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雇佣兵团

天才布衣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雇佣兵团

 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雇佣兵团

  “小心!”

  见到光头大汉脑袋溅血摔倒在地,一名毒贩愣了一下,接着又是一阵枪响,五六名保镖身躯溅血倒地,他马上反应了过来,第一时间卧倒在地,一张脸上没什么惶恐情绪,只有彻彻底底的狰狞,他狂吼一嗓子,整个人不断翻滚躲避。

  其余老大也都敏捷地扑倒在地。

  这些老大全都是提着脑袋过日子的,在华国这个贩卖五十克就要被枪毙的国度,他们选择这一条刀口舔血的路,就清楚自己小命随时都会挂掉,所以从来不会去想什么后果,什么惧怕,谁要他们的命,谁要抓他们,他们就跟谁拼命。

  因此见到有人袭击,再联想司徒错的示警,全都打了鸡血一样,他们心里都明白,无论对手是谁,今晚不杀出一条血路,那他们就可能都折在这,一名身材肥胖,但灵活无比的老大,拔出一枪吼叫起来:“敌人在山丘,大家反击。”

  数十名保镖对着山丘扣动扳机,黑夜顿时掠过刺眼的曳光。

  “砰砰砰!”

  枪声陡然爆发,炸裂,掩盖着风雨声。

  在二十三名老大趴在泥水中喝叫保镖射击时,山丘两端正探出十几把狙击枪,几乎同一时间开火,频率相同,目标不一,子弹在风雨中嗖嗖嗖射去,像是一颗颗烟花,十多名敌人当场脑袋开花倒地,鲜血把村庄门口漂染的触目惊心。

  横在村庄门口的二十四部车子,也在子弹中砰砰作响,发出刺耳凄厉的警报,虽然他们座驾都是防弹,但在狙击子弹的轰击中还是斑驳不堪,挡风玻璃和车身都裂出痕迹,七八个轮胎更是相续爆裂,甩出几名躲藏在后面的各方保镖。

  他们身子刚刚露出,子弹就忽地杀至,无情把他们撂翻。

  混乱!血腥!暴力!

  惨叫声,狙击枪,风雨声,喝骂声,手枪,微冲,还有几只狗叫声,全都大杂烩一样混杂在一起,平日里罕见人烟的白云村瞬间变得热闹起来,一片惨烈无比情景,被龙秋徽他们用狙击枪困住的敌人,前后去路都被压制住无法逃命。

  一名女子保镖意识到今晚怕是难于善终,钻入一辆车里踩下油门,车子像是利箭一样冲向前方,洞开的车门还召唤着自家老大,一个身材矮小的毒贩,握着短枪条件反射跳向车里,只是脑袋刚碰到座椅,一颗子弹就扑一声打了过来。

  他的臀部瞬间开花。

  “啊——”

  他惨叫一声从座椅上摔了下来,臀部被子弹撕裂的伤口,肆意流淌着殷红鲜血,他抓着地面想要忍住剧痛,结果又是一颗子弹打来,射中了背部,他身躯一震,发出最后的惨叫,全身也开始变得冰冷起来,随后,脑袋一歪倒在地上。

  这时,冲出十多米想要夺路而逃的车子,见到老大横死也不再停留,直挺挺向山下冲出,只是刚滑行二十多米,三颗子弹就射入驾驶座,女子保镖颤抖了一下,接着一头栽倒在方向盘,车子失去控制冲上路边,斜斜的摔飞出了山道。

  一团火光冲天。

  “扑!”

  龙秋徽目光锁住一名黑衣保镖,扳机猛地一扣,子弹嗖的射出,对方脑袋一晃,鲜血溅射开来,随后就重重摔倒在雨地上,眼睛瞪大再也没有生息,龙秋徽虽然一枪毙敌,但她却没有多少高兴,因为她忽然发现,司徒错不见了踪影。

  她刚才还记得司徒错躲在牌坊后面,可等她杀了三名黑衣保镖后,司徒错就失去了影子,她特意审视每辆车子后面的敌人,可都不见司徒错掺杂其中,这个变故让龙秋徽神情变得凝重,今晚行动如果跑了司徒错,效果就会大打折扣。

  龙秋徽挪移身子,换到山丘另一个地方,可以直视白云村道的位置。

  “这王八蛋,躲去哪里了呢?”

  此时,见到敌人一个个倒在血泊中的联合战警,士气更加大振地射出子弹,把对抗的敌人撂翻在地,与此同时,二十名警员握着冲锋枪向前靠近,准备待会近距离拿下残存的老大,今晚过来,杀人只是辅助手段,更希望能活捉他们。

  每一个老大都是一条线,一旦打开缺口就能扯出不少同伙。

  狙击枪压制,冲锋枪推进,黑衣保镖挡无可挡,一番拼命依然被爆得体无完肤,一条条防线,在弹雨中分崩离析,无路可逃的老大虽然狼狈不堪,但依然没一个人懦弱,躲在车后面目狰狞,不断挥舞枪械吼叫:“开枪,干掉他们!”

