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不打算活着出去了?

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不打算活着出去了?

readx();    第一千零五十八章不打算活着出去了?

    泰国,曼谷,王宫箭靶场。    .dt  .com

    一袭白衣的泰王光着双脚,踩在草地,手里弯着三百斤的弓,眼睛不断放大远处的箭靶,随后,右手猛地一放,利箭呼啸着射了出去,正中视野里锁定的箭靶,只听砰一声巨响,利箭狠狠钉入了箭靶边缘,接着咔嚓一声碎裂了开去。

    四周十余名男女齐齐鼓掌,为泰王的箭术发出喝彩。

    泰王却没有半点高兴,裂的箭靶微微摇头,力量有了,准确度却差了一点,他晃一晃酸痛的手,随后又让人再立一个箭靶,想要再来一箭准,前线的战事,国内的压力,让泰王多了一点烦闷,也让他想要发泄那抹怒意。

    的箭靶,还有倾泻下来的阳光,泰王想起了那个身影,想起了叶子轩的雷霆一箭,他不愿拿自己去对比,可每次拿起弓箭,叶子轩的那一箭,都像是不可逾越的坎,让他感觉到添堵,他希望,再来一箭,击中红心,击碎箭靶。

    也击碎胆敢跟他叫板的叶子轩阴影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就在他重新张弓搭箭时,一抹说不出的危险感腾升,几乎是他侧头回望,就见一人映入他的眼里,没有丝毫的预兆,三支闪烁着寒光的长箭,电射而来,接着才响起“绷绷绷”的弓弦声,再然后才是,长箭划破空气的“嗤嗤”锐响。

    来势凶猛,速度惊人,霸道的一塌糊涂!

    泰王也算是一个一等一的高手,危险直觉也相当惊人,但他还是近乎眼花的不知怎么混进来的叶子轩,向自己绽放微笑之余,手指间,忽然便多了三支长箭,接着,这三支带着死亡气息的长箭,便闪电般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。

    这个中间过程,像变魔术一样,快捷迅速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当当当!”

    艘地远远酷后察战孤孤地通

    几乎没有多余的念头,泰王一握手中弓弦,闪电般的抽出了一个十字刀花,仿佛一条呼啸的白色光龙,雷霆射至的三箭,顿时在弓弦的抽打中,嗖嗖嗖的向两侧飞出去,还有一支,直接被泰王抽断成两截,断裂的箭羽在他胳膊划过。

    一道狰狞非常的豁口,瞬间在泰王手臂呈现。

    后地仇仇独后球由闹通秘球

    后地仇仇独后球由闹通秘球一袭白衣的泰王光着双脚,踩在草地,手里弯着三百斤的弓,眼睛不断放大远处的箭靶,随后,右手猛地一放,利箭呼啸着射了出去,正中视野里锁定的箭靶,只听砰一声巨响,利箭狠狠钉入了箭靶边缘,接着咔嚓一声碎裂了开去。

    泰王细汗渗出,又有庆幸,说实话,他自己都不知道,刚才那三箭,他是如何格挡开的,完全凭借的是一种,身体近乎极限的本能,才把三箭抽飞出去,但那箭上的力道,实在是太强猛了,整条手臂,此刻都是通电后难受的酸麻感。

    手腕也微微抖动。

    艘远仇科酷后学陌月技术察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在十余名华衣男女的尖叫和保镖变色中,又是四支利箭爆射了过来,根本不给泰王喘息的机会,一手四箭,箭术的极限,泰王能够感受到箭矢的雷霆万钧,还能感受到自己已挡无可挡,他的目光呆滞而绝望,等待着长箭把自己射翻。

    泰王的两侧衣衫,在这瞬间,多了一道裂痕,他的头发,随着箭矢飘飞而起,狂舞不休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凌厉四箭没有把泰王射翻在地,它们像是长了眼睛一样,从他的两侧肩膀耳朵头顶擦了过去,狠狠洞入泰王后面摆放的箭靶,咄咄咄的声响,四箭狠狠射入了箭靶上面,组成了一个口字,一缕血线,顺着泰王的左耳朵缓缓流下。

    露着白肉的肩膀也同样流出了鲜血。

    “还差一点!”

    没等死寂的众人反应过来,又是一箭从叶子轩手里射出,飞过人群和泰王,气势如虹射入箭靶中心,肩膀微微晃动,发出嗡嗡声响,随后又恢复了平静,就如现场数十人一样,死寂无声,叶子轩丢掉弓箭,轻轻一笑:“这才完美。”

    后科仇仇鬼敌学接孤我冷岗

    后科仇仇鬼敌学接孤我冷岗第一千零五十八章不打算活着出去了?

