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执行任务

天才布衣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执行任务

 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执行任务

  疗养一个礼拜,龙傲天伤势渐渐痊愈,一场惊动华国黑白两道的风波也开始进入尾声。

  龙秋徽这次回来没有再四处奔波,安安分分照顾了父亲三天,连叶子轩的晚饭邀请都毫不客气拒绝,她的时间都用在父亲身上,叶子轩隐约感觉到女人在躲避自己,但几次试探都没有结果,他也就不再探听,免得让龙秋徽生出反感。

  这天,探望过龙傲天后,叶子轩就转到医院七楼,想要看一看接回手指的宇文彪,精神有没有好点,叶宫子弟刚刚推开房门,闭目养神的宇文彪就睁开了眼睛,犀利扫视过叶子轩一眼,随后从病床上跳了下来,声音苦涩的挤出一句:

  “叶少!”

  叶子轩看着神情憔悴饱受煎熬的宇文彪,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:“最好的医生,最好的药物,最舒适的环境,你应该好好享受这一切才对,怎么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?是照顾的不好呢?还是伤势影响了心情?再或者牵挂疯子四人?”

  他看着宇文彪的断指,虽然做了手术驳接上去,但依然血迹斑斑,整个手掌也少了那点灵活,医生也告诉过他,宇文彪这一刀断得方向有点绝,有点深,驳接回去只怕也难于恢复昔日自然,更无法承受重物,那根手指几近装饰作用。

  可见,那一刀的凶悍。

  宇文彪眼皮跳了一下,目光多了一分清亮:“叶少,虽然你我接触不多,还大打出手,可我看得出,你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,我也相信你一诺千金,但我还是想提一个请求,我要一部电话,我想联系一下疯子他们,看看情况怎样。”

  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看来不相信我,觉得我算计了你,杀了他们?”

  宇文彪坦然承受着叶子轩的目光,随后挺直胸膛回应一句:“不是这个意思,只是想要跟他们说几句,一是确认他们现在的情况,看看他们伤势怎样,二是想跟他们说别混了,还是回东北耕田吧,没有我罩着,他们迟早会被砍死。”

  叶子轩点点头:“确实是一个好大哥。”他轻轻挥手,让空小寒拿过一部手机,然后丢给宇文彪开口:“手机给你,里面有几百块电话费,可以打去世界各地,足够你跟疯子他们好好聊了,你先跟他们沟通,我晚一点再过来找你。”

  宇文彪愣然不已:“你们不看着我通话?不怕我跟红门算计叶宫?”

  叶子轩神情玩味地笑了笑:“你相信我的为人,我自然也会对你信任,你已经是叶宫马前卒了,还断指明志断绝了红门,你又怎么会勾结外人来对付叶宫?再说了,你觉得自己跟红门的勾搭,对于我和叶宫来说,能掀起什么风浪?”

  说完,叶子轩双手一摊就带着人出门,昭示他完全不在乎宇文彪玩花样,看着那孤傲又不可一世的身影,宇文彪嘴角微微牵动一下,他一直觉得自己足够狂妄自大,可没想到,跟叶子轩比起来完全是小巫见大巫,叶子轩才是真猖狂。

  只是对方的猖狂,却没有让他感觉自大,宇文彪相信叶子轩掌控着一切,他沉思一会散去多余的念头,随后给疯子他们拨去电话,此时,叶子轩正在走廊的长椅走去,拿过一瓶净水大口喝着,天气炎热,嗓子不舒服,又没时间熬药。

  他只能喝着水迟缓病状,随后他向唐薛衣问出一句:“疯子他们情况怎样了?”

  “他们五天前跟朱华润一起回到东瀛。”

  唐薛衣早了解这些情况,毫不犹豫地回道:“朱老生亲自去机场接的机,但他只接了朱华润和斧头堂,还第一时间带朱华润去了东京医院检查治疗,听说他早已准备了最好的设备和专家,还预定了命根,俨然要弥补朱华润的态势。”

  唐薛衣把知道的东西全部告知叶子轩:“对了,朱老生在机场的时候还痛哭一场,大庭广众抱着朱华润潸然泪下,喊着我儿受苦了的戏码,只可惜朱华润没多少反应,还一副冷眼旁观的态势,搞得朱老生很是难堪,最终匆匆离去。”

  叶子轩笑了笑:“先是被父亲七号码头事件无情抛弃,随后又在他跟宇文彪选择中输掉,朱华润心理素质再强大,也难于承受两次的打击,也就对朱老生看了一个透,朱华润此刻心里早有自知之明,自己在父亲眼里就是一个废物。”

  “不仅比不上红门的未来发展契机,还比不上一个堂主宇文彪,他心里恨啊。”

