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卫队长
    第一千零四十五章卫队长

    翌日下午,金家堡,碧湖绿草,风景很是醉人。?<[<〔<=""></〔>

    在宇文彪经过层层关卡推着司徒错缓缓走到后园时,园内除了数十名荷枪实弹的金氏精锐外,还有十多名服饰不一但精光内敛的男子,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角色,不过此刻他们没有展露自己的獠牙,全都毕恭毕敬地站立着,等待着。

    距离他们十米左右的一张石桌上,坐着一个风韵犹存气质不凡的白衣妇人,她的目光穿过前方摇曳的树木,不知道投向了那里,昭华已去却依然清雅的地面容上,罕见有了一丝痴痴的模样,眉目如画,神情如仙,让宇文彪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不用多问,不用近看,他也知道,她就是金夫人了,只是这容颜跟年纪未免太大出入,五六十岁的女人,即使不是老太婆的样子,也有了苍老的气息,可金夫人却给他生出娇羞少妇之感,怪不得能成为金三角的霸主,确实有点妖孽。

    在金夫人的脚边,还有一个年轻男子。

    三十岁不到的年纪,长相温润,五官俊秀,身躯也算修长,此刻正跪在金夫人身边,双手不紧不慢地捶着后者大腿,神情要多温柔就有多温柔,要多讨好就有多讨好,只是眼中偶尔掠过的寒光,让人能够知道,这也怕是一个狠角色。

    宇文彪没有见过他,但能猜出他身份,金田八,金氏高层都知道的面,也是司徒错叮嘱暂时不能得罪的人,只是能被恩宠这么久,还赶走不少老臣,也可见他的能耐,传闻还说他也有不凡身手,一双长腿能够玩出让人眼花的动作。

    宇文彪没有对抗过,所以对此保留意见。

    他还扫视了周围环境一眼,除了数十名保镖占据重要位置戒备森严之外,远处空地还停留着两架武装直升机,上面坐着驾驶员,好像随时会准备离开,而角落也隐藏着几个机关枪口,也许金夫人一声令下,那些枪口就会喷出子弹、、

    在心里感慨金夫人部署严密时,宇文彪又把目光拉了回来,看着石桌旁边的两人,金夫人的面前煮着一壶水,木炭啪啪作响,很是红艳,石桌上还摆着十几个铝制茶杯,看样子是要请人喝茶,只是这种杯子喝茶,估计会被烫个半死。

    宇文彪眼睛微微眯起,不引人注意摸出一颗药丸,悄无声息吞入了嘴里。

    “夫人,宇文彪来了。”

    在宇文彪难于察觉的小动作中,司徒错摇动轮椅上前,恭敬挤出一句:“听从你的吩咐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金田八瞥过宇文彪一眼,随后轻声对金夫人笑道:“夫人,人齐了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!”

    金夫人一边用一个镊子扒拉着木炭,让它烧的更加旺盛一点,一边声音轻缓地抛出一句:“相逢是缘,相见是命,大家在金三角相聚,一定是老天的特意安排,它希望我们能够认识,希望我们能够成为朋友,成为生死相交的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老天都这样撮合我们了,我们也不能浪费它的好意。”

    她的手腕一抖,木炭断裂,火焰腾升更旺:“据我所知,你们来金三角的时间,长的有三年,短的只有三天,目的也有很多,为了钱,为了富贵,为了躲难,为了出人头地,但有一点是相同的,你们跟金三角一损俱损,一荣俱荣。”

    “换句话说,你们都想在金三角有所收获。”

    司徒错等人齐声回应:“夫人英明。”

    金夫人看着冒出热气的水壶:“今天把你们叫来这里,是因为我欣赏你们的过人身手,你们都是以一敌百的猛人,也是金三角渴望的人才,但因很多障碍,你们到现在都没一席之地,我为之可惜,所以今天想给你们一个上位机会。”

    金田八微微抬头:“还不谢夫人?”

    宇文彪等人再度回应:“谢夫人。”

    司徒错低声一句:“夫人,不知有什么上位机会?我想,彪子一定会努力争取。”

    金夫人依然没有回头,始终侧对着宇文彪他们,随后,又拿起微红的镊子在十余茶杯滑过:“什么机会,不急着说出来,过门是客,不管我身份怎么样,你们来了,先喝一杯茶,这一壶茶,可是特意为你们准备的,希望大家赏脸。”

    她又补充一句:“司徒错,你是老熟人了,这茶,你没份。”

    司徒错忙低头回应:“是。”他挪移轮椅,从十余人阵营中脱离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金夫人手腕一抖,一个铝制茶杯向宇文彪抛射了过去,度极快,去势凶猛,宇文彪眼神一冷,左手一探,精准抓住飞来的茶杯,只是他虽然抓住了,但上面蕴含的力道让他嘴角牵动,巨大蛮力让他虎口剧痛,低头一看,有了血丝。

    好强横的力量!

