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这一顿,叶宫请

天才布衣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这一顿,叶宫请

 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这一顿,叶宫请

  “叶少,司徒错昨天就飞抵泰国曼谷,入住他在曼谷的观景花园。”

  “叶少,司徒错找金夫人调了一队枪手,五十人左右,全部合法持有泰国枪照。”

  “叶少,司徒错联系了泰国塔森将军,军方出动人手搜寻郭翘楚他们下落。”

  曼谷坤秀八号公寓,宇文彪他们把最新的情报一一呈现给叶子轩,身处曼谷最混乱地区的叶子轩没有太多情绪波澜,很是平静扫过几条至关重要的信息,随后淡淡开口:“司徒错现身在我预料之中,带着精锐枪手过来也很正常。”

  这间八号公寓,有三百平方米,五十年的历史,是雄鹰子弟安排的一个住所之一,这里人员混杂,人流量巨大,打架抢劫是很寻常的事情,所以什么人进出都不会引起注意,是一个掩饰身份的好地方,因此叶子轩显得很是悠然自得。

  房内,唐薛衣、空小寒和宇文彪散开站立,门后和窗户,有叶宫子弟监控。

  “但这塔森将军是怎么回事?”

  此刻,叶子轩手指敲在戴贝雷帽的老者照片上,这是一个独眼的少将军官,满脸横肉,凶神恶煞,跟影视中的屠夫差不多,尽管泰国的军衔不是太值钱,但依然代表他的不可小觑,叶子轩扫过踏森将军一眼,眼里带着一抹光芒问道:

  “他不是泰国官方的人吗?”

  叶子轩站起来走到窗户旁边,扫过外面喧杂不已的人群,淡淡出声:“按照我们收集的情报,金三角对泰国、缅甸和老过来说,一直都是一块肥肉,灭掉金三角,既挖掉一颗世界毒品盛产地的毒瘤,也让自己的领土多上那么一点。”

  “老泰缅从六十年代到现在,至少有五次联合出兵金三角。”

  他声音很是平静:“虽然效果不是很大,但也彰显三个国家对它的态度。”

  “塔森应该跟司徒错水火不容,至少明面上不该来往啊。”

  在叶子轩看来,哪怕金三角打通了军方关系,塔森将军也被司徒错的金钱砸晕,但也不该光明正大走在一起,这是摆明跟泰国官方唱反调,更别说动用军队为司徒错搜寻郭翘楚他们了,唐薛衣和空小寒对此不了解,所以保持着沉默。

  宇文彪听到叶子轩的疑惑,神情犹豫一下接过话题:

  “三个原因,第一,司徒错虽然为金夫人卖命,立下不少汗马功劳,但他从不承认自己是金三角的人。”

  宇文彪把自己知道的东西说了出来:“金夫人也宣称他只是寻求政治庇护的客卿,随时会被赶出金三角,第二,司徒错在曼谷有三家公司,搞了不少产业,还赞助不少军产物业,披着合法泰国华裔外衣,他跟塔森走在一起不突兀。”

  “第三,泰国是一个多派系的国度。”

  宇文彪显然了解的很清楚:“政府一派,红衫军一派,黄衫军一派,军方一派,民团又一派,局面向来很是混乱,他们每天忙着应付对手算计,以及如何多捞一点钱财,对于塔森和司徒错的勾搭,没有明面证据下,他们懒得发难。”

  “没有人愿意干吃力不讨好的事情。”

  在叶子轩安静聆听的时候,宇文彪又补充上一句:“而且最重要的一点,军方的背后是王室,那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势力,也是泰国民众最敬畏的精神象征,除非有**的证据,不然都不会冒着得罪王室的危险,对塔森指手画脚。”

  叶子轩目光微微眯起:“看来王室才是最牛叉的存在。”

  宇文彪挤出一句:“准确的说,是泰王。”他对这国家足够了解:“各个派系不过是他的玩物,平时打着自由民主旗号,任由他们彼此倾轧和争斗,也由着他们组建政府运作泰国,但前提不能让王室利益受损,不能让泰王不顺眼。”

  在叶子轩盯着墙壁的地图时,宇文彪又拍着几份资料开口:“不然,不管你是红衫军,黄衫君,或者民团,只要泰王一声令下,军方就能把政府内阁全部端了,用枪管子接管这个国家,叶少应该听过,泰国是被军管最多次的国家。”

  叶子轩笑了笑:“看来,我该找个机会,见一见泰王了。”

  宇文彪点点头,眼里没有半点诧异,换成以前,他会觉得叶子轩狂妄自大,神龙不见尾的泰王,哪里是常人能见,但这些日子,见识过叶子轩的厉害后,他就知道,这世上就没有叶子轩做不到的事,他说见泰王,就一定能见到泰王。

