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剧烈冲突
    第一千零一十八章 剧烈冲突

    “我都说我没事了,我要出去捏死那几个王八蛋。”

    特护病房,龙傲天正向劝告他的龙氏保镖发飙,一脸的不怒而威:“不就几颗铁珠子打身上,见了一点血吗?这算得了什么?当初老子从浦东砍到浦西,再从浦西砍到闸北,身上带着十八处伤都不眨眼,这几个小伤口算得了什么?”

    几名手下满脸无奈:“龙爷——”

    龙傲天不耐烦的推开几个人:“别挡着我,那些王八蛋,伤我女人,喷我兄弟,老子要亲自把他们挖出来,一个个点天灯,不然难消我心头之恨,杀人放火,古大佛不行,他吃斋念佛多年,鸡都不敢杀了,靠他拿凶就是天大笑话。”

    虽然他言语讥讽着古大佛,实则是担心后者抛头露面遭受危险,几个手下也知道他的想法,硬着头皮把他拦了下来,这个时候让龙傲天出去,他们几个会被古大佛打断手脚,只是龙傲天的固执也超出他们相信,恶狠狠的喊着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龙爷,这点小事还要亲自出马?”

    就在一干手下堵住房门不让龙傲天离开时,一个声音从后面悠悠传了过来,龙氏保镖回头一看,马上站到两侧齐呼一声叶少,龙傲天也停止了折腾,扬起脸望向出入口,正见叶子轩提着一个果篮走入,身边跟着空小寒和白秋画他们。

    “子轩!”

    龙傲天发出哈哈大笑,随后上前跟叶子轩来一个拥抱,完全不像是一个受伤的人,只是触碰的时候动到伤口,他才嘴角咧了一咧道:“你怎么回来了?昨天还听秋画说,你在香港对付狮山组织,是不是他们把我受伤消息告诉你了?”

    他看着白秋画微微责备:“秋画,这点小事,怎么告诉子轩呢?大惊小怪。”

    在白秋画耸耸肩膀一脸无奈时,叶子轩轻声接过话题:“龙爷,这不能怪秋画,你是叶宫的老臣,也是子轩的长辈,你出大事了,还是命悬一线的生死刺杀,我就算不赶赴回来,也该知道这件事,咱们当初可是说过,风雨同舟的。”

    龙傲天叹息一声:“好一个风雨同舟,你小子,说话总能戳人心窝。”接着又话锋一转:“不过你回来的正好,给我把把脉,查一查身体,再跟兄弟们说一声,我没事,让我可以离开这鬼地方,想到那几个兔崽子,我就呆不住、、”

    叶子轩上前一步,把果篮放在茶几上,随后望着龙傲天一笑:“龙爷,你怎么说也是叶宫台柱子,你受伤了,不好好躺在医院休息,还带着兄弟们出去捉拿凶手,被其他势力见到岂不取笑我们?说叶宫只有龙爷这些老臣拿得出手。”

    龙傲天一愣:“还有这说法?”

    白秋画笑着接过话题:“叶少说的没错,龙爷要亲自出手,我们这些做小的就丢尽颜面了,所有人都会觉得,叶宫青黄不接,我们只会浪费粮食,却不能替组织分忧,不然龙爷怎会受伤了都要出面呢?这也说明叶宫运作机制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怕是没有什么人才加入了。”

    四周龙氏保镖也都齐齐点头,表达着跟叶子轩他们相似的观点,龙傲天微微皱起眉头,思虑这些话的可靠性,白秋画又补充上一句:“佛爷本来也要亲自追凶手,但思虑一会后也觉得自己不能露面,龙爷,他都能想通,你想不通?”

    龙傲天闻言轻哼一声:“我怎么想不通?我想通了,早想通了,你们说的有理,我们这些老家伙确实不能操劳,不然真会觉得叶宫无可用之人。”接着又看着叶子轩他们补充:“那这事就交给你们了,我就安心躺在床上等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你们要答应我。”

    龙傲天抬起头:“拿下凶手了,交给我处理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笑着点点头:“放心,一定让你砍十八刀。”

    龙傲天看着温润儒雅的小子,脸上神情不知不觉变得和蔼,伸手一拍后者的肩膀:“子轩,你这次回来,如果没有什么大事,就多呆几天,至少要呆到我伤口好了,好好喝一顿再走,我还有一个事情,想要跟你私底下好好聊一聊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闻言绽放一抹笑容,一握老人不再圆润的手:“龙爷放心,我估计会在华海呆一段时间,佛爷、你、叔叔、舅舅,我总要一个个叙旧,咱们有很多时间把酒言欢,只是你有什么事不需要择日再说,咱们现在就可以单独交谈。”

    龙傲天神情犹豫了一下,脸上罕见地有着挣扎,最后还是叹息一声道:“算了,还是等事情稳定下来再说吧,现在兵荒马乱的,说出来只会乱你的心神,给敌人可趁之机,不过也不用太揪心,不是什么大事,就是秋徽一点琐事、、”

    叶子轩微微一怔:“秋徽?她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叶少,电话!”

