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危机再起
    第一千零二十四章危机再起

    夜凉如水,黄浦江边。

    一列黑色奢华的车队停在护栏前面,安静地像是归家的乌龟,只是四周站立挺拔的人影,向经过的好奇人们昭示,这里有着身份显赫的人物溜达,两截凸出的石墩,叶子轩跟宇文彪各占一个,视野是璀璨的东方明珠和平静的黄浦江。

    重新处理完伤口的宇文彪在医院依然闷闷不乐,于是叶子轩就拉他过来黄浦江吹吹江风,他挥手让人拿来两瓶酒。

    接着,他扔了一瓶过去:“看你样子好像很不开心,来,喝点老白干壮壮胆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再把不开心的事说出来,让本少高兴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接过一瓶老白干的宇文彪,听到叶子轩幸灾乐祸的话,没好气地抛出一句:“换成十年以前的我,我一定把你这样的熊孩子打死,当年不知多少熊孩子折我手里,只是我现在老了,你也有幸灾乐祸的资本,再说了,我也打不过你。”

    就着江边的昏黄灯光,宇文彪也不客气就着一地凉薄如水的月华,仰头大口灌了辛辣的酒,嘴边渗出的酒渍在空气中散开了淡淡的酒香:“老实说,我这辈子最瞧不起的就是汉奸叛徒,可没想到,我他妈的成了一根丢人的软骨头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看不起自己啊。”

    为善表里有始终之异只是假好人,为恶无表里始终之异倒是硬汉子,这股子冷淡到了让人觉得很不爽的脾气,却也很是符叶子轩的胃口,他轻轻摇晃着酒瓶,淡淡出声:“看不起自己?如果让你重新选择一次,你会不会改变注意?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直接戳中宇文彪心里,他戏谑又无奈地笑笑:“不会!”

    叶子轩声音很是平静:“疯子他们四人已经回到东瀛,算得上彻底安全,以你的身手,你有很多机会离开叶宫,不过你不需要自己跑掉,只要跟我说一声,我立马放了你,强扭的瓜不甜,我虽然欣赏你,但不会跟风筝一样牵着你。”

    宇文彪眼睛无形瞪大,盯着撕开包装吃花生的叶子轩:“你当我宇文彪什么人?我虽然称不上一诺千金,但也不是见风使舵的墙头草,我断指明志换了四名兄弟,离开红门,加入叶宫,我就是叶宫的人,这时再跑回红门算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哪怕其他人不看轻我,我也会找块豆腐撞死。”

    他用酒瓶点着叶子轩,一字一句很是清晰:“我加入叶宫很无奈,但不代表我身在曹营心在汉,除非你找借口把我踢出叶宫,不然我是不会离开的,而且就算你把我赶出叶宫,我也不会再入红门,我只会回东北,耕田喂猪种大椒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从袋里的花生中捏了几粒扔进嘴里,随后笑着望向宇文彪开口:“这不就结了吗?你不会改变当初的主意,也不会再叛叶宫回红门,一万次的重新选择,也是今天这样的结果,那你现在还纠结什么呢?看不起自己有意义吗?”

    宇文彪微微一愣,随后长叹一声,拿起酒瓶灌入一口。

    叶子轩伸伸懒腰靠在冰冷的石墩,嗅着空气中流淌过来的酒香,声音轻缓而出:“你早上火气这么大,一拳打爆了房门,还伤了手指,又隐约吼叫要找人借钱,情绪更是一落千丈,是不是为了疯子他们的事?三亿两千万还不够吗?”

    宇文彪嘴角牵动了一下,没有太多意外,以叶宫实力,完全能探听到疯子四人的现状,他又灌入一口酒:“我知道他们回去会受到牵连,朱门主会拿他们来撒气,所以我就寻思跟他们沟通,让四人尽快变卖资产,带着钱财回东北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这些年捞取的不多,但也足够他们锦衣玉食后半辈子。”

    宇文彪眼里有着一丝遗憾:“无法实现往日征服东瀛的雄心,但起码可以捡回一条命享受,可是没有想到,朱老生动作比我还快,不仅让疯子他们自生自灭,还没收他们旗下资产,每人八千万,他们这些四级子弟哪里有那么多钱。”

    “全部卖命的血金酬劳,包括我在东瀛的资产,也就两个亿多一点。”

    他看了叶子轩一眼:“有钱的,永远都是顶头那一位,下面的人,拼死拼活,也就养家糊口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悠悠开口:“两个亿,人均四千万,还养家糊口?”

