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司徒错,死
    第一千零四十九章司徒错,死

    “轰轰轰!”

    贪狼营防区前线,司徒错他们刚刚扎好指挥部,就听到一阵密集炮声响起,他按捺不住冲到指挥部窗口查看,还向一名军官喝出一句:“炮火如此密集,哪里来的?莫非是贪狼营?”接着又瞪大眼睛:“妈的!炮灰覆盖整个山林。【看~书%阁免费小说阅$读】<〔<(? ="" =""></〔<(?>

    “这王八蛋还真是有钱。”

    尽管司徒错他们知道贪狼营火力强大,可今晚的炮火实在有点疯狂,还没探清己方的实力和部署,就这样向前线倾泻炮弹,打得固然痛快,可也会暴露炮火位置以及耗损弹药,这种雷声大雨点小的动作,贪狼营应该尽力避免才对啊。

    司徒错隐约感觉到有什么阴谋,或者对方觉得这是打击金家的最佳炮火?

    在司徒错转动着念头的时候,指挥部里的另一名军装老者,背负双手看着墙壁上的地图,任由房内人员来回穿梭和喊叫,他的目光从两方边界来回移动,随后才淡淡开口:“司徒先生,不用惊讶,阮破虏背后有叶宫,有钱的很、、”

    “这些炮弹耗损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九牛一毛。”

    军装老者五十多岁的样子,鹰钩鼻子,长相很有侵略性:“唯一让我感觉到奇怪的,他们哪里搞来这么多弹药?有钱是一回事,买到这么多弹药又是一回事,看他们这些日子的表现,手里少说有一个军的装备,不然不会这么阔绰。”

    司徒错也点点头:“确实奇怪,感觉对方开兵工厂一样。”

    这时,桌上一部电话响起,军装老者拿起来接听,随后向司徒错笑了笑:“前线传来了情报,阮破虏打了两个基数炮弹,几千炮弹,不仅把我们设立的哨卡全部摧毁,还把我们的先头部队也撂翻几百人,看样子还要往这里推进。”

    他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戏谑:“看起来收获不小,实则作用甚微,甚至可以说,他在浪费弹药,阮破虏始终是愣头青,几千炮弹放我手里,不炸死几千号人,摧毁三个阵地,也要干翻千余人,现在这个战绩,阮破虏真是丢人现眼。”

    “古将军,我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司徒错望着前方烫红的天空:“炮弹无眼,咱们指挥部是不是往后挪挪?”

    军装老者淡淡出声:“挪什么挪?再挪就回去了。”他流露一股子镇定:“让它轰,轰完了,轰累了,它就会停下,到时就轮到我们表演了,传令下去,除了作战的两个团,其余部队抓紧时间休息,明天,我们要送份大礼给对手。”

    几名副官齐齐回应:“是!”

    司徒错神情犹豫想要说些什么,但思虑一会最终没有出声,转身回去营房休息,奔波一天,实在太累了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觉,司徒错并没有睡得踏实,间不停歇的炮火始终震颤着他的心灵,情报已经显示,叶子轩来了金三角,还就在阮破虏的军营,跟叶子轩打过交道的司徒错,清楚那小子的阴险狡猾,所以心里莫名沉重,直到天亮才闭上眼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只是司徒错刚刚入睡,房门就被一名士兵敲开了,告知古将军召开紧急会议,司徒错马上穿好衣服出门,询问生什么事却没结果,只能最快度抵达指挥部,刚刚踏进去,就见到十几名军官坐着,古将军居中,脸色全都很是难看。

    司徒错低声一句:“古将军,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古将军挤出一句:“我们要撤兵了。”

    “扑!”

    正端起一杯茶水喝着的司徒错,闻言扑一声喷了出来:“撤兵?我们什么都还没干,就要撤兵?舟车劳顿赶到这里,一枪都没放就要走?这简直是荒唐可笑,再说了,昨晚被人家炮轰几百人,没半点反击就回去,怎么向夫人交待?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夫人的意思!”

    古将军微微挺直身躯,声音低沉:“我也很想跟阮破虏决一死战,击溃贪狼营维护我们的利益,可是泰王联合缅甸、老过,聚集二十万精兵抵达前线,兵锋直指金家堡,早上还炮轰了两个小时,如果我们不回去,金家堡岌岌可危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抽走四万精兵,防区至少需要两万人扼守,能够对抗三国联军的只有四万人,根本扛不住塔森他们的攻击。”

    古将军眼里闪烁一抹不甘,但语气却呈现着无奈:“这数十年来,金三角跟三国联军的对抗,从初始的五比一兵力对抗,三比一,到几年前的一比一,这是将士血战的最佳战绩了,一比四是怎么都玩不赢的,我们必须回去帮忙、、”

    “可我们走了,阮破虏怎么办?”

    二十万大军?司徒错微微讶然,随后皱起眉头:“眼睁睁看着他坐大?”

