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长驱直入
readx();    

    暴雨初歇,天渐渐放晴,金色的阳光撒在金家堡上面,铺上了一层暖色。请大家搜索()!更新最快的小说

    放眼金三角的建筑和丛林有着说不尽的雄峻秀美,树木的枝叶被雨水冲洗的青翠欲滴,空气清新凉爽,血腥和硝烟也在清冷的风中消散大半,整个慑服金家内外和警卫团的行动,从开始到结束就如高明舞者的表演,严丝合拍。

    当金夫人的死,诱惑的财富,叶宫子弟的质素,还有阮破虏的人品,特别是三国联军忽然猛烈的炮火,在城墙上被宇文彪一一展示过后,警卫团就撤掉了要强攻的重武器,最后派出代表表示愿意谈判,但是他们需要见到阮破虏身影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他们需要承诺和保证。

    孙不仇仇独敌恨所阳科接毫

    孙不仇仇独敌恨所阳科接毫黄昏,七大师长带着卫队飞回金家堡,进行阮破虏上位的第一次会议,他们对阮破虏都有着深度认可,加上现在三国联军压境,所以不惧有什么陷阱,五点半会议时,七大师长以及一干军官,坚决要求阮破虏坐在金夫人坐过的位置。

    叶子轩知道他们的心理,于是毫不犹豫答应要求,知会阮破虏率领一百贪狼营赶赴过来,阮破虏在三个小时后出现,中午,警卫团得到阮破虏的承诺,调转枪口不再进攻金家堡,同时派出人手去安抚民心,重新构建防线保护金家堡。

    在达成一致协议后,金家堡彻底宣告金田八是谋害金夫人的叛徒,所有金三角区域的网页和新闻,包括手机和电脑上的推送,都指责东瀛官方图谋不轨,想要借助金田八杀掉金夫人上位,所幸阮破虏发现端倪,及时破灭东瀛人阴谋。

    艘地不仇方后术接闹孙通秘

    为此,照片还摆出金田八和一干东瀛武者尸体,进一步佐证金田八大逆不道的行径,期间,知道真相或窥探一二的猜测爆料,全部被通讯部删掉或封号,特务营还四处出动,就着地址抓拿忿忿不平的知情者,硬生生遏制住真相传播。

    金三角民众很是愤怒,纷纷谴责东瀛人的无耻。

    叶子轩还派出宇文彪完成内部权力巩固,让他带着金田八的头颅去传缴金氏核心各部时,有限的骚乱和讨论,也仿佛高超后的余韵,渐渐归为了平静,没有人再敢质疑金夫人的死,唯有死者家属压抑的哭泣,多少能够见证昨夜血腥。

    按照叶子轩的命令,非常时期非常手段,不肯归降者,家属也在斩杀行列,这些哭泣声,也很快就消失在风中。

    在叶子轩巩固住金家堡的各方势力后,阮破虏就开始跟前线的指挥官对话,先是让他们权衡死战跟和解的利弊,随后答应把金库财富分一半给他们,并承诺金三角地盘分封七大师,让他们成为掌控实权的一方,以此换取他们的支持。

    七大师长都是聪明人,如果金夫人还活着,他们或许会挥师回来救主,毕竟有多年的感情,但如今金夫人已经死去,金家堡又落入阮破虏的手中,贪狼营又有近万人,死磕不明智,不仅没有半点好处,还会让其余师团坐收渔翁之利。

    因此,他们最终答应尊阮破虏为主事人。

    黄昏,七大师长带着卫队飞回金家堡,进行阮破虏上位的第一次会议,他们对阮破虏都有着深度认可,加上现在三国联军压境,所以不惧有什么陷阱,五点半会议时,七大师长以及一干军官,坚决要求阮破虏坐在金夫人坐过的位置。

    那是象征金三角掌舵人的位置。

    阮破虏没有太多的扭扭捏捏,深深望一眼笑而不语的叶子轩,朝众兄弟点头,稳稳迈步,走向那把红木靠背椅,拉开椅子落座,也就半年时间,自己从一个落魄卖命者,成为金三角拥兵十万的霸主,阮破虏止不住生出一阵精神恍惚。

    只是心里的忠诚越发坚定,他永远替叶子轩冲锋陷阵。

    在阮破虏落座之后,七大师长和各军官也依次落座,昂头挺胸,尽显军人雄姿,前线军营告急,三国联军强攻不息,根本顶不了多久,军事会议上,阮破虏快言快语,几分钟制定反攻策略,下令四个师全线炮击一番,然后撤出卡角。

    孙远科仇酷结恨陌孤学后仇

    同时调动贪狼营前去卡角跟卡门的交界处:一线天。

    孙远科仇酷结恨陌孤学后仇“联军一定会趁着金家堡动荡,一鼓作气向我们杀过来。”

    在座军官阮破虏用意,还感觉这是把卡角送出去,但最终表示会服从指令,因为他们相信阮破虏。

    敌地科不情结恨所月情陌不

    在阮破虏他们开会时,叶子轩从会议室离开,仿佛事不关己的旁观者,来到金家堡的后园观景台,他心知肚明,阮破虏稳坐那把交椅,他手中就攥着金三角,攥着十万军队,只是他此时不便指手画脚,免得引起各大军官的逆反心理。

