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一千零二十章 算计
  第一千零二十章算计

  宇文彪见到兄弟中弹倒地,脸上悲愤更加清晰:“叶子轩!我要跟你一起死!”

  见到对方握着的手机,还有早就掉下坠地的氧气瓶,不少叶宫子弟脸色一变,迅速围成人墙保护叶子轩,还有人把氧气瓶从脚边踹去角落,距离叶子轩远一点,空小寒跟唐薛衣却没有半点情绪变化,似乎一点都不担心叶子轩的安全。

  叶子轩脸上没有波澜,还拨开人墙:“知道我的名字,还有散弹枪,更是架起氧气筒,你们百分百跟龙爷遇袭一案有关,宇文才,丢掉你所谓的引爆器,老实招出事情来龙去脉,或许我会看在你重情重义份上,放你和你兄弟一马。”

  “不然,我会用散弹枪,一个个把他们喷死。”

  叶子轩提起鲜血淋漓的疯子,盯着脸色难看的宇文彪出声:“当然,你也可以引爆,只是要告诉你,炸死我了,是你运气,也是你兄弟不幸,炸不死我,你兄弟更是不幸,因为我会把他们剥皮拆骨,宇文彪,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。”

  “降,不降?”

  无数双叶宫子弟的眼睛盯着,随时会扑击而出。

  “妈的叶子轩,你太无耻!”

  宇文彪杀人放火从不手软,也没有太多仁义之心,唯一软肋,就是这四名兄弟,那是当年从同一个村出来,在东瀛更是一起光着膀子打天下,五个人,流过多少血,砍过多少鬼子,互救多少次,谁都不记得了,只知感情比兄弟还深。

  换成其余红门子弟,宇文彪二话不说一起死,但这四名兄弟却不忍他们葬送这里,最重要的一点,这四名兄弟死了,以后怎么回东北面对乡亲父老?想到这里,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宇文彪对天长叹,一副楚霸王四面楚歌的无奈态势。

  在他神情犹豫中,凶子吼出一句:“大哥,别理我们,你快走!快走啊!”

  宇文彪手里有引爆器,有威慑力,背后又是窗口,一个人跑路,绝对不是什么难事。

  叶子轩手指一点窗户:“宇文才,你舍得你四个兄弟,就跳出去,我可以保证,他们绝对见不到明天太阳。”

  宇文彪怒吼一声:“叶子轩,你就是一个小人。”

  “对啊,有本事放开老子们,公公平平打一场,看谁胜谁败。”

  腿部中枪的疯子怒视核心位置的叶子轩,颇为不甘喊出一句,论身手,论枪法,他们全算是练家子,宇文彪更是红门第一干将,自然不会自寻死路,带帮废物来华海兴风作浪,如今惨败,好勇斗狠的东北爷们,深感无颜见父老组织。

  叶子轩不置可否的冷笑一声:“公公平平打一场?你当我脑子进水?我为什么要丢掉优势,来跟你们单打独斗?就是你们,拿散弹枪喷龙爷的时候,有没有想过公平一战?没有,你们都不择手段,我人海战术,已经算对得起你了。”

  宇文彪一伙人哑口无言。

  叶子轩又踏前一步,冷眼看着宇文彪开口:“整个华海已经大搜查,袭击龙爷的四名枪手也迟早会挖出,宇文才,你不想自己沉了黄浦江,不想兄弟生不如死,你就给我放下手中引爆器,老实交待,龙爷遇袭的事情是不是你干得?”

  “你们到底想干什么?还有,给你主子打电话,我要跟他谈一谈。”

  叶子轩虽然从对方作为和反应,判断出他们跟龙傲天遇袭有关,但还是希望从他们口中得到确认,说话之间,叶子轩的枪口又往下一沉,对着疯子的脑袋昭示最后一枪,宇文彪一惊,一怒,很是愤怒叶子轩所为,但知道做不了什么。

  宇文彪可以不在乎自己生死,来的时候,他也向朱老生拍胸膛保证,只要能给红门讨回公道,牺牲一条命也无所谓,但如今,他只能满腔悲愤却无法引爆氧气筒,他不敢拿四名兄弟的性命开玩笑,宇文彪迫于无奈,盯着叶子轩喝道:

  “没错,龙傲天遇袭,就是我让人干的。”

  叶宫子弟群情汹涌,随时要冲上去揍人。

  叶子轩轻轻挥手制止,望着宇文彪笑了笑:“有种!”

