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爆头

天才布衣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爆头

 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爆头

  两天后,云南白云村,一个几近荒废的村落,丛林环绕,海拔千米。

  随着华国经济的蓬勃发展,人口的大肆流失,这个八十年代还有数百户人家的村落,到现在就成了草木幽深的废弃角落,除了几个孤苦伶仃的老人等待生命终结之外,其余人家都搬出生活极其不便的村庄,要么一线城市,要么昆明。

  最没出息的人家,也搬到山下五公里外的小镇,残存的几个八十多岁老人,不是没有条件搬走,而是他们舍不得离开这个养育地方,最重要的是,他们清楚自己身体已到了日薄西山,去城市只会给后代添乱,所以选择在这度过余生。

  总之,这是一个美丽又孤独的村落,寂寞到令人说不出的惆怅。

  “轰!”

  一场大雨像是配合湖北的水灾,在一个夜晚倾泻在白云村上,让原本就寂静的错落变得更加死寂,几条苟延残喘的土狗也夹起尾巴休息,寒风带着尖锐的呼啸,从苍穹大地间吹掠而过,杂乱树木在剧烈的摇曳中,裂开了一条条缝隙。

  看不透的黑暗里,当闪电掠过生出一抹光芒时,东侧一块可以俯视村庄的山丘,显露出龙秋徽蹲伏在地上的身影,和挑着微笑的嘴角,那微笑却又含蕴着说不出来的冷锐,她裹着一把雨衣,手里拿着一把狙击枪,腰间匕首和无线电。

  在龙秋徽的两侧丛林中,还蹲伏着十多名国籍不同的精兵强将,对面也有两支严阵以待的小队,他们一个个都穿着黑色雨衣,把自己的身子紧紧裹住,以此保持长期潜伏的必要体温,也抵抗雨水渗透,同时,又把巧克力塞入了嘴里。

  他们经验老道的埋伏着,一动也不动,像是一群暗夜中的群狼,等待着猎物进入。

  也不知这样潜伏有多长时间了,一片吹拂过来的树叶,打在龙秋徽的俏脸上,发出一记锐响,龙秋徽仿佛是被惊醒。

  她身子抖了一下,抬起手,看了看腕上手表:十一点!

  按照他们接收到的情报,司徒错不仅聚集二十三名,来自全国各地的买家来白云村开会,还把见面时间放到午夜十二点,目的就是掩人耳目,为了避免被对方发现端倪,龙秋徽他们没有派人躲入村子里,而是藏在这制高点掌控局势。

  今天算是国际刑警第七次联合行动,前面六次都取得重大成果,击毙毒贩收缴毒品数不胜数,现金也高达八千万,让这个联合队伍备受上司和各国政要赞扬,一个月连收四十七分嘉奖令,所以今晚一战,五十名队员也有着绝对期待。

  他们希望能够把司徒错一伙人全部拿下,哪怕无法活抓下来送上审判台,也要乱枪毙掉他们为世界减少危害,他们心里很清楚,只要打掉司徒错这个大魔头,整个华国乃至亚洲的毒品销售渠道都会重创,继而也会削弱金三角的发展。

  雨风清冷,涌入龙秋徽的脖子,带来一抹冰凉寒意,她挪一挪身子,还按按松弛耳麦,把它固定好,随后继续盯着前方,行动众人耳边都挂着一个卫星对讲机,方便开战之后联络,一大群人从下午进入这里,然后就基本没有挪过窝。

  这可不是平时演习的警匪对抗,而是实打实的拼命,司徒错手里有什么武器,谁都不清楚,稍有不慎就会缺胳膊少腿甚至毙命,所以龙秋徽不敢掉以轻心,她可不想阴沟里翻船折这,她还有很多愿望没实现,还有想爱的男人没去爱。

  几名跟龙秋徽一样担任狙击的枪手,也都全神贯注死死盯着前面,等着目标出现了。

  十一点半。

  十二点。

  凌晨,一刻。

  司徒错他们已超出情报显示的见面时间,虽然只是多了十几分钟,但众人都开始生出一丝焦虑,因为都清楚毒贩最讲究的就是信用,过时不现,多少是变故的征兆,或者有其余会面地方,或者临时取消了见面,总之不是什么好兆头。

  龙秋徽也微微皱起眉头,摸出一块巧克力,塞入嘴里慢慢咀嚼补充能量,也顺便平复心绪,她寻思情报会不会有误?就在龙秋徽脑海中转动念头时,远方终于出现一点刺眼光亮,一束车灯穿破雨帘,远远照射过来,越来越亮,拐角。

  十几辆轿车开入了白云村冲过来,所有人精神一震,正主似乎来了。

  龙秋徽也凝聚了目光,一动不动趴在雨地里面,最后握紧手里的狙击枪,夜视仪为她呈现着一切,大概五分钟左右,车队全部驶入了白云村,不多不少,二十四辆,一辆司徒错,二十三辆渠道商,龙秋徽他们静观其变等待后续发展。

