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该易主了
    第一千零二十二章该易主了

    一刀起,一刀落,断掉了尾指,断掉了旧情。

    在宇文彪用江湖的方式宣告成为叶宫马前卒时,龙傲天也收住了让人心悸的怒气,不仅让人给宇文彪处理伤口,还答应给疯子四人一条生路,三天内滚出华海,叶子轩也没有浪费机会,当天晚上就派出一队叶宫子弟押解四人去香港。

    疯子四人,将跟朱华润一起回东瀛。

    疯子四人走得很是满腔无奈,恨不得一头撞死消散愧疚,他们本来不想离开,还喊着要走一起走,要死一起死,结果被宇文彪架在脖子的刀威慑,宇文彪很果断干脆的告诉他们,如果四人不赶紧滚蛋回东瀛,他就立马死在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飞机消逝,宇文彪像是丢了魂似的,可没有后悔自己选择,叶子轩也没跟他说什么,让他住回七楼好好养伤,接着就把其余匿藏的红门子弟拿下,依照承诺一一遣返东瀛,谁也不知道叶子轩想些什么,但整个叶宫都无条件遵循指令。

    事发第二天,叶子轩再度来医院探视龙傲天。

    刚刚推开厚实的房门,叶子轩就嗅到一抹熟悉香气,脸上微微一喜,抬头望过去,正见龙秋徽坐在龙傲天的身边,手里削着一个苹果,女人一如既往的干练清爽,身材也越发变得成熟,可是肤色稍微黑了一点,显然泰国阳光很猛烈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见到有人推门进来,龙秋徽漫不经心瞥了一眼,先是如水平静继续削苹果,随后直接把苹果向叶子轩砸了过去,下一秒,她把整个水果篮抛过去,嘴里还毫不客气骂道:“王八蛋,明知我爹受了伤,不能遭受刺激,你还跟他争执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要气死他,你才高兴啊?”

    龙傲天跟着喊叫了起来:“对,秋徽,就是这小子,差点气爆我,赶紧给我教训他,最好跟他断绝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像是千手观音一样,呼呼呼把砸来的苹果、梨子和香蕉全部接住,左脚还勾住要跌落的篮子,他把水果重新放回篮子后,继而又放到桌子上,无奈地看了煽风点火的龙傲天一眼:“龙队,天地良心,我可没有气龙爷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没有。”

    龙秋徽俏脸含霜地走了上来,毫不避忌一扭叶子轩腰间的肉:“没有?我爹刚才已经跟我说了昨日一事,你不给他面子,还仗势欺人,让他受尽委屈了,你要否认?那就是说,我爹诬陷你了?他有什么动机诬陷你?为什么诬陷你?”

    在叶子轩躲开女人刁蛮的手指时,龙秋徽又上前一步:“而且你当我耳朵聋吗?回来这一天,龙家上下,全是说你跟我爹昨天大肆争执,你们差一点就闹翻了,还有,这房间的东西全都是新的,因为旧的那批,都被我爹发怒摔碎。”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我知道我爹这个脾气,真正动怒了才会摔东西。”

    龙秋徽盯着叶子轩哼道:“你再有天大理由,就不能为他着想一下?”

    叶子轩像是兔子一样躲开女人靠近:“知父莫如女!龙队,你觉得,龙爷会是一个容颜动怒的人?当年龙秀姑出事,你见到他动过怒发过火?他向来属于只干不说的主,真铁心要弄死宇文彪他们五个,又哪会浪费时间跟我争执啊?”

    “他只会当场爆头或者暗中一刀。”

    龙秋徽心里一动,似乎捕捉到一点东西,但依然娇哼一声:“他还不是为了尊重你!”随后又觉得这理由不成立,真为了维护叶子轩的权威,父亲也不会当众这样发飙,更多是私底下的争执,至于失去理智,这对父亲来说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她扭头望向父亲,正见龙傲天一脸玩味,还一副看好戏的样子,她很快明白了怎么回事:“爹,你耍我?”她在茶几旁边的沙发坐了下来,恼怒的抓起桌上水果,反过来向父亲丢过去:“你们一老一小,全都是坏人,我不理你们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一脸苦楚:“龙队,我可没招你啊,我完全就是无辜的。”

    躲开砸来水果的龙傲天,笑着从床上起来,把水果捡起放入水槽清洗,随后走到龙秋徽的身边,笑着一按她的肩膀开口:“秋徽,对不起,是爸爸的错,但那不是戏耍,不是欺骗,是试探,我想看看,你爱男人多点还是父亲多点?”

