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针锋相对
    第一千零五十三章 针锋相对

    事已至此,多说无益。

    外面的枪战,屋内的尸体,都已经注定两人你死我亡,所以在叶子轩踏前一步的时候,人畜无害甚至还带着和蔼笑容的金夫人,爆喝一声,身体像一颗出膛炮弹一样轰了出去,她修长挺拔的身体,在迅速冲击的时候带起了一股旋风。

    强劲的视觉冲击力,让人感觉她能够瞬间撕碎叶子轩。

    脂粉气息也随之弥漫。

    叶子轩眼睛微微一眯,似乎没想到年纪迟暮的金夫人,有着如此敏捷的动作和迅猛的速度,比起宇文彪描述的场面还要惊人,但他依然没有慌乱,在金夫人一拳挥出的时候,叶子轩已经以更快的速度闪躲了过去,避开金夫人的一拳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金夫人一击不中,并未收势,接着就是一记冷厉的踢腿横扫了过去,目标直向叶子轩的腹部。

    攻击节奏,异常流畅。

    一个重量级的搏击好手,却拥有轻量级搏击手的速度和反应,这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,这就好像一辆如同赛车般灵活的主战坦克,那在战场上绝对是无敌形象的代言人,叶子轩不敢丝毫大意,目光始终盯着金夫人无比灵活的手脚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叶子轩凌空跃起,一个后空翻像一片轻盈的羽毛一样,避过了这一腿扫击,无声的落在了金夫人的身后,他双手撑地刚要起攻击,金夫人好像脑后长有眼睛一样,一记后摆腿又向后扫过来,这一后摆腿力量极大,角度刁钻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叶子轩只得一个纵身后跃,堪堪避过了这一击,没等他站稳脚跟,金夫人又整个人撞击了过来,肩膀裹着说不出的气势,叶子轩眼睛微微一眯,左手一探一拍,掌心轻轻落在金夫人肩膀上,在感觉凶猛力量涌出时,他借机后跃而出。

    他宛如一片落叶,轻巧躲开金夫人的连连杀招。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一笑,声音平缓开口:“金夫人果然不简单,身手已要入宗,怪不得能坐稳金三角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简单,我五十五年才修成的身手,你二十岁就完成。”

    金夫人连击未中,停下脚步,淡淡出声:“我认识的青年才俊,没有一百也有八十,但没有一个比得上你,袁玉川也要逊色半分;能够把我搞得焦头烂额,还带着人孤军深入杀到我面前的,你更是这半世纪来的第一人,没有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从心里讲,我很欣赏你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微微鞠躬:“谢谢夫人赞誉。”

    金夫人手指一点:“只是你要杀我,依然很难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饶有兴趣的笑道:“是吗?”

    “不说外面的金家精锐,也不说这里是我地盘,单单你我的心理压力就不同。”

    金夫人嘴角勾起一抹弧度,像是一个阅历丰富的长辈训斥:“我实际年龄快六十了,什么荣华富贵什么权势男色,哪个没有享用过?我今晚就是死在这里,人生也不会有遗憾,而你不同,芳华正茂,又位高权重,绝不会想死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怕死,无谓死,而你不想死,不能死。”

    金夫人伸手一侧,笑容很有迷惑性:“你说,你今晚能够讨好?”

    叶子轩叹息一声:“夫人确实不凡,分析很有道理,只是有一点错了,你不怕死,无谓死,却不代表不会死。”

    他无视外面的枪炮声,手指弹飞衣服一抹血迹:“而且我今晚胆敢孤军深入,那就表示我势在必得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的态度很是明确:“明天,金三角会易主。”

    “年轻人有信心是不错,只怕信心过足变成狂妄。”

    金夫人轻哼一声:“我看错了宇文彪,不会再让你得逞了。”

    毫无疑问,她已经想通了整件事情:“宇文彪一定是你派来的卧底,借着营救司徒错来取得入金通行证,再展示身手得到我的欣赏,为了得到我的信任,更是不惜牺牲一个军火库,目的就是成为你今晚的开门的人,阻挡援兵的人。”

    宇文彪作为卫队长,到现在还没杀入进来,金夫人自然能想通其中关系:“只可惜我被迷惑,我真应该听从金田八的话,把他一枪毙掉了,一个三姓家奴,杀掉永远比重用要正确,不过你也算够狠,为了我的信任,军火库都不要。”

    那一晚,炸得惊天动地,谁也不会怀疑军火库真假。

    叶子轩很诚实地开口:“不怕告诉夫人,军火库弹药,全是废弃的,对贪狼营没半点耗损,顶多是毁了几个山洞。”

    金夫人眼睛瞬间瞪大,随后又恢复如水平静:“你确实狡猾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笑了笑:“不是我狡猾,是夫人老糊涂了。”

    金夫人放声娇笑:“我老糊涂了?”

