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固若金汤

天才布衣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固若金汤

 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固若金汤

  唐薛衣和血衣几近弹尽粮绝,但他们依然扼守住了行宫的入口。【看~书^阁免费小说阅$读】[  ?[?[

  他们面前,至少有三百多具金家精锐的尸体,七十二名血衣也倒下近半人,地上全是弹壳和鲜血,双方厮杀可谓相当惨烈,如不是唐薛衣他们准备充足,加上金家护卫不敢动用重武器,担心误伤到金夫人和金田八,怕是早杀入行宫。

  就在金家精锐准备最后强攻的时候,宇文彪带着数十人从背后现身,想要遏制他们对夫人行宫的冲击,他之所以能够抽身赶赴过来,是因为潜藏金家防区的叶宫子弟行动,对包围金家堡的警卫营狂轰滥炸,缓解他们攻入堡内的步奏。

  “砰砰砰!”

  十几颗子弹带着一声凄厉的啸叫射入了金家精锐背后,数十名杀入进来的近卫军同时吼叫,他们的叫声中有着面对厮杀面对血腥的由衷兴奋,有十几名躲避不及的金家精锐,被密集的子弹射杀在地,鲜血和惨叫立刻充满了行宫空地。

  “放!”

  浑身是血的宇文彪不等连续吃亏的对手调转枪口,双手再度扣动扳机射出子弹。

  子弹高跳跃着,枪声立刻被新一轮惨叫给压了过去,又是十多名敌人倒地。

  夜空似乎升起了淡红的雾气,分成两批人手对抗的金家精锐,神情惊恐地紧握枪械,还转身慢慢靠拢,人越聚越多。

  但他们的勇气和思维正在迅的流逝,敌我服饰相似,让他们心理承受巨大压力,也不知身边同伴是好是坏。

  “砰!”

  就在金家精锐寻思两面开战救出金夫人时,被墨七熊虚掩的木门又砰一声洞开,随后就见叶子轩大步流星走了出来,他无视外面抬起的枪口,把手里的金田八往中间一丢:“金田八勾结三国联军,暗杀金夫人上位,结果被我击毙。”

  金家护卫见到金田八尸体,大惊失色,显然没想到他死了,继而也就意识到金夫人凶多吉少。

  在他们极其复杂的神情中,叶子轩的声音又响亮回荡四周:“只可惜我能力有限,没有救下金夫人性命,她已失血过多死亡,但她临死之前,留下一句话,现在外敌当前,金三角朝不保夕,希望迎回阮破虏,团结一致,共同抗敌。”

  “为了鼓舞将士人心,金库财产,你们分三,各师分六,民众分一。”

  他声音一沉,喝出一句:“谁敢忤逆,格杀勿论。”

  叶子轩很光明正大地胡说八道,全场所有人都清楚,叶子轩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,金田八那家伙虽然可恶,平时狐假虎威,但对金夫人还算忠心,也不具备杀掉金夫人的能耐,就算勾结三国联军要上位,也该是战争打到最后才下手。

  毕竟金家各师不残,不败,金田八坐不稳主事人位置。

 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面对叶子轩的胡说八道,金家护卫又条件反射地沉默,也没有想象中的愤怒,不知是金夫人横死带来的沮丧,还是金库财产的诱惑,再或者,三国联军压境带来的压力,总之,看着傲然的叶子轩,他们没有开枪。

  “轰!”

  还没等数百名金家精锐想明白,墨七熊领着七名血衣从房内走出,每两个人都抬着一个大箱子,来到双方中间,齐齐掀开盖子,往地上一倒,一箱子黄金,一箱子美钞,一箱子翡翠,还有一箱子珠宝,每一件都质量上乘,价格不菲。

  全场众人下意识眯眼,躲避黄金珠宝射折出来的光芒,也是心理缓冲这份财富的刺激。

  这一刻,很多人的血,都是热的,双手都快丢掉枪械,去抢夺明晃晃的钱财,**就这么原始,这么直观。

  所幸雨水的清冷,让他们保持着理智。

  “哗啦!”

  叶子轩上前一步,一手抓起金条,一手抓起珠宝,看着眼睛亮起的金家精锐,啪一声丢在前面几人面前,笑容很是恬淡:“这些都是你们的了,四个箱子,不过是金库的三十分之一,也就是说,能分三成金库的你们,还有六箱子。”

  “能够分多少,你们自己可以想象,这是你们卖命一生都得不到的财富。”

  叶子轩又拿起几大叠美钞,扯开封条,狠狠砸入了金家护卫群中,哗啦一声,钞票四溅,像是雨水一样落在他们中间:“你们是要跟我们死战到底,永远死在这里,被他人瓜分这些财物,还是拥护金夫人的遗言,跟我们站在一起?”

