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十三娘,死

天才布衣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十三娘,死

  readx(); 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十三娘,死

  枫十三娘,叶子轩算是明白,贪狼营这两天为何损失惨重。请大家搜索()!更新最快的小说

  原来金田八派出来的不是普通杀手,而是天枫十三娘这种顶尖刺客,连自己都吃后者两次亏,贪狼营又哪里扛得住对方袭击?同时也证明了自己以往猜测,金田八不仅是一个面首那么简单,更多怕是东瀛官方派来占据金三角的棋子。

  不然区区金田八,怎可能让皇室高手出动?

  想到这里,叶子轩嘴角勾起一丝戏谑,盯着天枫十三娘不置可否一笑:“你两次都杀不了我,这次更加不会有戏,而且我可以向你保证,今天,是你存活这世上的最后一个日子。”他用武士刀一点地上尸体:“你很快跟他们一样。”

  孙仇科不独结球由月通秘通

  孙仇科不独结球由月通秘通被动防御,本身就失去了先机,再怎么挣扎效果也远不如前者。

  天枫十三娘哼出一声:“我能让你狼狈两次,就能让你狼狈三次。”

  她对叶子轩始终充满着信心,此子再强大,在她的刀下,依然满地找牙。

  此时,残存的东瀛武者正垂死挣扎对抗闻讯赶来的阮破虏他们,只是他们的对抗微不足道,半分钟不到,就被墨七熊他们杀得片甲不留,连枪都没开,很快,在叶子轩的身后,出现了一道弥漫视野,折射着无数钢铁寒光的滚滚洪流。

  又因为叶子轩手掌的猛然抬起,那道明明可以,如泰山压顶般奔泻而下地洪流,竟有奇迹般的停止了滚动,没有淹没天枫十三娘,数百名贪狼营将士因为临时停止脚步,身躯都微微向前倾斜,但却没有再踏前一步,枪口也依然整齐。

  几道灯光亮起,队伍安静不动。

  这种含蕴万钧之力地停驻,森严如铁的纪律,却比奔泻而下更显示出了力量,因为,那是一种如臂使指,引而不发地极致,这些年,天枫十三娘曾无数次面对危险,面对厮杀,但在此刻,她也不由微微变色,再一次见识到叶宫强大。

  “我可以一声令下,把你就地击杀。”

  叶子轩丢掉武士刀,从一名士兵手里拿了军刀:“不过你这么想我死,我不介意给你决战的机会。”

  叶子轩清楚天枫十三娘的身手,阮破虏他们开枪扫射固然能造成巨大杀伤力,可也会让天枫十三娘放弃对战,转而跑路,后者距离河岸不远,万一被她跑到河边,很大几率脱身,叶子轩不想她跑掉,那会对营地造成更大更疯的报复。

  所以叶子轩要把她稳住下来,继而把她彻底留在这里,公平一战是最好的法子。

  天枫十三娘神情掠过一抹犹豫,随后眼神变得无比坚定:“你会后悔的!

  “来吧。”

  叶子轩战意滔天放声狂笑:“的武士刀快,还是我的军刀锋利。”

  他衣衫狂舞的身影,似乎刺破苍穹。

  “砰!”

  叶子轩毫无征兆的率先出手,一脚踢在一名东瀛武者尸体,躯体爆射过去,多次在生死徘徊以及刚才对战的经验,告诉他一个再浅显不过的道理,对方一旦露出敌意,最好的办法就是先下手为强,这样才有一丝胜利或全身而退机会。

  被动防御,本身就失去了先机,再怎么挣扎效果也远不如前者。

  整个场面气氛瞬变。

  天枫十三娘眼神中的讶然神色一闪而逝,她感觉叶子轩身手又精进了不少,一只脚猛然点了下地面,在外人瘦弱的身体瞬间爆发,简简单单的一脚,狠狠踹在叶子轩踢过来的躯体上,最起码一百八十斤的躯体,当场骨折喷血。

  “砰!”

