门的报复,他自己扛下,或者再开个价。”

    薄小衣微微一怔,随后幽幽一叹:“你啊,真是算死草啊。”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叶子轩的手机响了起来,刚刚戴上耳塞,就传来白秋画的焦虑声音:

    “叶少,龙爷遭受刺杀。”

    PS:感谢我就这样my26打赏作品100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