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手下留情

天才布衣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手下留情

 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手下留情

  “蓬!”

  一桶残存冰块的冰水当头泼下,趴在地上像死狗一样的司徒错,手脚开始出现轻微抽动,身子也颤抖了起来,这时,又是一桶冰水浇了过去,司徒错打了一个激灵,他彻底被浇醒了过来,就在他手脚本能挥舞时,一人哼着上前一步。

  下一秒,司徒错的腰部被人一击重踢,整个身子都被踢的翻滚两圈,伴随着肋骨脆响的是难以忍受的剧痛,还没等他发出一声惨叫,附近一人也上前一脚,又把他踹飞出去,直挺挺砸中一颗碗口粗的树木,咔嚓一声,树木断成两截。

  司徒错发出一声凄厉惨嗥。

  “叫!叫什么叫?”

  头顶上,传来高声厉叱:“爬起来!别他妈的装死!”

  司徒错忍着腰部的剧痛,几乎把吃奶力气都用上了,才睁开沉重的眼睛,抬头四顾,此刻已经是深夜,亮晃晃的车灯照在他脸上,让他看不清周围的情形,但来自黑暗中,影影绰绰的身影之间,还是能感受一双双闪烁着凶意的眼睛。

  这让他感觉到了莫大的危险。

  “你们、你们是什么人?为什么抓我?”

  司徒错躺回湿漉漉的地面,抬着手,尽力遮挡着照在脸上的灯光,虚弱的发出询问,他努力回想一切,终于想起自己是在餐厅着了道,在等待塔森将军时被算计,只是他昏沉的脑袋,让他一时无法辨认谁是黑手:“你们要干什么?”

  司徒错还惊讶的发现,旁边是一个两米深的土坑,可以看出,这是一个刚刚挖好的坟坑,四周凌乱不堪。

  左上角还插着一炷香,气氛越发显得阴森。

  “我们是讨债的人!”

  一个低沉有力的声音回答了他,声音中,那种特有的金属质感,让司徒错瞬间打了一个激灵,满脸惊讶,还有不甘和愤怒,对方就是化成灰,司徒错也认识,他咬牙切齿挤出一句话:“叶子轩!你是叶子轩!是你下药毒翻了我们?”

  照射在脸上的车灯适时熄灭,司徒错的眼睛渐渐适应了黑暗,循声望去,看见了一个背对着星月之光,仰然站立的挺拔身影,那人的面目轮廓,深沉而硬朗,就像是夜色下的雄伟山峰,浑身散发着说不出的威严和压力,正是叶子轩。

  在叶子轩的身边,还站着宇文彪几个人,后者正用冷冷的目光审视着他。

  “叶子轩,你也算是个人物,玩下迷药的下三滥招数?”

  心虚的司徒错不敢对视宇文彪的目光,只能对着叶子轩吼出一句:“这他妈的算什么好汉?”

  叶子轩缓缓走过去,脸上笑容一日恬淡:“算什么好汉?一个龙秋徽,你调十几名雇佣兵追杀,这算好汉?下药的招数确实老套了一点,但只要管用,又有什么所谓?何况你们能被我全部药翻,那就证明你们警惕不够,能力不行。”

  “动我,你承担得起金三角的怒火吗?”

  司徒错歇斯底里喝道:“扛得起塔森将军报复吗?”

  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我能轻易锁定你的行踪,还能在餐厅撂翻你,更是把你们平安运到这里,你觉得整件事情跟将军无关吗?如果不是他告知你的相约,如不是他唆使餐厅人员下药,如不是他帮忙给予掩护,我哪能伤你半根毫毛?”

  司徒错先是微微一怔,神情有几分震惊,随后哈哈大笑,满是戏谑:“叶子轩,你挑拨我跟将军?你太幼稚了,我跟将军是什么交情,兄弟!伙伴!朋友!他岂会跟你同流合污对付我?就算你无尽利诱,他也绝不会为钱财出卖我。”

  “今晚,让你死个心服口服。”

  叶子轩不置可否一笑,手指轻轻一挥,一名叶宫子弟拿过一部平板电脑,放在司徒错的面前,正是叶子轩跟塔森将军把酒言欢的场面,司徒错的视野中,塔森将军没有丝毫勉强和愤怒,反而满脸笑容,搂着叶子轩肩膀大喊合作愉快。

  没有威迫,不是演戏,司徒错看得出,塔森将军是真的开心,他身躯一震,像是被人捅了刀子,难于置信:

  “怎么会这样?怎么会这样?”

  难道真是塔森出卖了自己?司徒错艰难出声:“为什么?”

  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很简单,你旗下的四十五亿资产,现在已经不属于你了,他们是塔森将军的产业了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听到这话,司徒错再度身躯一震,随后不受控制喷出一口鲜血:“小人!小人——”

  “这不叫小人,这叫报应!”