    宇文彪心里惊呼一声,对金夫人再也不敢小瞧。

    在宇文彪面不改色接住铝制杯子时,金夫人眼里多了一丝欣赏,但没有多说什么,镊子夹起杯子连连抛出,十几个杯子像是炮弹一样轰向十余名汉子,后者显然都知道金夫人在考验他们,于是竭尽全力去接杯子,希望能留个好印象。

    九人跟宇文彪一样接住了杯子,但身躯都晃动了一下,脚步也挪移些许,有一人度慢了半拍,只能眼睁睁看着杯子从面前飞过,还有一人虽然判断准了杯子方向,也第一时间伸手过去,可是上面力道让他无法接住,从掌心脱离了。

    手指还被杯子边缘割出伤口,鲜血汹涌而出,让司徒错微微咧嘴,似乎能够感受到那份疼痛。

    待全部杯子抛射完毕,跪在地上的金田八抬起头,扫过两名脸色难看的男子,轻哼一声:“连杯子都接不住的两个废物,还有什么颜面留下喝茶?赶紧滚出去,别碍了夫人的眼,不,是滚出金家防区,不然以后让我见一次打一次。”

    两人脸色尴尬,想要辩驳什么,最终却低头离去。

    “很好,你们都拿住了杯子,也就是拿住了机会。”

    金夫人又绽放一个笑容,随后拿起一块白布提起水壶,缓缓起身走到宇文彪他们的面前:“最近,贪狼营那伙叛徒风头很足,不仅耀武扬威招兵买马,还连续轰掉金氏十几架战机,甚至扬言要打入金家堡,结束我在金三角的统治。”

    宇文彪等人齐声喊道:“杀了他们,杀了他们!”

    金夫人看着双手捧起茶杯的十个人,笑容依然灿烂:“他们很难缠,也不好杀,金田八除了派出不少战机轰炸之外,还动用了顶尖刺客去袭杀阮破虏,结果都无功而返,所以我不想再浪费人力对付他们,我想换一个思路重创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我取得一份重要情报,上面有贪狼营的武器仓库标记,听说那里藏匿他们的三成军火,我想要派人炸了它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可以告诉你们,这个任务不难,除了守卫稀少之外,还有就是我们有内应。”

    宇文彪等人再度挺胸:“请夫人给我们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机会,一定给。”

    金夫人拿起了水壶:“我原本就打算,让你们十个人去执行这个任务,不过,我还需要一个队长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众人眼睛亮起,谁都清楚,完成这个任务已是巨功,身为队长,只怕会更加被赏识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金夫人把滚烫的茶水,倒入一人的铝制茶杯,一股热气顿时腾升,溅射出来的热水更是烫红对方的手,那人双手一震,本能出哎哟一声,杯子掉落在地,但他很快蹲下去捡起来,依然双手捧起,哪怕杯内只剩几滴茶水。

    金夫人脸上没有半点波澜,又往他的杯子注入滚烫茶水,这一次,那名汉子接住了,只是双手颤颤巍巍,嘴唇也快咬出鲜血了,手指更是烫红的可怕,谁都看得出,他撑得很是辛苦,只是相比难得的上位机会,这一点烫又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金夫人点点头,随后又给第二人,第三人注水、、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”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金夫人倒茶的一分钟,少说有六个杯子掉落在地,九人不可遏制地出疼痛声响,唯有宇文彪始终不吭一声,他像是雕像一样捧着茶杯,任由刚刚沸腾的滚水,啪啪啪地落入杯子,灼烫皮肤,暗影中的脸部轮廓,有雕刻般的立体感。

    没有情感,也呈现着坚毅,刚强,让司徒错欣慰,金田八讶然。

    前者是觉得宇文彪给自己露面,只要从十人中脱颖而出,再去完成炸军火库任务,宇文彪就会变成夫人眼前的红人。

    那样一来,自己日子就更加好过了,不用再奉承金田八那个王八蛋。

    金田八是惊讶,自己设立的考验环节,对于宇文彪来说不值一提,他本以为全都接不住杯子,会让金夫人失望。

    这样,他就可以安排他旗下一名东瀛人做领队,没想到,宇文彪硬生生扛住了。

    倒完茶水,金夫人把水壶丢在地上,扫过十人一眼,随后拿出一张纸巾,擦拭宇文彪的手指,笑容恬淡:

    “从现在起,你就是他们的队长了,带着他们去完成任务,事成了,每人五百万。”

    金夫人幽幽一叹:“你,会是我新一任的卫队长。”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叶子轩又收到一封邮件,眼里多了一丝笑意,随后拿起电话拨给蝴蝶燕:

    “把废弃的弹药,连夜运往金三角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