    随后,他拍拍手向泰王走过去,笑容一如既往恬淡:“泰王,好久不见,今天路过曼谷,所以进来,没想到你跟上次一样,呆在这里玩箭,一时手痒,我也献丑一番。”接着又哎呀一声,盯着泰王肩膀和耳朵伤口,满脸惊讶:

    “误伤到泰王了?真是学艺不精,跟泰王无法相比,还请泰王多多包涵。”

    结科科仇情孙恨战阳秘结最

    接着又向围过来的保镖喊出一句:“泰王受伤了,你们还不叫医生?万一破伤风挂了,你们对得起泰王?”

    “小子,胆敢行刺泰王?拿下,拿下!”

    一个华衣女子喊出一声:“胆敢反抗,就地毙了。”

    几名男子也吆喝不已:“抓起来!抓起来!”

    在自己的王宫后园,寻欢作乐正盛之际,被一个外人悄无声息走进来,还把泰王射伤,一个个自然义愤填膺,当然,还有人知道叶子轩跟金三角的关系,清楚他在金家堡中扮演的角色,所以希望借机把叶子轩拿下,换取金三角利益。

    十几支枪举了起来,对着叶子轩的要害,保镖们眼神异常凌厉,叶子轩摸进来,靠过来,射出八箭,他们已是严重失职,此刻再不做点事情,只怕不仅饭碗不保,还要下监狱受审,不过也没人贴身抓拿,上次一战,让保镖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贴身近战,在场所有保镖都不够叶子轩肆虐,唯有枪械能生出威慑。

    只是叶子轩依然没有所谓,保持笑容望着泰王开口:“泰王,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?他们脑子进水,不知道我一颗红心,泰王你应该清楚,我没有半点行刺你的心,你现在的伤痕,只不过是我学艺不精,误伤而已,没想过要杀你。”

    艘科不远独结术由月孤诺艘

    艘科不远独结术由月孤诺艘四周十余名男女齐齐鼓掌,为泰王的箭术发出喝彩。

    这一番话,有理有据,实质却是,要杀你,早干掉你了,哪能让你还站着?

    在众人义愤填膺之际,叶子轩又淡淡出声:“晚点吃饭,我自罚三杯如何?”

    后远仇地鬼敌恨由冷陌克

    “叶少,果然够魄力。”

    抹掉耳朵血迹的泰王轻轻挥手,制止保镖一涌而上对付叶子轩,随后子轩冷冷一笑:“不仅撕毁你我签订的协议,重击三国联军抢回卡角,还敢摸到我王宫来连射八箭向我挑衅,叶少是觉得我软弱可欺,还是自己强大无敌?”

    身边幕僚出声附和,指责叶子轩太猖狂太嚣张。

    叶子轩脸上没半点情绪变化,依然平静:“我从来不觉得泰王软弱可欺,也不认为自己强大无敌,只是我向来遵循以牙还牙血债血偿,泰王罔顾协议想要拿下金家堡,让我连一口饭都吃不上,我自然要从强权中撕出一条生存的缝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过来,就是跟泰王讨口饭吃。”

    泰王推开两名保镖,又踏前一步,轻哼一声:“罔顾协议?叶少这反咬人的本事,可真是厉害啊,塔森他们只不过是追敌过猛,越了卡角地界十几里,你随便打个电话,或者跟我交涉,就能让他退回去,这事和平解决,轻而易举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却没有,什么交涉都没有,直接调贪狼营重击先锋部队,还挖开水库来个水淹三军,导致我们损失惨重。”

    泰王声音一沉:“叶子轩,塔森有错,但你更是其心可诛,我可以断定,你一早就预谋袭击联军。”

    四周众人也都纷纷喝斥叶子轩言而无信,要把他千刀万剐泄恨。

    叶子轩无视他们群情汹涌,目光平和前的泰王:“泰王啊,你吃的盐比我吃的饭还多,怎么颠倒黑白起来面不改色呢?我没跟你们交涉,你们又何尝给我打招呼了?而且泰王违背承诺,十万精兵变成二十万,想的是什么,清晰可见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了,贪狼营在一线天设伏,距离卡角边界何止十几里,三十公里都有,这还叫追敌过猛?骗小孩吗?”

    在泰王脸色难叶子轩叹息一声:“泰王,事情本质如何,大家都心照不宣,没有必要浪费时间再讨论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不说那些没营养的了。”

    泰王大手一挥:“叶少今天过来,什么来意?射八箭警告我?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不,我是来给泰王休战的机会,只要你们撤出卡角,赔偿五十亿,大家还是好邻居。”

    撤出卡角?赔偿五十亿?

    泰王先是一愣,随后大笑,声音带着一抹阴森:

    “叶少今天入宫,是不打算活着出去了?”

    本书来自  /book/html/33/33743/index.html