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你说,降不降?

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你说,降不降?

    第一千零一十九章你说,降不降?

    数十名叶宫子弟破门而入。

    盯梢汉子首当其冲,不知挨了多少拳、多少脚,倒地立即昏迷。

    凶子、疯子和华子见状脸色巨变,想拔出武器对抗却根本没有机会,狭小的病房不断涌入叶宫子弟,顷刻就填充了五十多号人,拳打脚踢,势如破竹压缩着活动空间,他们只能挥舞拳头拼杀,撂翻几名对手,但自己也中了不少拳脚。

    没有几个回合,疯子他们就踉跄倒地,遭受数不清的脚板,贴着窗户的宇文彪怒吼一声,他一个箭步上前,临近叶宫子弟地前一刻,踩踏倒立的病床,腾身而起,再落脚,踩于脚下的,已不是地面,而是人的头颅,叶宫子弟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米八的雄健身躯经不起宇文彪大脚一踏,轰然倒地,楼板轻微震颤,宇文彪足不沾地,借踩踏之力向前跳跃,威风凛凛,犹如天神下凡,他扯起两名自家兄弟,双脚连环踢踏,猝不及防的八个叶宫子弟顷刻间东倒西歪,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下一秒,宇文彪丢开两名兄弟,抓起一把椅子抡出,不美感,却直接将对面几人拍飞出去。

    宇文彪像是野兽一样喷着热气,趁着后面涌来的叶宫子弟愣神瞬间,不退反进冲了上去,出手狠辣毫不留情,双拳连连点出,直接打在几人身上,几个身材不高但起码算结实的爷们,顿时犹如断线的风筝般倒飞出去,口吐鲜血不止。

    “来啊!”

    接着又是叼住一个打中背部的拳头,宇文彪吼出一声,手腕一抖,直接一掀,身材魁梧的对手被宇文彪掀飞,是真真正正的飞起来,狠狠撞在身后同伴身上,顿时一片人仰马翻,宇文彪趁机踏前一步,打中另一人的背部,狠狠抽飞。

    死寂。

    一群撂翻两名对手的叶宫子弟也全部愣住,没想到这对手道行不浅。

    只是这呆愣也就一秒,随后瞬间暴动,这些都是有血性有胆魄的爷们,而且宇文彪他们跟龙傲天遇袭很可能有关,当然不可能被宇文彪一个下马威就吓怂,所有人全都吼叫着冲了上去,一副悍不畏死的架势,宇文彪也双眼变得发红:

    “来啊,来啊。”

    宇文彪能够成为红门大堂主,还成为对抗山口组的主力军,绝非是跟随朱老生太久的缘故,而是他粗中有细,胆大妄为又常常取得奇效,加上他天生一股神力,中村狮雄都忌惮他,所以能够得到朱老生的赏识,坐上东京堂主的交椅。

    此刻,面对叶宫子弟如潮水一样的攻击,宇文彪很有一股出师未捷的憋屈,但也能接受残酷现实死战突围,所以他爆发出十二分的潜能,他伤人动作其实不复杂,却势大力沉,每次抬脚挥拳都干脆利落,配合着他身形,冲击力巨大。

    每一个照面,他都会直接将对面几人撞飞,称得上真正的勇猛三军。

    “跟我走!”

    冲破叶宫子弟破门而入的如虹气势后,宇文彪向苦苦支撑的凶子和疯子吼叫一声,没浪费这好不容易挤出来的空间,三个人,怒吼一声,齐齐迈步,悍然对抗涌来的叶宫子弟,没有枪械,没有利器,只有拳头,病房瞬息间腥风血雨。

    宇文彪原本还想再救下华子两人,无奈他们已被叶宫子弟撂倒,按住,从病房无情地拖了出去。

    喊声大作。

    见到对手如此凶猛蛮横,随后赶赴过来的叶宫子弟,二话不说,冲上来就打。

    宇文彪三人如虎,怡然不惧,悍然冲进人群,犀利无比,招招重手,一个个叶宫子弟被击中,喷血,砰砰倒飞出去,几乎难于站起再战,宇文彪三人也挨了不少拳脚,凶子左手都被打断了,疯子小腿也肿了,宇文彪的嘴角也流着血。

    窗户涌入进来的阳光,倒影着一张张恐怖而狰狞脸孔,分外讽刺。

    “叶子轩!”

    不断冲杀的宇文彪,眼里忽然映入叶子轩几个人的身影,眸子瞬间一冷,冰冷挤出三个字,撞翻一人后,大步狂奔,犹如迅移动能排山倒海的人肉坦克,挥洒的强大气场,压迫的叶宫子弟不由自主后退,随后向现身的叶子轩冲过去。

    “蓬!”

