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一千零四十章 杀手
    第一千零四十章杀手

    “叶少,你太生猛了,太生猛了!”

    从泰国王宫出来钻入一辆吉普车后,还没彻底反应过来的塔森残留一抹惊讶,也不再顾及身份和稳重,对着叶子轩连连竖起拇指,言语满是掩饰不住的赞叹,这个赞叹,不仅仅是指叶子轩的武力和箭术,还有就是那不可一世的傲气。【看书~书阁免费#小说阅读】≥≦

    射完一箭,拍拍手,扬长而去,何等潇洒,何等倨傲?要知道,叶子轩面对的可是泰王,泰国至高无上的神邸。

    塔森擦擦额头上的汗水,看着如水平静的叶子轩,眸子全是由衷的叹服,相比餐厅还要流露赞许,这些年,塔森见过不少青年才俊,其中不乏心高气傲之徒,一个个喊起来能上天捉龙,下海捞鳖,可真到泰王面前,全都跟孙子一样。

    他还见过几名权贵子弟,在泰王的威压面前吓得差点失禁,就连位高权重交情不浅的塔森,也从不敢在泰王面前半点放肆,所以叶子轩今日的表现可谓惊艳,更让塔森感慨的是,叶子轩打了泰王三次脸,依然能大摇大摆的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塔森都快把叶子轩当偶像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叶少,三十亿,一旦到账,我马上转给你。”

    在叶子轩的笑而不语中,塔森轻声补充一句:“保证一分不少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笑了笑:“这对我是意外之财,要不要都无所谓,还是将军留下,免得不时之需。”

    面对巨额钱财的诱惑,塔森这次摇摇头:“这钱,叶少就拿回去吧,泰王已答应出了这份军费,我也扣下十五个亿,足够应付了,而且如果我再吞下这笔钱,泰王肯定能够查得出来,到时就会觉得,我跟你交情比他想象中还可怕。”

    “他会质疑我,提防我,对咱们合作有利无弊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轻轻点头:“还是将军考虑周到,行,这三十亿我收下。”随后又补充一句:“不过我会当作将军入股叶宫的股份,将来叶宫如果在泰国设立分部,筹建分公司,将军将会成为我们的股东,每年分红,绝对少不了将军一份。”

    塔森微微一愣,随后哈哈大笑,拍拍叶子轩的肩膀:“我现,你比司徒错可爱多了。”

    狂傲却不会蛮横,贪财却不小气,还懂得给面子,这就是塔森眼中的叶子轩,简单却舒适的相处,让他越来越觉得,跟叶子轩合作比司徒错痛快一百倍,叶子轩给他的,永远都是出他的想象以及期望,这让他每一次都感觉到惊喜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叶子轩电话响了起来,他接听片刻就脸色巨变,随后挂掉电话,满脸凝重。

    塔森从没见过叶子轩这一副样子,心里瞬间咯噔了一下,低声一句:“叶少,生什么事?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挤出一句:“司徒错跑了。”

    塔森讶然失声:“什么?他跑了?”他并不怕司徒错报复,只是心存愧疚,还是希望两人阴阳相隔,这样心里会舒坦一点,如今听到他没横死,还跑了,塔森多少有些意外和不安,他可不想跟司徒错解释,为什么吞掉司徒家的产业。

    “准确的说,宇文彪带着他跑了。”

    在塔森身躯微微僵直的时候,叶子轩轻叹一句:“昨晚我给司徒错挖了一个坑,让宇文彪开枪把他干掉埋了,结果早上有兄弟现,宇文彪消失不见了,跑到坑埋司徒错的地方,也现土坑被人起了底,司徒错的尸体也不翼而飞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微微坐直身子:“有探子现,宇文彪开着一部车往泰国北部,也就是金三角位置去了,只是他当时不清楚宇文彪要干什么,所以就没有跟踪和阻拦,现在回想整个事件,估计是宇文彪被司徒错的钱财打动了,救着他跑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,叶子轩把昨晚事情来龙去脉告知塔森。

    听完叶子轩的描述后,塔森身子打了一个激灵,眼神凌厉作出判断:“宇文彪跟司徒错本来就有交情,加上宇文彪急需一笔钱解救疯子四人,所以司徒错喊出的半副身家打动了他,所以宇文彪开枪就偏离要害,给司徒错留下性命。”

    塔森的脑海转动着念头,思维清晰地作出推断:“接着宇文彪又找机会折回去把司徒错挖出,司徒错因为中了枪难于行走,加上也确实看重宇文彪的身手,所以就让宇文彪好人做到底,送他回金三角取钱,这家伙,还真是狡猾啊。”

    前几天,塔森还寻思着如何救司徒错,如今又感慨后者没有死掉,可谓利益至上。

    “将军猜测**不离十!”