    龙秋徽身躯一震,随后美丽眸子一睁:“爸,什么男人父亲多点,你越说越离谱了,再胡说八道,我不理你了。”

    龙傲天微微一怔,手指一扫两人问道:“你们不是恋人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说过,我喜欢他?”

    没等叶子轩出声回应,龙秋徽从沙发站了起来,没好气地看着父亲开口:“我要嫁的男人,要**的跟石头一样,要挺拔的跟标枪一样,你看这小子,油头滑面,甜言蜜语,身子软的跟面条一样,怎会是我龙秋徽喜欢的男人呢?”

    龙傲天轻捶叶子轩身板回道:“不会啊,这小子也挺硬的啊,只是长得儒雅一点,这确实是硬伤,不像我,天生阳刚之气,霸气侧漏。”接着又脸色一变,瞪着眼睛望向叶子轩:“不对,秋徽说你软的跟面条似的,你是不是不行?”

    “哎哟!”

    叶子轩咬到嘴唇,痛得尖叫一声,随后望着龙傲天啼笑皆非:“龙爷,你扯到哪去了?”

    龙秋徽脸颊瞬间通红,随后狠狠瞪了父亲一眼:“爹,你说什么呢?”接着又转回正题:“爹,你不要胡搅蛮缠了,不要想着这样就能避开我的问责,我告诉你,我记下你早上的戏弄,等晚点见到卓姐,我非狠狠告你一状不可、、”

    她还看了叶子轩一眼,眼中有一丝难于言明的情绪。

    龙傲天顿时变得沮丧:“女儿,我错了,别告状行不?”

    女儿的闺蜜是自己老婆,越来越彰显杀伤力了。

    龙秋徽没有理会父亲的神情,望着叶子轩哼出一句:“现在你们可以告诉我事情真相了吧?”

    “事情真相很简单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嘴角勾起一丝笑意,把龙秋徽重新按在沙发上,还把自己咬过的苹果放在女人嘴边,龙秋徽半推半就咬了一小口,在龙傲天会心一笑时,叶子轩补充上一句:“我觉得宇文彪他们有价值,而且我需要一个送回朱华润的契机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跟龙爷一个演红脸,一个演黑脸,把宇文彪这家伙留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叶宫在东瀛得罪太多人,将来进入势必处处束缚,很需要一个开路先锋。”

    龙傲天纠正一下字眼:“马前卒。”

    龙秋徽咽下苹果,又瞪了两人一眼:“我就说嘛,你们怎可能闹翻呢?原来蕴藏着玄机,只是你们算计归算计,应该早点告诉我,我就不会火急火燎,你们知不知道,大家说你们要闹翻的时候,我心里多焦虑?我连早饭都吃不下。”

    “特别是爹你,明知道我急了,还耍我。”

    龙傲天弱弱回道:“对不起,女儿,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龙秋徽呼出一口长气,没有再跟父亲纠缠此事,俏脸多了一抹肃穆:“红门最近被你们收拾的很惨,司徒白梦受伤昏迷,宇文彪被你们算计入宫,朱华润也被阉掉回去,加上东瀛官方和山口组的打压,红门可谓处于最艰难之地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最艰难的时候,也可能是敌人反扑最凶悍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龙秋徽轻声一句:“狗急跳墙啊。”

    龙傲天嘿嘿一笑:“女儿,设想周到,狗急跳墙确实让人忌惮,可我们已有准备,狗不跳还好,跳了,直接打死。”

    龙秋徽伸手一握两人手掌:“你们都是我亲人,千万不能有事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笑笑回应:“放心,我不仅自己会注意安全,也会保护好龙爷。”

    龙傲天也拍拍胸膛:“没错,以后我出入带几百人,再把龙三龙五叫回来,看谁能动我毫毛?”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龙秋徽的手机震动起来,她松开两人的掌心,戴上耳塞接听,片刻之后,脸色微微一变,抬头望向两人:

    “国际刑警那边有消息,有一队金三角枪手潜入云南边境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带头的人,是跟朱老生交情不错的司徒错。”

    龙傲天眉头一皱:“冲着我们来的?”

    龙秋徽轻轻摇头,看着两人低声一句:“不好说,最近国际刑警间不停歇打压金三角,连连摧毁他们四条渠道,司徒错是专门负责国内配货的主,他们进入云南,很大概率是为重新建立渠道,只是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,防患未然。”

    她还简单介绍一下司徒错:“司徒错是云南人,当初还做过一个自然村的村长,带来三百多户村民制毒致富,产品以吨论计,只是遭遇军警强烈打击,把他三十多名骨干抓了,他也上了全国通缉榜,司徒错走投无路,于是跑去金三角发展了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司徒错真为朱老生卖命,我只能说,金三角要易主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