    脚步踏地,弹起,闷响刺耳,叶宫子弟嘴角微微牵动,仿佛感受其中蕴含多变态的力量。

    面对宇文彪助跑后的一记霸道回旋踢,空小寒踏前一步,横在叶子轩的面前,硬接了对方腿脚,拳脚很快相交,一声巨响,宇文彪倒飞回了原地,空小寒脚下发出“刺啦”的刺耳摩擦声,硬接对手一脚的他,竟被巨大力道生生拖动。

    他保持接招的姿态,滑行近两米,差点撞到后边的人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空小寒一舔嘴唇,战意沛然,提臂,轻轻甩动,双手也逐渐握拳,全身骨节随即爆出连串脆响。

    只是叶宫子弟没有给两人对战的机会,十多名叶宫子弟又向宇文彪包围过去,人海战术耗损后者的实力。

    宇文彪看着近在咫尺却难于触碰的叶子轩,满脸说不出的悲愤,双手挥舞,狠狠掀翻几名对手。

    叶宫人数锐减,六十、五十、四十、三十、、、倒下大半,战斗力算得上不差的叶宫子弟,面对宇文彪野兽一般的挣扎,无法如原先计划一样,雷霆一击拿下对手,但倒下大半兄弟,他们也稳住了阵脚,对支撑不住的对手倾泻拳脚。

    双方对抗残酷而残暴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当凶子跟疯子被叶宫子弟踹中膝盖倒地时,两人向冲过来的宇文彪吼出一句:“不要管我们,快走!走!”喊叫中,两人张开双臂,死死拽着叶宫子弟的腿脚,能抓多少就抓多少,想要给自家老大赢取一点生路,哪怕挨上不少拳脚。

    “混蛋!”

    见到又是两名兄弟被叶宫子弟按倒,宇文彪像是发怒的张飞,吼叫一声撞翻几名对手,随后就向窗户扑了过去,就在这时,宇文彪感觉到后面袭来一阵恶风,一回头正见唐薛衣面无表情靠近,缩地成寸,像是利箭般爆射至自己背后。

    一手化掌为爪抓向自己脖子,宇文彪已经来不及躲闪,只好一稳双脚,右手握拳冲出。

    唐薛衣没有半点情绪波澜,眼睛微眯也化成拳头跟唐薛衣硬撼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两只手毫无悬念地撞击,然后闪电般后撤,宇文彪左脚顶在身后墙壁没有后撤,胳膊止不住酸痛,唐薛衣却是纹丝不动,不过眼里却闪过一丝赞色,虽然他刚才出手没有尽全力,但对方能扛住已算霸道,同时也判断出此人确实不凡。

    宇文彪脸上则是深深的震惊,他清楚自己刚才一拳的力量,别说一个人,一头牛都能打死,微微皱眉后又是势若奔雷的一拳,炮弹一般打向唐薛衣胸膛,没太多的玄奥和花哨,就是简简单单一记寸拳,意思相当简单,再来个硬碰硬。

    唐薛衣还是不闪不避,脚步一挪扬起右拳对上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空气中爆发出沉闷响声,两人的拳头一触即离,唐薛衣呼吸一深,拳头微微通红却屹立不动,宇文彪的拳头后撤之后便散开成掌,手指自然地轻微抖动卸去残留的余力,随后脸色潮红,死死忍住却最终无法控制,他喷出一小口鲜血。

    两招,全部一触即离,没死斗,没纠缠,硬碰硬没有任何花哨。

    结果不言而喻,宇文彪吃了亏,落在下风。

    “不错,能借薛衣两招,有点力道。”

    在宇文彪舔着嘴角血迹的时候,叶子轩从门外走上来,身边几名叶宫子弟抬起从房间搜获的散弹枪,对着靠在窗边的宇文彪,叶子轩挥手拿过一把,随后戳在凶子的腿上,嘴角勾起一丝笑意:“只是游戏该结束了,别撑了,投降。”

    宇文彪冷冷哼出:“你觉得我会降?”

    “篷!”

    没有半点废话,叶子轩扳机扣动,凶子惨叫一声,整条大腿血肉模糊,数不清的铅弹,这腿,治好也废了。

    在宇文彪愤怒不堪的时候,叶子轩抬起头,把枪口移到疯子的背部,对宇文彪笑了笑:“你说,你会不会降?”

    宇文彪闪出一部手机,面目狰狞喝道:“叶子轩,这手机能引爆氧气筒,你动我兄弟,一起死?”

    “篷!”

    叶子轩又轰出一枪,疯子砰一声扑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