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出兵

天才布衣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出兵

  匆匆之间,时间又过了半个月。%∷八%∷八%∷读%∷书,.≮.※o

  这半个月里,金三角发生了不少事情,先是越国山洞废弃的弹药运抵贪狼营防区,瞒天过海替换掉原先藏匿的军火,成为宇文彪所率敢死队炸毁的功绩,这一战,宇文彪不仅亲自点燃炸药,还带着九名队员‘激战一番’后全身而退。

  这个军火库任务炸得可是惊天动地,几乎整个金三角都能感应。

  也因这个任务,宇文彪成为金家堡的卫队长,更获得九名队员的绝对拥戴,要知道,任务途中,他们不止一次遭遇贪狼营追杀,九人全都相续受伤,一人更是伤了大腿,是宇文彪不抛弃不放弃,把他们全部带了出来,所以由衷感激。

  十人还结拜成兄弟,成为宇文彪在金家的班底,也因为他们的帮忙,宇文彪不仅迅速在三百人的卫队树立权威,还先后三次粉碎掉金田八挑衅闹事的阴谋,其中一次饭堂风波,更是在九人帮忙下,宇文彪才把暴起的五十名老兵撂倒。

  这一次冲突,彻底奠定宇文彪的地位。

  宇文彪顺利上位之后,七十二名血衣抵达金三角,他们用最快的动作,把潜入贪狼营防区的杀手和佣兵挖出铲除,随后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潜入金家防区,一夜之间刺杀十五名军官六十名士兵,十余个小镇粮仓也被丢进了炸弹。

  连续一个星期,金家防区遭受间不停歇的袭杀,四十名军官两百名士兵,以各种方式死去,常常能见到,金家将士前一秒还在街上晃荡,下一秒就被人割掉脑袋示众,总之,人心惶惶,金家将士连营区都不敢出,龟缩抱团防止刺杀。

  民众也开始绷紧神经,出门左顾右盼,担心自己被流弹射杀,人心和经济大受影响。

  然而这只是一个开始,在血衣营造出血色恐怖的气氛中,不少小股武装开始侵扰金家辖区的村落,先是烧杀抢掠,试探金家的反应,如果反应激烈,他们就一哄而散,如果反应平淡,他们就会尝试占据村落或小镇,扩大自己的地盘。

  这些收了叶宫不少钱财还得到攻守同盟的武装,不遗余力去触碰金家的蛋糕,希望可以扩展自己势力,也就十天,超过三十村落被各路武装势力割据,金家一度动用重兵打击其余几股势力,后者轰出几枪就兔子一样躲到贪狼营防区。

  金家焦头烂额。

  金田八派出几百人围杀,还聚集赏金猎人帮忙,可结果都一无所获,血衣就像是幽灵,让人心神惧怕。

  天枫十三娘横死的第二十天,唐薛衣、墨七熊、棺材板和阮破虏,各率一支三十人队伍,把金家种植罂粟的六大基地一把火烧了,那一晚的火光,把天都烧红了不少,浓烟更是滚滚飘荡,金家防区足足两天流淌灰尘,空气弥漫花香。

  这对金家算是一记重击,它直接关系到今年的收成,也关系到跟各大毒枭交待,没有货源给人家,那些毒枭不仅没有饭吃,还会失去下游渠道商,因此一夜间,金家电话被人打爆,数不清的车子和直升机起降,全都要金家保证货源。

  面对各大毒枭的咄咄逼人,金夫人只能把辛辛苦苦积攒起来,准备应急的毒品,全部拿出,提前给予各大毒枭一个定心丸,也幸亏有这些应急毒品,再加上金夫人的声望保证,各大毒枭才带着货物离去,还愿意让金家明年补上缺额。

  货源危机过去,可金家的困境,越发显著。

  连续遭受贪狼营和私人武装打击,人心本来就有点惶恐不安,如今更是失去一年的收成,很多将士都开始担心金家的前途,毕竟现在跟往日不同,阮破虏等一批老人被踢出金家后,掌控他们的都是金田八亲信,上下始终无法一条心。

  而且阮破虏明码标价的招兵买马,待遇足足超出金家三倍有余,很多金氏将士都是拿钱卖命,给谁卖命不是卖呢?为什么要死守一个价格低廉事端频频的金家呢?再说了,金田八等人对他们也不好,卷包袱走人也无所谓背叛和忠诚。

  想通这一点,火烧罂粟的第三天,不少金家将士投靠贪狼营,人数高达一千。

  这一千,相比整个金家军队不多,但是起到的作用却很坏,影响更是极其恶劣,不仅让很多将士蠢蠢欲动权衡投靠阮破虏的利弊,还对金家日常训练或任务敷衍了事,导致金夫人不得不提高众人待遇,同时打出情怀的感情牌来留人。