  今晚的见面会变成生死会,让他们一个个恼怒不已,只是伏击者的火力强大,让他们无法前进或后撤,还让他们的反击微不足道,所以尽管歇斯底里死磕,但局面依然不受控制地崩塌,败局渐渐呈现,一名老大按捺不住,冲出射击。

  “砰!”

  还没等他扣动扳机,几颗子弹就打入他的小腿和肩膀,这名老大当场就倒地,在后者抱着小腿在地上闷哼不已时,二十多名刑警,握着冲锋枪无声压上来,他们早就盯好敌人藏身位置,不断扣动扳机,枪声响起,残存敌人纷纷倒地。

  找寻司徒错未果的龙秋徽,见到敌人只剩下最后一道防线,警方的直升机支援也会在五分钟赶到,她的心稍微安宁了一下,而且只要把抵抗的保镖干掉,拿下残存的毒贩,司徒错躲得跟老鼠一样也没用,数十号人足够把他挖出来了。

  “砰!”

  念头转动之间,龙秋徽枪口一转,还对着远处一辆破烂不堪的轿车,毫不留情扫出两颗子弹,无比精准的洞入车子油箱上面,轰!随着一声巨响发出,火光冲天,藏在后面的三个敌人和地上的尸体,当场被炸的四分五裂,热浪袭人!

  火光中,双方开始最后的死磕,子弹填充着空地,冲突进一步升级,不管是推进的警员,还是负隅顽抗的毒贩,都死命倾泻出枪中子弹,枪声骤然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激烈程度,密密麻麻,到处都是子弹呼啸,敌人很快就扛不住了。

  他们从掩体钻出来迅速撤离,只是刚刚跑出十多米,就被子弹打中了小腿和手腕,偷袭加强攻,还是狙击手为主的伏击,十五分钟不到,敌方除了十多名投降的老大,几乎全军覆没,满地尸体,火光弥漫,场面也算得上血流成河了。

  收获巨大。

  “场面控制!活抓十五人!”

  “司徒错暂时不见影子,不过村头村尾已经堵住,援兵一到,可以全面搜查!”

  得到冲锋队员的最后确认后,山丘的大半狙击手换上冲锋枪,下去村庄门口继续帮忙,只剩下龙秋徽五个人占据制高点警戒,这时,远方射来几盏刺眼的光芒,刺破雨帘,让人眼睛一亮,轰鸣声响也传了过来,两架直升机呼啸靠近。

  龙秋徽轻叹一声:“援兵来了。”

  “呜——”

  两架来自国际刑警的阿帕奇靠近白云村庄,雨水很是束缚它们的行动,但机师依然依靠熟练的技术,就着燃烧的汽车开始降低高度,准备停在村庄门口的空地上,就在这节骨眼,几声尖锐呼啸划破长空,龙秋徽脸色巨变:“危险!”

  她根本不用去辨认,一听就知道是肩扛式火箭弹。

  直升飞机低空盘旋时最大克星。

  “砰!”

  龙秋徽仰望空中的直升飞机,就在这一刻,数枚火箭弹喷着橘红色的火焰,从不同方向击中两架阿帕奇。

  盘旋掩护直升机的一架阿帕奇,承受惨烈地轰击爆炸后,冒着一大蓬黑烟,不管驾驶员怎么抢救,直升机依然重重栽向地面,砸塌十几棵树木,几个警员躲避不及,在阿帕奇砸下来的瞬间,被仍在转动的螺旋桨绞成肉渣,死状奇惨。

  另一架尾部螺旋桨被击毁的阿帕奇,彻底失控,打着旋,撞向白云村庄的牌坊。

  龙秋徽大惊失色,吼叫不已:“趴下!趴下!”

  两架直升机坠地,爆炸,腾升两股火光,十多名警员和毒贩被炸翻,残肢断臂,触目惊心。

  “扑!”

  一块碎裂的螺旋桨残片飞射过来,狠狠斩在龙秋徽藏身的山丘,一名狙击手惨叫一声,胸膛见血,生机熄灭,龙秋徽眼疾手快,一竖狙击枪,跟螺旋残片来了一个碰撞,身躯一震,气血翻滚,整个人被巨力震飞出去,从山丘翻落、、

  “轰!”

  几乎是龙秋徽翻落山丘,一枚火箭弹轰了过来,直接夷平这制高点,两人惨叫倒地。

  此时,白云村内,祠堂中,冷光蔓延,披着雨水的司徒错掏出一支雪茄,递给一个金发的西方男子:“琼斯先生,我这次不用金三角的枪手,而是雇佣你们响尾蛇兵团,还拿二十四名毒贩做诱饵,目的就是全歼狗娘养的联合队伍。”

  他笑容很是灿烂:“希望你不要让金夫人失望。”

  “司徒先生,放心吧,我们的战斗力,世界公认。”

  金发男子拿起雪茄嗅了一下:“看过华国拍的《战狼》没有?”

  “那几个以一敌百的雇佣兵,就是我们前辈的真实写照。”

  他脸上带着一抹骄傲:“多威风,杀得几百华军片甲不留。”

  司徒错淡淡出声:“可他们最后都死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