    在龙傲天眉头一皱陷入思考时,白秋画上前一步走到叶子轩身边,拿着一部电话递给他:“唐薛衣!”

    叶子轩眼皮一跳,拿起手机接听,耳边很快传来唐薛衣的声音:“叶少,那五个人住在七楼病房,就在龙爷的特护病房下面,我查过他们住院登记的名字,叫宇文才,车祸,伤脸以及脑震荡,是龙爷入住后进来的,就差半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“他用三倍价格包了那间病房,我还问了护士,宇文才正是带头的肉疙瘩男子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重复念叨一句:“宇文才?”

    “名字不知道真假。”

    唐薛衣低声一句:“因为对方用的是阿尔及利亚护照,一时不好辨认真假,但无论如何,这人很可疑,入院的时间,受伤却不安分躺着,遇见我们马上改变上楼方式,俨然就是躲避我们,而且我刚才见到两人推了三个氧气瓶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氧气瓶的份量不小,不像是给病人呼吸使用。”

    他的言语无形多了一丝凝重,但也存有一抹诧异:“只是对方如真为袭击龙爷的凶手,胆子未免太大了,伤了龙爷他们,不仅不夹着尾巴躲起来,还敢潜入医院继续做事,这些人还真是亡命之徒,也不知道龙爷什么时候得罪硬主。”

    氧气瓶?楼上楼下?

    叶子轩的直觉告诉它,有一股危险在蔓延,在这多事之秋,他没有浪费时间去求证,淡淡出声:

    “盯着!不要让他们跑了,我马上调兄弟堵他们,宁愿揍错也不愿放过。”

    唐薛衣低声一句: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挂掉电话后,叶子轩也没有跟龙傲天和白秋画他们继续寒暄,简单明了的出声:“龙爷,树欲静风不止,这房间不是一个好地方,咱们换一个风水宝地,秋画,你带兄弟保护龙爷去中间挑一个房住下,小寒,调五十名兄弟去七楼。”

    龙傲天和白秋画等人都微微一愣,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,龙傲天一边笑着走向门口,一边拍拍叶子轩的肩膀道:“还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,这些混蛋有那么两下子,一枪未得手,就再来一波,七楼,他大爷的,想要爆老子菊花吗?”

    龙氏保镖也是机灵人,很快从众人谈话反应过来,下意识盯了一眼地板,随后护送着龙傲天前行。

    龙傲天对敌人是既怒,又欣赏:“这些王八蛋,手段够狠,今天如不是运气好点,估计真被爆了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无奈一笑:“龙爷开玩笑,有我在,谁也伤害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白秋画也没有啰嗦,纷纷手下清出另一端的病房,带着人保护龙傲天前行,随后向叶子轩抛出一句:“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她对现在局面也多少有些意外,没想到对手如此难缠,正如龙傲天说的,运气差一点,估计今天真会阴沟里翻船,谁能想到对方在七楼做手脚?她不由庆幸大厅的相遇,以及叶子轩的敏锐,否则这戒备森严的八楼,只怕真被捅穿了

    叶子轩点点头,随后就领着空小寒等人下楼,还给楼下兄弟电话,让他们堵住出入口。

    五十多号猛男如狼似虎下楼。

    这时,凶子和疯子几个人正把病床倒翻起来,拉近铁床跟天花板的距离,找到薄弱处,随后把三个氧气瓶架在上面,出气口被几个大老爷们轻车熟路按上一个导火线,随后用手机作为引爆器,看着顶住天花板的氧气瓶,凶子嘴角勾起一抹狞笑:

    “这一波炸出去,你们说,龙傲天会不会挂掉?”

    疯子一脸狰狞:“挂不挂掉不知道,但人,一定死不少,叶宫子弟肯定吓得哭爹喊娘。”

    宇文才没有任何回应,只是盯着窗外的人流和车辆,见到十几名叶宫子弟驱赶人员现身,堵住楼下几个路口。

    他的嘴角就微微牵动:“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门后盯着走廊的汉子也喊出一声:“叶子轩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话音还没有落下,房门就砰一声被人撞开,盯梢汉子来不及对抗,瞬间被如狼似虎的人群吞没。

    鲜血迸射!

    ps:谢谢青春、诠释着一切打赏作品100逐浪币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