  宇文彪目光凶狠盯着叶子轩,一字一句地开口:“叶子轩,我现在认了龙傲天遇袭的事,轰出的那一枪也是我开的,跟我兄弟无关,你有什么不满就冲我来,只要你让我四名兄弟安全离去,我马上放下引爆器,任打任杀绝不皱眉。”

  叶子轩脸上划过一抹欣赏,不管宇文彪是什么人,这份兄弟情义还是很难得的,当下淡淡出声:“能认下此事,还独自一人扛了后果,你也算是一条汉子,我发自内心敬你,如果你这一枪是对着我轰的,我可能现在直接让你走人。”

  宇文彪一愣,没想到叶子轩说出这些话,而且他看得出,叶子轩不是敷衍自己,眼里好像真有一点欣赏之意。

  他下意识抿着嘴巴,对这个红门劲敌多少有些改观,随后,又听到叶子轩补充一句:“但龙爷是我长辈,两名兄弟又重伤,我放走你,放走你兄弟,都不合适,也不可能,我一定要把你交给龙爷处理,你们的生死,不是我能决定。”

  “宇文才,别抵抗了,你放下手中东西,我承诺善待你的兄弟,还可以向你保证,一定向龙爷为你兄弟求情。”

  叶子轩手指点点自己胸膛,又点点宇文彪:“这是我唯一可以帮你的,也是你最好的选择,不然不仅你要死在这里,你的兄弟也会千刀万剐,至于氧气瓶爆炸,我根本不在乎,以我的身手和兄弟们的忠心,那几个破玩意炸不死我。”

  听到这一番话,宇文彪嘴角牵动了一下,环视被叶宫子弟按住的兄弟,他第一次感觉到力不从心,叶子轩的强大和步步为营,让他难于对抗,这时,叶子轩又走前了一步,近距离看着宇文彪,眼里闪烁一抹真挚:“你可以相信我!”

  “叶子轩,希望你做到承诺。”

  宇文彪吐出嘴里的血水,把手机丢在地板上,表示自己妥协:“如果你骗我,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。”

  见到宇文彪丢掉了最后依仗,叶宫子弟一涌而上,拳脚倾泻,想要把宇文彪打倒在地,可后者却咬牙扛住冲击,任由胸膛和小腿被打得砰砰作响,他就是不跪下不倒地,颇为强横,这份硬骨,让唐薛衣和空小寒的眼里也都多了欣赏。

  “大哥!大哥!”

  疯子他们嗷嗷直叫,却又帮不了忙,一个个被四名猛男按着,挣扎,徒劳无功。

  四人脸上无尽悲愤,都责怪自己害了宇文彪,否则他一个人完全可以杀出去,哪会遭受现在的屈辱。

  龙傲天当年打天下,从浦东砍到浦西,再从浦西砍到闸北,宇文彪何尝不是从东京砍到千叶,再从千叶砍到北海道。

  一样战功赫赫的老江湖。

  “好了!”

  在宇文彪一个踉跄差点摔倒,但很快又咬牙站好时,叶子轩轻轻挥手制止众人动手,随后走到前者的面前,掏出一张纸巾擦拭他嘴角血水,神情很是赞赏:“宇文兄这么配合,我们也给他一点尊严,叫医生过来,给他们处理伤口。”

  “然后绑起来交给龙爷。”

  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他的仇家,由他来决断。”

  “我们跟龙傲天无仇,我们是冲着你来的。”

  宇文彪眼睛瞪大,盯着面前的叶子轩:“我不叫宇文才,我叫宇文彪,红门第一彪,说的就是老子。”

  在唐薛衣他们一愣的时候,叶子轩眼睛眯了起来:“红门?朱老生的人?”

  宇文彪昂起头:“没错,我们是来讨公道的。”

  叶子轩挥手拿来宇文彪的电话,递给宇文彪淡淡出声:“给老朱打个电话,我想要聊几句。”

  宇文彪冷眼看着叶子轩:“你是在侮辱我的智慧吗?”他如果真按叶子轩说的拨打朱老生电话,那他就可能被认为是叛徒,至少在红门兄弟眼中,自己向叶子轩低下了头,出卖了红门的机密,他不惧背黑锅,却也不想这样掉入陷阱。

  见到宇文彪反应,叶子轩不以为然,笑了笑,把手机拿了过来,随后,拨出朱华润曾经打过的电话。

  手机没有名字显示,但耳边很快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:“阿彪,有什么好消息?”

  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朱门主,叶子轩向你问好。”

  宇文彪盯着电话一脸震惊,似乎没想到是叶子轩知道朱老生电话,这会让后者生出误会,想要说话却被枪管堵住嘴。

  果然,朱老生干笑两声,不过没有发飙,也没有恼怒,甚至都没问叶子轩怎么使用宇文彪电话:

  “叶少百忙之中给我电话,不知道有什么贵干?”

  叶子轩笑了笑:“做一个交易,我很欣赏宇文彪,你把他踢出红门,我收他做门生。”

  “条件就是,我放回朱华润,让你们父子团聚。”

  PS:谢谢广州胜威点赞本作品20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