    古将军望了窗外一眼:“阮破虏真正班底就是贪狼营,能称之为精兵的不过三千,他能够跟咱们叫板,主要是依靠火力和弹药,以及层出不穷的暗杀,他能够给咱们造成压力,但一年半载还掀不起风浪,咱们有很多机会收拾他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废话了,后队变前队,马上撤离。”

    他手指一抬:“同时通知火炮营,对轰一个基数,三团留下断后。”

    十几名军官齐齐站起:“是!”

    在他们迅忙碌一番后,司徒错也跟古将军他们探讨了十五分钟,完善着撤离的细节,以及如何对抗联军。

    又过了十分钟,古将军下令指挥部撤离,司徒错叹息一声,摇摇头最终跟着古将军他们上车,心里却苦笑一声:

    妈的!这算怎么回事?前线观炮一日游?

    在他跟着古将军要钻入吉普车时,只见远处不断响起了尖啸声,抬起头看去的时候,天空划过一排排痕迹。

    双方炮火轰得不亦乐乎,只是金家的火力要弱小很多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十几颗炮弹带着耀眼的尾火,朝着指挥部前排的营地飞了过去,司徒错脸色一变,一把按倒古将军趴在地上,同时喊叫四周的军官卧倒,数十人顿时齐刷刷的趴在了地上,刚刚触碰地面,他们就感觉到了地面传来了震颤。

    接着就是轰轰爆炸声,滔天的气浪好像瞬间掠过的台风一般吹过,把他们裹在身上作战服装吹的猎猎作响。

    气浪过后,就是漫天树叶和碎片,如同密集的雨点一般,从漫天的天空中洒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半分钟后,司徒错从一堆瓦砾灰尘中抬起了头,慢慢的睁开了自己蒙满了灰尘的眼睛。

    他揉了揉眼,感觉自己的感官系统有些恍惚,一时间不知道这是哪里,同时讶然对方炮火这么找到这里来?

    忽然间,他的表情好像石化一般完全呆滞住,他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,前方的营房已经变成了一堆完完全全的废墟。

    “快!救人!救人!”

    不少士兵疯般跑到废墟,一边嘶喊着一边用手去抓那些瓦砾,废墟埋着不少战友。

    他们每扒开一片废墟上的瓦砾,心里就绝望一分,被扒开的瓦砾都成完全的破碎状态,有的捏在手中,已经变成了粉状,这说明在十几颗炮弹的轰击之下,整座营房遭受了粉碎性的爆炸攻击,这种轰击是绝对致命的,事实也没活口。

    司徒错见到警卫连救人,忙出声喝道:“别挖了!保护古将军马上撤离这里!”

    他没有把话全部说完,但任何人都明白,建筑里的所有人员都已经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,全部葬身在了这片瓦砾废墟之下,战争就是如此残酷,刚才还活生生的人,顷刻就可能变得尸骨无存,而且,更巨大的危险开始弥漫众人头上。

    对方能够精准打击这里,那就表示,他们知道这里有大鱼,很可能是奔着指挥部来的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司徒错厉声喝道:“快走!快保护古将军离开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侧面猛然出现一支金家士兵装扮的小队,虽然只有寥寥十几个人,但却悍然展示着他们敌意,手里全都端着一把冲锋枪,枪械喷出子弹撂翻十几名警卫,其中一人更是架起一挺旋转机枪炮,六管机炮好像风车一样转动着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哒……”

    对方手中的六管机枪炮出了怒吼,六条枪管快旋转,每分钟一千多子弹的射,掠出一条清晰可见的火力弹道。

    一条火力收割线好像一把死亡的镰刀,对着面前已经对抗的金家士兵开始收割!

    黄色的子弹壳好像雨点一样,不停的从机枪炮枪膛中跳跃出来,瞬间就在对方的脚下洒落了一地。

    一个个金家士兵倒在血泊之中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!”

    枪声刺耳,掠杀着金家士兵生机。

    司徒错心里一颤,一扶古将军喝道:“将军,走!”

    对方绕过前线部队打击这里,那就表示是奔着指挥部来的,而且还是拿捏他们撤军的时机,可谓一刀斩在七寸。

    司徒错扯着古将军转入吉普车,随后坐上驾驶座,一踩油门,车子窜出,向一条道路撞了过去,可是奔出几十米,司徒错又瞬间僵直了身躯,一股冷气从天灵盖顺脊椎而下,冷寒到了脚底板,整个人就象是被打了一闷棍,肌肉僵硬。

    他看见了前方有七八个壮汉,肩上扛着火箭筒,正分散的站在道路上,对着己方瞄准。

    火箭筒中尖锥似的破甲弹头,在炮火撩起的火光照耀下,仿佛是死神的眼睛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还把目光转向他的吉普车。

    叶子轩!

    完了!全完了!

    面如死灰的司徒错,无形松开了油门,最后看到的一幕,高大如门神一样的墨七熊,肩扛着两个火箭筒同时射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两枚炮弹轰中吉普车,瞬间粉碎成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