  上一次,在叶子轩拿出宇文彪电话,给朱老生打了一个电话,让朱老生把宇文彪踢出红门,由叶宫收为门生,作为回报放回朱华润,结果朱老生很干脆利落回应,只要能放回宇文彪他们,他不要朱华润了,他愿牺牲儿子要回宇文彪。

  这录音,最后到了朱华润耳朵。

  朱华润又是一晚愤怒,对父亲彻底绝望,所以叶子轩对朱华润回去东瀛反应,一点都不奇怪,随后,唐薛衣又补充一句:“至于疯子和凶子四人,直接被红门丢在机场,没人理会他们死活甚至过问一句,四人回家还是叫出租车呢。”

  叶子轩叹息一声:“朱老生是要他们自生自灭啊。”

  唐薛衣轻轻点头:“朱老生昨天还宣布,宇文彪是红门的叛徒,不仅从红门歃血名单上除名,还将遭受红门子弟全球追杀,疯子和凶子四人虽然没有被踢出红门,但他们堂口以及管辖产业全被收回,朱老生要他们好好的安心养伤。”

  叶子轩眯起眼睛:“这是变相收权。”

  “何止是变相夺权,他是要连根拔起。”

  唐薛衣轻声接过话题:“收了疯子四人手里的全部资源后,朱老生还让人审核堂口账目,早上指责四人过去五年侵吞了红门不少资产,让他们四人一个月内各自交出八千万,不然就移交给执法堂家法处置,他们的家人已全被扣下。”

  “幸亏宇文彪就一个相好的,还是朱老生派到他身边的,不然现在估计都被杀了。”

  叶子轩微微坐直身子:“让疯子他们交出八千万,岂不是强人所难?先不说他们手里有没八千万,就算有,现在身上带伤要想变现也不容易,朱老生还真是阴狠,看来宇文彪的行径,已经狠狠刺激到他了,所以要找借口发泄怒意。”

  唐薛衣点点头:“如果不是担心直接杀掉四人,会让其余门生寒心,估计朱老生早砍四人发泄怒意,他已经见过宇文彪投靠叶宫的视频,认定断指明志的宇文彪出卖红门,所以对疯子四人也就没好脸色,对他们的解释也完全无视。”

  叶子轩又灌入大口净水,望向尽头的房门笑道:“看来,这个电话打出,我们的宇文兄更加心烦意乱了。”

  “砰!”

  这时,叶子轩听到尽头病房发出一声巨响,把众人吓了一跳,他跟唐薛衣他们望过去,只见厚实的房门被一拳轰出一个洞,随后,拳头又呼的收了回去,木刺竖立,门边滴血,在叶宫子弟下意识拔武器戒备时,叶子轩挥手制止他们。

  随后,他带着众人快步走到门边。

  他轻轻推开破烂的房门,想要看看究竟发生什么事,却见宇文彪站在病房中间,刚刚做过手术的手微微颤抖,还肆意滴着血,而宇文彪却浑然不觉,握着手机低吼不已:“司徒错,你他妈的算什么兄弟?你担心我还不起一个亿吗?我有房子!”

  “我在曼谷的房子,抵你一个亿不行吗?”

  “说好一生兄弟,现在兄弟有难,借一个亿有必要装不认识吗?”

  电话另端,一个不置可否的声音传来:“再见。”

  听到电话嘟嘟嘟的响起,宇文彪恼怒的一握掌心。

  咔嚓一声,手机被捏成一堆碎片,一副虎落平阳被犬欺的悲戚。

  毫无疑问,宇文彪已经了解疯子四人的最近情况,还知道朱老生的借故发难,在苦求朱老生没有结果的情况下,宇文彪只能找昔日朋友帮忙,可是他没有想到,人走茶凉,各方显然都知道他现在处境,所以都毫不客气拒绝他的要求。

  一文钱尚且难倒英雄,何况是一个亿的缺口?

  “叮!”

  在叶子轩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,唐薛衣把一部手机递了过来,叶子轩退出病房,走到走廊戴上耳塞接听,很快就响起龙秋徽声音:“子轩,我接到紧急电话,有情报证实,司徒错潜入云南边境,就是为了打通渠道,重建国内网络。”

  “三天后,他们在丛林有一个见面会,估计有三十多名毒贩参加。”

  “我们将会采取行动伏击,把这些大鱼小鱼全部捕获,让国内太平一阵子。”

  龙秋徽声音轻柔:“我要去执行任务了,麻烦你照顾我爹。”

  叶子轩眼皮一跳,低声一句:“一切小心。”

  龙秋徽笑声自信:“放心,我一定拿下司徒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