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必须死

天才布衣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必须死

  <>天才壹秒記住『→網.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  中午十二点,华海东方明珠酒店。

  门外,八十多辆黑色轿车堵死两条必经之路,三百多名绝非善类的江湖草莽凝望同一方向,有人愤怒,有人担忧,路旁,加长林肯车的车门内侧,布满了触目惊心的弹孔,弹孔细小而密集,行家能看出来,是霰弹枪近距离喷射造成。

  车窗玻璃裂痕斑斑,后排座位,依稀可见几缕血迹。

  受伤的龙傲天已经送去医院救治了,赶赴过来的古大佛面色愈阴霾,如果不是龙六龙七用身躯横挡,数十枚铅弹就会射入龙傲天夫妻的体内,饶是如此,龙傲天跟妻子也中了几颗散弹,受了伤,被送往医院治疗,现在具体情况不明。

  而龙六龙七更是血肉模糊,身上承受密密麻麻的铅弹,尽管第一时间被送去附近医院抢救,但从手下汇报中可知,生死难测,今天本要跟龙傲天一起出席慈善会议的古大佛,瞥一眼身边人,沉声开口:“告诉四万兄弟,全动起来。”

  “找人,找线索,再动用官方的关系,尽量调出这一片的监控影像。”

  古大佛的声音带着一股子杀意:“一定要给我挖出凶手的下落。”

  龙古跟三帮大决战之后,华海就开始变得风平浪静,虽然叶宫大本营在华海,但各方势力目光都落在京城,落在常留京城的叶子轩身上,龙古也从影响局势的地方枭雄变成叶宫大总管,日子不如以前精彩,但却有他们最想要的安宁。

  龙古两人还以为,这种风平浪静的日子会一直持续到自己死去,没想到,今天这样一个好日子,在自家地盘上遭遇袭击,两名龙氏保镖生死难测,龙傲天夫妻身上染血,这怎么说都是一个打脸,所以古大佛要出动全部人手讨回公道。

  在古大佛的指令中,十几叶宫头目凝重点头,迅速散去。

  他们前脚刚走,远处就呼啸着闪过一辆红色法拉利,车子停在路边,随后车门打开,戴着墨镜的白秋画钻了出来,四周叶宫子弟齐齐喊了一声秋画姐,白秋画向他们微微颔首回应,接着就穿过车队和人群来到古大佛身边:“义父。”

  “你没事吧?”

  见到白秋画出现,古大佛阴霾神情缓和些许,左手又开始把玩起佛珠:“放心,我没事,毫发无损。”接着又重重哼了一声:“我倒是希望歹徒冲着我来,这样我就可以把他脑袋拧下来,再挖开他的躯体,看看是不是吃了豹子胆。”

  “在华海还跟对我们动枪,一定不能让他活着离开。”

  白秋画轻轻拍着古大佛的背部:“义父放心,我保证拿下凶手,绝对要他们以及幕后黑手付出代价。”她知道义父从来不是一个容易动怒的人,只是太在乎相杀相爱的老兄弟生死,关心则乱,也就难免失去分寸:“他们逃不了的。”

  古大佛呼出一口长气,环视渐渐散去干活的子弟:“待会你再给叶市长和秦司令打个电话,让他们帮忙追查一下亡命杀手,官方的资源总是比我们多,看一看,这一单袭杀是不是辕门干的,真是袁玉川所为,我会感慨他过人魄力。”

  “但是,他的好日子也到头了。”

  古大佛眼里掠过一抹杀意:“我还有十几亿私房钱,丢出去悬赏他的脑袋,他就别想睡觉了。”他潜意识认为是辕门所为,除了双方有着历史恩怨以及一山不容二虎之外,还有就是辕门这些日子太安分,安分的不像话,也让人凝重。

  白秋画笑着一握老人的手:“义父,你别激动,事情交给我处理就行,相信我,一定给受伤的兄弟和龙爷讨回公道。”她还补充了一句:“我还给了叶少电话,他今天会从香港飞来华海,一是探视龙爷的情况,二是把凶徒揪出来。”

  “有叶少主持大局,你不用太揪心了。”

  古大佛闻言一愣,似乎没想到叶子轩赶赴回来,随后叹息一声:“你不该给叶少电话,他现在一堆要事缠身,忙碌不堪,这点小事,我们能够处理,事事让他操劳,很束缚他成长的脚步,也显得我们太无能,什么事都要他来操劳。”

  白秋画知道老人的意思,幽幽一笑回道:“义父,我知道,可出事了,还涉及龙爷,我总要给他汇报,龙爷跟你除了是他门生之外,还是他的长辈,我也跟他说了,我们能摆平,可他坚持要回来,说要亲眼看一看龙爷,他才放心。”

  古大佛轻轻点头,多了一点欣慰:“真是一个好孩子啊。”