  车子停下,车门就齐齐打开,每辆车子钻出四人,一个个穿着防水的雨衣,腰间鼓鼓囊囊,俨然带着枪械。

  身为保镖的六七十号人,各自簇拥着自家老大上前,每个人都神情警惕,虽然不是毒品交易,只是一个见面会,但谁也不敢保证,同行不会为了多拿点份额干掉自己,这年头,为了点血汗钱和为了一点利益就会六亲不认的大有人在。

  更何况对方跟自己是竞争关系,金三角的货就那么多,死一个同行,其余人就多一点。

  “老牛,好久不见,你又胖了,乔八挂了,你日子反而滋润啊。”

  “老狗,你也不错啊,听说你上月娶第七房小老婆了,也不叫兄弟过去闹闹洞房?”

  “我这是苦中作乐,哪有老石那么潇洒,洪震天出事了,他囤下大批好货,前几个月三倍价格出手,赚死他了。”

  在二十三名渠道商笑着打招呼和拥抱时,最前头的一辆车子也打开车门,钻出一个年过五十的老者,身高一米七五左右,鼻子扁平,脸上有着酒窝,笑起来很是憨厚,穿着一袭黑色雨衣,还有紧身的长水靴,宛如乡村片中的养猪佬。

  “司徒先生,晚上好。”

  见到黑衣老者现身,二十多名老大停止寒暄,齐齐向黑衣老者发出问候,这份热情,让人感觉他们都是老熟人。

  黑衣老者哈哈大笑,毫无顾忌,夜深人静,声音传出老远,不过很快被呼啸北风消散:“各位老大,晚上好。”他挥手让人拿来一盒雪茄,一支支发给二十三名老大:“很久没有见大家了,很高兴各位赏脸,今晚来白云村聚一聚。”

  “好酒好菜没有,但好货一定不会少了各位。”

  在众人的一阵笑声中,司徒错悠悠开口:“洪震天、青无双、龙破天、乔八,这些原本是你们的上家,可他们被叶宫相续干掉,辕门又没有及时跟我们合作,所以大家一直为货所困,利益也不断受损,很多二级老大连锅都揭不开。”

  一人出声附和:“司徒先生说的没错,我养了三百多人,一直没货出去,他们都快散了,我老婆都要离婚了。”

  此话引得不少人哄然大笑,司徒错也笑了起来,接过话题:“我就是清楚大家日子难过,所以这次冒着生命危险潜入华国,金夫人意思,是扶植几个大代理商,再由他们给你们批发,这样固然可让金三角省心,但大家赚的又少了。”

  “毕竟多一个代理商,大家利润就要少三成。”

  司徒错笑容玩味:“大家不容易,所以我最终说服金夫人,我辛苦一点,直接跟你们见面,虽然签订二十三份协议,比三份代理合同要复杂繁琐很多,可只要大家能多赚一点,我无所谓,毕竟能多交你们这些朋友,也是我的荣幸。”

  二十三人齐齐喊叫起来:“司徒先生放心,以后大家就是朋友,你的事就是我的事。”

  司徒错哈哈大笑:“好,有大家这些话,我放心了,也欣慰了,外面风大雨大,咱们不要这里说话,走,去祠堂。”

  他向后面一侧手:“我带了金三角一些特产,还有烈酒,今晚边喝边谈,不仅要谈货的问题,还要谈叶宫的问题。”

  “叶子轩的存在,不仅影响了金三角的发展,也掐住了大家的财路。”

  他还神秘挤出一句:“我听说,叶宫地盘不准贩卖毒品,而且他以后还会限制整个华国毒品。”

  司徒错叹息一声:“也就是说,不久的将来,各位可能没饭吃了。”

  “谁断我们财路,我们就跟谁拼命。”

  “对,断人财路,杀人父母,叶宫再强,不给我们饭吃,我们就弄死他。”

  在众人群情汹涌向前走动时,龙秋徽的耳朵一动,得到领队的指令,眼睛微微眯起,向身边同伴传出指令:

  “注意,准备行动。”

  她的声音平淡,没丝毫波动:“先杀保镖!”

  “叮!”

  就在龙秋徽他们瞄准的时候,一名光头大汉快步走到司徒错身边,握着电话低语了一句,神情凝重的像是遭遇暴风雨摧残,随后还本能环视黑乎乎的四周一眼,司徒错脸色微微一变,随后向二十三名老大喝道:“有人出卖了我们!”

  龙秋徽发现对方察觉,马上喝出一声:“杀。”

  “砰!”

  一声沉闷声响骤然炸起,仿佛死亡的号角一般,让人措手不及,巨大的危险瞬间爆炸开来。

  在司徒错扑倒在地的时候,光头大汉的脑袋爆起血花,转瞬间整个头部四分五裂,脑浆,血液,一起迸射。

  现场大乱。

  司徒错躲入一辆车后,嘴角掠过一抹阴狠:“总算来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