  稍微安稳人心后,不想被牵着鼻子走的金夫人,就调了两个师直扑贪狼营防区,还号召其余私人武装援手帮忙,承诺谁站在金家阵营,事成之后,就把贪狼营利益全分给他们,声势浩大,大批军士开赴前线,准备对眼中钉进行铲除。

  他们还携带了大批重武器,司徒错是参谋之一。

  阮破虏率军北上,迎战对方联军,一场不是你死,就是我活的大战,因此而拉开序幕。

  “来的还真是凶猛啊。”

  夜深,贪狼营防区,灯光通明,叶子轩扫过桌子上的情报,又看看墙壁上的地图,眼里闪烁一抹光芒:“差不多四万人压过来,还有大批重武器,看来金夫人铁心要灭掉我们了,只可惜,这一战,他们注定输掉,也注定白跑一踏。”

  墨七熊也站在叶子轩身边,把最新情况告知后者:“阮破虏和棺材板已在前线设立防线,六十名重炮也拉了过去,必要时,可以把三架轰炸机压上,我们从越国搞来的武器,足够打上三次这样的仗,打完了,伊万斯基会帮忙补充。”

  “你让阮破虏密切关注对方动向。”

  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一旦他们抵达前线,马上当头一击,用重炮轰他们一遍。”

  墨七熊点点头:“明白。”

  叶子轩笑了起来:“百里奔赴,遭遇炮击,随后折返,这两个师注定是牺牲品。”

  他转身走到一张桌子,拿起一部卫星电话:“是时候跟塔森聊几句了。”

  墨七熊叹息一声:“联军一动,两个师不回都不行了。”

  叶子轩言语带着一股坚定:“他们一退,那就是万劫不复。”

  几乎同一个时刻,远在金家防区,后园亭子,金夫人迎来了一位贵客,看着风尘仆仆的后者,金夫人亲自拿起茶壶,给他倒了一杯茶水,随后淡淡一笑:“袁门主很久没有光临这里了,怎么今天有空过来,还是这夜深人静时分?”

  脚边的金田八瞥了来客一眼,眼神深邃看不出想法。

  贵客一笑:“确实很久没来了,怀念这里的一草一木,也怀念夫人手里的好茶,更是感激夫人当初的三个月收留,让玉川可以喘一口气,今天过来,还挑这个时候,那是因为白天太浮躁,人多太扰心,唯有这深夜可以说说心里话。”

  不速之客,正是袁玉川,一身灰衣的后者,依然傲气十足,潇洒不羁,金夫人听到他这一番话,脸上绽放一个笑容:“袁门主要缔造华国最强大的黑帮,日理万机,今天抽出时间来金三角,还拜访我,喝我的茶,看来确实有心了。”

  “只是不知袁门主有什么心里话?”

  袁玉川端起茶水喝入一口,言语很是犀利开口:“这一仗,打不得。”

  金夫人和金田八齐齐抬头:“什么意思?”

  “这一仗,夫人必输。”

  袁玉川叹息一声:“如果夫人相信我的话,现在给前线部队电话,让他们马上撤回来,事情还有挽救。”

  “夫人,相信我,相信咱们多年的交情,如果你不马上叫部队回来,一定会后悔的。”

  没等金夫人出声,金田八喝出一声:“大战在即,大胜将获,你扰乱军心,意欲何为?是为贪狼营做说客?”

  天枫十三娘死了,金田八压力极大,心情也很恶劣,极其希望轰平贪狼营来出口恶气,也让他对东瀛有过交待。

  “啪!”

  没等金田八的话音落下,袁玉川猛地甩出一个耳光,直接把金田八打飞出去喝道:“本少还轮不到你叫嚣。”

  金田八在即将跌落在地时,双腿一错,站稳,捂着脸颊愤怒不已:“你他妈的敢动我?信不信我弄死你?”

  “住手!”

  金夫人挥手制止金田八出手,也让四周保镖不要拔枪,随后望向袁玉川淡淡出声:“袁少,给我一个理由。”

  这个理由,既是撤兵的理由,也是打金田八的理由,她修长的手指捏着茶壶:“这里,终究不是辕门。”

  言下之意,袁玉川不要太放肆。

  袁玉川闻言微微一怔,随后端起茶水,一口喝完,拍拍衣服起身,言语带着一抹失望道:“夫人的聪明睿智已经不复存在,看来真是被这玩物迷惑了,你再也不是我曾经敬佩的金夫人,看在咱们当年的交情上,我给你这个理由、、”

  “泰王明日出兵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