  叶子轩扫视着神情挣扎的金家精锐,趁热打铁补充一句:“你们别想着杀了我们给金夫人陪葬,也别想着杀了我们瓜分财物,你们有三百多人,我们也有百人,还是两面夹击你们,质素更胜你们,杀到最后,你们一定会全军覆没。”

  金家精锐沉默,清楚叶子轩所言没水分,唐薛衣他们太坚韧了,简直跟钉子一样。

  “退一步来说,就算你们潜力爆杀掉了我们,你们又能怎样呢?”

  叶子轩拿起一把珠宝把玩:“未来是留在群龙无相互残杀的金家堡,还是灰溜溜的离开找个角落苟且偷生?别想着拿着财物离开,怀璧其罪,你们拿着黄金是跑不了的,外面的警卫营,各大师团,绝不会允许你们带走一点财物。”

  “一定会把你们当成叛贼毙掉。”

  叶子轩一言刺之:“何况你们保护金夫人不力,他们有足够理由要你们的命。”

  沉默,又是一片沉默,金家精锐脸色很是纠结,他们都知道叶子轩说的有理,这也是最好的选择,可真拿钱站在叶子轩的阵营,情感上又难于接受,毕竟金夫人对他们不薄,这样看着凶手洗白,着实愧疚,而且叶子轩所言没有保障。

  谁知道他会不会秋后算账?

  “我已经说了,杀掉金夫人的是金田八。”

  叶子轩又喝出一声:“而且将来统帅你们的,是你们的好兄弟阮破虏,你们信不过我,难道信不过他吗?”

  这一句话,很有份量,不少金家精锐担忧瞬间散去,他们对阮破虏有着绝对信任。

  “拥护叶少!拥护金夫人遗言!”

  这时,宇文彪忽然踏前一步,率着数十名近卫军单膝着地跪下来,头颅深深埋下,有如靓见王者,说不出的恭顺:“大军压境,外敌侵扰,如果我们不能团结一致,三国联军很快就会攻破金三角,到时我们就要流离失所妻离子散。”

  宇文彪低沉声音开始回荡:“为了我们的妻儿,为了我们的家园,也为了我们可以活得更好,叶少,我们三百近卫军愿意遵循金夫人遗言,从今往后,我们是你刀,是你的箭,只要你一声令下,就算是刀山火海,我们也绝不退缩!”

  叶子轩放声一笑:“很好。”他手指一点黄金:“这一堆,是你们近卫军的了。”

  “谢叶少!”

  宇文彪喊出一句,随后领着二十余人上前,把黄金塞回了黑色箱子,接着就把它抬了回去,这一举动,顿时在金家精锐中生出了刺激,眼睛变得更加闪亮,呼吸也不断变粗,只是还有几个金家死忠,始终不肯屈服,站起来喊叫一声:

  “兄弟们,别上当,我们是金夫人的人,要为金夫人报仇,不能认贼作父、、、”

  “扑!”

  话音还没落下,只见刀光一闪,喊叫的金氏死忠,脑袋从躯体脱离,飞向了半空,并在空中翻滚着。

  与此同时,几个跟着他站起来的死忠,还没扣动扳机,就被一支支弩箭射穿咽喉。

  这一份萧杀,让不少本能要站起的金家精锐,又神情恐慌的跪在了地上,选择了屈服,以乞求生命能够得到保全。

  一群懦夫!

  这是金氏死忠的最后呐喊,接着,无头的身体轰然倒地,砸起一大滩积水。大蓬的鲜血从脖腔子处,狂喷而出。

  砍入后面一棵树木的军刀,在雨水的冲刷下,刀身转眼间又清亮如洗。

  太凶猛了,太凶猛了,感受到树木嗡嗡作响的金家护卫,对出手的叶子轩目瞪口呆,也无形生出了一丝敬畏。

  “谁敢忤逆,格杀勿论!”

  “各位,自己的人生自己做主,千万不要被他人影响。”

  叶子轩看都没看倒下的尸体,轻轻一笑:“一念天堂,一念地狱。”

  十几个还在犹豫的金家精锐,瞬间握着枪单膝跪了下来,喊出一声:“巡防三连,遵循金夫人遗愿。”

  叶子轩手指一点美钞:“这一堆,是你们的!”

  “特务连遵循金夫人遗愿!”

  “通讯连遵循金夫人遗愿!”

  见到同伴直接扛走花绿绿的美钞,其余金家精锐也都喊叫了起来,希望能够拿走面前的钱财,免得越落后分得越少,还有人直接把叶子轩丢在地上的珠宝和黄金揣入了口袋,一时之间,场面变得混乱,只是没有人再想着开枪死磕了。

  “恭喜你们,作出了最明智的选择,明天,后天,乃至将来,你们也一定庆幸自己今天的选择!”

  叶子轩振臂一呼:“只是现在,你们该揣着财富,拿着枪械,去捍卫你们的胜利果实。”

  “外面的人,要攻入进来,抢走你们怀中的财物、、、、”

  叶子轩喝出一声:“你们答不答应?”

  数百人齐齐挺直身躯,汇成一声长吼:“不答应!不答应!”

  排山倒海。

  金家堡固若金汤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