    站在观景台,视野变得更加开阔,此刻,百名近卫军正在清理着庄园,目全非的树木假山,还有一具具尸体和弹孔,叶子轩止不住轻轻摇头,深邃眸子充满感慨意味,昨晚经历的血雨腥风,使他深切体会何谓一将功成万骨枯。

    只是他没有太多怜悯和后悔,踏着累累尸骨前行,死后入十八层地狱,叶子轩觉得,这就是自己的人生。

    人多力量大,当会议开完,各大师长飞回基地备战时,金家堡也被清理干净了,数十名士兵开始倾洒消毒药水,同时让工匠修补残缺,画面渐渐恢复了平静,阳光一照,冷风一吹,完全感受不到昨晚惨烈,只有说不出的安宁和惬意。

    “叶少,任务分完了,蛋糕也分完了。”

    在叶子轩让人拿来一瓶净水欣赏落日时,开完会议的阮破虏找了上来,脸上带着一抹疲惫,但更多是憧憬和兴奋,他挥手让人端来三菜一汤,跟叶子轩坐在观景台一起吃饭:“大家还算满意,特别是实打实的黄金,更让他们高兴。”

    孙仇地地酷后术由闹学科艘

    艘科仇远鬼后术由孤结主岗

    “我还派出一个班,把一箱子美钞,变成红包分发了下去,整个防区都喜气洋洋,跟过年气氛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一笑:“这就好,过几天,再把金夫人丧事低调办了,事情就算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阮破虏轻轻点头,随后发出一声感慨:“我还一度担心,金夫人的死,会掀起轩然大波,整个金三角动荡不已,至少会群情汹涌报仇,现在一地球,离开谁都一样转动,只要能收获切身实际的利益,谁做掌舵人都无所谓啊。”

    “现实向来残酷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拿起了筷子:“如非亲人或死忠,谁会执意为金夫人讨回公道呢?人啊,是一种现实又善忘的动物,足够的利益,拉长的时间,很多东西都会抹去,你现在要做的,一是赢了前线的仗,二是稳定内部,恩威并施,收买人心。”

    阮破虏笑了笑:“我把金库都分完了,三十箱东西全散出去了,金家地盘也分成八块,七大师长各占一块,贪狼营一块,没有人可以比我给予他们更多了,他们也都是老油条,应该我的诚意,而且我的人品足够让他们信任。”

    孙不不科鬼艘球所阳不术球

    “不然今天也不会亲自飞来开会。”

    阮破虏有着信心:“所以内部稳定,我可以向叶少保证,不会有太大问题。”随后,他神情犹豫了一下,压低声音问道:“只是赢了前线的仗,还有贪狼营去一线天的设伏,我有点不明白,我们不是跟泰王商量好了吗?卡角给他!”

    “只要前线四个师扛不住炮火,趁势退出卡角不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他眼睛微微眯起:“还要干仗,会不会对不起泰王?毕竟双方有过协议。”

    敌科远仇酷结术战冷方早羽

    “破虏啊,协议,签下来就是为了撕毁的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嘴角勾起一抹笑意,轻声接过话题:“泰王老老实实,拿走卡角就退兵,那么我自然会依照承诺,把卡角那地方给塔森,可是泰王如果不老实呢?拿下卡角还想把卡门等地甚至金三角都占据了呢?咱们还有必要遵守协议吗?”

    阮破虏身躯一震:“你是说?泰王不仅会占据卡角,还会谋取金三角其它地方?”

    “我们借泰王的势,泰王何尝不想借我们的力?区区一个卡角,相比整个金三角,相差太远了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把一块牛肉塞入嘴里,他显然是透彻:“金家堡难得一次动荡,只要把握好了机会,泰王就可以摧垮这个心头刺,金三角倒了,他不仅可以睡一个好觉,也可以名垂千古,所以我推断,泰王目的绝不仅仅是卡角一地。”

    “联军一定会趁着金家堡动荡,一鼓作气向我们杀过来。”

    结不地不情后察战冷学显早

    他手指一点桌子:“别忘了,我当初跟泰王说过,十万联军足矣。”

    阮破虏猛地抬头:“可他出动了二十万人。”

    “轰轰轰!”

    几乎同一个时刻,三国联军对金家阵地进行第五次冲锋,军营周围横七竖八堆叠着七八百具尸体,伤员大致也是这个数目,三国联军压出两万人,握着金氏各师布防图的情况下,只突破外围两道防线,作为联军司令的塔森极为恼火。

    艘仇地地情结察陌闹术考克

    叶子轩已经在金家防区内部开花,这些前沿金氏将士怎么就不乱呢?

    居高临下的山顶,塔森举着望远镜,喃喃自语,细致观察千疮百孔的军营后,又多了信心,华国常说伤敌一千自损八百,自己一方伤亡七八百人,金氏这处要塞的驻军同样会死伤,内忧外患,只要再来两个冲锋,未尝不能拿下要塞。

    一旦打开这个缺口,三国联军进可攻退可守,兵锋直接威胁金家腹地不说,将控制周边五十多个村寨几万亩罂粟田。

    炮弹倾泻,数十声巨响过后,三国联军再次冲击军营,这一次交锋后,金氏将士开始后退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塔森神情一振,忙拿起电话给泰王汇报,泰王听完,随后淡淡出声:

    “长驱直入!”

    本书来自  /book/html/33/33743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