  宇文彪哼出一声:“我把你当兄弟,结果你算计了我,你把塔森当兄弟,结果他吞掉了你的资产,只不过我损失一个多亿,你是半份身家,司徒错,你也别想着拿回家业,先不说你活不过今晚,就算有命留下来,你也玩不过塔森。”

  “金三角更不会为了你跟他闹翻。”

  司徒错吐掉嘴里的血,盯着叶子轩艰难开口:“放我一条生路,我把另外半份身家,给你!”

  叶子轩耸耸肩膀:“这钱,我不在乎,我抓你,是要你的命,给龙秋徽出口恶气。”

  司徒错吼出一声:“五十亿换我一命,这交易你都不干?”

  叶子轩缓缓转身,向车子走了过去:“没兴趣。”

  随后,他向宇文彪微微偏头:“宇文彪,司徒错是你兄弟,我把他交给你处理,动作干净一点,不要留下手尾。”

  宇文彪点点头:“明白。”

  “叶子轩,放了我,放了我。”

  司徒错抹掉嘴角血迹:“你要我做什么,我都答应。”

  他很想一如既往地硬气,可是清楚面对叶子轩的强势,他的硬碰硬只会被无情碾碎,所以他只能暂时低头:“叶少,放了我,以后我把金三角配给华国的毒品,全部交给叶宫代理,而且还保证全是最低价,你一转手,五倍利润、、”

  叶子轩不为所动,拉开车门钻入进去:“再见。”

  宇文彪掏出枪械,缓缓走到司徒错的面前。

  司徒错嗅到死亡气息,转而向宇文彪喊道:“彪子,我错了,我错了,你饶了我,饶了我吧。”

  “彪子,帮我说句话,让我活下来,我把全部家产给你,给你。”

  宇文彪动作微微一滞,眼睛无形亮起。

  司徒错捕捉到这一点,心里一喜,低喝一句:“彪子,相信我,你再信我一次好不好??”

  “去死吧。”

  宇文彪面不改色,枪口一偏,对着司徒错连连扣动扳机,扑扑扑!消音手枪响起后,司徒错身躯一震,身上溅出了几股鲜血,接着像一个冬瓜一样,踉跄后退了几步,双脚踏了一个空,翻入早就挖好的土坑,抽动两下就没有了动静。

  一直盯着现场的叶子轩,向宇文彪挥挥手指:“埋好一点,不要让人发现尸体。”

  宇文彪点点头:“明白。”

  在叶子轩领着唐薛衣一伙人离开现场时,宇文彪先是跳入坑里摆好司徒错的躯体,随后喝叫几人一起拿起铲子,把泥土全部铲了上去,没有多久,司徒错就被湿冷泥土掩埋,宇文彪环视四周一眼:“这批偏僻的很,没有人会经过。”

  “不要耗费太多力气铲土了,把树枝拖过来挡一挡。”

  宇文彪点燃一支香烟,向三名叶宫子弟发出指令:“早点干完回去。”

  三人齐声回应:“是。”

  很快,他们就拖来几束树枝,胡乱遮掩一下土坑,接着就跟宇文彪钻入车里离去,山林重新恢复死寂,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,半个小时后,死寂的山林又多了一道黑影,他从地上捡起一把铲子,动作飞快地把土坑重新刨开。

  五分钟不到,他就把司徒错挖了出来,正是宇文彪。

  宇文彪先是抹掉司徒错身上的泥土,随后拿起一瓶净水,往司徒错的嘴里灌入了几口。

  “咳咳咳!”

  大半瓶净水灌入进去,司徒错身躯颤抖了两下,随后就死命咳嗽起来,把一些净水和泥土吐了出来,他微微睁开眼,看到是宇文彪后,他就忍着身上的疼痛,艰难挤出一句话:“不愧是我好兄弟,生死关头打偏子弹留我一线生机。”

  宇文彪冷冷出声:“跟好兄弟无关,我只是要你身家,不要五十亿,给我十亿。”

  “你刚才说了,只要让你活下来,你就给五十亿,我胃口不大,十亿,赶紧给我。”

  “我要等着给疯子他们赎身。”

  司徒错咧嘴笑了笑,清楚宇文彪被朱老生打压的无路可走:“放心,带我回金三角,别说十亿,二十亿也给。”

  “你放过我,叶子轩迟早会知道的,他到时一定杀了你,不如跟我回金三角。”

  “我答应你,只要你带着我安全回到,我保证给你十亿,而且会给朱老生打电话,让他放了疯子四兄弟。”

  宇文彪眉头皱起:“跟你去金三角?”

  司徒错捂着身上的两处枪伤:“彪子,过去的事不提了,以后就跟在我身边,保护我,我不仅帮你摆平红门的恩怨,不让叶宫伤害你,还让你成为金三角的风云人物,以你的身手和战斗力,一定会得到金夫人赏识,到时荣华富贵,唾手可得。”

  宇文彪哼出一声:“我可以送你回金三角,但我要十五亿。”

  司徒错嘴角牵动一下:“成交、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