  随后,他也没有再多说,钻入车里,让手下挪出一条道,离去。

  下午一点,叶宫一号直飞华海,这架奢华专机在接到叶子轩的指令后,就马上启动各项航行工作,安妮贝拉也连线空中管制以及华海机场,给叶宫一号挤出一条线路,所以叶子轩车队刚刚抵达机场,叶宫一号就得到准许通行的答复。

  飞机腾空,气流平缓,机舱温度适中,叶子轩再也不用跟以前一样挤在狭小座位,一个人独享近千平方的舱室,他坐在会议室的老板椅上,背后是一扇窗户,外面白云飘飘,阳光明媚,景色很是醉人,再配上安妮贝拉的咖啡,惬意。

  只是叶子轩没有太多赞许安妮贝拉的效率,他的注意力更多是落在龙傲天的遇刺。

  刺杀龙傲天,等于狠狠扇他和叶宫一耳光,挑战他的权威。

  虽然还不知是什么人所为,但对方敢在华海对龙傲天下手,那就绝非夹缝生存的普通势力,

  山雨欲来风满楼,难道又是一场血战的开端?叶子轩眼里闪烁着一抹光芒,这几个月来,叶宫开辟疆土的重心一直在国外,越国、金三角、安定岛都是他未来目标,目的就是避免内耗,至少在没足够实力碾压内敌前,井水不犯河水。

  谁知,事情展偏偏不尽人意,这起血案,最终矛头指向谁,不重要,重要的是多少人借此机会蠢蠢欲动?

  叶子轩端起安妮贝拉刚刚倒满咖啡的杯子,手指感受着滚烫,眼中流露一丝阴霾杀机,安妮贝拉也没有过多打扰,倒完咖啡后就离开了多功能会议室,刚刚退出去,唐薛衣跟空小寒就走入了进来,叶子轩抬起头,望向两人问出一句:

  “情况怎样?”

  唐薛衣是第一次来这飞机,但此时没有浪费口舌感慨,直接把接受到的资料告知叶子轩:“龙爷早上参加一个慈善活动,他跟妻子刚推开车门,两个派发慈善宣传单的小丑暴起,对着龙爷夫妇散弹枪同时开火,所幸龙六龙七挡住。”

  唐薛衣把收到的情报告知叶子轩:“龙六龙七身中几十枚铅弹,现在正在手术室抢救,生死难赐,龙爷夫妇腹部和肩膀也中弹,但是伤势不重,没有生命危险,两个杀手一击未中却没再下手,对着涌去的龙氏保镖轰出几枪就跑路。”

  “走到酒店转角的时候,两辆交警的铁骑载走他们。”

  唐薛衣补充上一句:“秋画查了,交警铁骑是被人抢夺的,两名交警晕倒在隔条街的垃圾桶里。”

  “假扮小丑,当众开枪,果断撤离,有人接应、、、”

  叶子轩念叨着这几个字眼:“这批杀手作风还真是果敢,而且还懂得摸底和配合,看来不是什么普通小角色、、”

  唐薛衣问出一句:“叶少,会不会是辕门的人?袁玉川有这魄力和手段。”

  叶子轩毫不犹豫地摇摇头:“开始我也觉得是辕门挑衅,但细想一番发现不是袁玉川干的,他确实有这魄力和手段,但如果辕门要对叶宫发起攻击,心高气傲的袁玉川,只会对我来一次鱼死网破的围杀,不会去找龙爷和佛爷晦气。”

  “他是一个骄傲的人,要下手,只会冲着我来。”

  他对袁玉川有足够了解:“就算他想要拿龙爷打击我,以袁玉川的手段和算计,四个杀手怎会无功而返?虽然四名杀手这一枪轰得猛烈,也狠狠打了叶宫一巴掌,但实际却没多少意义,除了龙六龙七在抢救外,龙爷夫妇安然无恙。”

  “这不是袁玉川的风格,他不会犯雷声大雨点小的错误。”

  “说句不好听的,他是一条只咬人不叫唤的狗,海南一战,如非我突破些许,估计都被龙文静他们灭了。”

  在唐薛衣轻轻点头时,叶子轩又喝入一口咖啡:“不过无论敌人是谁都好,被我找出来,一定会付出代价。”

  “叶少放心,很快就会有线索的。”

  唐薛衣微微挺直身躯:“对方袭击交警,假扮小丑,还有散弹枪,他们准备工作做得不少,也多少起了效果,但也意味着留下不少线索,四周监控以及黑市军火,肯定会找到他们的痕迹,只要有了他们的头像,他们就飞不出华海。”

  “现在没有他们消息,是因为这刺杀太意外了,根本没有想到,所以大家都懵了一下,反应过来,杀手就完蛋。”

  叶子轩眯起眼睛:“必须死!”

  手机用户请浏览m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