  下一秒,天枫十三娘骤然出手,原本不再年轻不再强壮的身体,爆发出一股让阮破虏和墨七熊,都脸色微变的力量,不退反进,天枫十三娘直接跟叶子轩硬碰硬,坚韧不拔的身躯猛然腾空,眼中最后一丝人类该有的情感也彻底磨灭。

  她宛如一只高高跃起的苍鹰,冷漠,却君临天下,一刀挥出,借着十多米助跑和腾空的冲力,直接冲着叶子轩劈去。

  孙不仇仇方后学所孤艘显岗

  生猛,而霸气。

  不愧是皇室御用高手!

  孙远科仇独艘术接闹通察

  “来!”

  孙远科仇独艘术接闹通察“砰!”

  面对天枫十三娘雷霆一击,叶子轩放声大笑,笑声有着一如既往的傲然,还有一股大杀四方的疯狂。

  下一秒,他猛地冲前,锋利军刀狠狠向上掠起,气势如虹往前挡击,刀尖爆射出一股光芒。

  “当!”

  军刀和武士刀在半空狠狠撞击,发出一记刺激耳膜的震响,这是没有水分的较量,所以撞击之下,两人都向后翻滚了出去,足足拉出七八米距离才稳住身躯,彼此的虎口都不可遏止疼痛,嘴角随之淌血,手中武器也咔嚓断成了两半。

  “杀!”

  天枫十三娘丢掉手里的半截断刀,一个箭步就爆射而出。

  叶子轩也丢掉手里的半截断刀,向来极少出现波动的眸子猛然眯起,霎时变得如霜冰冷,在天枫十三娘气势攀升到巅峰时,叶子轩身体骤然间紧绷起来,全身蓄力,猛然向后退了一步,一只脚尖几乎同时间掠过叶子轩刚才站立位置。

  无声无息,却凌厉如刀锋!

  在墨七熊和阮破虏下意识踏前一步时,至死方休的火药彻底被点燃,叶子轩眼神凌厉,一直压抑很好的侵略性不加掩饰,汹涌而出,在十三娘一脚落空的时候,整个人猛然窜起,倾尽全力出手,魁梧身躯暴起,如泰山压顶一往无前!

  叶子轩凭空生出一股子摧枯拉朽,势如破竹的蛮横气势,谁与争锋?

  天枫十三娘脸色划过一抹凝重,她的武力值算得上东瀛顶尖,但面对叶子轩这种对手,没有任何人敢心存半点大意。

  “砰!”

  两人直接硬碰硬轰了一拳,骨骼撞击的声音清晰可闻,一起后退!

  势均力敌。

  叶子轩放声狂笑,大呼一声痛快,天枫十三娘不悲不喜,还没站稳就再次冲出,气焰更为汹涌跋扈。

  攻势磅礴!

  叶子轩胜在年轻,天枫十三娘胜在经验,这就注定两人过招是视觉盛宴。

  “砰!”

  一束横挡天枫十三娘的花丛直接被一脚踢翻,随后迅速拉近两人的距离。

  气势如虹,不存在退却,始终都是一往无前,就算两败俱伤也在所不惜。

  叶子轩侧身避过轰过来的泥土,战意随之变得旺盛,拳头连挥,是一头发威雄狮的叶子轩,天枫十三娘的眼里闪烁一抹炽热,这才是真正的巅峰人物,值得自己倾尽全力一战,叶子轩更是铁心要把她留下,所以出手毫不留情。

  招招死手!

  双方倾力而出,拳势无双。

  在阮破虏和墨七熊的紧张神情中,叶子轩终于找到一个合适机会,猛然跨出一步,再次贴近天枫十三娘的身体,一双修长的手毫不犹豫,直接推了过去,后者条件反射弓起修长身子,双手一错,变防御为攻击,想要架开后直击胸膛。

  不过出人意料的是,气势如虹的叶子轩根本不为所动,再次向前踏了一大步,一只手像是抖动秋叶一样,速度加倍,气势如虹,重重地轰在天枫十三娘胸口处,刚才还犀利无匹的叶子轩,一大口鲜血不受控制的喷出,身体剧烈摇晃。

  但叶子轩的右手没有丝毫停顿,对着天枫十三娘的肋骨直接撞了过去。

  “砰!”