  这时,宇文彪的手机震动,接听片刻后,他就低声告知叶子轩:“司徒错今天晚上,跟塔森将军在湄南河吃饭。”

  叶子轩手指一挥:“客进主地,总是要有一份见面礼的。”

  唐薛衣三人齐齐回应:“明白。”

  黄昏,六点半,名为圣道的斋菜特色酒楼,三层楼面装修的恢宏大气,古香古色,还有时不时弥漫安抚人心的佛音,被金黄的夕阳一照,美轮美奂,很有意境,只是司徒错并没有太多心情欣赏,坐在二楼临河露台的他不断喝着茶水。

  他点的普洱茶,已经被服务员续水两次了,等的塔森将军还是没有来。

  这等人的烦闷让他显得更加焦虑,来曼谷已经一天一夜了,能够动用的关系和人手也都启动了,可就是没有找到数十名亲朋的下落,也没有那批悍匪的痕迹,他们消失的很彻底,现场留下的子弹,也至今没有线索出来,让他很郁闷。

  其实亲情和友情对司徒错来说,不是表面上流露出来的重要,之所以竭尽全力要救回他们,还不惜冒险来曼谷,是因那些人掌控着他不少利益,每个人旗下都挂靠着他的产业,还有账户和密码,这些人如果挂掉,司徒错会焦头烂额。

  未来三年,估计全要用来追回这些财物,这是他不可能接受的事,而且司徒错自认曼谷有不少人脉和靠山,甚至军方都站在他这边,所以来会一会叶子轩不会有事,司徒错还想着,找到合适机会直接干掉叶子轩,拿下朱老生的赏金。

  可没想到,来到曼谷,放手搜寻,一无所获,他只能约塔森将军见面,希望军方再加派人手。

  为此,司徒错还准备了一百万。

  念头转动之间,他又喝完一壶茶水,在几名跟随的喊叫中,几名漂亮服务员再度走了上来,给众人换茶续水。

  “司徒先生,塔森将军的车队塞在五公里外的路口,还要十分钟左右到达,他对此表示歉意。”

  又过了五分钟,一个身材魁梧的手下从楼梯口走了上来,跟附近四五桌司徒错的保镖点头打招呼,随后快步走到司徒错的身边开口:“不过他说司徒先生的等待一定值得,他已经有那批悍匪的线索了,但是他怕电话中泄密,要亲口告诉你。”

  “真的?”

  司徒错瞬间瞪大眼睛,有着一抹光亮:“真有线索?”

  在手下点头确认的时候,司徒错端起茶水,一口喝完,多少有了兴奋:“太好了,太好了。”

  “塔森将军就是塔森将军,这么多人都找不到那些匪徒下落,他动动手指头就解决了。”

  “真没枉费我每年喂他几千万、、、、、”

  附近数十名假装顾客的保镖见到主子高兴,也都端起茶水抿入一口,随后不声不响吃着点心,司徒错扯开一个领子,又把服务员倒上的茶水一口喝完,随后缓步走到窗边眺望湄南河:“只要救出人质,我就亲手爆掉那批叶宫子弟。”

  “哼,死亡的声音,无知小子,凭你也能教训我?”

  “老子吃的盐,比你吃的饭还多。”

  说话之中,司徒错极目天舒,只见河水奔腾,船只穿梭,阳光斑驳刺激眼球,他看着看着,感觉有点晕。

  司徒错下意识揉着脑袋,结果头晕的更厉害,眼也有点花有点模糊:

  “这夕阳、、也太刺激神经了、、、”

  “砰!”

  转过身来的他,话还没有说完,就见数十名保镖身躯摇晃,砰砰砰一头扎到桌上,失去知觉。

  头晕眼花的司徒错知道中招了,赶忙挪移脚步,却是摇摇晃晃,双手扶着桌子勉强站稳。

  唯一没事的,是刚才那个从外面回来的汇报亲信,他见到同伴全跟喝醉酒一样摔倒,又见司徒错脸色难看脚步虚浮,心里止不住咯噔,一边上前一步搀扶司徒错,一把拔出枪械喊叫:“司徒先生,你怎么了?你怎么了?来人啊、、”

  “快来人啊。”

  “扑!”

  话音还没落下,只听一声锐响,魁梧汉子身子一震,额头多了一个枪洞,鲜血淋漓,随后死不瞑目倒地。

  “司徒先生,晚上好。”

  在司徒错闷哼一声摔倒在地时,一个穿着服务员衣衫的青年,拖着一条腿站在他面前,眸子有着说不出的玩味:

  “叶少说了,客进主地,自当有一份见面礼。”

  他声音轻缓:“这一顿,叶宫请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