    叶子轩不置可否的回应:“不糊涂,你又怎会废了阮破虏和贪狼营,造下今天的罪孽呢?”

    “小子,受死!”

    这一句像是刺一样,刺痛了金夫人,随后就向叶子轩攻击,她是典型的综合格斗,拳脚并用,干净利落,那混合拳击的泰式踢拳道攻击,在她那灵活手脚催动下,异常凶猛,每一次出击都好像炮弹在轰杀,让叶子轩本能地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当金夫人在对叶子轩进行第六次攻击的时候,她的脚步在踩上金田八尸体时一滞,身躯也不受控制的晃动一下,也就在这空挡,叶子轩忽然从她的停顿缝隙中钻进去,然后一拳打向她的胸口,金夫人脸色巨变,左手一沉挡住了拳头。

    只是这仓促抵挡,根本扛不住叶子轩的力量倾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叶子轩的拳头贴着手掌打在金夫人胸口,女人闷哼一声向后跌飞出去,快要摔倒时腰身一扭,动作华丽半跪在地。

    随后,她冷冷抬头,看着叶子轩开口:“叶子轩,你确实难缠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叹息一声:“夫人,降了吧,看在阮破虏份上,我会给你生路。”

    金夫人一舔嘴边的血迹:“给我生路?把我押去其余地方,囚禁到死?叶子轩,你觉得,我是能过那日子的人?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可总是活着。”

    金夫人哼出一声:“本夫人戎马一生,富贵一世,哪能像狗一样活着?何况,这一战,你没赢。”

    “宇文彪无法掌控卫队对我攻击,他只能带着他们抵挡我的援兵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除了他们之外,我还有一千多人可用,你们能扛得住多久?”

    金夫人手指点着外面激烈枪声:“最多十五分钟,你们就会全军覆没,连你也跑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没有一千人可用,很多人,要昏睡到明天才醒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轻轻一笑:“我放了不少迷药,虽然是雨天,效果打了折扣,但撂翻几百人,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金夫人眼神一冷:“小子,无耻。”她还冷笑一声:“如果我是你,抵达这行宫时,就直接乱枪扫射干掉我,哪怕无法聚集全部人对我攻击,只要多加几条枪也有效果,这样,你才会多点胜算,跟我单打独斗,完全是在自寻死路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很是平静:“很简单,我担心阵势过大,夫人通过什么密道跑了。”

    他轻叹一声:“所以我要给你一点希望,让你傻乎乎的留下来跟我对抗,换成我是夫人,发现凶险靠近,第一时间跑路,保障自己安全,这里是你地盘,只要你安全了,我们就出不去,活不了,如今你上来对抗,这才是自寻死路。”

    金夫人一怔,随后娇笑:“其心可诛啊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她从怀里摸出两颗药丸,丢入嘴里吞下,随后拳头一握站起,宛如苏醒的母狮。

    叶子轩眉头轻轻一皱,他惊讶的发现,金夫人比刚才还要容光焕发,像是重新磨砺过的利剑,让人止不住眩目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在叶子轩的念头转动中,金夫人脚步一滑,再度窜前,右手捏出金刚印,毫不停留向叶子轩连连压下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叶子轩判断不出金夫人的变化,在后者脚步一挪的时候,他就像是一枚后退的篮球,嘣一声弹了出去,本能地躲避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身手跟自己差不多,又不在乎生死的人,叶子轩习惯性后发制人。

    躲避途中,他同时伸手一探,抓住桌上一个瓷碟,右手一闪,一道白芒,直奔金夫人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金夫人感受到白芒的凌厉,左手一探一卷。

    一个青瓷碟子落在了她手里。

    她眼神一冷,看似柔弱的手却猛然发力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青瓷碟子,四分五裂,下一秒,向叶子轩爆射出去,气势极其凶厉。

    站定的叶子轩瞳孔骤然收缩,身体瞬间调整到了最完美的状态,身子一纵,高高跳起,扯住头顶的吊灯收缩身躯,碎片噼噼啪啪射了过去,后面一张木桌咔嚓一声,被十几枚瓷碟碎片洞入,随后坍塌碎裂,碎片力道不减,没入墙壁。

    “咄咄咄!”

    木头铸造的墙壁,响起利器入木声,十几个碎片刺入,一眼看去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功力大盛。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夫人表演完了,该轮到我了。”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