  就在叶子轩要一拳轰断对手的肋骨时,天枫十三娘猛然伸出另一只手,直接向下,猛然一下子握住叶子轩的手腕。

  势大力沉,青筋凸出,手指关节,距离叶子轩两公分。

  “杀!”

  天枫十三娘杀气盎然的吼出一声,整个人骤然爆发出一股子野性,握住叶子轩的手用力一掰,整个人再次欺近,叶子轩身子一晃退后半步,接着又不动声色挪前,飘飘的一撞,却让天枫十三娘跌飞出去,嘴角也流淌一抹鲜血。

  天枫十三娘站稳,一抹血迹低喝:“这不可能!”

  第一次对付叶子轩,她把叶子轩逼得狼狈不堪,还飘然而退,第二次,叶子轩有点棘手,但依然奈何不了她。

  结地远不方敌术由冷闹吉技

  可今天,叶子轩却风轻云淡地击伤她,这几个月,这小子发生什么事了,身手精进到这地步?

  此时,叶子轩正抹掉指关节的血迹,漫不经心笑道:“没什么不可能,非要一个理由,那就是,你老了。”

  “找死!”

  天枫十三娘喝出一声,随后又向叶子轩奔了过来,叶子轩没有丝毫退让,脚步一挪,双方拉近。

  两只拳头快速接近,交错而过,狠狠印在了对方胸膛上,砰砰两声,清脆却刺耳。

  也就在这时,情况骤变,在双方躯体承受巨力交错而过时,叶子轩一直隐藏的左手猛然扬起,一个侧转抓向对手的肩膀,这一抓,狠辣无匹,犹如一瓶陈酿了多年的烈酒,汹涌猛烈,速如闪电,在天枫十三娘的肩膀划过,鲜血淋漓。

  肩膀重创,天枫十三娘战斗力瞬间削减。

  叶子轩转身,趁胜追击,想要把天枫十三娘尽快拿下。

  “嗖!”

  就在这时,转身的天枫十三娘一抬左手,一点光芒从她的手上发出,去势奇快。

  敌仇不科方艘球陌孤接孤察

  叶子轩硬生生停滞前行的脚步,还敏捷地一侧身子,一点寒光几乎擦着叶子轩的鼻尖而过,狠狠钉入地面裸露出弩箭的末端,叶子轩眼睛瞬间眯起,还嗅到空气带着一抹淡淡腥气,闻之欲呕,显然尖锐的金属是下了极为厉害地毒药。

  天枫十三娘施放暗器地时机极为巧妙,若非他急停躲避,这时候已然中招!

  墨七熊吼出一声:“妈的!阴险!”

  “嗖!”

  在叶子轩抓起地上半截断刀时,天枫十三娘又是左手一抬,一大篷毒针向叶子轩胸膛喷射过来,密密麻麻让人心神大惊,与此同时,她也闪出一把匕首扑上,叶子轩不躲不避,直挺挺向毒针冲了过去,任由无数毒针没入胸膛的衣衫。

  “叮叮叮!”

  孙科远远独艘察所冷科岗酷

  天枫十三娘娘脸上一喜,眼里射出一抹寒芒,随后猛地向叶子轩爆射过去,手中匕首再度狠狠向后者劈落。

  在她叶子轩已经中针中毒,必死无疑。

  叶子轩也是眼神一冷,随后一挥半截断刀,切口像是利箭一样捅出,点向落下来的匕首。

  “当!”

  敌仇远地酷后学接冷阳所考

  军刀精准的点在匕首上面,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汹涌而至。

  天枫十三娘脸色巨变,随后,她就眼睁睁首碎裂,军刀如泄堤之洪,擦着匕首把柄边缘,刺入她的咽喉。

  “扑!”

  一股鲜血溅射出来,天地,忽然死寂了下来。

  “轰!”

  在叶子轩缓缓收回手中军刀的时候,失去支撑的天枫十三娘轰然倒地,像是一尊雕像摔在水中,砸起一大片白花。

  花中的雨水从她咽喉上流进去,但很快又被鲜血裹着出来,天枫十三娘的眼睛瞪得很大,但没有愤怒。

  只有一股子不甘!

  她怎么都没想到,叶子轩真能杀了她。

  本书来自  /book/html/33/33743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