    宇文彪没有跟叶子轩纠缠这个问题,仰起头,看不见星空,倒是摩天大楼遮云蔽日:“以前我在红门的时候,朱老生给予不小的钱财调度能力,目的就是方便我跟金三角的钱货往来,因为金三角很多时候,眼里只认现金或者黄金。”

    宇文彪不设防的说着自己跟红门瓜葛:“所以一旦交易对方,无法给出金三角想要的现金或者黄金,金三角就可能取消这一笔交易,为了能最大限度的保证每笔交易进行,我的堂口常年有着数千万现金,出入账目也因此变得很大。”

    “三点二亿,全是这半年跟金三角的交易款项。”

    宇文彪的眼里有着一抹光芒,声音带着一股低沉:“很多还是经疯子他们的手,因为涉及数额太大,一般是年底再入账汇报,没想到会成为朱老生发难的缺口,四名兄弟洗不清,我也没证据证明他们清白,朱老生也不会让我证明。”

    “加上我内心对老朱有愧疚,所以我只能找朋友筹钱救人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抛出一句:“所以你就找了金三角的司徒错?”

    宇文彪看了叶子轩一眼,随后灌入一大口烈酒,丝毫不担心影响伤势:“他这人虽然阴险狡猾,还常常杀人不见血,可我跟他交情还算不错,这些年有十几次合作,算得上是好伙伴,他妻弟在曼谷开发的房子别墅,一时卖不出、、”

    “我还组织东瀛富商团炒了一番,我自己也买了两套,当时便宜,只要几千万,现在价值过亿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没有想到,我打他电话要求借钱,还愿意抵押两套别墅,他却说不认识我。”

    在叶子轩安静聆听的时候,宇文彪的脸上多了一丝杀意:“我还收到消息,那两套别墅的租住者,已经被司徒错的人驱赶出去,他们直接霸占了我这些物业,听说正在运作泰国官方准备换一份房产证,显然是认定我翻不了身回去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忽然问出一句:“司徒错是一个怎样的人?”

    宇文彪神情犹豫了一下:“这是一个笑里藏刀的家伙,虽然这么说,你可能觉得我是借不到钱,故意诋毁他,但我还是想说,这是一个笑面虎,他最擅长的有两点,一察言观色,阿谀奉承没有底线,犯贱起来比古代太监还要可怕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他得到金夫人的赏识,就是第一次见面时,跪下去,趴下来,把金夫人皮鞋上的灰尘舔干净。”

    在叶子轩眯起眼睛点点头时,宇文彪又补充上一句:“第二点,为人阴险,喜欢装无辜害人,他有一次喝醉酒跟我说过,他以前刚出道的时候,没钱,最喜欢干的勾当,就是假扮怀孕女人,去大学城附近坐坐,然后让女生送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一到家里,他就劫财劫色,事后还痛哭流涕自己走投无路,利用女生的惧怕和同情,取得女方信任不报警。”

    “屡试不爽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年,少说百名女生折他手里,可报警的一个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目光变得锐利:“还真是人渣。”

    “我对多年打拼的资产被没收无所谓,只希望可以让疯子他们恢复自由,平安回去东北养猪。”

    宇文彪又转回了正题,咕噜噜喝入两大口酒:“可没想到,一文钱逼死英雄。”

    江风徐徐吹了过来,冷冽的空气少了几分白日的浑浊,竟也清新了不少,叶子轩从石墩上起身,提着酒瓶摇摇晃晃走到宇文彪的身边,笑容很是恬淡:“人走茶凉,这是现实社会的残酷真相,不过一文钱逼不死你,别忘了有我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一个马前卒,对叶宫毫无贡献,还刚袭击龙傲天不久,你能借我一亿?”

    宇文彪轻轻哼了一声:“你真借我这钱,我会觉得你这老板不靠谱,不会做生意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哈哈大笑起来,随后摸出一张卡丢给宇文彪开口:“我确实不靠谱,也不会做生意,但是我有钱啊。”他一副嚣张跋扈的样子:“本少钱多,人多,枪多,别说一个亿,十个亿,一百个亿,我也砸得起,不靠谱又怎么样呢?”

    “卡里一亿两千万,一个亿,给朱老生买棺材,两千万,安顿疯子他们,两手空空离开东瀛,会饿死的。”

    看到手里的银行卡,宇文彪愣了,怎么都没有想到,叶子轩真给他这笔钱,想要说什么时,叶子轩已经从栏杆跳了出去,头也不回的摆摆手:“赶紧处理你的事,处理完了,跟我去一踏金三角,是时候跟你好兄弟司徒错见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是第一次去金三角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笑容温润:“路,你比我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