    叶子轩脸上带着一丝自责,看着塔森将军轻声一句:“都是我的错,是我太信任宇文彪了,也是我失误没早点借钱给他,让他一文钱逼死英雄,更是我大意没有补枪,不然司徒错就不会被救走,将军,对不起,给你留下一点手尾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眼里迸射一抹光芒:“不过你放心,我会尽快派人干掉他,让将军可以安宁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这一段日子,将军出入要小心一点,免得被司徒错暗算。”

    “他曾经是你的合作者,知根知底,清楚你的弱点和软肋,所以将军一定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声音清晰:“而且我虽然铲除司徒错不少余孽,可谁也不敢保证没有漏网之鱼,将军多留个心眼不是坏事。”

    “叶少放心,我会加强戒备的,不过这事不能怪你。”

    塔森呼出一口长气,反过来安慰叶子轩:“你有情有义,众所周知,宇文彪造反,只不过是他天生反骨,注定要三姓家奴,所以你不用把他放在心上,至于司徒错,他确实会给我招致麻烦,但这里是我地盘,他的余孽又死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他掀不起风浪的。”

    他还挺直了腰板:“而且我们很快兵金三角,他蹦达不了多久的,他如果敢找你我晦气,我崩了他。”

    塔森杀气腾腾,昔日的好兄弟,现在俨然成了他最想除掉的人,他也惧怕金三角会派枪手对付他,他相信,只要泰军没有兵前线,金夫人不会做出这种愚蠢的事情,不会为了一个司徒错得罪泰国,撕毁好不容易换取回来的和平、、

    在叶子轩轻轻点头的时候,车队穿过了湄南河大桥,拐入一条宽阔的四车道,两人准备去吃早餐,叶子轩今天没怎么给泰王面子,连早餐都不赏脸,所以塔森也是滴水未进,如今饥肠辘辘,自然邀请叶子轩去他最喜欢的餐厅吃早餐。

    车队行进的度不快,因为车流不少,而且公路虽宽,但不像高路,上下车道间有隔离带,不少车辆乱窜乱插队。

    时不时还有几辆摩托车呼啸而过。

    “叶少,泰国交通让你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那些连军方车子都不给面子的摩托车,塔森脸上划过一抹无奈,向叶子轩笑笑示意他包涵:“泰国人多车杂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正要说话的时候,目光却是微微一偏,塔森好奇跟着叶子轩望过去,身躯顿时僵直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只见一辆大型工程搅拌车相向驶来,本该与六辆军车擦过的大家伙突然变道,车头气势如虹穿过车道插入车队。

    疾行驶造成的惯性,使搅拌车车头后的部分横甩过来。

    六辆军车各保持十米车距,近乎疯的工程车正好截住第三辆车子,叶子轩跟塔森所在。

    性能优越的军车堪堪刹住,危险并未随之消除,大型工程搅拌车横甩过来的,“铁肚子”倾覆翻滚,不偏不倚压向车子,驾驶车子的士兵来不及倒车,更忘了打开锁死四门的中控锁,以至于塔森下意识推车门却没推开,彻底懵住了。

    生死关头?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车子即将被扫中的刹那,后座车门突然崩开,伴随一声震天嘶吼,叶子轩踹飞被锁住的车门,一边拉住塔森飞出。

    两人狼狈不堪地跌落在地,滚入路边一处绿化带,脱离危险区域,回身再看,价值百万的座驾被彻底扫翻出去。

    车子狠狠撞在后面的军车,才堪堪擦着地面和保险杠停下,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其中塔森所在的位置,塌陷大半,玻璃破碎,车身扭曲。

    塔森冷汗当场下来了。

    叶子轩动作稍稍慢点,塔森多半死翘翘,工程车的司机爬了出来,撒腿就往后面奔跑,在士兵要冲去抓拿他的时候,一辆出租车忽然打开车门,把昭示司机接应了进去,随后一脚踩下油门,嗖的一声窜出数十米,不给士兵追击机会。

    有备而来!

    塔森挥手让人不要追击,免得被对方调虎离山,随后,他又看着叶子轩点头:“叶少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拍拍衣服,接着望向消失无影的肇事司机,答非所问笑道:

    “将军,这不是司徒错的杀手吧?怎么可能来得这么快?”

    塔森淡淡出声:“烂船也有三斤钉。”

    显然,他认定是司徒错的人了。

    ps:谢谢东哥奔天下打赏52o,她似梦确是命i打赏1oo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